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寻找走丢的舰娘 > 第三百五十一章 你来迟了
    南方的小岛,周围有干净的白沙、清澈的海水和翁郁的树林。这里没有工厂没有旅人,还保留着最质朴的美丽风景。

    小岛上面有一个小镇,小镇沿着山脉建立,砌着高的矮的房子,白墙红瓦,从远处看给人一种层层叠叠的感觉,像是一个旅游小镇。

    事实上当地的镇长想过大刀阔斧的改革,想要让这里朝着旅游小镇的方向展。然而小镇上面的居民,实在没有太多的上进心和拼搏精神。小镇上面只有三家烧烤店,只有两家面包店,餐馆没有几家,大部分人都是子承父业。渔民一辈子是渔民,面包店一辈子开面包店。不说那些,即便偶有而过来旅游的人,还没有被周围美丽的风景吸引,就被码头上面鱼腥味和烂水果酵的味道赶走。

    小镇的大家自给自足,没有太多想要和外界沟通的打算,许久才有一艘船停靠在码头边,带来香料、香烟或者是各种日用品。

    码头边满是渔船随着海风起伏,时间刚刚到傍晚,橘黄色的阳光洒在码头,渔民们纷纷满载而归。一条大鱼被扔在码头上面,一个人举着刀将大鱼开膛破肚,随着锋利的刀锋切开皮肉,内脏哗啦啦掉下来。

    “让开,让开,别挡着,小姑娘。”

    赤着脚一只手拿着刀的中年渔民,朝着在旁边站着的姑娘挥手。

    然而身穿黑衣的姑娘只是往后面退了两步,对于中年渔民厌烦的口气显得有些满不在乎,她提着两袋东西小心避开满地的血,说道:“哈,你不认得我了。”

    小镇不大,镇上的人互相几乎都认识,然后黑衣姑娘虽然长相漂亮,但是相貌没有太多熟悉的感觉,只是口气有些熟悉。杀鱼不急在一时,中年人蹙起眉头,黑衣的姑娘一脸笑容让人更加熟悉,好半响,说道:“你是……”

    黑衣的姑娘笑起来,说道:“某人抱着一块木板在海上漂,还是我把他救了起来。”

    中年渔民想起以前在海上遇见深海舰娘,在敌人的炮火袭来之前跳下自己的渔船,才游开渔船,渔船就在炮火炸成碎片。深海舰娘对于潜入海中的渔民没有太多的兴趣,他总算是侥幸逃生,抱着渔船碎掉仅剩的一块木板,努力想要往岸边游,然后遇到一个身穿修女装的舰娘……

    救命之恩不说没齿难忘吧,但是短短一年的时间就把名字忘掉了,那做人也太糟糕了一些,中年渔民脸上露出欣喜的表情,说道:“约克。”

    对方是山顶教堂的修女,其实小镇居民都知道山顶教堂那些人几乎都是舰娘。往常去那里的人也都是提督和舰娘,提督和舰娘都是大人物。虽然那些姑娘一个个都相当和蔼,甚至会在必要的时候帮忙镇压,那些出现在小岛附近的深海舰娘,俨然就是小镇的保护神。

    教堂的修女不是太喜欢出现在镇上,唯独有一个姑娘喜欢在小镇里面到处乱晃,甚至丝毫不介意坐在路边和人聊天。或是站在码头看人杀鱼,喜欢和人讨论鱼群和洋流,渔船不怕,作为舰娘却害怕快艇,那是叫做约克的舰娘。

    然而在一年前这样吧,对方突然离开了。后来打听消息,说是觉得在这里过于无聊了。对于那些出去闯荡过的人来说能够理解,但是对于当地人来说,他们还处在每天为了生计愁的阶段,偶尔闲下来,晒晒太阳已经很满足了。

    中年渔民看着对方点头,他问道:“你不是走了吗?”

    “以前是走了,现在回来了。”

    “走来走去,还是这里比较好吧。”

    约克不置可否笑了一声,就是出去走了走,现在觉得这里实在太差劲了。心中诽谤,这里有什么好,如果不是自己的妹妹在这里,根本就不会回来。

    当然心中的想法不会说出来,约克说道:“我这次回来是来找我妹妹。”

    “你妹妹,她叫什么来的?”

