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寻找走丢的舰娘 > 第三百三十七章 很显然没有别的可能了
    英雄机放进舰装里面,然后又被取出来,大黄蜂呵了一口气,小心将英雄机举起来。英雄机躺在她的手心中,沐浴在从窗口照进来的阳光里面,像是捧着什么珍贵东西,比如说是初生的婴孩一般。虽然不管英雄机还是普通白板机,舰载机即便被重重扔在地上,一般不会有丝毫损坏,不是那么娇贵的东西。

    大黄蜂的脸上带着朝圣般的表情,看到这一幕,约克城露出欣慰的笑容。她想起自己最初的时候,刚刚摸到这些舰载机的时候,同样是这一副模样。在镇守府里面隐瞒自己的情况,有内疚有伤心,但是现在看着大黄蜂如同孩子一般高兴,自觉得自己做什么都值得了。

    如果苏顾在这里,大抵能够感到到当初自己新买手机时候的场面,尽管知道手机没有那么容易坏掉,还是轻拿轻放。

    宝贵自己的东西,人之常情。虽然这些英雄机并非是大黄蜂的东西,只是大黄蜂也做不到把别人的东西就当做无所谓。

    大黄蜂抓住约克城的手掌,有些激动说道:“约克城姐姐,这是真的的英雄机呀。”

    “当然是英雄机了,姐姐还会骗你吗?”

    约克城这样说着,想起以前的时候,自己凭借着这样的英雄机,轻而易举击败了练度比自己强大的皇家方舟号。她不知道大黄蜂的仇人突击者有多强,但是在一家糖果店工作,想来也就是大家的层次,比起自己强,却未必有多少,应该不比齐柏林教官厉害。

    在楼下结束了和突击者的对话,北安普顿走进二楼的客厅里面,她立刻看到脸蛋红扑扑的大黄蜂。

    大黄蜂也看见她,炫耀般将自己的舰装,一个巨大的飞行甲板打开。

    飞行甲板上面搭载着许多舰载机,她说道:“北安普顿,看,这就是英雄机。”

    北安普顿看起来一副温柔的模样,看到英雄机露出一副些微惊讶的表情。若是要外人来看,大概认为她波澜不惊。事实上她是重巡洋舰,比起大黄蜂练度是要高一些,但是未必有多高。况且当初镇守府里面,唯一得到重视就是威奇塔还有欧根亲王。昆西,则完全是因为提督有爱才得到演习的机会。安普顿只是作为旗舰带领着编队炸鱼好长时间,虽然就算是炸鱼,大多数时候在划水。没有演习看不到各种各样的舰载机,不是驱逐舰没有防空任务。北安普顿,她完全是舰载机白痴。

    明明什么都不懂,还要故作惊讶的朋友最难办,大黄蜂收起来飞行甲板,说道:“不和你说。”

    转过头,大黄蜂看向掰着巧克力的约克城,又问道:“姐姐什么时候回去?”

    “提督给我批了好多天假。”

    “我算一下,逛街、逛公园,约克城姐姐你知道在北港那边停泊了一艘超大的轮船吗?我们还可以去那边逛逛。听说广场那里这几天要举办博览会,我们还可以去逛一下。一天、两天、三天……还是直接找人演习吧,等我拿回我的b-25,我们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约克城说道:“你不准备一下?”

    “不需要准备,有这样的舰载机还有什么不能够解决的。我这就去下战书。”

    兴奋的大黄蜂跑下楼,然后看到一个穿着提督服的女子正在和突击者说话。大黄蜂看到那这一幕,没有上去打扰,想来肯定有重要的事情。她又不是熊孩子,轻重缓急分得清楚。只是心想,我就知道你不安分。

    大黄蜂从二楼的客厅走下去,北安普顿和约克城走在后面。

    约克城小声问道:“那是你们的提督?”

