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寻找走丢的舰娘 > 第三百三十四章 我的,那是我的
    浮江市,那是一座国际大都市,同样是作为港口城市而展起来。?和川秀市这样的新兴城市不同,浮江市早在深海舰娘出现之前就已经是一座大城市了。

    川秀主要依靠海军学院带来的安全保障,承担着货物人流中转的作用。浮江市则主要依靠背后庞大的市场,每一天都有许多货船在这里靠岸,卸下了货物,然后货物被源源不断运送进内6,赚取大量的钞票。

    因为无数货船停靠的关系,货船想要安全在海上航行,作为护卫的舰娘必不可少。

    每一天来到这里的舰娘不少,她们大多数都是因为工作关系过来。只是浮江市虽然达繁华,奈何没有什么风景可言。比起川秀,因为主要是普通人类定居的关系,舰娘喜欢的东西,在这里并不流行。因为政党、政治、思想、国家敌对、民族矛盾,在这里做很多事情都容易受到限制。所以比起浮江市,舰娘更多喜欢川秀。

    靠近码头的街道,街道边有人架着棚子,棚子的木墙上面挂了好多气球,木墙好几米的地方摆着一个柜台,柜子里面摆着好多奖品。一个金的女子捧着一把弹珠枪,身体伏在柜台上面,臀部高高翘起来。这是一个游戏,射击游戏,规定弹药内击破的气球越多,奖品越好。

    有人喜欢胸,有人喜欢足,有人喜欢身材纤细,有人说只有小年轻才喜欢那些骨头架子,等到年纪大了才知道丰腴的好处。然而不管审美观怎么样,有一点必须要承认,绷子前面那个金的女性身材很好,比起身材最让人在意的是臀部,足够让人想入非非。

    浮江市和川秀相比,川秀不属于任何一个国家,在那里舰娘和提督是最大的势力。川秀舰娘多,遇到那些漂亮的姑娘,总是担心会不会是舰娘。想要对舰娘出手,姑且不说别的方面,若是让提督知道了,未必有什么好下场。提督,总是喜欢把舰娘当做是自己的禁脔。至于浮江市,这里以普通人为主,当地的警察也不像是川秀那么严格,这段时间甚至有着帮派血拼的事情出现。总之再是大城市,这里的治安要差许多。

    码头附近的街道是最乱的地方,龙蛇混杂。此时一个青年流氓看到那个金的女性,想要碰一碰心目中的臀部。心中想着,若是被现了就说无意,总不能碰一碰就要人命吧。若是没有现,那么一整天都不用洗手了。

    然而青年流氓走到金的女性的身边,手还没有伸出来,陡然被一个人伸手抓住手腕。那是一个有着棕色长的女性,她是金女性的同伴,早已经注意到身边的情况。

    “你想要做什么?”

    “没做什么。”

    “我看见你想要伸手了。”

    青年流氓大喊:“松手,你谁啊!”

    比起金的女性,面前的女性一样漂亮,他想要借着争执推推嚷嚷,然后碰一下也好。然而心中才有想法,棕的女性手掌用力,将他的手腕一扭,手腕传过来的力量完全不是他能够抗衡。

    “痛痛痛。”

    手腕上面传过来的力量越来越大,青年流氓几乎就要跪在地上。

    “对不起,对不起,我错了。”

    直到对方跪地求饶,棕的女性这才松开手。然而只是一些流氓行为,况且还没有成功,又不能打杀来了,教训了一番,已经足够了。

    这边吵吵闹闹,那个金的女性转过头来:“北安普顿,你干什么?”

    棕女性名叫北安普顿,她说道:“大黄蜂,她想要对你动手动脚,被我现了。”

    大黄蜂看向那个握着自己手腕跪在地上的人,下意识护着自己的臀部。刚刚打了好多枪,一枪都没有中,一个气球都没有打破,安慰奖都很艰难,她已经很不爽了,居然还有人想要对自己动手动脚。比起自己的同伴北安普顿,她没有那么好说话,顿时抬起腿朝着那个人踢了一脚。

    “混蛋、流氓、畜生。”

    她没有任何害怕,不惧怕报复,一连踢了好多脚,一直到对方狼狈逃走。

    “这里真是糟糕透了,这都什么人啊。”

    大黄蜂在抱怨,流氓被赶走了,她捧着手中的枪继续刚刚未完成的事情。然而直到把枪中所有的子弹都打完,最后打破的气球寥寥可数,奖品最多就是巴掌大的玩偶,比起自己花的钱,显然亏大了。

    “北安普顿还是你来吧。”

    性格比起大黄蜂要温柔得多的北安普顿接过枪,在那个老板笑眯眯的表情中,她转瞬间变了一副模样。她持枪的动作明显比起大黄蜂要专业得多了,瞄准不需要一秒钟的时间,手指扣动扳机,枪声响起来,气球破裂。她也不看,掉转枪头再转向另外一个方向,啪啪啪,弹无虚。

    “帅气啊,北安普顿。”

    “全中!”

