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寻找走丢的舰娘 > 第三百五十五章 我们来猜猜
    “姐姐什么时候回来的?”

    “刚刚才回来。”

    “算一下你离开的时间,到现在才回来,你离开大半年差不多一年,一点音讯都没有。要不是因为我们是舰娘,不然连你的死活都不知道。”

    对于舰娘这样的生命来说,有第六感存在,虽然对于具体的事情没有太大的帮助就是了。第六感显得有些玄之又玄,但是提督啊姐妹啊这样亲近的人出现了意外还是能够感觉到。正如苏顾卸载掉游戏,对于她们来说,感受不到死亡,否则真不知道会做出什么意外的事情来。

    面对埃克塞特的质问,约克干笑,心想,拥抱没有多大用处,危机没有解除。

    “姐姐去了哪里?什么事情能够让你那么长的时间,连一封信都没有寄过来。”

    “唉,说得那些仔细干什么,我这不是回来了。”

    面前自己妹妹责嗔怪的眼神,约克说道:“去了哪里呀……到处走了走,一开始在城市里面转。后来还去了山区看了看,就是在内6,以前从来没有去过。毕竟我们作为舰娘,在海边才有安全感。我去了山区,现那些地方的人好多还住在窑洞里面,他们根本不知道舰娘。那里的孩子甚至连字都认不全,不如说是大人都认不全,能够写名字已经很厉害了,我当过一段时间的老师……”

    “后来我又去了大草原,一望无际的大草原,说起来世界真是够大……有些地方还在打仗,还有农奴什么的,弄死了人,只需要赔钱就好了。我在那些地方待了一段时间,感觉再不走,整个人人生观都要变了。说起来有些地方还有初夜权,反正只有你想不到,现实比更加精彩……”

    “我们以前的时候不是在教堂工作吗?像是神职人员不许结婚的。和尚也算是神职人员吧,我见过有些地方的和尚,居然把庙当做是产业和公司在经营,那里的和尚可以结婚……说起来我还见过和尚提督,应该不是和尚做了提督,应该当了提督才做了和尚。”

    约克说着自己在旅途中的趣事,又似模似样学着自己看过的那些光头提督的模样,说道:“我秃了也变强了。”

    她想要逗笑自己的妹妹,然而埃克塞特的笑点稍微有些高,看到自己妹妹严肃的表情,约克又娇声说道:“回来了,我就不再走了,永远陪着妹妹。”

    “回到了镇守府,你还想要走到哪里去?”

    妹妹稍微有些难缠怎么办?

    “说起来……”约克手掌放在埃克塞特的胸前,说道,“看信里面,你把提督说得那么好。现在你的胸部变得好大,是不是受到滋润了。我听说了,如果揉得多的话就可以变大。”

    “就算是你想要转移话题也没有用处,你现在真是变得越来越下流了。”

    埃克塞特没有打断约克的动作,手掌揉了两下,约克自己却停了下来,表情有些悻悻然。

    “说呀,动手呀。”

    “那个……”约克变得支支吾吾。

    一向来在人前温柔的埃克塞特用双手捧着约克的脸。和所有的姐妹不一样,像是列克星敦和萨拉托加,列克星敦才是主导。像是俾斯麦和北宅,俾斯麦才是主导。而埃克塞特和约克姐妹,埃克塞特更像是姐姐一般,这是因为性格的关系。

    埃克塞特捧着约克的脸,抿着嘴唇,随后用额头撞到约克头上,动作很是凶猛,临到头来又变得温柔起来。

    约克还没有反应过来,听到埃克塞特的声音:“姐啊,想你。”

    苏顾悄然离开了,觉得自己待在这里会变得像是电灯泡和多余人一般。她们姐妹相拥,自己就不凑热闹了。

    坐在自己的心理咨询室里面,埃克塞特给约克倒了一杯茶。既然是活动室,心理咨询室,里面当然有足够的东西。有水壶呀和茶具,有书桌,上面有镇纸、文件夹、墨水瓶、笔筒,有档案柜,只是里面空荡荡。

    “莉娅前辈还好吗?走的时候被挽留了,不过提督回来了,还是决定走了。”

    约克说道:“她看起来挺好,还是以前的那种性格,就是你的房间现在变成了仓库。说起来,以前她还说这里永远是我们的娘家,人一走就把我们的房间弄成仓库了,她就是嘴巴说说。”

    “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没问题呀。”

    “我们可不算是她的女儿,而且也没有出嫁……你的口气有些怪怪的。”

    “和提督说话多了,受到影响了。”

    在和自己舰娘说话的时候,苏顾总是不自觉带上一些过去的习惯。

    “我不是说那个意思,嫁出去的女儿,你为什么会用这种比喻,你喜欢提督了啊,想要嫁人……”

    埃克塞特伸手捶了捶桌面,约克连忙又说道:“提督的确是很以前不同了,嗯,你和他怎么遇见的?”

    “开始遇到提督的时候就是在教堂,他和我倾诉了秘密,觉得尴尬一开始他还装作不认识我,不过没有用……”

    “他给你说了什么秘密,提督有什么麻烦吗?”

    “就算是你装得再一本正经,我也不会告诉你。”

    “以前的时候,莉娅前辈就说你是榜样,果然没有错,居然连姐姐都不告诉。说起来,我回去的时候,莉娅前辈找了一个人来代替你。完全不行呀,我刚回去就看到新人被揍了一顿,你以前的时候从来没有被凶过吧……你不说,嗯,让我猜一下提督有什么烦恼?”

    约克竖起一根手指,想了想,说道:“提督作为一个男人,那么多婚舰,受不了压榨,所以才烦恼?三十如狼,四十如虎,虽然对于舰娘来说没有这种说法,但是提督那么多婚舰,一人一天,一个礼拜都得不到休息。”

    埃克塞特没有出声,约克又说道:“列克星敦、萨拉托加,他想要大被同眠?那可是姐妹花,姐妹两人一个被窝,想想都刺激,她们还那么像。不然就是有了姐姐,还和妹妹在旁边偷情,让人感到背德般的刺激感的同时,又对姐姐稍微有愧疚。”

    埃克塞特还是没有说话,约克继续说道:“不然就是不想给戒指又想要上船,我回来的时候看见提督盯着圣地亚哥看,他们男人最色情了。提督已经给了八枚戒指了,再给戒指,他的婚舰要杀人了吧。但是圣地亚哥的屁股还有小尾巴,有感觉。”

    埃克塞特这个时候开口了,她说道:“提督又给了海伦娜和赤城戒指,你多心了。”

    “提督喜欢小女孩?但是对驱逐舰和潜艇下手不行吧,要被锤子敲死的。”

    约克猜过来猜过去,良久说道:“这样不是,那也不是,那是什么呢?什么样的烦恼呢?”

    约克这样说着,将自己的长马尾拨到身前,然后一点点理着。敲门声在这个时候响起来,一身女仆装的弗莱彻出现在门前。

    “等等该吃午饭了,提督叫我来问你们,你们中午想要吃什么?”

    约克看着弗莱彻,她认得对方。

    “弗莱彻呀,你也回来了吗?”

    “是啊。”

    约克看向弗莱彻,说道:“大家吃什么就吃什么吧……妹妹不肯说,好无聊,弗莱彻,你有什么烦心事吗?”

    “没、没有呀。”

    约克盯着弗莱彻,弗莱彻露出惊慌的表情,感觉自己被什么恶人盯上了吗?瑟瑟抖。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