<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世叔 > 同病相怜
    其实姜老太太用手摸她额头的时候姜清婉就醒了。

    年纪大的人手脚原就是冰凉的,现在又正是春寒料峭的时候。姜清婉就觉得忽然有个冷冰冰的东西贴了上来,她一个激灵,人就醒了。

    不过她也没有睁开眼,只听着这些人说话,脑子里面乱糟糟的。

    她不晓得这是怎么一回事。她明明记得当时她跳了湖,冰冷刺骨的湖水不停的往她口鼻耳朵里面灌,她肯定是死了的。但是现在她竟然听到有人在说话,而且她一睁开双眼,就见有个妇人惊喜的扑过来叫她婉婉。她身边的那个丫鬟也一直在叫她姑娘。

    这个妇人是谁?刚刚的那个老太太又是谁?

    姜清婉用了一整天的时间才勉强弄清楚。

    那个时候她是死了不错,但是现在她又活了。名字还是姜清婉,不过她现在的身份是永昌伯姜天佑家十四岁大的嫡女,正跟着祖母和母亲从甘州乡下去京城。

    她还知道,现在离她跳湖的那会儿已经过去了六年。姜天佑是以前跟着宁王叛乱的部将,因为作战勇猛,又在战场上救过宁王的命,所以宁王即位的时候就封了他一个永昌伯的爵位。现在身上还领着京卫指挥使司指挥同知的职务,从三品的官儿。也算得上是朝中的大员了。

    一闭眼一睁眼的功夫竟然就过去了六年,而且她还换了个新身份。

    姜清婉也不晓得自己现在该是个什么样的心情。想着是不是老天爷见她上辈子过的可怜,所以这才让她重活了一次?

    看着铜镜里面小女孩的相貌。弯眉细目,就是肤色偏黑了些。不过五官都长的很精致,想必等大了相貌也不会差。

    姜清婉微微的笑了起来。

    这也算是投胎再世为人了。

    锦屏正用朱漆小圆盘端着一碗药进屋。见姜清婉手中拿了一面铜镜坐在椅中照着,赶忙的走过来说道:“姑娘,您的病还没有好透,怎么就起来了呢?”

    放下手里的圆盘,不由分说的就扶着姜清婉到床上去,让她半倚在床头,这才转过身去拿放在桌上的药。

    墨黑色的药汁,还没有喝,就先闻到苦味。

    姜清婉皱了皱眉。

    她是个怕苦的人。以往病了,要喝药,崔季陵都会想着法儿的哄她,还会买大兴斋的蜜饯回来给她吃。婆婆见到就会很不高兴,说她娇气。

    现在那个人可再不会那般的哄她了。他应该哄孙映萱去了吧?

    心里一阵刺痛。姜清婉伸手从锦屏的手里拿过药碗,也不用勺子,就着碗咕嘟咕嘟几口就喝光了。

    人就是这样,死过一回,就想要好好的活着。所以这药是肯定要喝的。

    锦屏站在一旁目瞪口呆的看着。

    让姑娘喝药是一件很困难的事。她都已经做好了这半碗药要喂半个时辰的准备,但没有想到姑娘竟然拿起碗来就一口气喝光了。

    直至姜清婉伸手将空碗递过来,她才如梦初醒一般,赶忙的接过碗。又拿了一小罐蜜饯过来说道:“姑娘,这是太太刚刚吩咐人去买的蜜饯,酸酸甜甜的,可好吃了。您刚喝完药,含一个在嘴里,就一点儿都不苦了。”

    姜清婉看了一眼,见是糖渍梅子,上面还沾着白糖粒。

    她是再不想吃什么蜜饯了。

    她就摆了摆手:“我不吃。”

    说着,就躺下去盖好被子,闭上眼准备休息一会儿。

    虽然她现在高热已经退了,但头还是晕的,手脚也是软的,整个人都没有精神,还是要多休息。

    锦屏见她睡了,就拿着空碗和托盘轻手轻脚的退了出去。

    一出门就碰见桃叶,问她:“老太太叫我过来问一声,姑娘现在怎么样了?”

    再好的客栈住着也没有家里舒适,姜老太太这是着急要继续赶路了。

    锦屏就说道:“姑娘高热是退了,不过人看着还没有什么精神。我看她连话都懒怠说的。你回去跟老太太说一声,若可以,还是在这里多住两天,等姑娘都好透了再赶路罢。”

    声音轻轻的,透过槅扇门传进来,姜清婉听的不是很真切,但也约莫知道是怎么一回事。

    想起自己刚醒过来那天姜老太太对姚氏说的话,她心里就想着,看来这个老太太不怎么喜欢自己的这个孙女儿。也不知道为什么会不喜欢。不过老太太是家里的长辈,往后想要在姜家过的好一点,肯定不能让她心生厌烦的。

    一面想着,一面模模糊糊的就睡着了。

    等到她再醒过来的时候,就听到姚氏轻声说话的声音:“姑娘明日要穿的衣裳你都挑拣好了?她病还没有好透,拿一件斗篷出来给她披着罢。再有,大夫开的那些药都带上。药罐子也带着。路上还是要煎药给她喝的。”

    锦屏应了一声。看到姜清婉醒了,就高兴的对姚氏说道:“太太,姑娘醒了。”

    姚氏原是背对着姜清婉的,这会儿忙转过来身,几步走到床边坐下,惊喜的问道:“婉婉,你醒了?”

