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寻找走丢的舰娘 > 第三百六十三章 名侦探萨拉托加
    食堂里面,香气弥漫,都是奶油和面包的味道。就像是欧根亲王说的,今天是圣胡安她们猫耳级四姐妹负责早餐。吐司、羊角面包、甜甜圈、炼奶、牛奶等等,还有驱逐舰最喜欢的法式长棍。

    萨拉托加坐在一张餐桌后面,她的餐盘上面是胡乱点的许多早点。此时她一点还没有动,只是揉着自己的眼睛,若是仔细看,她有了轻微的熊猫眼。

    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是她昨天晚上一直觉得有些不安,在床上翻来覆去,失眠了好长时间。即便是羊都数了好几百只,数到最后数目都乱了,依然睡不着。没奈何,直到最后搂着自己的姐姐列克星敦才睡着。

    心中总是感觉有什么对于自己来说很重要的事情,正在发生,碾转反侧。

    早上起床的时候,不安的感觉消失,然而不知道应该说是令人不安的事情消失了,还是说令人不安的事情已经结束了,即便再不安也没有用处了。

    她仔细回忆了一下,前几次让人感到不安的事情是什么?

    姐姐独自跑到姐夫的房间里面去了,自己在外面守了半天的时间……好吧,其实那一次没有感到半点不安,虽然是伤心了一会儿,但是很快就好了起来。姐姐和姐夫越亲密越好,这样自己和姐夫偷情的那种感觉才最棒。

    姐夫和海伦娜一起出去了,那个时候同样稍微感到不安,果然在海伦娜回来的时候,她的手上就戴着姐夫给的戒指。说起那个骚蹄子,戴上戒指就不脱了。赤城那一次同样稍微感到不安,姐夫陪着赤城去了川秀,再回来赤城的手上一样戴着戒指。自己的姐夫似乎是一个发戒指狂魔,他应付得了那么多人吗?

    前面两次不安都是因为自己的姐夫给别人发了戒指,才感到不安。那么这一次令人不安的事情到底是什么?姐夫又给了谁戒指吗?

    约克吗?毕竟约克才回来,自己就感到不安,很大可能。

    这样想着,萨拉托加往周围看。镇守府不大,食堂同样不算是多大,视线在食堂里面扫一圈就能够看到自己的目标。食堂的角落,旁边有一根柱子和一盆绿萝的地方,约克和埃克塞特坐在那里。

    约克正坐在埃克塞特的身边,她拿着筷子挥舞着,似乎在很激动地说着什么,很欢乐地和自己的妹妹在说话。虽然离开挺远的距离,从她的身上看不出特别的地方,她的手上看不到戒指。

    想来也是,约克不过是重巡洋舰,以前的时候就没有得到姐夫重视过,身上连炮都没有装满,一次出击、远征和演习的机会都没有。昨天的时候才回来,现在显然不可能培养出什么感情来,姐夫不会把戒指给她。

    如果不是约克的话……萨拉托加在食堂里面左顾右盼,又看到了突击者。

    突击者吗?

    这个拿着轰炸机b-25和a-2的大胸碧池,以前就是自己的敌人了。那些超强的轰炸机就算是自己都没有,尽管自己表示只要给一次机会,只要有人配合,罗宾加加比起突击者要厉害许多。但是姐夫被突击者大破的模样吸引住了,又嫌弃麻烦,没有给自己轰炸机……说起来,突击者刚回来的时候就看见她试图勾引自己的姐夫。

    现在她在干嘛……

    突击者现在似乎又把皮蛋瘦肉粥洒了出来,正在和用抹布擦桌子的圣胡安道歉。她的胸口很挺,臀部很圆,道歉的时候在弯腰,整体弧线很棒,一边道歉还吐舌头卖萌,明明那么大人了。粉色的头发扎成马尾,丝带像是兔子耳朵……

    兔子耳朵,兔子耳朵,一道闪电在脑海中一闪而逝。

    萨拉托加又想到了另外一件事情,她想到了反击号。难道是反击号让自己感到不安吗?记得以前的时候,自己姐夫和反击有一个赌约,赌约是什么不太记得了,反正赌注是这样我错了,随便反击你想要怎么办,如果你错了,你就穿兔女郎装给我看。

    最后,果不其然,反击输掉了,然后穿了兔女郎装。

    毫不掩饰自己的姐夫,还有连兔女郎这种下流衣服都穿得出来的反击,他们说不定会做什么苟且的事情,女仆勾引主人是大罪呀。

    食堂从来不需要反击帮忙,萨拉托加往周围看,反击和威尔士亲王就坐在旁边的餐桌,她的手上一样没有看到戒指。

    反击也不是的话,那么是谁呢?

