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寻找走丢的舰娘 > 第三百六十章 软猫
    苏顾从俾斯麦的房间离开,走廊上面已经没有人,唯有灯光。他在走廊上走了几步,甚至没有想要拉开自己的房门,随后掉转回去找俾斯麦。

    掉转回头,看到俾斯麦想要关门,看着那张板起来的脸蛋,心中花了好大劲才开口说道:“收留一个。”

    “你什么意思?”

    “北宅把门锁上了,我进不出房间了,在这里住没有关系吧。”说这话的时候,苏顾自己都感到脸红,镇守府里面大家的房间基本都没有上锁,正如他可以轻而易举打开驱逐舰的宿舍,回到房间只是小意思啦。

    “随便你,你是提督。”

    “我答应了北宅过来找你求情,她居然等都没有等我一下,自己先睡着了。”

    “她一向来都这样散漫。”

    苏顾点头,俾斯麦说道:“你睡北宅的床铺吧。”

    房间里面有些像是旅馆的标准间,里面有两张床铺。列克星敦和萨拉托加她们把两张床铺拼成了一张,不过在俾斯麦这里,北宅没有萨拉托加那种黏人劲头,她只是和俾斯麦一个房间,没有打算和自己姐姐睡在一张床上。北宅甚至无数次想要搬出去,但是俾斯麦不许,不随时盯着北宅,北宅能够翻天。

    “那我就睡在北宅的床铺了,她的床铺,嗯,好乱。”苏顾坐在北宅的床上,打量着俾斯麦,热裤和灯笼袖衬衫,他说道:“这件衣服谁帮你买的?很漂亮。”

    “欧根亲王。”

    “欧根亲王的眼光很好嘛。”涉及到俾斯麦,欧根亲王总是很用心挑选东西,当然也有俾斯麦的身材很好的关系,衣服架子一般的身材,无论什么样的衣服穿在身上都很棒。

    “还好吧,我不擅长这些。”

    “感觉欧根亲王像是你的小保姆小秘书一样,她待在你的身边比起在自己两个姐姐的身边都要长。布吕歇尔总是和我抱怨,欧根亲王根本不是她的妹妹。”

    “我们是患难的姐妹。”

    “患难的百合。”

    俾斯麦盯着苏顾,苏顾一时间不好说后面的话了,随后他转移话题,说道:“镇守府建造在海边,轮船航行总是能够听到汽笛声。海浪稍微有些大,海浪拍打码头的声音就有些吵,你感觉怎么呢?”

    “还好了,习惯了就不吵了。”

    “我离开的那段时间,俾斯麦在做佣兵吧。”

    “怎么突然说起这个,你不是早知道吗?”

    苏顾睡在北宅的床上,枕着北宅的枕头,北宅的白枕头已经有些发黑了,苏顾看着天花板,说道:“有时候在想,其实你们离开我一样能够生活得很好吧。”

    听到苏顾的话,俾斯麦说道:“提督你在说什么奇怪的话,舰娘和提督就像是手和大脑一样。手很强大,大脑却柔软像是豆脑一样,但是缺少了大脑,手什么都办不到。”

    “我以前在外面流浪做佣兵的时候,那个时候遇到过一些很为难的事情。尽管都说舰娘能够看透人心,知道那些人是不是不怀好意。然而有些人把你带到一些受到深海舰娘袭击过的地方,你尽管知道那些人不怀好意,但是看到那些在深海舰娘炮火下面受难的可怜人,你还是想要帮助。然后那些人会告诉你,只要如何如何就能够帮助那些可怜的人。”

    “阴谋阳谋,他们就是用阳谋,你尽管知道他们不怀好意,还是很难拒绝。我还好,那个时候欧根亲王差点受到影响。舰娘容易心软,这个时候需要提督站出来,所以才有了提督和舰娘这样的模式。提督有坚持,舰娘够强大,这才是一个镇守府,一直以来你做得很好。”

    苏顾倒是笑了一下说道:“世界上面还有那么多光棍,舰娘也要去帮助人吗?帮助是帮助不完的。”

    “你们人类作为提督能够狠下心,舰娘很难,所以才是需要提督,需要舰娘总部,需要宪兵队。除开人类政府的要求,必须人类成为提督,这也是相当重要的一点。”

    “这么说,我还是有点用嘛。”

    坐在床边说话,灯没有熄,苏顾在北宅的床上滚了一下。

    “那个啊,俾斯麦,你有什么想要做的事情吗?我看你一整天也挺无聊吧,一整天在折腾北宅。”

    “提督又想要和我争论了,我不是折腾北宅,我是想要她成长起来。”

    “又扯到北宅,不说她了……天挺晚了吧,我关灯了。”

    “关吧,该睡觉了。”

    苏顾熄了灯,朦朦胧胧的月光中看过俾斯麦坐在床边。

    苏顾说道:“突然想到遇到俾斯麦都大半年的时间了。”

    “是啊,时间过得很快。”

    苏顾沉默了好长的时间,说道:“我想起一件事情,俾斯麦是我的婚舰吧?”

