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寻找走丢的舰娘 > 第三百二十章 帅妞
    从学院出去,走二十分钟的路程就可以到相对繁华的商业街。商业街里面奢饰品商店不少,但是餐厅最多。无视一路的招牌、广告还有迎宾小姐,刘建树带着自己的舰娘博格号还有学院的教职工巨像号到常去的那家火锅店。

    他首先点了一个辣子鸡,然后把菜单交给巨像,巨像倒是毫不客气点了好几个小菜。他看了巨像一眼,心想这姑娘是真正的天真没有心机,果然是才苏醒的舰娘,没有那么多讲究和客套。

    点了菜,还没有上菜,刘建树没有说话看向窗口。巨像似乎看出刘建树有些惆怅,她说道:“赤城教官是嫁人了,但是你不要伤心。你也是提督,到时候你自己也可以建造出赤城。”

    刘建树看向自己的舰娘博格,自己的心思巨像怎么知道?博格耸肩,表示不关自己的事情,你脸上的表情明眼人都能够看得出来。

    刘建树张嘴想要说话,巨像的话中槽点颇多。首先赤城不是那么容易建造,作为强大又稀有的航空母舰,整个世界上面没有几个。况且就算建造出赤城,也不是自己想要见到的赤城。

    况且与其说是喜欢赤城,不如说是喜欢当初看到的那个广袖和服,手握着长弓的女子,不如说是喜欢上了那个画面。事实上在当初知道自己的朋友和赤城有些关系的时候,就已经放下了,只是看到对方手上的戒指还是有些惆怅罢了,记忆中的女子已为人妻。

    他不想解释,这种事情越解释越解释不清楚。

    “你还是喝你的酸梅汁吧,那么多话。”

    若是一杯酸梅汁就能够收敛了,巨像就不像是巨像了,她开口说道:“明明……”

    她声音还没有落下,门口什么东西被撞倒的声音陡然传过来。

    刘建树坐在火锅店的门边,他看得清楚,率先跑过的是一个男性的身影。那个男性的手中拿着一个皮包,跑得飞快。一路推开面前碍事的路人,有人被推倒,站起来骂骂咧咧。有人似乎看出了不对,想要追上去,但是不清楚具体的情况。大部分人抱着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态度。

    刘建树抱着怀疑,随后看到后面追上去一个金发的女性。

    大概是偷了东西,刘建树这样想着。川秀总的来说治安不错,但是治安再好的地方总有那么一点罪恶发生,只是比起一般的城市,这样的罪恶更少又更隐秘。

    “怎么呢?”

    “大概有小偷。”

    刘建树走出火锅店,往前面看去。前面的小偷跑得很快,但是没有冲过马路,拐进了一个小巷子,只有在小巷子里面才能够甩开追兵。但是有另外一点让人担心,大街上面一般人不敢做什么事情,但是如果在小巷子里面,这样的小偷一般怀揣着刀具武器。

    “那个小偷跑进巷子里面了,那个女人不该追进去。”

    刘建树走出火锅店,他的舰娘博格也看出了不对,说道:“我们过去看看。”

    “好吧……巨像,你待着这里,我们去一下就回来。”

    “我也想去。”

    “刚点了菜,我们全部就跑了,不好吧,你守着。”

    把巨像一个人留在火锅店里,他们追到小巷子。一路到小巷子的尽头,没有看到那个小偷,看到原本追上去的女性。

    他想要上去和那个女性说,既然那个小偷往这边跑,肯定有人在接应。还没有开口,然后看到女性朝着一户人家踢了一脚,踢开门,然后走了进去。

    女性走进了那户人家,刘建树带着博格跟了上去,他看到金发女性的背影,还有正前方很多人。他们染了乱七八糟颜色的头发,或拿着砍刀或拿着钢管,其中一个人才打开钱包,表情有些错愕。一般小偷只敢偷偷摸摸,但是有些小偷偷窃不成,变偷为抢,这种往往是一个团伙,显然面前的人就是了。

    刘建树想要说话,姑娘,你退后,我帮你解决。他的声音还没有发出来,然后就看到面前的女性已经冲了上去。

    “博格,你快上去,不要打死就可以了。”

    这个年代还没有谁闹谁有理或者是谁受伤谁有理的说法,一边是小偷,一边是提督,只要不打死的话,麻烦怎么也不会落到一个提督的身上。

    然而博格还没有走上,刘建树便看见前面的女性一脚踢飞一个男人。另外一个男人挥舞着砍刀,用的刀背,似乎不敢做得太过分了。面对挥舞过来的砍刀,那女性一侧头,一只手抓住对方的手臂,随后朝着地面摔过去,一张桌子被砸坏。一人举着钢管砸下去,钢管带着凌厉的气势。刚刚看过那惊心动魄的话画面,刘建树期待着那名帅气女性的闪避,然后陡然看到钢管被女性在空中直接伸手接住了。

    接住了,她接住了。在后面观战的刘建树有些懵,那个挥舞着钢管的人同样错愕。然而只是错愕了一秒,女性夺过钢管直接砸在那人的肩膀上面,那边整个人倒在了地上。

    “我还要上吗?”