    “埃克塞特。”

    “就是这个名字。”

    中年渔民想起埃克塞特,记得有粉色的长,有些温柔包容的性格,以前的时候总是跟着约克一起。后来约克走了,很少看到下山了。

    “一直都没有看见她。”

    “她那个性格特别闷。”

    这样说着,约克举起手中的袋子,说道:“要尝一下嘛,我从外面带回来的东西。”

    中年渔民摊手,他的双手上面满是血。

    “这样啊,那没有办法了。”

    约克和中年渔民招手离开,她双手提着从外面带回来的礼物。当初在这里生活了好长的时间,受不了太清苦的生活才离开。离开好久的时间,再回来的时候一切一如往常。原来是什么样子,现在就是什么样子。那颗需要几人合抱的大树还是有人在那里烧香,钟表店旁边那家人总是在门口晒渔网,门前挂满了咸鱼。

    她朝着路边一户人家望去,锁在门口的大黄狗只是叫了一声,似乎感觉现了什么不对劲,顿时往角落里面缩。约克心想,那条一条狗,似乎还认得自己。以前的时候还是挺凶,总是朝着自己叫,后来踢了它两脚,再看到自己以后就再也没有叫过了,到现在看到自己居然还认得。

    仰着头看到路边小屋阳台上面包着头巾围着围裙的少女,心想,一年不见,已经结婚了。

    在小镇里面到处都走过,她性格开朗,一路伸手和路过的人打招呼。随后从码头走出去,看到一条长长的台阶,拾阶而上,周围都是熟悉的环境。

    没有花多长的时间走到山顶的教堂,穿过铺满了石砖的圆形广场,路过喷泉池,顺手将一枚硬币弹了进去,再赶走一大群白鸽,已经能够看到白色的教堂。

    穿过教堂外面的园子,她的动作已经有些迟疑起来。出去了好长的时间,再回来实在有些害怕自己妹妹责怪的眼神,毕竟实在太不负责任了,这么久来一点消息都没有。

    约克伸手理了理自己的长,将耳坠收起来,以便让自己看起来像是修女一些。随后深吸了一口气,手掌放在教堂的门上,花了好大劲才下定决心推开。

    ……

    教堂里面,有着五彩斑斓的花窗。天蓝色彩绘,装饰着金色百合花图案。空的蔷薇花瓣小圆窗,纤秀而优雅。黑白相间的大理石地面在地面,高大的立柱,圆形的拱顶,这是在一个大厅里面。整个大厅给人一种庄重和救赎的感觉,然而在这个最适合祷告的地方,这里却上演着一场暴力殴打戏。

    一个少女举着一本书砸在另外一个少女的头上,她手中的动作不轻,显然是想要将人往死里面打。不知情的人大概会想到霸凌上面,知情人却知道这只是爱之深责之切。

    反正无论如何,一本书也不能把舰娘打死,甚至连受伤都做不到。

    打人的少女一副痛心疾的表情,双手拿着足足有字典厚、包牛皮的典籍砸在另一个少女的头上,砸一下说一下:“我要你人面兽心,我要你应该举报到宪兵队,我要你应该剥夺他提督的身份……”

    “人家什么都还没有做,谁没有一点肮脏的想法,只要没做就不要紧,就算是做了那自然有宪兵队来处理。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分工,我们的作用主要就是倾听。我们不是宪兵队的耳目,就算是真生了什么肮脏的事情,可以劝导他去自,不能我们主动去举报……”

    “我只是随口问你一句,你这白痴呀。我记得你刚来的时候,我就和你说过了,做我们这一行,最忌讳把自己知道的事情透露出去。那是对自己不负责任,那是对别人不负责任,人家是信得过,才来我们这里……”

    被殴打了好长的时间,总算是有了还嘴的机会,被打的少女说道:“我不会和别人说,但是你是我的前辈呀,我和你说有什么大不了……而且你自己问我了。”

    “别说我是你的前辈,就算我是你的老爸老妈,你也不能和我说。我问你,你就说,我要你去死,你去死吗?怎么收了你这样一个笨蛋,这样的事情传出去,以后我们教堂还这么混呀。”

    “莉娅前辈肯定不会把事情传出去吧。”她抱头蹲防,小脸上露出可怜兮兮的表情,大眼睛泪汪汪。

    “别朝着我撒娇,这是规矩,不管别人会不会乱传,规矩就是不能传。”被叫做莉娅前辈的少女,显得有一些苦口婆心,“真是有够白痴,你那么厉害就应该去做佣兵,不然加入哪一个镇守府都好,跑到这里来祸害人,当做是有趣的事情吗?你别看别人平时嘻嘻哈哈,但是到正事的时候绝对不含糊。你去问一下,那些小妮子的嘴巴紧得很……”

    莉娅说着,这个时候陡然传来吱呀的声音。

    时间到了下午,为了教训自己手下的笨蛋,教堂都关门了。到底是谁在推门,门都不敲,一点礼貌都没有。

    莉娅转过头,看到一个人站在门口背对着阳光,整个人显得有些暗,随后她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

    “莉娅前辈又从哪里找了一个新人,人家还是新人,居然骂得那么狠,眼泪都要流下来了。”

    莉娅总算是决定放过身边的少女。她斜着眼睛看着门口的那个人,虽然许久没有见面,依然能够第一时间想起来,她说道:“约克哟,你回来了?”

    “嗯。”

    “那么久都没有回来,你看起来很开心的样子?”

    “因为做了有意义的事情,所以很开心。”

    “回来找你妹妹埃克塞特?”

    “嗯。”

    “你可以走了,你妹妹被人捞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