    遇到这样神奇的枪法,原本那个笑眯眯的老板顿时露出委屈的表情,本来就是做小本生意,这回大概要下血本了。

    枪枪全中没有再好的成绩了,北安普顿把手中的弹珠枪放在柜台上面,低下头透过柜台的玻璃视线在那些奖品上面移动,她说道:“大黄蜂,你想要什么玩偶?”

    大黄蜂来玩这个游戏,原本是为了一个海豚的玩偶。然而刚刚在游戏中,糟糕的枪法似乎被老板嘲笑了,而且是相当恶意的嘲笑。大黄蜂也不要什么海豚玩偶,她指着柜台里面价值最高的奖品,说道:“我们的成绩最高了,当然要特等奖了,我要那个项链。”

    北安普顿毫不介意自己的话给那个老板给去什么伤害,她说道:“那个项链又不好看,你也要?”

    “就要,本来就是我们该得的。”

    “那么就这个吧……帮我们拿出来,特等奖那一个。”

    那个老板到底还算是本分,即便别人赢走了价值最高的奖品,也没有想着耍赖。不久后,大黄蜂笑眯眯拿着项链走开。

    项链由纯金打制,不知道纯度有多少,反正大金项链显得相当粗俗,当然贵肯定有些贵了。大黄蜂把项链放在手指上面甩着,其实她根本就不喜欢。

    “北安普顿,项链给你吧,本来就是你赢回来的。”

    “我不戴,我不要。是你非要,我就说选那个大海豚玩偶就可以了,你不是想要吗?”

    “那个老板居然嘲笑我无双的枪法,我就要挑走他最贵的奖品,心痛是她。”

    北安普顿穿着白色连衣裙和红色长筒袜,捧着枪的时候英武万分,平时却是一副温顺模样。她听到大黄蜂抱怨,笑起来,露出小虎牙,随后立刻伸手挡住自己的笑脸,说道:“大黄蜂,大金项链,其实感觉挺搭配。”

    手中是粗俗的项链,但是大黄蜂是有着高贵品味的姑娘,怎么可能戴这种项链。她转过身,按住自己身边的同伴,硬是将项链戴在对方的脖子上面。

    “好了,现在你带上了,我们继续回去吧。”

    北安普顿摸着脖子上面的项链,抱怨:“平时要当你的跟班,战斗还要为你护航,反正我是劳碌命。”

    “不是跟班哦,是朋友、闺蜜、死党,而且你也没有为我护航过。”

    时间到了下午,两个人慢慢向着街道的尽头走。来到这座城市已经有好多天的时间,街道已经熟悉了。从繁华的街道一路走去,越往街道的尽头走,就越来越冷清。冷清是冷清了,这里的街道边树冠茂密,将整条街道都遮起来,唯有星星点点的光斑落在地面。

    她们两人牵着手,俨然如同情侣一般,大黄蜂说道:“你上次在书店借的那本书,故事是什么?”

    “悲剧,不好看。”

    “我借了一本,说的是一只企鹅的故事,不过下次我想要借漫画来看。”

    “漫画书都是打打杀杀。”

    “也有言情漫画。”

    “那要找找了,不过那家书店收的租金好贵。”

    “是挺贵。”大黄蜂摆了摆裙子,感觉有些拖沓,她突然说道:“你觉得热裤好看吗?但是我的大腿上面有着v-8几个字,无论怎么样都擦不掉,总是有很多人奇怪地看我的大腿……”

    “擦掉了,你就不是大黄蜂号了。”

    “怎么会。”

    北安普顿微笑:“只要不是写着正字就可以了。”

    “色情。”

    说笑中,她们一直走到街道的肩头,街道尽头是一片大海。

    一个粉的姑娘坐在海边的护栏上面,她扎着马尾,头上绑着丝带,丝带像是兔子耳朵一般翘起来。天空有什么东西飞过,她伸出手,阴影稳稳当当停在她的手心里面。似乎察觉到越来越近的两人,她卖萌般把那架舰载机顶在头上,然后转过头。

    看到这一幕,大黄蜂开始活动指关节,北安普顿拉住她的手臂。

    原本的欢笑消失,大黄蜂变得怒不可遏,说道:“那个碧池又在炫耀了。b-25,那是我的,是我的轰炸机,是我的孩子。”

    “那不是轰炸机b-25,看清楚了,那是轰炸机a-2。”

    大黄蜂神情恍惚,喃喃说道:“a-2啊,那没事了,不对……就算那是a-2,她还拿着我的b-25,她还没有还给我。我的孩子,我的舰载机,我的b-2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