    “我觉得应该不用了。”

    剩下的实在没有太多好看的画面了,用摧枯拉朽来形容都不为过。制服了面前的小偷团伙,那个女性转过头看向这边,刘建树看到对方精致俏丽的脸庞,想起对方矫健的身手,他很想吹一声口哨,帅妞。

    刘建树可不想像是地上那些人那样,他连忙说道:“我们只是想要过来帮你,不过你已经解决了。”

    伴随着帅气女性的一声“不用麻烦”,一只手把刘建树往门边推。

    “让开让开。”

    刘建树转过头看到警察,警察总是等到事情结束了才过来这是常识,他的心中如此诽谤。

    那名过来的警察走到女性的前面,说道:“你在干嘛?”

    “她们是小偷。”

    地上的众男子一边哀嚎,骨断筋折,很难让人想象谁才是受害者。

    警察看向那名金发的女性,说道:“你把他们打成这样了?”

    “是我,他们既然用了刀和钢管,这是他们的惩罚。”

    “惩罚有我们警察,你跟我们去警局走一趟吧。”

    女性捡起被抢走钱包,翻了一下,说道:“还有人等我,我不会跟着你们回去。”

    他们的对话,刘建树听得清清楚楚。眼见到对方有麻烦,他想要走上去,虽然目前还是新人提督,但是很多话说出来还是管用。他的手掌伸进口袋中,握住口袋里面的提督证,前面已经看到警察和那个女性起了一些冲突。

    “你必须跟我们回去一趟。”

    “他是小偷。”

    “但是你把他们打成那样了。”

    “我说了,既然动了刀,那就活该。”

    那名警察陡然变得凶恶起来:“我说了,你必须和我走。”

    刘建树握着口袋里面的提督证向前走了两步,然后听到那名女性冷漠的声音:“我不会跟你们走,你们也管不了我。”

    伴随着金属的摩擦声,只见那个女性的背后空气一阵扭曲,装甲将女性膝盖以下的双腿全部包裹起来,像是穿上了女武神般的金属战靴。随后机械臂、炮台、战舰甲板纷纷出现在背后,那是舰装,那是舰娘。刘建树握紧口袋里面的提督证,心想不需要自己出马了。

    普通的警察自然没有办法管舰娘,遇到了麻烦,你可以向宪兵队提出要求和调查申请,宪兵队会再调查,总而言之只有宪兵队可以管理提督和舰娘。作为川秀的警察,看到面前的女性居然是舰娘,心中其实已经服软了。只不过是小偷,只是被打断手脚,没有被打死已经是开恩了,他不会傻到为了几个小偷找舰娘的麻烦。看那架势,对方还是战列舰。

    警察嘴角抽动了一下,还是服软,说道:“你走吧。”

    从小巷子离开,刘建树和自己的舰娘博格说道:“我说她为什么完全没有害怕,我说她怎么一只手接住了钢管,那些人踢到铁板上面去了,嗯,这何止是提到铁板了,这应该算是……想不起用什么词语了,那是黎塞留。”

    “你怎么知道是黎塞留,我没有看到炸膛炮。”

    “叫你多上课,看吧,现在就知道炸膛炮。一样不懂,你在人家面前说试一下炸膛炮?我们两个打不过人家。”

    他们再次回到火锅店,看到巨像还等在那里。

    “怎么样了,怎么样了?”

    “啧啧啧,帅妞。”

    ……

    一家花店旁边,黎塞留拿着一个钱包,其实她们也觉得有些惆怅。她们从客船上面下来,到靠近海军学院的街道还没有逛完一圈,居然遇到了意外。

    “空想,你吵着要拿钱包,拿了钱包又不管好。”

    看到黎塞留手上的钱包,空想有些委屈,自己不过是想要买东西罢了,谁知道会被人抢走。

    “我也不想。”

    黎塞留看着空想瘪着嘴,才到川秀就遇到这样的事情,真是有些糟糕的体验。不过钱包拿回来了,一切都好,她也不想继续责怪空想。

    “算了算了,没有事情,大家继续找旅馆吧。”

    圣女贞德说道:“这里的治安不怎么样啊。”

    “一次偶然事情,就拿来做标准评价一地的治安不好。”

    “也是。”

    遇到了这么一遭,她们也没有继续逛街的心情,随意在路边找了一家看起来档次不错的旅馆。她们只点了一间房间,这家旅馆最好的房间,房间里面很大,床有好几张,睡五个人绰绰有余。

    “明天就去逛街吗?”

