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寻找走丢的舰娘 > 第三百二十七章 戒指失踪事件
    川秀的街道边一顶遮阳伞下,空想脱下鞋蹲在座位上面,她穿着白丝虽然没能看到裸足,但是已经是不可多得的风景。此时她摇晃着杯子,紧接着一饮而尽,如果不是杯中散出淡淡的芒果香,大概会让人认为她刚刚豪迈吹了一整杯酒。

    将一切做完,空想看向店家,看到冰淇淋机,再转头看向苏顾。她本来就是活力少女,拍打着桌面,说道:“提督,我要吃冰淇淋。”

    苏顾大手一挥,说道:“你们想要吃什么就自己去买吧。”

    “钱!”

    苏顾掏出几枚硬币,黎塞留说道:“给她们吃太多了不好吧,容易养成坏习惯。”

    “唉,不要啊,提督~”空想飞快把钱收起来,将声音拉得好长。如果提督不许的话,就算是有钱也不行。

    “不要紧,该玩的时候玩,该工作的时候工作……虽然好像也没有什么好需要工作的。反正她是舰娘,不会吃坏肚子。”空想期盼的眼神,苏顾是没有办法像是黎塞留那般淡然,况且只是冰淇淋,实在没有必要太计较,尤其是不好把钱再收回去。

    苏顾已经做了决定,黎塞留没有再继续劝说。随后空想兴高采烈拿着冰淇淋回来,她站在苏顾的身边,说道:“提督,你要尝一下吗,可以给你舔一口。”

    你这样让我怎么拒绝了,心中想着,苏顾左右张望,现圣女贞德紧盯着自己。喂,你那一副防贼的表情是怎么回事。

    苏顾说道:“你自己吃。”

    也不知道是不是大家都在这里的关系,原本生意惨淡的路边小店,在大家过来不久后,现在已经坐满了人。这么想有些自恋了,但是有絮库夫这样的幼女叛徒,有空想这样的活力小公主,也有一看就让人产生保护欲的北宅,再加上黎塞留一身御姐范……其实这样想也不奇怪,秀色可餐嘛。

    “烤玉米你们还吃吗?”

    “烤串还要不要?”

    “不想吃了。”

    空想要了一杯冰淇淋,沃克兰点了果汁,不久后午餐已经接近末尾。

    在路边的小店吃完东西,这个时候已经到了三点左右。原本说要去游乐场,但是这个点肯定去不了了。大型的游乐场本来就在川秀郊区,过去需要一些时间。而且现在游乐场听说不安全,以前想要带着小宅和西格斯比她们几个驱逐舰去游乐场,最后还是去了烧烤就算了。

    市中心有小型的游乐场,那些只为小孩子服务,无非就是跷跷板之类,甚至都不如镇守府里面,苏顾不准备带她们去。

    吃完饭只能继续逛街,不过这次只是帮小女孩她们买东西。在川秀买东西,想要一般的商品无非就是去地下商城,那是由上百个小店铺组成的大商场,比起大厦里面的商品,这里的种类更多售价更便宜,当然质量也更差。

    他们停留在一家店前面,圣女贞德带着沃克兰和絮库夫选衣服。空想把仓鼠笼子放在店门口的板凳上面,她伸出一只手指戳着,抓着笼子的铁丝悬挂在空中的仓鼠。

    苏顾看到挂在墙壁上面的饰,其中有一个兔耳箍。

    “空想你戴上这个箍试一下。”好吧,他纯粹为了满足内心的邪恶的思想。

    空想乐于尝试任何事情,她停止逗弄仓鼠,把箍戴在自己的头上,然后转了转。本来就有一头白的空想带着白色兔耳,颇有几分感觉,奈何只是驱逐舰,让人心中未免有些惆怅了。

    试了兔耳箍之后,还试了猫耳箍,一个个试过去,空想双手摸着自己的头顶的箍,说道:“戴着这个熊耳朵的话,那不是变成斯佩了。kuma。”

    袖珍级战列巡洋舰斯佩伯爵海军上将号,苏顾真没有注意她的头上顶着熊耳朵。斯佩伯爵海军上将号不知道去了哪里,她的熊耳朵又这么样?但是空想戴着熊耳朵的箍朝着苏顾张牙舞爪,那个样子倒是百分百可爱。

