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寻找走丢的舰娘 > 第三百四十一章 只有我不知道的名字
    从酒吧里面出来,走在夜色下的街道。

    虽然浮江市是大城市,市中心的确做得到灯火通明,人潮涌动。但是这个靠近码头,从码头边的街道还要走好远才到,叫做小筑的小区外面。街道上面的行人寥寥,周围唯有路灯朦胧的灯光。路上看到很多猫,橘猫、乌云踏雪,这些野猫也不怕人。

    大黄蜂走在队伍最前面,虽然没有喝多少酒,只是随意点了一杯名字听起来很厉害的酒。一口气喝完了,然后开始吃果盘。原本不觉得怎么样,到出了酒吧,海风一吹,她才显得有些晕乎乎,路灯、电线杆已经有了模模糊糊的重影了。

    尽管有些微醉,她也没有想到用舰装的力量来醒酒。虽然舰装的锅炉一烧,任何酒精都会被烧干净。

    毕竟身边一个是自己新认识的姐姐,约克城号。一个是自己最好的朋友,北安普顿号。约克城在印象中是成熟可靠的姐姐,北安普顿尽管显得有些弱气,但是最擅长保护身边的同伴,同伴一旦遇到危险,也有英气和勇气,有她们在绝对不会出现意外。

    “我干脆去你们镇守府吧……”

    想要去自己姐姐约克城的镇守府,这当然不是什么可耻的背叛,只是去,绝对不会加入。

    过去打工,获得出击的机会,听说镇守府还有齐柏林,以前还是学院的教官,想必很厉害吧。但是跑到别人的镇守府,又不加入,显得不好,不过自己可以付学费,自己可以出击,不要报酬,按说不吃亏吧。

    沦落到这种地步,谁叫自己镇守府的列克星敦、萨拉托加还有许多人都找不到了。虽然可以跟着突击者,唯独不想跟着她学。

    想一想当初镇守府分崩离析,提督失踪了,大家也没有再相处的心情。有第一个人走了,陆陆续续有很多人走了,突击者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跑掉了,然后自己连忙去追,身上一样东西都没有带,唯有北安普顿跟上……

    既然不是可耻的背叛,大黄蜂没有心理压力,只是不知道北安普顿会不会跟着过去,这是唯一需要纠结的事情。

    微醉不是真醉,说话还是有条理,不会撞柱子不会原地转圈圈,外人也听不出大黄蜂比起往常慢半拍的声音。

    约克城没有注意大黄蜂现在的状态,她在放卫星:“我家提督人很好……”

    大黄蜂现在提督不见了,镇守府没有了,所以这句话约克城老早就想说了。只是才过来,英雄机借出去,没有多久,大黄蜂又想要进行演习。演习还搞出了铝材不够、舰载机不足的乌龙。到后来忙着安慰演习失败的大黄蜂,忙着谴责突击者,都来不及介绍自己的镇守府。

    当初在自己的镇守府,送走了舰载机,借走了英雄机,还打算给提督一个惊喜,把大黄蜂带回家。当然,只是带回家,他作为提督能不能捞船咱就不管了,好吧,捞船很难,其实更多是私心。

    大黄蜂加入,大概会像是提督说的那些故事里面,身在曹营心在汉的例子。但是只要“汉”没有出现,那么应该永远待在曹营吧。正如齐柏林教官,虽然没有认自己的提督作为提督,但是现在想什么问题都是从镇守府的角度来想。只是大黄蜂和齐柏林还有许多不同,毕竟原本有提督,大黄蜂的心理障碍大很多吧……

    啊

    约克城伸出一只手敲头,想问题好麻烦,还是不想了,以后出问题再说吧。她做事本来就冲动,顾头不顾腚的典型。

    沿着街道往回头,远处听到汽笛声,约克城添油加醋介绍着自己的提督,若是苏顾在这里大概会感到羞愧。

    “我们镇守府,我们提督在短短的时间内就成了提督,能力之外的资本为零……”

    学院教官齐柏林现在到了镇守府,赤城教官变成了婚舰,这些被约克城选择性无视了。

    “别人的镇守府都想着怎么建造,我们提督只建造过一次,那就是本人。怎么说呢?老是建造显得贪得无厌,但是他从来不这样……”

    “他很好,绝对不会拿别人的装备,像是我把我的舰载机送给你了。提督他也没有多说一些什么,一般的镇守府哪里做得到这样……”

    “他尤其喜欢小女孩,不像是很多提督不喜欢,唯实力论……”

    约克城絮絮叨叨说完,北安普顿说道:“我听说了‘请问您今天要来点兔子吗?’这样的社团,你提督加入了?”

