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寻找走丢的舰娘 > 第两百七十八章 恶行
    侧分短,脸上带着一丝微笑,叫做朱明辉的男人坐在码头边的缆桩上面。

    他穿着剪裁合体的西装,抱着一大束红色玫瑰花,红色玫瑰花的花语,那是热情的爱。此时他和周围在码头上讨生活的人相比,看起来格格不入。

    有人和他打招呼:“朱老板。”

    他也笑着回应。

    他带着一副黑框眼镜,从外表来看像是那些刚刚走出大学的学生,一脸纯良。事实上被人叫做朱老板,他经营着公司好多年的时间,年纪已经过三十,不过看起来依然年轻的样子。当然若是真以为他年轻好欺负,那就大错特错了。

    他本身没有什么家庭背景,也是苦哈哈出身。年轻的时候为了往上爬,过上上等人的生活,凭借着还算出色的相貌入赘当地大家族的大是大是大大姐更合适一些,若是委婉一些说,那是身材丰腴,若是用词歹毒一些,那就是肥猪。

    入赘这样的妻子,可以说得上是,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反正为了出人头地,对人狠,对自己更狠。

    不过入赘,谁也不好多说一些什么,只能说他放得下。然而能够得到“狠”这样的评价,事实上他在入赘近乎十年的时间里面,通过手段,一点点把他入赘的大家族所拥有的公司抓在了手里面,接着直接就和自己的妻子干脆利落的离婚。

    知道内情的人,几乎都要竖起大拇指,称赞一声好手段,再说一声白眼狼。

    不过得益于外表纯良,在不知情的人里面。当初那个家族那样蛮横的大小姐,换做是谁谁又受得了,那么他的所作所为也就不奇怪了,相反还有人可怜他。

    此时他捧着玫瑰花坐在那里,来来往往的行人都知道他想要做一些什么?

    “过来了过来了。”

    先不说朱明辉好坏,自然有看热闹的人不管那么多,此时过来报信。

    此时听到报信,朱明辉连忙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尘,目视着从远处走过来,一身哥特装的少女。

    少女长相秀丽,当然啦,若是不漂亮,哪里能得到朱明辉的喜欢。不过少女和一般的姑娘不同,她有着一头漂亮的银色长,哥特风的衣服大大的袖口有着层层叠叠的荷叶边,穿着黑白相间的及膝长袜还有皮鞋。可是说是这个码头最靓丽的风景。

    这一切都让朱明辉满意,唯一不满意的就是看到自己的表情,对方的脸上很明显的看到了慌张。

    朱明辉走上面,抱着玫瑰花递出去,说道:“肯特小姐,这是送给你的花。”

    肯特低着头,没有接,道:“我不要。”

    朱明辉笑起来,抱着一大束玫瑰花就想要往对方的手上塞,然而肯特还是没有接,随后啪的声音响起来,玫瑰花全部掉在了地面上。

    突然出现这样的情况,肯特有些慌张,小声解释:“我说了我不要的,而且我说了我不会喜欢你的,我有提督了,所以不要给我送花。”她作为有了提督的舰娘,当然不会接受别人的玫瑰花。

    面对拒绝,朱明辉也不在意,他说道:“我将玫瑰花摘下来,然后一点点用剪刀剪掉上面的刺……嗯,不过你既然不喜欢,那就全部都扔掉吧,没有关系,是我自作主张了。”

    对于肯特的表现,他的脸上看不到半点怨恨,喜怒不形于色他早就做得到了。

    “说起来,肯特,我给你买了很多的衣服,为什么从来都没有看见你穿过?你这件已经很久了吧,我给你买了很多的洋装。”

    “不用,我不需要。”

    “我拜托了很多人帮忙提意见,不过最重要还是你的意见,但是你又不愿意和我一起去逛街,我也没有办法。现在新款的衣服也应该上市了吧,肯特小姐,我能够邀请你一起去吗?”

    “对不起,不用……我还有事情,就先走了。”肯特匆匆忙忙离开。

    随后朱明辉看着肯特彻底离开,他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接着他把地上的花捡起来,随后扔进了海里面。

    “肯特还是不肯接受你?”