    “这里有什么好玩的地方?”

    “听说有游乐园。”

    “有猫咪咖啡厅还有女仆咖啡店,我们要去看看吧。”

    “我们晚上去看夜景吧,听说这里就算是半夜到处都灯火通明。”

    空想趴在床铺上面,她拿着被子的一角在床上滚了几圈,顿时变成了毛毛虫。

    “不想去。”

    一路舟车劳顿,累得人都不想爬起来,又遇到了那种糟糕的事情,空想没有半点心情。旅游跑到怎么远的地方来,真是不爽啦。

    空想感觉有些累了,沃克兰和絮库夫还是满心期待。

    “听说这里有地王大厦,好高好高,我想去看看。”

    “听说有好多吟游诗人。”

    “絮库夫,你以为是童话故事啊,现实没有吟游诗人,最多有人表演街头魔术或者弹吉他。”

    黎塞留没有和小女孩讨论,她说道:“圣女贞德,你明天带着她们出去逛一下,我一个人去川秀问问情况。”

    沃克兰听到声音,问道:“黎塞留姐姐有事情吗?”

    “是啊。”

    “我还想几个人一起出去。”

    ……

    川秀教职工的宿舍,温馨的灯光洒在房间里面。北宅趴在地面的席子上,胸口压在枕头上,她捧着一本书,说道:“提督,给我捶背。”

    苏顾听到声音,说道:“你提督还是我提督啊,应该是你给我捶背吧。”

    “我是舰娘啊,还是你婚舰,你当然要给我捶背了,一点都不关心自己的舰娘。”

    北宅总是能够把任何事情当做理所当然,说实话如果不是长得可爱,谁会喜欢?然而她就是长得可爱,非常可爱,于是苏顾一手捶在北宅的背上,说道:“要不要我喂你吃饭啊。”

    北宅说道:“好啊,我刚好没空,帮我削一个苹果。”

    苏顾停下手中敲打北宅后背的动作,说道:“想得美,说起来我本来想要带小宅出来,你死皮赖脸出来,小宅就不出来了。”

    “对小女孩出手,不行哦……喏,这一本给你,萝莉控。”

    苏顾接过北宅拿过来的书,那本俨然是描述萝莉的本子。他翻开第一页,上面写着女主一万岁,但是不管从相貌还是对话来说,都是小萝莉,这是强行一万岁吧。儿童本子不允许出版,但是这些出版商总有办法,真是够糟糕。苏顾对于小萝莉没有半点情欲方面的想法,不管是对小宅还是拉菲,完全都是宠爱。

    苏顾抬手,本子敲在北宅的脑袋上面,说道:“你这变态才喜欢这东西,你提醒你,你不允许画小女孩的本子。”

    “我不会画啦。”

    “这一本我烧掉了啊,不允许带回镇守府,你平时乱七八糟就算了,别荼毒小女孩。”

    北宅回头瞪苏顾,苏顾说道:“你还想要怎么样?”

    北宅闷闷说道:“不怎么样。”

    赤城跪坐在旁边,听到两个人的对话,她说道:“我今天遇见了你的同学,记得叫做刘建树吧。”

    “我说难怪找不见他,他跑到你那边去了。”

    “他看起来也有些惆怅的样子。”

    苏顾想起刘建树,记得对方是喜欢赤城,他说道:“应该是看见你手上的戒指才惆怅。”

    赤城在灯光下面张开手,钻石在灯光中反射着光,“那我要不要脱下来?”

    “别。”

    赤城笑起来。

    赤城在旁边笑,苏顾说道:“晚上出去吃夜宵吧。”

    北宅果断回答:“不去。”

    “必须去。”

    吃完夜宵,再睡觉,就这样到第二天,赤城要开始正式上课了。

    苏顾跟着去听课,尽管北宅不乐意,还是被拖着一起去了。然后听见她一路上都在抱怨,还不如待在镇守府里面都好一些,姐姐都没有那么烦。

    苏顾本来就住在学院里面,直接跟着赤城往学院里面的弓道部走。学院门口,那些提督纷纷出示自己的提督证才能走进学院。

    一个被人叫做帅妞的金发女性被保安拦下来,她疑惑说道:“不让进吗?”

    “现在不行,学院只在周末和节假日才对外开放,现在只有提督和舰娘或者是工作人员才能进去。”

    “我就是舰娘,黎塞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