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寻找走丢的舰娘 > 第三百六十五章 七月天
    大夏天,地面能够看到很明显的热浪。

    大城市的川秀街道边搭了许多荫棚,香樟树和榕树下面的长凳,有许多人坐着乘凉。路边传单的宣传员小心避开阳光,看到有人经过才热情递出传单。

    一个花圃边一名白的少女拉了拉身边的男性,然后摊开手,说道:“提督,我要吃冰棍。”

    少女手指指向的地方,有中年人推着一架自行车,自行车的后座放着缠满了黄胶带的泡沫箱,上面贴一张纸,写着冰棍和凉粉。

    男性在少女摊开的双手上面放下两枚硬币,白的少女顿时跑到自行车的身边。一番对话,硬币递上去,然后拿着那几根冰棍回来。都是一些便宜的冰棍,男性接过冰棍,看到冰棍上面满满的绿豆,油然而生出一种回到童年的感觉。

    吃着冰棍,看着大太阳,在路边的屋檐下面,休息了好长时间,男性说道:“空想、小宅,我们准备走了。还有加加……嗯,你到哪里买了一把纸伞?”

    “纸伞很漂亮吧,我在路边买的,很便宜,给你遮阳。”说话的是金的少女。

    “没有用,与其给我遮阳,还是给空想和小宅遮阳吧。”

    “加加姐姐,把伞给我们。”

    “不给。”

    “加加,你就给她们吧,不然又要闹了……嗯,我们先去商贸城,现在过马路。小宅,把手给我,小心车。”

    说话的短男性自然是苏顾,随后递出手的粉小女孩是小宅。她穿着属于小女孩的凉鞋,反戴着鸭舌帽,又戴着一副大墨镜。说是时尚,其实显得有些不伦不类。

    站在小宅旁边的白少女,她穿着无袖的连衣裙,她是小公主空想。虽然往常都是一副有活力的样子,然而在这样的烈日下面,她还是显得有些蔫了吧唧。比起人类,舰娘有些优势,不算是太怕热,但是这样的大热天依然不好受。

    “加加,快点走了,先过街吧,太热。”

    “姐夫,你那么怕热?”

    “当然怕热了。”

    “我们出击把深海大和带回来吧,听说她的舰装有中央空调。”

    “大和旅馆,好主意,就算是深海我也忍了。”

    “记得你夏天的时候,不是也让萤火虫穿着棉袄。”

    “过去的事情不要提了。”

    “萤火虫是你要穿上棉袄,但是基洛夫大夏天也穿着军大衣,她不热吗?”

    苏顾心中诽谤,如果是这种天还穿着军大衣,当然热了。但是你们以前只是游戏角色罢了,当然冷热不忌了,不然四季各一套衣服,那是要画师的命吧。

    “你别扯那些没用的事情了,再走一条街,前面就到了。”

    花了好大劲,一直走到叫做商贸城的地方,和百货商店不同,这里是批市场。专门跑到这样的地方,当然是有原因了,毕竟镇守府一次要购买大量的风扇。虽然风扇不贵,但是即便现在镇守府里面再有钱,随意败掉了也不对,有便宜的地方自然在便宜的地方进货。

    商贸城里面到处搭着棚子,比起大街上这里要凉快不少。

    “我们要许多风扇,价格能不能便宜一些?”

    “保修多长的时间……唉,只有那么短的时间吗?”

    “我们可以先付钱,你到下午的时候帮我们送到码头边。嗯嗯,我是提督,以后我的镇守府还需要采购好多东西,所以能不能便宜一些?而且我们可是为了保家卫国。”

    苏顾和商店老板交易完成,老板去点货,他和萨拉托加离开。

    萨拉托加说道:“我们下次还会过来吗?”

    “看情况吧。”

    “那你说下次还回来这里,是骗人咯?”

    “这种话,我不信,他也不信的,只是讲价罢了。下次再来,优先这里,但是哪家便宜买哪家的东西……空想和小宅跑到哪里去了?”

    两个小女孩显然不能安心待在一个地方,苏顾在挑选风扇,在讨价还价,她们在做自己的事情。空想蹲在地上看着伸长了舌头哈气的大黄狗,她一向来天不怕地不怕,区区大狗罢了。大黄狗没有用锁链锁起来,看起来有些温顺,毕竟商贸城那么多人,见人就咬,早就该被打死了。一时间,空想肆无忌怠。

    “走了,空想、小宅。”

    空想恋恋不舍看着那条大黄狗,扯了扯苏顾的裤子,说道:“我们在镇守府里面养一条狗可以吗?”