    俾斯麦说道:“我的确是提督的婚舰……”

    苏顾在黑暗中解开衣服的纽扣,脱下自己的衣服,然后把衣服搭在身边的椅背上面。这些时间随着俾斯麦锻炼,没有系统的锻炼,当然没有八块腹肌或者是那种很明显的肌肉线条,不过身材还是过得去。

    看到苏顾在脱衣服,俾斯麦说道:“北宅的被子有些厚,她一直没有换,我也懒得管她,你睡的时候注意……”

    俾斯麦没有说完,苏顾说道:“俾斯麦,我喜欢你。”

    俾斯麦这样的女性,平时看起来刻板又严肃,让人很难想象她有一天会喜欢谁,也很难让人想象她喜欢谁的时候是什么模样。

    比起萨拉托加一下就能够感受到热情,俾斯麦的所作所为很难让人感受到。她不会像是列克星敦那样为你夹菜,不会像是萨拉托加那样依偎在你的身边,不会像是北宅那样理所当然要求你为她做很多事情,有些事情只有把你当做是最亲近的人才会开口。尤其是比起海伦娜来说,俾斯麦绝对说不出“提督你一直看,不想要摸一下吗?”或者“提督只是想要摸一下吗?”这样的话,要承认,海伦娜的胸部手感很好。

    为了北宅特意跑过来争论,话题从最初讨论能不能原谅北宅一个,然后到讨论有关北宅的教育问题,这些时间里面当然争论了很多的东西。

    “北宅这样下去不行……”

    “为什么不行……”

    “你还能够保护北宅一辈子吗……”

    “北宅是我的婚舰,保护一辈子有什么大不了……”

    争论的时候没有把俾斯麦当做是自己的婚舰来对待,应该是把俾斯麦当做是严厉的姐姐。

    到后面随着俾斯麦幽幽的声音说道:“你还真是喜欢北宅……”

    其实早该想到俾斯麦一样是女性,一样是自己的婚舰,尽管外表看起来威严刻板,其实内心相当柔软。

    苏顾想起欧根亲王总是和自己说,说很多的话。

    “提督和俾斯麦看起来不亲密啊……”

    “提督应该陪着俾斯麦多走走……”

    “你别看俾斯麦姐姐这样,她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早上的时候和提督一起跑步。跑完步,然后你们坐在花圃旁边说话。那个时候虽然没有笑,我知道她很开心……”

    “俾斯麦姐姐只是不善于言辞,真的喜欢提督你……”

    俾斯麦其实一样有一颗少女心。

    俾斯麦是自己好感度到达两百的婚舰,尽管往常看起来严肃冷漠,然而苏顾知道一些东西。俾斯麦当初在游戏中的大破立绘,便是一副软猫的模样,这表现出了她的内心。再联想以前的时候从北宅那里看到的照片,作为北宅压轴的收藏,俾斯麦穿着开胸毛衣醉酒的照片,那个上面的俾斯麦同样是一副软猫的模样。

    俾斯麦说是老虎,大概只是纸老虎,软猫。如果自己不做什么,大概永远都不会做。

    另一边,俾斯麦听到苏顾的话,她的脑袋一瞬间宕机,她说道:“嗯,额,啊。你,提督,你,你到底想要说什么?”

    “你刚刚说北宅可爱,北宅的确很可爱。但是啊,俾斯麦啊,你不知道你自己很漂亮吗?”

    刚刚才在房中争论了一番,现在一本正经说出这样的话来,对于苏顾来说总是感觉有些奇怪,相当奇怪。

    其实俾斯麦的心意,对于苏顾来说早就知道了。当初在那个找到潜艇们的港口城市的时候,那个时候两人一起住在希佩尔海军上将小别墅的房间里面。说了很多话,睡在同一张床上,夜已深,那个时候自己进入了睡觉前迷迷糊糊的状态。大概是以为自己睡着了,能够感受到俾斯麦拥抱了自己,然而自己可没有睡着了,那个时候很想要反身拥抱俾斯麦,想了想还是没有动作。

    俾斯麦的心意在那个时候已经清楚了,只是清楚是清楚了,并不代表要做什么事情。从那以后自己也是努力挤出时间,陪着俾斯麦散步或者是坐在码头边说话。至于别的事情,一直没有机会。

    “已经夜晚了,我是提督也是男人,有些事情本来就是婚舰的责任吧。”

    “如果提督想要的话……”

    俾斯麦这样说着,脸已经红到不知道什么的程度了。她坐在床边,踢掉了凉鞋,呼吸显得有些急促,胸口起伏着。她没有说话,如果灯亮着,苏顾大概能够看俾斯麦一张脸红透了。

    俾斯麦坐在床边,苏顾伸出双手放在俾斯麦的肩膀上面。俾斯麦的衣服领口不低,但是领口有些大,手掌放上去直接摸到了俾斯麦的皮肤,温暖的感觉。

    尽管苏顾还没有什么动作,想到接下来可能发生的事情,俾斯麦已经紧张得不得了了。虽然她不像是北宅那样知识丰富,然而知道可能发生的事情。

    “俾斯麦。”

    “嗯。”

    “你以前的时候穿着一身针织毛衣,毛衣完全将你的身材衬托了出来,很漂亮啊。我喜欢你穿着风衣的样子,扣着皮带的时候也很漂亮……俾斯麦,举起手。”

    “怎么呢?”