    “那个社团的提督都是喜欢驱逐舰吧,我家提督虽然喜欢驱逐舰,但是最喜欢战列舰。”

    大黄蜂走在最前面,她们一路说着已经到家了。糖果店的窗帘已经拉了起来,但是灯还亮着,大黄蜂伸手拍门。此时听到约克城的声音,她转过头说道:“喜欢战列舰?那就是好色了。”

    拍门声响起来,没等几秒钟,突击者就打开门。

    大黄蜂率先进了屋,约克城心想,自己提督的确是挺好色,但是不能在这里说,她说道:“战列舰,也是小女孩。”

    大黄蜂似乎没有听见,北安普顿说道:“小女孩战列舰?”

    “是啊,我们把她叫做小宅,小小提尔比茨号。”

    北安普顿若有所思,约克城跟着进了屋,然后听到突击者说道:“你们怎么才回来?去了哪里?”

    大黄蜂说道:“去了酒吧。”

    “居然不叫我?”

    “当然不叫你了……晚饭呢?”

    突击者已经适应了大黄蜂的口气,她说道:“咖喱鸡,我帮你们留着了。”

    “算是识相。”

    吃过晚饭,大黄蜂趴在床上,她喝了酒,有些嗜睡。

    北安普顿叫约克城去小楼的阳台上,约克城说的事情北安普顿一直听着,前面不觉得怎么样,不觉得有那么巧合的事情。到后面越来越不对,她不像是大黄蜂那样大大咧咧,再听到叫做小宅的提尔比茨号。唯有小宅,那绝对是独一无二的存在。

    北安普顿说道:“你还从来没有说过你提督叫什么名字?”

    我提督我提督,就像是和自己的朋友、同学说起自己家庭的趣事。我爸、我哥,从来不会说名字,只有代号。对于舰娘来说一样,两个人说话,一般很少叫自己提督的名字。

    名字?一直以来没有提起来,不过既然对方问起来,也不是需要隐瞒的问题。约克城伸手拨了拨阳台上面的盆栽柑橘树,说道:“苏顾,我们提督的名字。我喜欢叫他苏某人,额外提一句,那个外号是我叫出来的。他总是一副没有威严的模样,叫他苏某人没有关系,叫他小苏也没有关系,老苏也人叫,叫酥胸的也人也有,只要不是很严重的贬义都没有关系。有时候想,比起提督,他更像是我们的朋友。”

    “你说他很好?”

    “是很好,真的很好的。如果刚见面的话,肯定觉得他这个人一般,我开始也是那么觉得。他以前的时候和我说过一句话,哪有人喜欢孤独,不过是更不喜欢失望罢了。他想要关心照顾所有人,但是又害怕只是自己一厢情愿罢了。他总是和人说,你想要什么东西,就直说。他啊,容易害羞吧,本质上是个好人。”

    “你们镇守府,那么多人,都是他新建造出来的吗?”

    “不是,听说他以前的时候有一个镇守府,镇守府很强大,强大得有些可怕了。只是以前镇守府的事情,大家一般都不提。”

    北安普顿又问了一句:“苏顾,他就是叫这个名字吗?”

    “嗯。”

    “你的那些英雄机都是列克星敦给你的吧。”

    “是啊,你怎么知道,我记得没有说。”

    北安普顿淑女般双手交叠放在小腹,她说道:“你大概给他骗了。”

    “什么骗了?”

    “你提督。”

    “还是不懂。”

    北安普顿嫣然一笑,说道:“不懂就算了,约克城,谢谢你。”

    “什么意思?”约克城莫名其妙,如果是大黄蜂感谢自己还能够理解,自己又没有帮过北安普顿。

    “你的确是大黄蜂的姐姐。”

    “我本来就是。”

    北安普顿从阳台上面离开,随后又去找突击者。

    “你有没有觉得大黄蜂的英雄机有些熟悉,我看不出来,你有感觉吗?”

