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寻找走丢的舰娘 > 第三六十一章 简单清晨
    清晨,俾斯麦从床上醒过来,看向睡在自己身边的男子。那是自己的提督,也是自己的丈夫。以前是,现在是,以后也是。

    俾斯麦小心拿开放在自己身体上面的手掌,从床上坐起来。随后身体稍微转动,双腿放到床下,摸索着穿上凉鞋。

    昨天夜里生了一些事情,自己想不到为什么就生了,总而言之顺势答应了。会不会被提督当做是随便的人,但是自己很早就是他的婚舰了,拒绝才奇怪吧。嗯,事情已经过去了,多想也是无用。

    俾斯麦看向窗外,说道:“已经天亮了,天好蓝。”昨天夜晚的时候,似乎窗帘都没有拉好,好在镇守府在荒郊野岭,窗户外面只有一片天空,不需要担心偷窥。

    俾斯麦站在房间里面,清晨的光线照进来,她沐浴在晨光中。毫无遮掩又无限美好的身体露出来,手掌在颈脖、肩膀、锁骨、胸口和小腹划过。她看着床上的身影,露出一丝笑容又感到有些羞涩,随后立刻收敛起来。

    软猫现在又恢复成了凶猛的大老虎。

    晨光有些亮,俾斯麦走到窗边伸手将窗帘拉起来,光线暗下来,总算是让人感到安心。随后她低下头看向地面,昨天没有收拾的本子、随意扔在地上的衣服、两双鞋,她从地上将自己的黑色内衣裤捡起来,随后坐在床边,将内衣裤穿上。

    丝因为汗的关系贴在额头上,她伸手拨了拨自己的刘海,昨天的事情显得有些突然,又变得有些疯狂,到现在显得有些狼狈。不过自己就是他的婚舰,他就是自己的提督,做什么事情都一样,这样的事情早就想过了。现在,关系更亲密了一些了。

    俾斯麦迈着修长健美的双腿走到房间里面的衣柜旁边,伸手打开衣柜,里面放了许多衣服。有属于自己的衣服,有属于妹妹的衣服,因为妹妹北宅随意拿衣服来穿,两个人的身材相近,最多就是北宅更肉一些。衣服乱传,晒好的衣服又会随意塞进衣柜里面,这些衣服混在一起,现在有些衣服已经很难分得清是谁的。

    “衬衣热裤,昨天才是这一套。”

    “长袖,这种天穿长袖很奇怪吧……这件皮衣,是北宅的衣服,也放在这里了。”

    “大红的短袖,轻纱长裙,不怎么样……怎么搭配比较好?只知道不能红绿配。”

    “以前留下来的夏季军装,短袖短裙,但是穿起来会不会很奇怪,镇守府没有人这么穿。”

    这样小声说了好多话,俾斯麦呼了一口气,心想,自己这是怎么呢?

    随后她在衣柜中拿了一条白色的连衣裙,又觉得裙子有些小女生模样了一些,想了想又换了一件衬衣,然后是格子短裙。

    “内衣裤,只有黑色。”

    拿好衣服,俾斯麦走进房间里面的浴室。落地镜前面,她稍微打量了一下子自己,圆润的肩头、高耸的胸口、平坦的小腹,应该还是有些魅力吧。

    哗哗的水声响起来,不久后从浴室中走出来的俾斯麦已经洗过澡了。

    再次站在镜子面前,她没有用梳子,只是用手理了理短。短微湿,然而猫耳般的头已经翘了起来,那是永远没有办法整理服帖的头。她想起昨天晚上的时候,自己提督说出“我摸摸你的头,早就想要摸一下”的话,自己提督有着颇为奇怪的性格。

    毛巾将身体擦干,换好衣服,俾斯麦在镜子前面转了一个身。白色衬衣搭配格子短裙,觉得自己显得太柔弱了一些。只是这些要么是自己提督帮忙买的衣服,要么是欧根亲王帮忙买的衣服,也就只有这样了。

    将自己打理干净,俾斯麦坐在床边,她看着苏顾的那张脸。以前就已经是自己的提督了,现在关系更亲密了。这一张脸不算是多帅气,不过舰娘对于相貌本来不在意,更注重感情方面的联系。感情,感情现在已经很好,她伸手摸了摸那张脸,熟睡中的提督真是很少看到。