    “不行。”

    空想露出期盼的眼神,她毕竟只是少女。虽然昨天被圣女贞德叮嘱了一番,男女授受不亲,但是今天又黏着苏顾了,说到底她们对于男女还没有太多的概念。虽然一般情况下有人若是带着猥琐想要摸她们的头,会被踢断腿。但是如果只是觉得少女可爱,夸奖几句,再摸摸头,对于舰娘来说,没有什么,即便不是提督。

    苏顾看到空想拉住自己的裤子,说道:“上次给你买的仓鼠,被你养死掉了。”

    “它们看起来胖胖的,我以为它们不饿,谁知道才几天没有喂东西就死掉了。”

    “你好意思说,那么长时间没有喂,起码要喂些玉米杂粮呀。”

    空想倒打一耙,说道:“提督也没有提醒我。”

    苏顾自然不许,小宅拉了空想的衣服,她对于养小动物没有太多的兴趣。不过既然空想喜欢那么就没有问题了,她们是好朋友。小宅说道:“提督,你总是没有时间陪我们,好寂寞,我想要养一条小狗陪我。”

    苏顾看向小宅,心想你真是越来越厉害了。他说道:“我陪你的时间最多,嗯,你寂寞的话,那我就叫你的北宅姐姐多陪着你了。”

    萨拉托加走在最前面,看到在后面磨磨蹭蹭的几人,她大喊:“姐夫、姐夫,快点了。”

    刚刚喊了姐夫,等到苏顾走上去的时候,她抱着苏顾的手。一时间周围传过有些鄙视的眼神,不过更多的是羡慕的眼神,姐妹花,当然让人好生羡慕。

    看到苏顾和两个小女孩不清不楚,萨拉托加抱怨:“你答应这次我们两个人出来,怎么又带了小宅和空想,你尽陪着她们了。”

    推倒了俾斯麦,萨拉托加自然不忿,苏顾只能答应自己小姨子的要求。不过小女孩想要一起出来,他没有办法拒绝。

    苏顾说道:“她们想要出来嘛。”

    “难道不是你心怀不轨,想要讨好小女孩?”

    “当然没有。”

    “小宅,嗯……小宅陪着你最长的时间。空想是小公主,可爱,尤其是一双足。上次,我想想,上一次你不是趴在床上,然后让空想脱了鞋踩你的背。你带她们出来,是因为拜托她们做了糟糕的事情吧。”萨拉托加伸出双手,一只手一根指头指向苏顾,说道:“大变态。”

    苏顾连忙说道:“我叫空想踩我的背,那只不过是为了按摩罢了。”

    萨拉托加不理,嘻嘻笑着。

    风扇买了,然后终于找到了冰淇淋机,最后又去了水果批市场。一路买的东西暂时寄放在商店里面,少量的东西等到要离开的时候回来拿,大量的东西就拜托下午送到码头边,到时候一起装上游艇了。

    一路买了一些大东西,虽然大热天,还是要带着大家好好玩一下。

    “空想,你知道吗?我们以前的时候就住在前面那一条街。”

    “这里是弗莱彻以前打工的地方,以前她还卖过报纸,她是你们的榜样,一个好姐姐。”

    “让开,有车……现在到上学的点了?”

    路边有许多推着自行车走过的学生,除开海军学院,毕竟这是一座城市,初中、高中当然不会缺少了。不管舰娘在这个城市扮演者多么重要的角色,说到底比起舰娘的数量,普通人才是这个城市的基础。

    路过书店,有少儿不宜的书籍,虽然北宅拜托了很多遍,但是不会帮她买回去。

    又路过一家家具店,苏顾听到萨拉托加的声音:“我们买橱柜吧。”

    “为什么?”

    “姐夫,你觉得我光着身子穿围裙趴在橱柜上面怎么样?”

    萨拉托加说得多,从来没有一次履行自己的诺言,苏顾已经习惯了自己的小姨子,不当真。

    两点钟,苏顾带着大家去路边的餐馆,那里靠近码头。

    大家坐在餐桌边,还没有上菜,萨拉托加看着海边巨大的游轮,她突然说道:“我们的游艇太小了,如果有一艘大船就好了。”

    “大船的话,操纵起来好麻烦,要好多人。”

    “但是感觉很好,我们买下一艘大船,然后大家都住在大船上面,大船就是我们的镇守府。大船可以到处开,随时在哪座城市靠岸都可以。反正大家在的话,没有什么敌人能够战胜我们。我们春天去看樱花,冬天去看大雪。一下去西方,一下去东方,看鲸鱼看企鹅。大家其乐融融住在一起,感觉好幸福。”

    萨拉托加这么说,苏顾也感觉想法很好。只是和镇守府比起来,一艘大船,终究还是有好多的麻烦,想法终究只是想法了,估计是没有机会实现了。

    萨拉托加双手捧着脸,想象着未来的可能性,一脸幸福的表情,这个时候才像是少女。

    只是她没能想太久,刚点的菜上桌了。

    “加加,这是你的刺身。”