    苏顾抿了抿嘴唇,朝着那个年轻老板说道:“这几个都帮我打包了。”

    带着空想她们一起,其实同样没有买太多的东西,倒是一天下来,时间过得飞快。等到太阳渐渐准备落山,苏顾带着大家一大群人,浩浩荡荡往学院里面走,一路上理所当然得到了多少关注。

    回到学院的门口,苏顾抬头看天空,心想,这个点,赤城应该授课完毕了吧。原本答应了去听她授课,因为黎塞留等人的关系没有办法,但是早上出去到晚上还不回去那就有些过分了。

    走进学院,再回到住所,立刻看到赤城跪坐在矮几前面,像是等待丈夫归家的妻子,唯一不和谐的大概就是齐柏林和她一起。

    齐柏林神色不善盯着苏顾,说道:“这个点才回来?知道我们等了你们多久吗?我叫赤城去吃晚饭,她非要等你们一起。”

    能够让赤城不吃饭,何等罪大恶极,苏顾说道:“这不是立刻就回来了。”

    齐柏林看到黎塞留几个人,说道“你别说又是你的舰娘。”

    “就是。”

    张嘴再闭嘴,齐柏林一时间不知道说一些什么,她说道:“我虽然不是提督,但是你这样的人实在欠打。”

    齐柏林在镇守府待了好长的时间,关系不能仅仅说是学生和教官。事实上到如今说是提督和舰娘,差了好多,但是说是朋友刚刚好,齐柏林其实没有太多架子。齐柏林原本并非自己的舰娘,苏顾给她介绍了大家的身份,随后又将齐柏林的身份给黎塞留她们介绍了一遍。

    空想说道:“提督,这就是你说的最强轻型航空母舰吗?”

    苏顾抬手按在空想的脑袋上面,驱逐舰没有一个人能够让自己安心。

    晚饭没有选择去外面吃,大家一起到学院的食堂。

    虽然只是食堂,但是这里的食堂不像是苏顾记忆中那样的大学食堂。学院里面的人本来就不多,食堂大部分是为了服务学院的教职工。食堂由舰娘负责,她们也不会做出中饱私囊的事情。食堂的饭菜种类丰富,油水够足,只是和海伦娜原本所在的舰娘总部不同,这里需要付账。

    先带着黎塞留她们打饭,苏顾排在最后。大家都点了东西,随便找了一个地方坐下。

    苏顾点了菜拿着自己的餐盘,刚准备往回走,听到两声招呼声。

    “苏某苏某,这边。”

    苏顾回过头,看到刘建树和丹阳。

    他准备过去,然后砰,他被什么人撞了一下,然后他看到一脸惊慌的絮库夫。

    “絮库夫,你别跟着我,去你黎塞留姐姐那边,我等等回去。”

    苏顾示意跟着自己后面的絮库夫往黎塞留她们那边走,不要迷迷糊糊跟着自己,随后往刘建树和丹阳那边走。

    苏顾才坐下,丹阳说道:“你认识那个黎塞留?”

    早上的时候看到黎塞留,也看到黎塞留坐在苏顾的身边。只是离得很远,听不到在说一些什么。虽然狠狠咒骂了一顿自己的朋友,事实从远处来看,觉得黎塞留和苏顾的关系最多就是朋友。但是之后再看到他们一起离开,到现在再看到他们一起出现在食堂里面,很是惊讶。

    “是啊,你怎么知道她是黎塞留?”

    丹阳看向刘建树,刘建树说道:“山人自有妙计。”

    “那是你的朋友?”

    “那是我的舰娘。”

    “你这家伙哪有那么多的舰娘。”

    “我说是因为我长得帅怎么样?”

    “说谎话也要稍微走心一些。”

    “那么那就是一段可歌可泣的故事。”的确,自己建造出黎塞留的时候已经是游戏时间很久以后了,那么多资源砸了下去,当然算是一段可歌可泣的故事了。

    “贱狗。”

    在两人的驱赶声中,苏顾回到自己的队伍。

    一张餐桌最多坐下四个成年人,黎塞留、圣女贞德和三个小女孩坐满了一张,苏顾在赤城那一桌坐下。他说道:“黎塞留,你认识那个刘建树吗?就是那边那个。”

    黎塞留顺着苏顾的视线看过去,说道:“昨天的时候空想拿着钱包被抢走了,我去追。后来看到他,他带着舰娘,看起来是想要帮我,不过没有必要了。”

    苏顾说道:“他问我和你是什么关系?”

