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寻找走丢的舰娘 > 第两百七十六章 追求者
    吃完晚饭,将吃剩的食物包起来扔在垃圾桶里面就收拾好了,碗则全部都被海伦娜洗干净,事实上这个时候天才刚黑没有多久。

    拉菲吃完饭洗澡去了,在这个既没有电视可以看,也没有网络的地方,实在有些无聊得很。

    苏顾拿着拉菲的漫画,看了一会儿也觉得有些无聊。随后待到拉菲洗好澡出来,她穿着一件一直垂到大腿的大t恤衫和热裤,一副活力可爱的样子。苏顾突然想要说一句话,有小姑娘拉菲在,我就可以玩一整天的时间。

    海伦娜找来了一份报销大额资源的申请报告,除了数额、姓名和战斗经过之外,别的东西基本照抄。

    苏顾抄着报告,拉菲就坐在他的旁边看着他。苏顾看了看拉菲,又看了看自己的字迹,心想,自己的字写得还是挺好,对于这一点他有自信。

    不过被这样盯着,还是有一些奇怪,抄完报告将钢笔收进笔帽中,苏顾问道:“拉菲,你一直在看什么?”

    “提督,你写完了?”

    苏顾点点头,吹了吹信签纸,后来盖了自己的印章,以表示本人所写,这份报告自己富有责任,他说道:“写完了。”

    “写好了,那提督我们出去玩吧。”

    从屋子里面出来,到舰娘总部的大院,这是苏顾第一次来。嗯……准确来说,这次应该算是第一次在里面好好的逛一下,因为原本跟着海伦娜径直就回家去了。

    院子里面种着桂花树和榕树,周围有花圃,绿化做得很好。茂密的树冠下面摆放着石桌和石凳,路边都竖着路灯,暖黄色的灯光将四周点亮。

    此时在大院里面走着,苏顾才现这里其实并不是太大,有些像是自己记忆中那个乡下的政府。但是他记得刚过来的时候,路过一个大的港口,上面密密麻麻建着好大的仓库,堆满了集装箱,似乎还有龙门吊和船台。

    海伦娜说道:“我们过来的时候,那里是一个造船厂,有我们舰娘总部的股份。毕竟只要和大海有关系,我们多多少少会差一脚。其实就算是我们不想参与进去,但是那些公司也非要我们参与进去,觉得只有我们进去了才有保障。人类总是很担心这样的事情,认为只有共同的利益,大家才是朋友,但舰娘讲感情。不过也就是这样,没有这些,不然你们丰厚的薪水从哪里给你们。”

    “看到那个人了吗?他原来是提督,后来没有做提督了,现在在隔壁的船厂做事。每天就是过去待着,也没有他什么事情,他不是工程师,也不需要他做工人。每天过去就是坐在办公室里面看报纸,用他的话来说就是提前退休了。”

    苏顾笑着说道:“我以前的理想就是每天上班,喝茶看报等死。”他不是什么有大志向的人,想一想小时候的理想是做科学家,长大后知道那是不切实际的想法。后来公考报了一个政府清闲的部门,为此放弃了游戏准备备考。

    海伦娜说道:“清闲是清闲,不过他总是说,这不是我想要的生活。大家都说是钱多事少离家近,这是选工作最重要的几点,现在他全部都占了,还是觉得不好,因为觉得生活没有波澜。”

    “围城,里面的人想出来,外面的人想进去。”

    “虽然他在那边工作,中午的时候还会回来,到我们这边的食堂来吃饭。这边是不允许一般人进入的,比如说船厂的工人,因为很多人都是舰娘,还是要和普通人类保持一些距离感。其实我觉得保持不保持也没有太大的关系,当然啦,舰娘漂亮,很多人喜欢。不过一般人也有自知之明,不会到非要找一个舰娘做老婆的地步。”

    苏顾说道:“这个规定肯定是提督定下来的,所以说是男人的劣根性,自己的舰娘绝对不想给别人沾染,最好连话都不说。”

    这点苏顾倒是知道,很多提督的镇守府都在远离人类的城市。舰娘大多好说话,不会随便生气,虽然知道舰娘不会背叛自己,但是作为提督不想看到自己的舰娘和别的男人说话,男人的劣根啊。

    海伦娜说道:“你不是也有这种想法?”