    朱明辉看过去,声音的主人是一个身材高大的汉子,是他的下属,当初争夺公司的掌控权的时候就跟着他了。

    “李池啊……哪有那么容易,她说她有提督了,不可能再接受我了。”

    此时李池有些猥琐地笑起来,说道:“我说还不如直接推倒她。”

    朱明辉看着李池,冷笑一下,心想,你还在这里不过是看在过去的情面上才没有卸磨杀驴,什么智商。他说道:“你白痴,肯特是舰娘,她是舰娘。她一个巴掌足够把我们两个拍成肉饼,你推倒她,你不看看你身上的那二两肉?”

    “但是她,但是她很弱气不是吗?都不懂反抗。”

    “她是弱气啊,所以那个时候,我们说了什么,她就信了。即便是怀疑我们说了假话,即便是知道我们说了假话,我们说是她造成的事故,她就相信了。我们一坚定,她就觉得是自己看错了做错了。是啊,很弱气,如果换一个人,有那种力量,早就一走了之了,但是她没有。她是没有,但是你把她惹急了,谁知道会做什么事情出来,那是一个大炸弹。”

    朱明辉回想起第一眼看到对方,那是在什么样的情况?

    从海上拉着货到附近的城市,陡然遇到了深海舰娘,作为在海上打交道的人,对于深海舰娘完全不陌生。那个时候心中咒骂着附近没有作为的提督,赶紧命令大家返航,然而还是受到了炮击,那个时候就抱着糟了的心情。

    接下来,一炮击从远处飞过来,在船边溅起巨大的水柱,那是比原来更强的火力。那个时候心想一切要结束了,然而后面的炮击没有击中他的船,反而是将深海舰娘击沉了。

    然后就看到一个少女航行到船边,大声说道:“对不起,失误了,我没有击中你们吧?”

    看着那个少女,心头一热,抱着开玩笑的话,说道:“你看我船上这样了,你觉得呢?”

    随后立刻就看到了少女慌张的表情,说道:“我不知道啊,对不起。”

    “你这样,我的损失很惨重啊。”都说舰娘能够看透人心,那个时候的自己本来也没有恶意,都是一些玩笑。

    然后这样的话,那边立刻就信了。

    “但是我没有钱啊。”

    “那就给我工作好了,到时候从你的薪水里面扣。”

    记得当时就连自己都觉得有些莫名其妙,那个少女居然答应了,像是一个天真地孩子。

    天真、漂亮、可爱,还有一点弱气,只要别人说什么,她就相信,似乎是很容易相信人的姑娘。那个时候就觉得对方真是可爱极了,想要得到对方,尤其是对方还是舰娘,心想那种感觉一定和普通人不一样。

    然而这么长时间的追求下来,别说做自己的女朋友,就算是连手都没有给自己碰一下。

    以前的时候,他并非没有追求谁,本身就有财力,长相也算是出色,往往表现得温柔体贴,当然,所有的温柔体贴不过是想要上床,但不管怎么样,那些年轻的姑娘有时候招招就到手了。

    唯独这一次似乎是栽了。

    此时朱明辉看着肯特离开的方向,冷笑说了一声:“婊子,总有一天干死你。”

    ……

    另一边,苏顾从水果摊的老板口中,听到了一些传言和情报,肯特所在公司的地址也有了。

    “海伦娜,接着。”

    “拉菲,还有你。”

    每人分了一个水果,随后三个人朝着目的地前进。

    海伦娜说道:“那个老板的话不像是假话。”作为舰娘来说,能够轻易看透人心。

    苏顾说道:“海伦娜,别太迷信自己,如果他本身被蒙蔽了,你们舰娘从他那里当然看不出问题。我只是觉得他一个外人哪里知道那么多?有可能是以讹传讹,然后他信了。反正我觉得一个舰娘被人压着工作,有些荒唐了吧。”

    “世界上面荒唐的事情那么多,而且肯特很弱气,每次看到她都觉得她随时都要哭的样子。”

    苏顾说道:“算了,反正要去找她,到时候就知道了。”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