    北安普顿解释:“都说了我们提督不见了,不然我们也不会待在这里,而不是镇守府了。那个提督只是过来雇佣突击者……嗯,你不会真以为这只是一家糖果店吧。”

    不是真正糖果店店员的突击者正在和人说话:“标准定死了,你讲价没有用处。深海战列舰一个价,深海航空母舰一个价,而且所有资源的消耗由你们镇守府负担。那么强的敌人,如果击败的话,可以得到许多资源奖励。我只要资源补给,其余资源不需要,别的只要钱。你可以省下好多资源,说不定又可以大建……”

    一身白色提督服的女提督拿着价目表若有所思,想要雇用人,负担资源当然是肯定了。虽然听说面前的舰娘吃的铝材比较多,但是想来又能多到哪里去,自己应该可以省下大笔资源。尤其是听到后面那句,大建。所以为了大建,她咬咬牙,说道:“我们那边出现了深海战列舰,我不想组成联合编队,只是你这个价格……”

    女提督还想要讲价,突击者连忙摇头,说道:“我不懂那么多,反正按价目表来,深海厉害是那么多钱,深海垃圾也是那么多钱。你们提督按照航速、火力、装甲把深海舰娘分成三六九等,我不懂那么多。”

    “那你这份价目表……”

    “拜托人做的。”

    “如果是金色深海战列舰呢?虽然比深海旗舰要差,但是比起普通战列舰要厉害许多,还是这个价钱?”

    “当然不是,特殊情况你们要说明。”

    “那我们不说呢?”

    “明明知道情况特殊,还不说明,刻意隐瞒,我可是看得出来。如果你们也不知道,那没什么好说,吃亏咯。”

    女提督放下价目表,踟蹰一下,又说道:“那么就这样了,过几天我派我的舰娘舰娘过来,具体的事情,那个时候再商量……不过也说不定,到时候出现一些情况,可能不找你了。”

    “没关系,没关系。”

    “那我走了。”

    突击者说道:“你不要一点糖果吗?你的镇守府里面肯定有很多驱逐舰吧,我热烈向你推荐这份牛奶巧克力,还有这个……全手工制作,价格公道。”

    “那,称五斤。”

    女提督提着糖果离开,大黄蜂找上突击者,嘲讽说道:“还说要过普通人的生活,凭自己的本事吃饭……”

    突击者小拳头敲在自己的头上,吐了吐舌头,刻意卖萌,说道:“开店不赚钱。”

    “所以说你是碧池,口是心非。”

    “到底是谁在我的店里面白吃白喝。”

    “你把b-25还给我,我就不来了。”

    “那你还是常来吧。”

    大黄蜂看到突击者转过身,从墙壁上面摘了围裙,似乎想要继续工作。她说道:“你不穿你的开胸毛衣了,好色情那一件。”

    “那一套叫做猎心兔,而且天气那么热,还穿毛衣。”

    “还猎心,你又没有戒指,水货。”

    突击者围好围裙,再戴上袖套,说道:“你再说一句话试试……所以说,大黄蜂,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挑战,我要向你挑战。赢了的话,你就把我的轰炸机b-25还给我。”

    “不来。”

    “你根本就是不敢和我演习,你怕输。”

    “我就是不敢演习……别挡着我的路。”

    大黄蜂让开一些,又说道:“你答应过我,演习赢了,就还给我b-25。”

    “你回回输,屡战屡败。”

    “应该说屡败屡战。”

    店里面没有客人,显得有些安静,大黄蜂考虑了一下,说道:“我给你看我的宝贝,这一次我肯定能够赢你。”

    大黄蜂展开自己的舰装,英雄机在突击者的面前一晃而过又收起来,说道:“我有了新的舰载机。”

    一晃而过,突击者根本没看清楚,她说道:“我输了,我要把轰炸机b-25还给你。那你输了呢?要给我什么东西?光想着赢钱,自己没有赌注,你这是在空手套白狼呀。”

    “我给你当丫鬟,给你做店员。”

    “你手脚不麻利,还要我出钱来养你,我不要你这样的店员。而且,你的舰载机是问谁借的,兔子吗?”

    大黄蜂双手攀在突击者的肩膀上面,抓住突击者的肩膀,晃呀晃。

    “不是兔子。反正,你说,你到底要不要演习?”