    “我没有否认啊,我也有这种想法。”

    “你好意思光明正大的说,舰娘变成了你的附属。”

    苏顾笑,突然觉得自己越来越厚脸皮了,明明没办法给所有人爱。不过最开始的想法的确是有一个小宅就很好了,只是随着列克星敦、萨拉托加还有跟多的人的出现,觉得自己不能再那样下去了。

    苏顾也没有回答,拍拍手,说道:“拉菲,过来……”

    他掐了掐拉菲的脸,摇摇头有些心痛,拉菲改造后快变成少女了,果然还是喜欢未改的拉菲。如果还是小小的姑娘,现在可以抱在怀中也没有关系,但是现在不好抱了。

    在舰娘总部逛了一圈,随后坐在楼下面的石凳上面。

    海伦娜说道:“我以前的时候是在战斗组,然后调到了现在的岗位,算是指挥组吧。不过人事关系还是在战斗组,总之是件很麻烦的事情。这些臭规矩都是从那些提督那里学来的,什么编制啊什么合同工啊。”

    “这次过来,我们不用和战斗组打交道,主要打交道有指挥组和打捞组。打捞组啊,那个组很多人,就是开着船全世界乱晃,然后找到那些带着过去记忆和历史的钢铁。最后将那些钢铁,该搬运的搬运,该打捞就打捞。我们指挥组,说是指挥,就是做很多的杂事。”

    他们这样说着话,这个时候有小女孩跑过来叫拉菲,拉菲随后跑开。

    苏顾看向周围,有不少人在外面走着。

    舰娘基本都漂亮,驱逐舰的话也可爱,从这一点可以判断出来,哪些是舰娘哪些是普通人。远处一个人躺在躺椅上面,有着金色长,身材窈窕的人,肯定是舰娘。另外一个蹲在外面淘米的姑娘肯定也是舰娘。一棵树下有一个牌局,看到一个相貌普通的女性在那里打桥牌,那些应该是普通人了。

    海伦娜说道:“淘米的那一个是轻巡洋舰翡翠号。”

    “正在打桥牌的人,两个原本是提督,一个彻底的普通人,一个舰娘山城,她总是输。”

    苏顾说道:“山城,毕竟不幸姐妹嘛。”

    远处拉菲和一众小女孩玩闹,都是一些很可爱的孩子。

    苏顾说道:“好多的驱逐舰。”

    海伦娜说道:“不都是驱逐舰,不然你指望那些提督来这里工作,谁年轻的时候没有一点梦想啊,但是往往造化弄人。”

    拉菲和一众驱逐舰玩耍,随后跑过来叫苏顾一起玩。

    本来苏顾是拒绝的,自己这么大一个人,怎么可能和你们小女孩一起玩,老鹰抓小鸡这样的游戏。但是奈何一个个驱逐舰过来,非要来拉自己,那真是没有办法。

    一个小女孩问道:“你就是拉菲的提督?”

    “是啊,是啊。”

    “拉菲说是她的提督是一个很帅很厉害的人,但是你不像。”

    不是很帅很厉害,那真是抱歉了。

    其实苏顾也没有跟着一众小小驱逐舰玩闹,不过就是站在旁边看了一下,充当了人形柱子让小女孩围着自己闪避。

    不久后回过头,苏顾看到一个男人走到海伦娜的身边,相貌其实一般,戴着眼镜斯斯文文的样子。他们坐在一起说话,苏顾看到海伦娜伸手指向自己,然后又说了几句话。

    苏顾走回去,坐在一边,海伦娜朝着他挪了挪,接着抱着他的手臂。感受到自己的手臂身陷进某种柔软里面,然后听到海伦娜说道:“这就是我的提督,以前就和你说过了,现在他过来接我了。”

    看到苏顾,那个人突然有些怒气冲冲,说道:“海伦娜是你的婚舰,你就这个时候才来找她?”

    苏顾看向海伦娜,接着就看到海伦娜朝着自己眨眼睛,他说道:“出了一些意外。”

    “贵姓?”

    “苏。”

    “苏提督,连婚戒都舍不得给?”

    “不是不给,是还没给。”

    “舍不得?买不起?不想给?应付?”

    苏顾说道:“感情到位,易拉罐的拉环也是戒指。感情不到位,即便给了钻石戒指也是拉环。没有给,有原因。你别想太多,海伦娜就是我的舰娘,婚舰。”

    对方怒气冲冲地走了。

    苏顾说道:“好了,海伦娜,你的追求者?”

    海伦娜说道:“没有办法,总是来找我,我只能这么说了。”

    苏顾说道:“看起来斯斯文文,没有想到说话那么冲,好像我做了什么事情一样。”

    他这样抱怨着,随后一个声音在旁边响起来。

    “你既不肯出现,负担起作为提督的责任,也不怪别人追求海伦娜。你走了,失踪了,死掉了,也要你的舰娘为你守节?窈窕淑女君子好逑,那么富有魅力的女性,还有那么罪恶下流的乳量,你既然不好好守着,就不怪别人来追求了。人家一片真心,看到你这么无所谓,自然来气。”

    “口气说得那么大,但是我看见一个易拉罐拉环也没有给。钻石恒久远,一颗永流传。舰娘喜欢钻石戒指,那是希望和提督能够永恒。你给不了钻石戒指,舰娘戴着拉环也不会觉得委屈。舰娘真是可爱的生命。”

    苏顾顺着声音的方向看过去,一直没有注意到一个有着金色长的女性走过来,不过对方也是好听力。

    海伦娜说道:“企业号!”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