    在床边坐了片刻,不久后她再次走到窗户边,将窗帘拉开,让光线洒进房间。从窗户往外面看,镇守府里面已经有人在外面走动了。往常这个点,自己大概已经在外面跑步了。跑步的话,今天就算了吧。虽然总是说做事不能懈怠,只要有一次停止以后就有理由拒绝,然而今天是特殊情况。

    俾斯麦坐回床边,她顺手从地上捡起一本本子,这是要感谢自己的妹妹吗?但是就算如果没有北宅的事情,昨天这样的情况也会生吧,只是会稍晚一些。莫名其妙想要看看本子,然而本子还没有翻开,她听到一个声音:“俾斯麦,你就醒了啊。”

    俾斯麦已经恢复了自己以往的冷淡表情,说道:“提督,已经早上了。”

    “再睡一下吧,现在天还早着吧。”

    苏顾醒过来,感受到从窗口照进房间里面的光线,他下意识伸出手挡在眼前。南方的小岛,天亮得极早,周围又没有任何建筑,照进房间的光线有些明亮。俾斯麦的房间不像是他的房间,安了厚厚的窗帘,总是显得有些昏暗。

    “你该起床了。”

    苏顾在床上转身,避开过于明亮的光线,说道:“你今天不去锻炼了?”

    “不去了。”

    “毕竟昨天已经锻炼了一夜嘛,不会有赘肉。”

    俾斯麦尤其受不了这样的调笑,想要凶着脸,突然又觉得没有办法,只能抿嘴没有说话。

    “你在看北宅的本子吗?我就说我们可以照着本子上面的姿势,昨天晚上的时候也没有想到要试一下……”

    “你就一整天和北宅一起脑补本子和小说里的情节吗?我说你那么着急跑过来帮北宅求情,有你的一份功劳吧。你和北宅,一丘之貉……照着这上面来,我怕你受不起。”

    “也是啊,只有累死的牛,没有耕坏的地。”

    论说荤段子的水平,俾斯麦真的是新手。

    苏顾看着俾斯麦微湿的短还有新换的衣服,说道:“这套衣服很漂亮嘛,你上次也是穿着这一身吧,戴着一顶宽檐帽,站在海风中,一只手按着帽子,裙摆在风中飞扬……不过你那个时候表情感觉有些落寞,今天不同。唉,我突然想你穿着男装怎么样,晚上试试吧。”

    苏顾还没有说完,俾斯麦将自己手中的本子扔到地面,随后拍了拍床板,说道:“你想多了……你该起床了,不然你想要等到小宅过来拍门的时候,再起床吗?北宅的本子已经给空想现了,你这个样子想要给小宅看到吗?”

    说这样话,俾斯麦倒是没有多少忌讳,不至于一开口就感到羞涩。

    小宅早上的时候就喜欢拍门,然后把人叫起来。不过她往常喜欢睡懒觉,这样的事情倒是不常做,但是偶尔会早起也说不定。尤其是她和自己的小伙伴一起睡觉的话,毕竟不是每一个驱逐舰都喜欢睡懒觉。尤其是空想,她喜欢晨跑,有些时候自己还没有起床,她已经在镇守府里面围着操场跑了好多圈了,许多次看到她捂着头在跑步。

    想到小宅,想到镇守府里面一大票小女孩,有小学生驱逐舰,有幼女潜艇,苏顾还是比较注意自己的形象。他顿时从床上爬起床,将自己的衣服和裤子全部都穿好,穿戴整理又恢复了往常的模样。

    “还好昨天锁门了,不管是谁在外面都打不开,想一想还是有些机智。”

    俾斯麦说道:“以前不觉得,现在觉得提督你有些惫懒了。”

    这样的事情都生了,还像是陌生人一样就有些奇怪了,这个时候当然可以随意一些了。

    苏顾说道:“真是抱歉,这才是我的真实一面。”

    穿好衣服,苏顾先出门,说道:“我去看看北宅这么样了?”