    ……

    在川秀买了半天东西,又玩了一个下午,满载商品的游艇朝着镇守府航行。游艇靠岸,早早有人等在那里,每个房间领走一台落地扇,其余的东西都搬到仓库。

    到第二天,苏顾在公共场合食堂装吊扇,吊扇需要再布线再安装。

    “加加,扶好人字梯,好高……不过高点好,太矮了给人压迫的感觉。”

    “欧根亲王把锤子递给我,还有铁钉。”

    “好麻烦,装好这一台就不装了,全部用落地扇就算了。”

    “姐夫,我和你说,落地扇好。你看圣地亚哥,她穿着短裙,被风扇吹起来,内裤是白色的。”

    圣地亚哥在旁边凑热闹,她站在落地扇前面,风扇将她的裙摆吹得扬起来,萨拉托加看到了她的内裤。

    “加加,别胡闹。”

    话虽然这么,苏顾挥舞着锤子,看着捂着裙子的圣地亚哥。心想,是啊,只考虑了一点,没有考虑到太多。不过加加啊,这种事情你应该单独和我说。

    苏顾看了几眼圣地亚哥,恋恋不舍,欧根亲王在旁边说道:“提督你这个样子,我就和姐姐说了。”

    “欧根亲王,你尽管说,明天我就安排你出去远征,但是俾斯麦不去。”

    欧根亲王果断说道:“提督,你是我最好的提督。”

    哼,百合花,和我斗。

    苏顾在安装吊扇,其实旁边还站着几个人,其中有肯特。

    “肯特、肯特,你领了风扇吗?”

    “没有人和我说,我不知道。”

    “没人和你说,你不知道自己去拿吗?别人有,你肯定也有,不能少你一个人。风扇,你去莱比锡那里拿……如果你觉得不好意思,那么我拿了送到你的房间里面去。”

    肯特点点头,一副弱气的模样,一身叹息,苏顾又说道:“我们买了好几大箱青芒回来,你想吃去拿。”

    说完,苏顾又说道:“明天我们去县城买点西瓜,西瓜好,切开一个口,然后拿着勺子慢慢挖着吃……”

    苏顾露出向往的表情,欧根亲王说道:“提督,挺会吃嘛。”

    “论享受,你们都比不过我。”

    “这不是好炫耀的事情吧。”

    “呵呵。”

    ……

    时间这样简单的进行下去,过几天,到了七月中旬。

    这几天,川秀的海军学院又计划着要招收新生了,齐柏林这几天往学院里面跑,没有住在镇守府里面。

    这几天,苏顾第一次看到俾斯麦的泳装,感觉很不错。

    十七号的中午,西格斯比做了一件事情。她对紫石英说了“这是勇敢者的游戏,只有你才能够承担……”这样一句话。紫石英只是有些中二,她是老实孩子。然后她被西格斯比埋到沙子里面了,只露出一个头。紫石英的头上被放了一个西瓜,几个驱逐舰小学生拿着法式长棍站在旁边,紫石英第一次被吓哭了。到最后,这件事情被海伦娜现了,决定给西格斯比一个抄写“我再也不恶作剧了!”一千遍的惩罚。

    这天傍晚,苏顾坐在镇守府附近一块大礁石上面。拉菲在旁边捡贝壳,空想抱着冲浪板,西格斯比依然在抄字中。傍晚的时候,天气已经没有那么热了,苏顾搂着小宅。

    “提督,现在镇守府已经好多人,但是还差好多。”

    苏顾看着傍晚的天空,说道:“是啊。”

    “她们在哪里呢?”

    “不知道。”大家都在哪里呢?不知道,毕竟世界那么大。

    小宅又说道:“谁知道呢?”

    “老天爷知道吧。”

    七月中旬,在世界各地

    有漂亮的成年女性独自一人在偏僻的城市,她站在一家旧书店里面,她在书柜上翻阅着那些泛黄的旧书,想要找到那些来自旧世界的书籍。

    有小女孩在码头边喊着“提督、提督”这样的话,然后不知道从哪里跑出来一条小柴犬,她把小柴犬抱起来,又说道:“提督,你居然躲到桌子下面去了。”有大人在旁边说:“不要叫阿黄提督。”小女孩反驳:“提督自己走掉了,以前说好绝对不离开我们的,他不守信诺,他就是小狗。”

    有人捧着一本食谱,然后在自己身前的锅里面加上八角、芥末、砂糖、淀粉、生抽……手边有的调料全部都加了进去,好久以后,掀开锅,好一锅黑暗料理。

    有人将一头长剪成短,单手拎起深海驱逐舰往水面砸,显得暴力无比。她现在有了一个外号,血腥玛丽、好斗的玛丽。

    这一天,有一艘船停靠在浮江市的码头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