    突击者说道:“是有些熟悉,刚好就是那两架,la-7(阔日杜布机)、p-39(波克雷什金机),但是我问大黄蜂看看,她不给我看。”

    “那是约克城从一个列克星敦号的手中借来的,又借给大黄蜂。”

    “好凑巧,我记得我们列克星敦……你是说?”

    “你不觉得太巧合了一些吗?”

    北安普顿把自己知道的事情说出来,突击者说道:“我们提督有那么好吗?”

    “应该没有吧,我也觉得说得有些夸张了。”

    “而且他不是失踪了吗?彻底失踪了,一点联系都感受不到。不然只是出去了的话,镇守府大家一定会在镇守府里面等着他。就是因为一点感受不到,所以大家才离开了。”

    “又没有找到尸体……”

    “还是觉得有一些不可置信了……你和大黄蜂说了吗?”

    “没有,我怕大黄蜂提着刀上门。”

    “你和那个约克城说了吗?”

    “没有,约克城看起来明显傻姑娘。”

    到第二天,虽然大黄蜂说是准备去自己姐姐约克城的镇守府。在此之前,她作为地主,计划带着约克城在浮江市里面好好游玩一番。

    浮江市毕竟是老牌的国际大都市,比起川秀这样的新兴城市,还是有出色的地方。

    她们好好瞻仰了一下那些大公司的高楼大厦,中午的时候还去了海洋公园。在公园里面还听说了一个噩耗,似乎发生了一场意外,一只明星海豹被一头不知道怎么跑过去的北极熊吃掉了。她们好好哀悼了一番,继续逛。虽然是舰娘,但是又不是潜艇,海里面许多鱼类都没有见过,安康鱼、海豚、海马……这次海洋公园让约克城好好见识了一番。

    下午的时候又去了植物园,不久后出来,约克城对于植物园的印象,只记得有一颗茶树被保护得很好,听说茶叶多贵多贵。她自己是喝过不少茶,除开苦,喝不出名堂。只是觉得那么贵,不喝可惜了。

    大黄蜂带着约克城在逛,突击者一个人待在糖果屋里面。

    “酒心巧克力、牛奶巧克力,这个是巧克力甜甜圈。”

    “我变魔术给你看,这个是巧克力鸟。”

    糖果店里面的客人不多,即便在浮江市这样的地方,巧克力这样的东西也是奢饰的糖果,纸包糖才是现在普通小孩吃得最多的糖果。

    突击者无聊坐在店里面,门帘被一个看起来有些干练模样的女性掀开,女性的后面跟着昨天见过的那个女性提督。提督看起来弱势,舰娘看起来强势。

    “你听说过那个传言吗?有一个镇守府击败了深海旗舰。大家都是提督,其实我们也可以找他帮忙。只是觉得不能麻烦人家,所以我们还是希望你这边能够便宜一样。你反正不需要付出太多的东西……如果你实在不愿意降价的话,我们只能够再找人了。”

    她们专门过来压价。

    突击者总是待在自己的店里面,传言没有听说。随后听那个舰娘说起来,原来大概会不在意,想起昨天晚上听北安普顿说的话,越听越觉得熟悉。

    “那个提督叫什么名字?”

    “额,别管名字吧……反正是我们的学弟。”

    “是不是姓赵?”

    “是啊。”

    突击者心想,看起来干练,一样好不靠谱的舰娘。她说道:“应该是姓苏吧。那你们去找他吧,我计划着过几天关店了,不做生意了。”

    哼,找他,去找吧,还会看到我。

    大黄蜂在下午的时候回到店里面,突击者看着她提着大袋小袋,问道:“玩得开心吗?”

    “当然了……我们明天还要去北港那边的豪华游轮逛逛,羡慕吧。”

    “趁着有机会,好好玩。”

    “你什么意思?”

    突击者没有再说话,大黄蜂在旁边盯着突击者看了好久,随后自顾自做自己的事情。

    因为深海舰娘的关系,战舰已经过时了,相当多的战舰被改成了豪华游艇,还有被改成了博物馆。第二天大黄蜂带着约克城登上了那些战舰,想一想自己就是因为这样的战舰而诞生,几个人心有感触。

    大黄蜂带着约克城好好逛了几天的时间,到第三天终于决定跟着约克城去看看,至于同行的人……

    “北安普顿,我就知道你不会离开我……还有,突击者,你跟着我们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