    这样说着,感觉自己有些像是吃干抹净不准备负责任的男人,从姐姐身边离开立刻想要找妹妹。

    虽然昨天说不用担心,如果一出门就看到有人现自己从俾斯麦的房间里面出来,还是会感到有些尴尬。

    想什么就出现什么,苏顾小心翼翼出门,然后看到了蓝色中长没有扎起来,穿着白裙子,双手背在身后,一脸焦急模样的欧根亲王。她站在门边,以奇怪的视线盯着自己,苏顾咳嗽了一声,说道:“早上好。”

    “提督,早上好。”

    “你怎么在门口?”

    “我每天都在这里等俾斯麦姐姐起床的。”

    你们是真百合吧,没有必要做到这种地步,我的欧根亲王。

    苏顾说道:“你不去食堂帮忙吗?”

    食堂每天需要准备一大家子的食物,其实很早就需要准备了。虽然现在镇守府已经有很多人了,互相分担一下还是挺容易。

    “今天轮到圣胡安她们姐妹了……提督,你怎么从俾斯麦姐姐的房间里面出来了?”

    俾斯麦在几秒种后出门,欧根亲王注意到俾斯麦,又叽叽喳喳说道:“俾斯麦姐姐,起来了啊。”

    苏顾受不了欧根亲王看向两人的奇怪眼神,说道:“我去看看北宅。”

    对于北宅还是稍微有一些不放心,她最能搞事,反正自己的小姨子一个比一个需要操心。

    苏顾走开了,欧根亲王站在俾斯麦的身边,看到俾斯麦身上的衣服,说道:“俾斯麦姐姐,今天穿了这身吗?真漂亮。”

    又注意到俾斯麦微湿的短,她说道:“那么早就洗澡了呀,俾斯麦姐姐不准备出去跑步吗?还是跑步回来了,不会吧,我很早就过来了。”

    再看向离开的苏顾,她继续说道:“提督一大早就跑到俾斯麦姐姐的房间里面,难道是因为北宅的事情,他还没有放弃吗?我昨天的时候在外面就听到你们都要吵起来了,提督太宠着北宅了吧。”

    欧根亲王还是比较纯洁的那一种类型,如果换做是同样是老司姬的莱比锡呀,大概立刻就能够想到别的方面去了。反正欧根亲王还是天真地认为自己提督出现在这里,是因为昨天的事情。

    “提督这个人呀,相当乱来啦,那些东西都被空想都给现了,他居然还想要求情。俾斯麦姐姐,你是没有看见威尔士亲王。她知道这件事情的时候,总是拿那种轻蔑视线来看我们。反击的性格好,萤火虫的性格也不错,就是威尔士亲王的性格最差了……唔,反正都是北宅搞出来的事情,都是提督惯着北宅,北宅才敢这么干。”

    俾斯麦是镇守府里面德舰的大姐头,北宅比起俾斯麦都要强大,却是人人都可以欺负的弱鸡。

    俾斯麦说道:“好了,不说这个了。”

    虽然知道欧根亲王不是真正在说坏话,只是在抱怨,不过听还是感到不舒服。况且,威尔士亲王已经输了,有什么大不了的,败犬罢了。

    “说起来昨天晚上,我看见萨拉托加在门口走过来走过去,她居然想要偷听。她啊,总是喜欢黏在提督的身边,然后列克星敦在旁边的时候,她就装作不在意的样子。列克星敦不在旁边,她就和提督卿卿我我,她明明也是婚舰,性格真怪。”

    欧根亲王不断说着,其实俾斯麦想要去看看北宅,她说道:“欧根亲王,你要去食堂帮忙吧。”

    “去食堂?提督刚刚才问我,不用不用,今天是圣胡安负责。她们几个姐妹肯定又是准备糕点。对了,这几天圣女贞德号也在帮忙……我讨厌死了法式长棍,现在小宅她们都拿着这种面包在镇守府里面打架。”

    “俾斯麦姐姐,我们去吃早餐吧,这次占一个好位置,先去的人可以有好吃的菠萝蛋挞,不能每次给赤城抢先了。”

    “那去吧。”

    这样说着俾斯麦伸手关门,欧根亲王顺着门缝看进去,那张床上居然没有叠被子。

    两个人沿着走廊准备下楼,她想起自己的提督,想起自己俾斯麦姐姐微湿的短。心中蓦地想到什么,心想自己真是太笨了,她迎着晨光,说道:“俾斯麦姐姐,真好呀。”

    “什么真好?”

    “没事没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