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寻找走丢的舰娘 > 番外 维内托的苦恼
    双手伸到光洁的后背,挂扣无论如何也合不上,明明是前些天才买的内衣,已经是商店里面最大的罩杯了,但是穿在身上依然吃力。

    “提督,帮帮忙。”

    “好吧,维内托……收胸收胸。”

    “就算是你这么说,我真的做不到。”

    “那也没有办法,我要用力了……”

    啪

    挂扣坏掉了。

    ……

    窗外是艳阳天,握着咖啡杯的杯耳,香浓的咖啡香味弥漫。

    食堂里面熙熙攘攘,俾斯麦、北宅、狮……同为战列舰,想要打招呼让大家一起坐,环视周围,陡然发现以自己为圆心形成了一个真空地带,一声叹息。

    战列舰不愿意和自己坐起一起,其中是什么原因当然知道了,想了想,没有再给人打招呼。

    这个时候,陡然看到别人的早餐有着白粥和配菜,再低头却只看到自己只有白粥。

    管理食堂的工作全部都交给了扶桑,平胸的扶桑。虽然知道作为女性来说,平胸是一件很苦恼的事情,但是为此差别待遇就不好了。

    “扶桑,为什么你给她们就有配菜,给我就没有了?”

    声音在食堂里面回荡,当所有人看向自己的时候也有些踟蹰,心想,自己说话是不是过分了一些,大概扶桑只是忘掉了吧。

    食堂里面人来人往,随后看到扶桑过来,连忙露出歉意的笑容。配菜没有就没有,让人为难就不好了。

    “怎么呢?维内托。”

    “没什么……嗯,我少了一点配菜,但是你知道的,这是白粥。”

    “早餐也要喝咖啡,你还真会吃。至于配菜……”随后就看见扶桑伸手将桌上的餐盘向前挪了一点距离,“你的配菜在这里。”

    随着餐盘向前挪动,立刻看到了属于自己的配菜,陡然有些苦恼,有些尴尬。

    每一次低头,视线总是被什么东西阻挡,真是一种不好的体验。

    而且,胸前的赘肉太多,战斗的时候累赘太大。

    但是不管如何,胸部太大,我也不想。

    ……

    回到宿舍,看到桌子上面琳琅满目的食物,小恶魔阿维埃尔坐在旁边,捏着鼻子将那些食物一点点吃下去。

    吃一口皱一下眉头,那么委屈?如果不想吃那就不吃,有必要这样逼着自己吗?

    “酸奶、木瓜、山药、花生……阿维埃尔,你每天吃那么多丰胸的食物就不嫌累吗?你还是小孩子,不用那么着急。”

    转头再看向小天使卡米契亚,小女孩此时伸出手覆盖在自己妹妹的胸前。

    “卡米契亚,你也不用老是帮着你妹妹,就算是揉也没有用处,而且她年纪还小,真没有必要。”

    ……

    从宿舍出来看到自己的提督,正在给威尔士亲王举高高。

    手掌扶额,挑了挑刘海,看着被举在空中的威尔士亲王抿着嘴唇,一副表情不善的模样。

    “提督,你既然让我做秘书舰,那我有些话就和要你说了……不要逗威尔士亲王,虽然她看起来是小孩子,但是她其实是战列舰。”

    一声叹息,作为战列舰来说,威尔士亲王有着小女孩一般的身体,总是被提督当做是小女孩。

    作为战列舰来说,拥有那样幼儿的身体,的确是一件很苦恼的事情。每每看到威尔士亲王叼着草根,有些失落走在码头边,自己那个时候又不好去劝,毕竟有着成熟丰腴身材的自己去劝说,只会给人一种反效果。

    但是不管如何,身为提督的人了,老是戏弄小女孩威尔士亲王有意思吗?

    “威尔士亲王真不是小孩子,你给她气球、玩具,她也不会玩,会咬你。”

    ……

    在镇守府的广场边看到海伦娜正在追杀空想,感到有些莫名其妙,随后又看到拉菲在那里哈哈大笑着。

    “她们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海伦娜会追杀空想?”

    接着立刻听到拉菲,说道:“维内托姐姐,刚刚空想买了一根火腿想要切开来吃,于是问海伦娜借砧板……”

    “砧板?海伦娜哪里有砧板,她又不管厨房。”

    拉菲指了指自己的胸部,说道:“海伦娜姐姐这里就是砧板。”

    “所以说你们这些小女孩,不要老是拿海伦娜的弱点来开玩笑,这样不好笑。”

    ……

    “天后天后,又麻烦你了。”

    “怎么了?”

    “胸前的扣子又蹦掉了一颗,最近似乎又大了一些,真是麻烦。”

    ……

    下午的时候和科罗拉多吵架了,听到那些咒骂声,想要反驳又无可反驳。

    “维内托,你这木瓜、蜜桃、西瓜、篮球……”

    想要反口攻击对方,但是看着对方那贫瘠的身材,叹息一声。

    ……

    “提督,不要老是往我的房间里面跑,偶尔也要去看看列克星敦和萨拉托加,你不是老说贫乳是稀有资源。”

    拍开自己提督那罪恶的咸猪手,双手覆在胸前,但是却有大片的白腻露出来。虽然是婚舰了,但是提督老是往自己的房间里面跑,也让人稍微有些受不了。

    ……

    日光倾城。

    阿维埃尔站在房门前,“卡米契亚姐姐,维内托姐姐她到十点钟都还没有起床,要不要叫她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