    左右看去,萨拉托加没有找到让自己不安的可能性,这个时候突然听到一个声音。

    “萨拉托加,你一个人在这里?你姐姐呢?”

    “她有点事情,去办公室了……北宅啊,你居然这么早就过来了。”

    “是啊,今天起得早。”

    萨拉托加蓦地想到什么,她抓住北宅的手掌,说道:“昨天你什么时候回房间的?”她记得自己走的时候,北宅还留在房间里面,还拜托自己关灯。

    北宅不会考虑自己的话,会不会让别人误会,她说道:“昨天我没有走呀。”

    萨拉托加盯着北宅看,说道:“没有走,那你和提督一起睡的?”

    北宅说道:“他昨天晚上好像没有回来,早上的时候才回来的,洗了澡才出来叫醒我,所以我来得那么早过来。”

    “没有回来,早上洗澡……”

    萨拉托加看向和欧根亲王并排坐着的俾斯麦,她记得遇到俾斯麦的时候,也注意到俾斯麦微湿的短发。

    姐夫没有回房间,他晚上去哪里睡了?驱逐舰的宿舍?驱逐舰的床那么窄,而且他只会叫驱逐舰到自己的房间里面陪睡。两个人都是早上的时候才洗澡,虽然可能性有许多,但是最可能的事情只有一个了,真相只有一个。

    俾斯麦,猫,偷腥猫,当之无愧的偷腥猫。

    萨拉托加说道:“北宅,你姐姐……”

    她的语气幽幽,总算是明白了自己为什么会感到不安,但是凭什么嘛,明明排在自己姐姐后面的人,应该是自己来的。

    怎么能够这样。

    ……

    苏顾从俾斯麦那边离开,再次找到北宅,他看到北宅坐在萨拉托加的身边,萨拉托加在四处张望。萨拉托加的身材相比北宅来说要娇小许多,毕竟她还是少女模样,年幼版列克星敦。她们坐在一起,两个人一个身材纤细,一个身材丰满。两个小姨子,各个都娇艳如花。

    苏顾坐在北宅的对面,他连早餐都还没有拿,说道:“北宅……”

    话还没有说话,北宅说道:“你和姐姐说了吗?姐姐答应了吗?”

    苏顾稍微有些心虚,不去看北宅那一脸期盼信任的脸蛋,还有满是憧憬的眼睛,他撇开头说道:“俾斯麦坚决不同意,无论我怎么反对或者讲道理,说这是你唯一的爱好,说其实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但是她好像已经下决心了。她决定把你所有的本子烧掉,嗯……谁叫你天天宅在房间里面。”

    虽然早就想到了会是这样的结果,北宅还是一脸委屈的表情,她严重声明:“我明明每天都被她赶出房间,天天在外面晒太阳,皮肤都要被晒黑了。”

    “她还说你平时不锻炼。”

    “我已经很强了,很强很强了,战斗经验非常丰富。”

    “锻炼是说跑步之类的,不是演戏。”

    “我是舰娘,跑步有什么用处。就她一个人喜欢跑步,骗人骗己,对舰娘有什么用处。我从来没有看见威尔士亲王跑步,没有看见反击跑步,她们两个人那么厉害。空想喜欢跑步呀,出击的时候她摔得最多了,天天摔。”

    北宅难得表现出气愤的模样,萨拉托加在旁边说道:“北宅你一点都不懂,俾斯麦是想要和某个人一起锻炼,醉翁之意不在酒。”

    白天锻炼,晚上也锻炼,哼,我要去告诉姐姐,背叛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