    楼梯上面,北安普顿说道:“大黄蜂挑战过好多次了,不过她次次都输。但是每隔一段时间,她就要过来挑战一次。这里是第几次呢?第六次还是第七次。”

    “她说她没有舰载机……”约克城说着,因为那样,自己才把舰载机送给对方。

    “以前突击者一个人溜走了,大黄蜂立刻追上去了,什么东西都没有带。以前挑战的时候,舰载机都是借的,问兔子借的,现在还给人了。这次过来,本来是来旅游的,但是你说你有英雄机。”

    “兔子?那是谁?”

    “普林斯顿号,轻型航空母舰。”

    约克城和北安普顿小声说话,大黄蜂在店里面将突击者按在柜台上面……

    最终突击者还是被强拉着演习,演习的地点挑选在小区外面的大海。外面的大海,这里距离码头有一点距离,周围没有货船客船,也没有帆船和渔船。附近没有金色沙滩,所以没有人在这里游泳。

    突击者被大黄蜂强行拉倒外面,她还围着围裙一只手拿着锅,一脸不爽。

    约克城没有形象坐在护栏上面,双手捧着脸。北安普顿穿着连衣裙,阳光正烈,她戴着宽檐帽,海风吹过,她的裙摆和发丝在风中飞扬,像是来旅游的少女。

    “她们平时都这个样子吗?大黄蜂说突击者是她的仇人,但是看起来完全又不像的样子。”

    “哪是什么真正的仇人,大黄蜂还说提督是她的仇人,话都不敢多说一句。”

    “她们怎么来的矛盾?”约克城知道大黄蜂有两个敌人,但是具体的经过没有说过。

    过去的事情,北安普顿其实不想和陌生人说,然而说起来也不是什么太重要的事情。对方带过来了英雄机,至少说明没有恶意。当然,主要是因为问起来了,既然问了那么就简单说一下了。

    北安普顿解释:“大黄蜂很少见,一苏醒的时候会搭载着叫做b-25(杜立特队)的轰炸机。那架舰载机特别厉害,当然,厉害的同时消耗的铝材也足够多。但是就像是战列舰吃得多,一般镇守府大多数时候都不敢让战列舰出击,但还是谁又敢说不喜欢战列舰呢。b-25,大家都喜欢。我们镇守府里面,突击者最擅长操纵轰炸机,当然擅长的同时鱼雷机又是她的弱点。我们提督啊,把大黄蜂捞出后,然后就把大黄蜂的舰载机扒拉了下来,送给了突击者。然后提督和突击者,两个人就变成大黄蜂的敌人了。”

    约克城说道:“b-25,我没有见过。”

    “大黄蜂都很少见,b-25就更难得了。”

    故事的情节有些熟悉,然而约克城也没有多想。反正和对方的提督相比,自己的提督算是不错的人了。那天自己把舰载机送出去的事情说出来,对方也没有生气。而且他平时照顾大家,出去吃东西的话,有多时候他吃的东西比大家吃的还要便宜。最让人气愤就是好色这一点,已经有很多婚舰了,还在婚,尤其是好色还没有勇气。

    约克城说道:“我提督……”

    她的话才开始说,北安普顿说道:“开始了。”

    海岸边,大黄蜂的脚轻轻点在海面上,海面荡起一点波纹。随后航行脚出现在她的脚上,她踩在海面上缓缓向前航行。比起以前演习的时候总是担心,这一次她显得有一些轻松随意。航行脚最先出现在脚上,然后别的舰装再出现,主要是手臂上出现飞行甲板。

    “突击者。”

    “嗯。”和大黄蜂相比,被强拉着过来的突击者没好心情。

    “准备品尝失败的味道了吧,想必会让人满意,那一定是苦巧克力的味道。”

    突击者说道:“我没有失败了,你失败过好多回,你才知道失败是什么味道。”

    龇牙龇牙,大黄蜂说道:“感到担心,感到害怕吧。”

    “你才需要担心。”

    “不过就是区区a-2和b-25罢了。”

    “还有高脚柜炸弹。”

    大黄蜂一只手高举着飞行甲板,另外一只手五指张开挡住脸,双眼从指缝中露出来,闪过精光,她说道:“这一场演习,对不起,我要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