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游戏四万年 > 第一百五十四章 中场休息
    干掉了肉山伯恩,拿到了各种奖励的柳宗他们,这一次终于没有再赶路了。

    一方面一天两次的boss,消耗掉了他们太多的精力,另一方面与伯恩的战斗,真的消耗了太多的时间。

    此时的天已经黑掉了,铁皮人还没什么,他可以没日没夜的地工作,但柳宗与白起可不行,他们需要休息。

    再说了他们也需要越一下,下一步要往哪里走,因为铁皮人介绍说,穿过了这片糖块森林,眼前就有着两条不同的路,一条是用华夫饼、曲奇与薄饼铺成的黄砖路。

    这条黄砖路一直通向此处入侵的核心区域,熊熊斗熊场,每天都有无数软糖熊在这条路上奔路着,向着熊熊斗熊场而去。

    另一条则另向蛋壳狮子那里,不过想去奶油山岭,必须走另外的一条路,否则那山岭相当的油滑与陡峭,人们根本就无法爬上去。

    不管选择去哪里,一来一回都需要消耗掉一天时间,如果再算上对付boss,可能还要再多消耗半天时间。

    所以铁皮人没办法告诉柳宗他们,应该先去哪边,只能把情况说明一下任由他们选择。

    不过铁皮人还有解释一下,在黄砖路上,是有着一位boss领节熊的,他是第一只被转化成软糖熊的糖果,每天拿着个高音喇叭对着微型世界吼着,说的都是一些劝降的话,也正是这些声音,让地下的糖果变成了软糖熊跑向熊熊斗熊场。

    铁皮人怀疑如果时间拖的太长,也许在他们赶到熊熊斗熊场里,会有一些新的boss出现,那时他们的战斗就会变得更麻烦。

    柳宗听完这些话之后,就开始考虑起这里面的关键来,他必须做出选择了。

    倒是白起一点也不在乎,他过来就是为了保护柳宗的,从前两个boss来看,还是很轻松的嘛,如果后面都这么轻松,几天后他就可以拿到想要的地图了,这几天他就先当是休闲时间好了。

    一面这样想着,白起一面在糖块森林里寻找起食物来,这里有着太多的糖了,如果不怕难受,直接从地下挖起泥巴也可以吃进去。

    而且还有着铁皮人这么一个地头蛇在,白起直接问了他一下,这里什么东西可以吃,什么东西最好吃,铁皮人就专门指引着白起去寻找去了。

    在森林里转了大约十来分钟,白起就抱着大量的糕点回来了,这些糕点里面,大部分都是拇指大小的糖果,不过看起来像是巧克力做的,吃进嘴里后苦苦的,却能补充足够的体力。

    余下的一部分像是水晶硬糖,不过如果有好的牙口直接咬下去的话,会发现里面有着浓浓的糖汁。

    最后白起还拔了两根树枝回来,用白起的话来说,这种树枝咬起来像提甘蔗,只不过里面的液汁有着一点淡淡的酒味。

    这正好合了白起的味口,这一天下来白起可是一点酒都没沾,他嘴里都快淡死了。

    在白起回来时,柳宗已经想的差不多了,正好接过白起手中的食物,直接往自己嘴里放去。

    一面吃着,柳宗一面说道:“明天我们去找蛋壳狮子,我想过了,不管我们怎么选,提升自己这边的战斗力才是最重要的,而且你看我身后那个红色发条,它每天只能战斗一次,如果我们走黄砖路,万一一天遇到了两个boss怎么办?

    我们是打还是不打,所以我选择去找蛋壳狮子,再拿到一只亡灵仆从再说。”

    白起听了只是哦了一声,就继续吃着自己的东西,脸上带着面具看不出来,但这个态度分明就是你说什么就是什么,我只是跟过来保护你的,你的选择我不管。

    对于白起这样的态度,柳宗也知道,反正有人保护自己就好,自己说这些只不过是给想听的人一个解释。

    说好这些之后,柳宗也在森林里寻找起食物来,他吃的与白起又不太一样,白起算是久经杀场,而且实力也到了,他的选择简单明了,如果能提升自己属性是最好的,如果不能提升属性,自然是补充营养最好。

    而柳宗还没有到那个水平,这一年下来他也通过学校学了不少的烹饪知识,为的就是在各种时候能找到食物,提升自己的属性与实力。

    只不过他从来就没想过,自己会遇到这么极端的地方,在这里就算是活物也都是糖果味的。

    柳宗找了几块糖果试了试,想拿去烹饪没问题,做出来的属性什么的也不会少,但是食道绝对是甜与超甜之间的选择。

    柳宗还有问过红色发条,问一下它对于食物的处理,不过让柳宗相当失望的是,这个以女仆为目标的铁皮玩偶,竟然不会做饭。

    或者说它做的饭没有属性,也没有任何效果,只能帮着打下手,看火什么的。

    这让柳宗放弃了把红色发条当成女仆来用的想法,他也明白过来,这种系统是不会放过这么明显漏洞的,如果随便一个亡灵仆从都会各种的副职技能,那还要玩家做什么,随随便便找个仆从就可以把所有事情都做了。

    带着这样的想法,柳宗一面在森林中寻找着食物,一面吃着刚刚采集到的东西。

    等柳宗吃饱之后回到一开始休息的地方,他发现白起已经在那里进行每天的练习了。

    比起柳宗平时的练习,白起的练习更加随意,他拿着三叉戟在那里上上下下地随意刺出又收回,看样子并不是在练习他所掌握的职业技能,而是在练习最基本的戟术。

    这种练习是柳宗在未入学前就进行过的,那套拳法就是例证,只不过柳宗发现白起在练习的时候,并没有把观想与呼吸法带进去,而是通过自己的呼吸来一点点影响三叉戟的刺出。

    可以看的出来,白起这是在考虑着以后的路线,只要他寻找到了最合适自己的呼吸与观想,那么他的三叉戟法还会有所提升。

    看了白起一眼,柳宗也就开始了今天自己的练习,他的打算是当秘武技第一招完成度过半之后,试着观想第二招的起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