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寻找走丢的舰娘 > 第三百六十四章 姜还老的辣
    萨拉托加和自己餐盘里面的食物较劲,她伸出手将面包一点点撕开,再浸浸牛奶然后送进嘴中。视线盯着远处和欧根亲王说话的俾斯麦,俨然把俾斯麦当做是面包,所以吞噬殆尽吧。

    凭什么不是自己,凭什么是俾斯麦,我也是婚舰呀,为什么我没有。

    当然,若是让外人来看,大概是因为她无数次作死吧。又或者是口口声声说着要做什么,其实往往自己都没有心理准备。毕竟苏顾实在不是什么正人君子,若是有美女在面前走光,虽然不会像是猪哥一般凑上去看,但是不至于捂着眼睛撇开头。若是有人送上门来,绝对没有推出去的道理。

    萨拉托加越过几张餐桌看向俾斯麦,等到俾斯麦注意到自己的视线,又转头看向自己那个仿佛无事人一般的姐夫。

    苏顾一头短发,以前的时候列克星敦帮忙理过一次,可惜手艺不是很好,到现在一直都由反击帮忙。他短发简单打薄,神采风扬的模样,正在和北宅就俾斯麦的问题一起讨论。

    “下次你就算是想要买本子,麻烦不要放在自己的房间里面了。”

    “我都藏起来了。”

    “你不能随便用纸箱装起来,然后封起来就算了。最后把本子的封面去掉,然后换一些严肃的封面,反正内容最重要吧。”即便是宅男都知道把放满了的文件夹改一个名字,稍微有些水平的人不仅仅文件夹改名也就算了,文件格式一样要改,只有到自己想要看的时候再改回原本的格式。

    北宅还是不懂:“怎么换?”

    “你把那些本子换个诸如《资本论》这样的封面,哪个人会翻你的书?当然你不能放在自己的书架上面,你的人品已经被败掉了,你可以放在约克城呀或者是我的书架上面。”

    听到苏顾的回答,北宅连忙点头,看那个样子就差拿着小本子记下来了。北宅还是很可爱,和小女孩的那种可爱不一样,更像是妹妹一般,不过更应该说是同志。

    “所以说北宅,你的水平不到位,你应该这样……”

    苏顾和北宅说话,萨拉托加看着两人。

    晚上的时候和姐姐共度良宵,现在早上又勾搭妹妹,萨拉托加心想着,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她脱下自己的白色凉鞋,朝着苏顾的小腿踢去。

    苏顾和北宅说得越来越起劲,毕竟大家是好同志。他没有看到坐在旁边龇牙的萨拉托加,少女脸上的表情越来越危险……随后,陡然感到什么力量踢在自己的小腿上面。

    嘶好痛。

    北宅从来不会做踢人这样的事情,即便生气了最多是鼓着脸,她只会对小宅动手罢了。这里没有别人,苏顾顿时看向萨拉托加。

    金发的少女撩起自己散乱的长发别到耳后,此时正转过头看向从食堂走进来的人,说道:“布吕歇尔,早。”

    粉色长发,肉肉的身材和北宅相似,布吕歇尔说道:“早。”

    下意识的回应,布吕歇尔有些莫名其妙,因为萨拉托加平时一般不会和她主动打招呼。

    苏顾看到萨拉托加莫名其妙的动作就知道谁在搞鬼了,即便是打了招呼,布吕歇尔不会在苏顾这一桌就这样坐下了,等到布吕歇尔走开,他说道:“加加,你踢我做什么?”

    “我好好的踢你做什么?”

    “谁知道你想要做什么?”

    萨拉托加也不继续辩解,随后又是一脚踢过去。

    苏顾眼明手快,飞快抓住萨拉托加踢来的右脚,好一只裸足。

    “还说不是你。”

    苏顾抓住萨拉托加纤细的脚裸,这个时候萨拉托加陡然有些脸红,声音带着自己娇喘的味道:“姐夫~”

    红着脸的萨拉托加一样可爱,有一丝诱人犯罪的味道,苏顾连忙放开手,北宅不解的看着两个人,感到有些莫名其妙。

    北宅理论知识最丰富了,然而其实她是最纯洁的那么一个人,即便是看本子却是带着朝圣般的态度,而不是带着。萨拉托加只是口头上面显得有些污罢了,真要她做什么事情,根本不敢。苏顾的话,他只是一个俗人,漂亮、可爱、妩媚、性感,这些东西都喜欢。

    苏顾松开萨拉托加的脚,看着自己小姨子娇俏的脸蛋,想起自己都还没有吃饭,他和北宅说道:“你早上要吃什么东西,我帮你打过来。”

    “提督要什么,我要什么好了。”

    苏顾走开,随后端了两份早餐再回来,这个时候萨拉托加已经吃得差不多了。

    少女原本羞涩的脸蛋神色如常,以一副审问的态度说道:“姐夫,昨天我看到你和俾斯麦吵起来了,你们到底说了一些什么事情?”