    “脱衣服啊。”

    已经是婚舰,发生这样的事情理所当然,俾斯麦很清楚。她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小女孩,欧根亲王偶尔会说,晚上的时候路过走廊,听到提督的房间里面传出来奇怪的声音。对某些事情并非是期盼,但是某些事情,只有最亲密的两个人才会做。而对于舰娘来说,和自己的提督感情最重要。

    俾斯麦并拢了修长的双腿,苏顾伸出双手抓住俾斯麦衣服的下摆,一点点往上面卷,一直到手腕的地方。这个时候心想,干脆就不脱下来了,直接推到俾斯麦就好了。双手被束缚住,但是不好挣开,那个样子的俾斯麦很不错吧。不过现在第一次,这样有情趣的事情以后再做好了。

    苏顾将俾斯麦的衣服随意往旁边扔,这个时候谁管地上脏不脏呀。

    灯笼袖衬衫被脱掉,俾斯麦想要伸出双手护在胸前,想到自己不能表现得太弱,强忍着羞意。黑暗中,苏顾模模糊糊看到这一幕,心想,比起列克星敦平时看起来温婉,但是到必要的时候变成了凶猛的大老虎。俾斯麦平时像是凶猛的大老虎,但是这个时候是彻彻底底的软猫。

    苏顾的手掌从俾斯麦的肩膀滑到腰部,然后伸手想要解开热裤的皮带,这个时候被俾斯麦的双手按住。

    “怎么呢?”

    “没事。”

    俾斯麦作为舰娘,力量强大,没有第一时间打倒自己,苏顾就知道俾斯麦的心意了。尽管舰娘和提督很亲密,但是好感不到的话,做这样的事情,提督绝对会被打倒。

    俾斯麦没有反抗,苏顾解开她的皮带,解开扣子,将热裤的拉链拉下来。

    “抬起脚。”

    俾斯麦老实抬起腿,心想,提督真是做得有些过分了,做这样的事情,需要一直问人吗?

    对于俾斯麦来说感到羞耻,对于苏顾来说,感觉相当不错,调教平时威严的俾斯麦这样的事情。

    脱掉俾斯麦的外衣外裤,里面还穿着内衣内裤,不过那些是小意思了。

    黑暗中,随着远处两声货轮的汽笛声响起来,俾斯麦声音有些颤抖,说道:“提督。”

    俾斯麦咬咬牙,让语气变得冷淡下来,就像是平时一样,而不是像是现在这个小女生一般,她说道:“提督,我要怎么做。”

    苏顾搂住俾斯麦的肩膀,将头埋在俾斯麦的颈边,随后将俾斯麦往床上面压,说道:“你什么都不需要做,我做就可以了。”

    抚摸着光洁的裸背,将文胸的扣子解开,双手滑到臀尖,摸索着的接吻。

    俾斯麦紧绷着身体,体会着那种有些羞耻的感觉。她咬紧牙关,躯体滚烫,随后伸出双手环住苏顾坚实的后背。提督没有什么肌肉啊,有这样的想法,她觉得自己傻掉了。

    这样想着,俾斯麦原本并拢的双腿被轻轻地分开。

    随后两个人的身体抱在一起……

    很久很久以后,俾斯麦像是猫儿一般缩在苏顾的怀中。

    苏顾当然不至于到头就睡,虽然的确很想要到头就睡,他伸手搂住俾斯麦。

    感到到有些害羞,不像是以往的自己,想要挣开,但是怀抱很棒,俾斯麦说道:“提督很早的时候就和列克星敦做过了吧。”

    苏顾沉默一下,说道:“是啊,感觉真的像是人渣。”

    “没有关系,大家都喜欢提督,毕竟已经给了戒指了。”

    “嗯。”

    “和威尔士亲王做过了吗?”

    “没有,怎么呢?”

    “感觉赢了的感觉。”

    你赢了威尔士亲王,你赢了萨拉托加,你赢了很多人,这样想着,自己真是无耻后宫男。

    “提督,晚上要回去吗?不然第二天会被人发现的。”

    “你是我婚舰,天经地义,还偷偷回去做什么?”

    说着,苏顾搂着俾斯麦的肩膀,说道:“换一个姿势吧。”

    “不行。”

    这个时候谁管你行不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