    “提督怎么说呢?”

    “我就说我是我的舰娘,他们很羡慕。”苏顾眯笑着,没有人不喜欢夸张,明着夸奖,侧面夸奖,他不吝啬任何能够让自己的舰娘高兴的方法。

    黎塞留轻哼了一声,说道:“提督,不用这么说,我差得远。”

    苏顾说道:“不要妄自菲薄,你可是厉害的战列舰。”

    “那我回去之后有什么任务吗?出击?但是比起俾斯麦她战斗不行。”这一点黎塞留相当关注,她不想在过那种每天待在镇守府里面无所事事的生活。虽然知道回来的话,估计又是以前那样,只是认可固然重要,但是待在提督的身边更重要一些。

    苏顾说道:“你们不需要战斗也没有关系。”

    “如果不战斗,我也不知道做一些什么?”

    黎塞留作为战列舰一样吃得多,如果出击的话,肯定是俾斯麦或者是北宅更合适一些,但是这样的想法,说出来未免有些残酷了。但是,难道说你只需要好好待在镇守府里面就够了?物质需求是最底层的需求,社会需要、尊重需要和自我实现才是最更高层次的需求。

    蹙眉了好长时间,苏顾说道:“你们只需要幸福就可以了。”

    黎塞留不再说话,无话可说,她低着头用刀切着牛排。

    赤城看着这一幕,她和苏顾认识的时间算是很早了。苏顾的一点点改变都被她看着心中,从以前的时候,即便是面对列克星敦依然扭扭捏捏,再到后来居然会给海伦娜戒指,甚至会给自己戒指,虽然现在依然不敢勇敢扑上来,但是已经好很多了。她一口将碗中的浓汤一饮而尽,心想,现在提督真是撩妹水平越来越高了,果然人都是锻炼出来的。

    不久后吃完晚饭,晚上的时候大家一起去看了夜景。夜晚的川秀其实没有什么是漂亮的夜景,川秀毕竟不是旅游城市,夜晚不过沿着街道看霓虹罢了。在当初莱比锡摆摊的那个桥边,听人唱了好几歌,在夜晚的步行街走了一圈,随后夜晚的活动就结束了。

    不久后大家各回各家,毕竟赤城的住所也住不下那么多人。

    到第二天早上,苏顾还没有起床,敲门声已经早早响起来了。

    苏顾打开门,说道:“那么早?”

    “提督提督,今天我们要去动物园吧,我想要看猎豹,吼”

    赤城的授课需要几天的时间,苏顾趁着机会带着大家走了走。这几天北宅没有跟着,她非要待在房间里面,苏顾也懒得理她了。他充分充当了一个导游的角色,就差举着红旗了。不过比起导游来说,他更像是家长一般。

    “不要爬树。”

    “不要把手伸进笼子里面。”

    “动物园旁边的山上有野猴子,不知道今天能不能看见。”

    “你们这几个熊孩子。”三个小女孩,无论再漂亮,也是神憎鬼厌的年纪。

    又经过了一天的时间,赤城总算是结束了自己的授课,那些提督66续续离开了。出来好几天的时间,差不多准备回去了。黎塞留她们从西方过来,没有带多少行李,和当初带着威尔士亲王她们带着一整艘游艇的行李相比,她们的行李实在少得可怜。

    在早上的时候从川秀出,回到自己的镇守府的时候,中午还没有到。

    苏顾带着大家走进镇守府,空想看着偌大的镇守府,说道:“这就是我们的镇守府吗?总算是回到镇守府了,再也不用住在小教堂里面了,连一个可以跑步的地方都没有。”

    回到办公室,列克星敦在里面,让她安排好黎塞留她们,苏顾在办公室里面喝了一杯水,随后萨拉托加鬼鬼祟祟走到他身边。

    “姐夫,你放在柜子里面的戒指,我昨天去看的时候,现少了一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