    “没有什么,我就是帮北宅和她姐姐求情,然后俾斯麦不愿意,然后就完了……还讨论了北宅的教训问题。”

    最开始当然是为了帮北宅求情,然后变成了讨论北宅的教育问题。最后,最后自己被俾斯麦教育了一顿,差点下不了床,虽然那个方面大概也可以说是自己不自量力了。

    “教育问题,那是什么?”

    “外面世道很乱啊,总是有些人会想办法利用舰娘来达成自己的目的。舰娘虽然战斗力强大,但是见不得可怜。即便是知道任务危险、人心险恶,有时候也没有办法。像是北宅这样,不多读书,俾斯麦害怕她出去遇到坏人,不知道怎么办?”

    “那姐夫怎么说呢?”

    “我啊,我就说北宅待在镇守府里面就好了,我会保护北宅,毕竟我是提督嘛,她是我的婚舰。我怎么可能让外人来伤害北宅,如果有什么罪恶的事情,如果有什么残酷的命令,那么就由我来一力承担就好了。提督不就是做这样的事情,防火墙。”

    我保护你。这样的话对于别的舰娘来说,起码是可以增加十点好感度的大杀器。苏顾说出这样的话来,他看向北宅,北宅一副无所谓的表情,她抵抗了。显然对于她来说,自己的提督保护自己那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北宅这样的角色反正不能用正常的方法来攻略。

    至于萨拉托加,表情比起北宅好多了,眼睛差点亮小星星,她说道:“你从来没有对我说过。”

    苏顾看向自己的小姨子,他虽然不算是花丛圣手,但是也不是小菜鸟,他说道:“萨拉托加,你也一样,我会保护你,直到永远。”

    萨拉托加笑眯眯,她左右看看,自己的姐姐还是没有过来,于是坐到苏顾的身边。

    虽然想要把自己姐夫和俾斯麦的秘密告诉姐姐,但是她从来不是一个喜欢打小报告的少女。况且秘密失去了秘密性,那就没有任何价值了,她凑到苏顾的身边,小声耳语。

    “姐夫昨天的时候,在俾斯麦的房间里面待了一夜吧。”

    虽然不会在外面主动说,但是被人指点点破了,苏顾当然不会否认,没有必要否认。

    “是啊……你看见了?”

    “北宅和我说的。”

    苏顾看向北宅,彻底的猪队友,从最开始就是了。心中想着,他又听到萨拉托加的声音。

    “我要奖励,我要保密费,不然我就告诉姐姐。”

    苏顾可不信威胁,他说道:“那么你就去吧,你告诉你姐姐。”

    这些事情列克星敦肯定会知道,苏顾自己不好说,让萨拉托加代劳就最好了。

    一开始就表现出不合作的态度,萨拉托加一时间有些气恼,想要再说,一个声音响起来。

    “提督,已经过来了啊。”

    列克星敦在这个时候过来,萨拉托加小声一句“姐夫,你等着”又恢复成以往的模样。

    列克星敦说道:“昨天的时候,萨拉托加一直感到不安。”

    苏顾应道:“是吗?”

    ……

    苏顾从来不受威胁,阳光灿烂的中午,高大香樟树下面,他和列克星敦走着。

    列克星敦身穿青色长裙,亚麻色长发披肩。

    周围没有人,没有驱逐舰缠在身边,苏顾想要开口,列克星敦先说话:“提督带我到这里,有什么事情吗?”

    “没有什么事情。”

    列克星敦背着手,说道:“是想要说提督在俾斯麦的房间里面,彻夜不归的事情吗?”

    苏顾看着列克星敦脸上微笑的表情,说道:“你怎么知道的?”

    “从俾斯麦幸福的表情就能够看得出来了。”

    “那么厉害?”

    “就算是俾斯麦板着脸,我们是舰娘呀,对于感情比谁都敏感。”

    苏顾叹了一口气,说道:“感觉真是有些人渣了。”

    自己本来就有那么多婚舰,列克星敦是婚舰,俾斯麦一样是婚舰。然而再如何因为游戏的关系,列克星敦是自己在这里第一次喜欢上的人,第一次发生关系的人。苏顾做不到把一切都当做是理所当然,说起这样的事情还是感到有些心虚。

    列克星敦脸上的笑容满满是调侃,没有半点愤怒的表现,她说道:“是呀,老人渣了,那么提督该做什么事情呢?跪搓衣板吧。毕竟大妇还没有同意,居然跑到小妾的房间去了。”

    俾斯麦不算是小妾,都是婚舰,你们最多只是排名分先后罢了。

    苏顾看到列克星敦脸上好笑的表情,说道:“你男人都这样了……你没心没肺。”