    姜清婉怔怔的看着她。

    姚氏穿着一件雪青色领口绣水仙花的褙子,头上只簪了一支式样很简单的银簪子,整个人看起来很素淡柔和。

    姜清婉上辈子的母亲也是这样素淡柔和的一个人。她还记得母亲手掌心里的温度,温和的叫她婉婉时的样子。可是后来母亲死了,父亲很快的就再娶了。除了她,好像没有人再记得母亲。

    姚氏见姜清婉不说话,只呆呆的望着她,眼中还隐有泪光,她心中担心,忍不住就摸了摸姜清婉的脸颊:“这孩子,怎么不说话?可是烧糊涂了?”

    姚氏的手掌心也很温暖。姜清婉张了张唇想要叫她,不过最后到底还是没有叫出声来。

    她现在的这个身子是姚氏的女儿,理智上来说她是应该喊姚氏母亲的,但是情感上,她暂且还开不了这个口。

    锦屏见姚氏一脸担心的样子,忙宽慰着:“太太,姑娘好的很,怎么会烧糊涂了呢?下午奴婢端药进来给姑娘喝的时候,都不用奴婢喂,姑娘自己就拿起碗喝了个精光。看着都已经好了,就是不怎么说话。”

    “唉。”姚氏叹了一口气,轻声的说道,“婉婉以前是多活泼健康的孩子。这才病了几天,眼看着下巴都尖了。老太太也是,我刚刚去她房里求了她,让她在这里再多住两天,等婉婉身子骨都好透了再赶路,她偏要明天就启程。她这是要急着上京看她的孙子?再如何,婉婉可是她从小看着长大的,她那个孙子以前她都没有看过一眼,就值得这样?”

    又伤心起来:“若是平哥儿还好好的活着,老太太又哪里会这样?”

    姚氏的长子名叫姜长平,很得姜老太太的喜爱。只可惜后来得病死了。这也一直是姚氏心里的痛。因着这个缘故,她很不待见孟姨娘,心里也怨着姜天佑。

    锦屏就轻声的劝她:“太太,老太太就住在隔壁。小心隔墙有耳。”

    姚氏忙住了嘴,拿手帕子擦脸上的泪。一抬头见姜清婉还在看她,忙笑道:“瞧我,又在你跟前说这些话。母亲知道你不喜欢听我抱怨这些事,往后我再不在你面前抱怨了。”

    看样子姚氏以前没少在女儿面前说这些话,往后只怕肯定也会说的。

    不过姜清婉忽然就觉得和姚氏有些同病相怜起来。

    她也是做过媳妇的人,知道若婆婆不喜欢你了,你做什么事在她眼里都是错的。特备是子嗣上面的事。

    崔母以前就经常怪她嫁给崔季陵三年了都没有生养,一直张罗着要给崔季陵纳妾,都被他给拒绝了。当时她还天真的以为崔季陵是真心的待她,心里很高兴,却没有想到人家早就和她最好的闺中密友搞上了。还秘密的有了个孩子。

    按照时间推算,他们两个人的孩子现在也该有九岁了吧?其实自己那个时候也是怀了孩子的,只不过发现的太迟了。后来又发生了那样的事,孩子就没能保下来

    想到那些事,姜清婉觉得心里很难受,也越发的能体会姚氏的丧子之痛。

    她就伸手拉住了姚氏的手,也没有说话,只轻轻的握了一下。

    姚氏却觉得很受宠若惊。

    她这个女儿总是嫌弃她,很少有跟她这样亲近的时候。但这会儿竟然这样主动的来拉她的手。

    由不得的就有些喜极而泣起来,眼中泪花闪现:“婉婉,你这是,这是在安慰我?”

    姜清婉轻叹了一口气。

    这个姚氏可真是个性子软的,这样的喜欢哭。不过还是温声的说着:“明日还要赶路,您早些回去歇着罢。”

    刚刚她听到外面城楼上打三更鼓的声音。而且姚氏这几日一直费心的照顾她,虽然下午歇息了一会儿,但现在眼睛看着还是红的。

    姚氏点了点头,眼泪水流的更凶了。忙拿了手帕擦泪:“母亲知道。我这就回去歇着,你也早些睡。后面路还长着呢,你可要快些好起来。”

    又吩咐锦屏晚上好生的照看着姑娘,这才转身出门。

    姜清婉看着她出门,翻了个身,面朝里侧躺着,默默的想着自己的心事。不过大病一场的人总是容易觉得疲累的,想着想着,很快的又模模糊糊的睡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