    列克星敦的裙摆在海风下飞扬,她露出稍微认真的表情,说道:“当然在意了,即便是舰娘,如果喜欢的提督有许多喜欢的人,还是会不爽。虽然口口声声说不在意,但是喜欢一个人,想要独自霸占一个人,才是人之常情吧。但是有什么办法,已经这样了,难道要求提督把大家都休掉吗?我保证,如果我提出这个要求,被休掉的人一定是我。”

    列克星敦又露出委屈的表情,说道:“有什么办法,就算提督是人渣、是混蛋、是恶棍、是色狼,他荒淫无道,他后宫佳丽三千。我们还是要老实等着他翻牌子,偶尔想要才记得有一个列克星敦。”

    “你这样说得我好羞愧。”

    列克星敦又伸出手指点在苏顾的胸口上面,然后画圈圈,说道:“愧疚了吧,提督早知道有今天,当初那么好色做什么呢?一个个都发婚戒,当初就该只给列克星敦一个人就好了。愧疚,愧疚死你。”

    这样说着,列克星敦伸手摘下一片树叶,说道:“舰娘容易喜欢提督,很多提督也有很多的婚舰。其实比起在乎我们的感觉,对于我们来说,只需要知道一件事情,那就是提督喜欢我们,那就够了。不需要提督时刻陪在身边,有一颗心就够了。”

    苏顾说道:“你这么说,我越来越感到不好受了。”

    “比起担忧我们,其实反而应该是我们更担心你的身体能不能够受得了,俾斯麦应该很厉害吧。”

    什么很厉害?一秒钟后苏顾理解列克星敦的意思。那么长的时间,现在算是老夫老妻了,即便是列克星敦也学说了些荤段子,苏顾说道:“没有的事情,我超强。”

    “不管有没有,今天晚上你不能去找俾斯麦了。”列克星敦刻意发出嗲嗲的声音,“我的提督,我的老公,今天晚上该交公粮啦。”

    这样说着,列克星敦自己倒是先笑了起来。她的性格虽然一向来温婉,但是作为萨拉托加的姐姐,萨拉托加有着小恶魔一般的性格,列克星敦当然一样有一些。

    苏顾笑着说道:“公粮啊,三十如狼、四十如虎,列克星敦是哪一种呢?”

    “什么三十四十,我苏醒没有几年的时间,即便是从相貌来看,顶多就是二十岁。这么说,打你呀,提督。”

    “不生气……嗯,我明天准备去川秀了,然后大概会买一些东西,像是风扇呀,毕竟这些天真是越来越热了。列克星敦呢,你要一些什么东西?”

    “贿赂吗?”

    苏顾一本正经点头,说道:“贿赂,想要首饰还是香水?”

    “首饰我已经有了戒指,项链和耳坠也有不少,现在又不需要出去参加聚会。香水的话,你以前的时候不是说过,一个女孩子有洗发水和香皂的香味就够了。”

    苏顾说道:“但是你不接受我的贿赂,我的心相当不安。”

    “既然这样,那么多陪陪我吧,我可不是那种为了所谓的公平公正,然后把自己最喜欢的提督让出去的人……说起来,听说你以前的时候和反击跳过舞呢?”

    当初去威尔士亲王那边,的确和反击一起练习过一段时间。依然记得金色长发没有挽起来,而是放下来的反击相当的漂亮。那一次反击的身体有些不舒服,乖巧的反击坐在石阶上面,给人一种楚楚可怜的感觉。

    列克星敦朝着苏顾伸出手,眨眨眼睛,说道:“与其生气,不如跳舞……嘭恰恰”

    苏顾把自己的手放在列克星敦的手上,心想,我的太太,你过于可爱了吧。

    ……

    时间到下午,有一件事情正在发生,俾斯麦已经把北宅所有的本子都收集起来了。她没有选择直接在食堂里面烧掉,而是选择在操场上面烧掉。

    看着熊熊烈火,北宅站在远处欲哭无泪,精神粮食全部被烧毁掉了,这是有史以来最严重的一次事故。

    北宅说道:“萨拉托加,我想哭了。”

    萨拉托加站在北宅旁边,她看着远处和俾斯麦站在一起的苏顾。那是自己的姐夫,姐夫在外面有新欢了,明明家里面还有一个等着的小姨子。除此之外还算了,自己的姐姐也站在旁边,她和俾斯麦有说有笑,肯定达成了什么协议。

    “北宅,我也想要哭。”

    看到北宅和萨拉托加两个人,笑得最开心的就是小宅,她捧着肚子笑得前俯后仰。

    “烧掉了,全部都烧掉了。”

    “哈哈哈。”

    可惜她的笑声没有办法持续太久的时间,没有事情可以做的北宅,总算是能够腾出手来折腾她了,她的“幸福”生活将要从这一天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