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寻找走丢的舰娘 > 第三百一十九章 伤害
    圣僧姑且不提,那是苏顾没有办法企及的存在。.那个光头不仅仅是光头,虽然涂点油,再用布抹一下,阳光下面估计真要被亮瞎眼,但是光头并非是光头,那是信仰。

    可惜大家不熟,苏顾没有上去和对方打招呼的打算,他只是摸了摸自己的脑袋,颇有心有余悸。

    他和林笛说了几句话,然后就走开了。毕竟他这次过来,不是为了和这些老提督见面。主要是想要到处走走,再看看自己的同学。还有,要回住所的话,赤城的房子在学院里面,刚好顺路。

    苏顾是先行者,因为赤城的关系,又有学院里面颇有资历的教官齐柏林出面,所以早早就得到了外出实习的机会。虽然最初的时候,纳尔逊极力反对,压力颇大。但是现在纳尔逊必须要承认,苏顾这样的人,真的没有必要继续待在学院学习。尽管苏顾是出去了,但是学院还有很多和他同级的学生,有些关系不错,很久没有见面了。

    学院占地极大,毕竟当初修建学院的时候,川秀远不像是现在这样寸土寸金。按理来说就算是为培养提督而存在的海军学院,没有必要修建得那么大。但是学院长厌战号颇有眼光,看得出以后川秀的展,总而言之圈了好多地。

    学院里面绿化做得很足,种满了树和花花草草。正门口,一艘废弃战舰的巨大铁锚被当做纪念品扔在那里,虽然战舰的时代已经过去了,但是巨大战舰的圣遗物还是颇有威慑力。环境优美鸟语花香,学院几乎可以当做是公园般存在。只是学院仅仅在周末或者假期的时候开放,在平日,一般不会给外人进入,现在学院显得有些空旷。

    “这里就是提督学习的学院吗?”

    北宅意外没有表现出自己的宅属性,她穿着一件白色的连衣裙和凉鞋,一只手插在粉色的中长中,仰着头看向天空,颇有几分绝世而孤立的感觉。当然,把她脸上嫌麻烦的表情换做是冷漠,那么表情刚好合适,北方的孤独女王。

    “你好歹在川秀生活了那么长时间,这里你都没有来过?”

    “没有哦。”她的脸上还有些理所当然的模样。

    海军学院其实没有太多的学生,毕竟能够成为提督的人,终究是少数中的少数,没有办法和苏顾记忆中的大学相比较。况且就算是学院将人数可以招够,但是哪里又有那么多少钢铁可以挥霍。一个年级总共才是那么几个班级,一般学过一年之后就能够得到实习的机会。你鲜能遇到一个学长,即便遇到学长,那也是老咸鱼。

    苏顾带着北宅在熟悉的几个教室里面没有找到人,最后在三楼的走廊边看到一个走出教学楼的同学。那是名字叫做杜马的提督,一个相当污没有多少节操的家伙。苏顾和对方还算熟悉,但是对方已经走出了楼,他还在三楼没有打算专门跑下楼去。

    苏顾看着那个人,和北宅说道:“你看见那个人吗?你以前的时候不是出版过本子,他就买过你的本子,算是你的读者吧。”

    他本来以为北宅会兴奋,毕竟作为本子画师遇到自己的读者,应该感到荣幸吧。然而只听到“哦”的声音,北宅表现得相当平淡。

    “喂,那是你的读者,你的读者。”

    “我为什么要对一个陌生人敢兴。”好吧,要承认北宅除了宅女的属性外,一样是一个舰娘,出除开对提督、本子和镇守府姐妹之外的东西,没有太多的兴。

    苏顾从教学楼下去,又遇到了两个女同学,中人之姿。苏顾和两人不熟,简单打了一声招呼。在教学楼里面没有遇到熟悉的同学,让他感觉有些兴缺缺。随后穿过学院的图书馆,准备回住所的时候,陡然听到一声招呼。

    “苏某人。”这个被约克城叫起来的名字,在学院中广为流传。

    苏顾回过头,那是一个带着一个小姑娘的提督,名字叫做丹阳。

    总算是遇到一个熟悉的人,苏顾问道:“你们才下课?”

    “我刚从图书馆出来,你怎么回来了?”这样说着,丹阳想起这些天的传言,他说道:“额,话说你建立了镇守府,就是你击退了深海旗舰。”

    苏顾眯起眼睛,说道:“主要我的舰娘的功劳,认识一下,这是我的婚舰,提尔比茨号。”

    北宅看向丹阳举起手,说道:“你好。”然后她就再也没有声音了。

    “额,啊,嗯……你好。”好半响才反应过来。

    苏顾说道:“现在才出图书馆,够努力。”

    “一般一般。”

    “什么时候准备出去实习?”

    “大概还要几个月的时间。”

    “学分够了?”

    “稳。你还没说,你怎么想到要过来?”

    “陪着赤城过来。”

    不久后,苏顾带着北宅等待着下一个熟悉的人。

    北宅在旁边抱怨道:“你们说了半天闲话,根本就没有事,非要拉着我来,我们回去啦。”

    苏顾拂袖,说道:“你懂什么,我的宅……好了,我们守在这条出校门的必经之路,再遇到一个人就好。等等回去,你想要做什么就做什么。”

    所以说,晒船的感觉真好。

    苏顾在进行着某些无良的事情,赤城和齐柏林从学院长的办公室里面出来,然后在外面看到很多熟悉的人。

    赤城作为学院的航空母舰教官,比起齐柏林的性格,气质婉约一些。齐柏林的火爆性格未必人人都喜欢,但是赤城有着强大的实力和古典仕女一般的性格,让她在众多的舰娘和提督之中富有人气。

    其实以往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有人守在外面等她们。这种情况倒是因为往常赤城都待在学院,大家不觉得怎么样,直到赤城离开了。当许多提督带着舰娘回到学院,想要请教什么问题,才现人不见了。问题没有办法解决,于是变得越想念。人呐,总是到失去的时候才感到珍惜。

    “赤城教官,你怎么突然离开学院了?”

    学院里面的职工多多少少知道一些消息,但是对于那些从外面回来的提督,再加上不喜欢聚会这一条,连半点消息都不知道。这次学院方面安排大家手下的航舰、轻母或者装母回到学院接受培训,才陡然知道了事情的经过。

    他们都是从川秀毕业的提督,互相之间认得,另外一个人拍了拍说话人的脑袋,说道:“笨啊,因为回镇守府结婚了。赤城教官,是吧?”

    他敏锐注意到赤城手指上面的戒指,记得上次回到学院的时候明明没有。

    赤城毫不介意这样的调侃,她一向来温婉大方,对于她来说,得到戒指是好事情,没有什么值得羞涩的地方。虽然明白某种意义上面来说,这枚戒指实在没有太多爱在上面,但是只要是戒指就够了,喜欢的提督给的戒指已经足够高兴了。只是婚礼都没有一个,但是当自己伸出手来的时候,自己的提督却把戒指直接戴到无名指上面了。不是应该先订婚么,有些急不可耐的提督。

    那个原本说话的短女性提督娇憨说道:“那么赤城教官的提督是什么样的人呢?”

    赤城露出温和的笑容,说道:“很帅气很棒的人。”

    站在旁边的齐柏林撇撇嘴,她对于苏顾实在没有半点好感,零零散散的消息中,她知道对方到现在已经有了十个婚舰。这也太能婚了,真把自己当做是古代皇帝或者是旧社会地主。当然只要赤城高兴就好了,晾苏顾那个家伙也不敢怎么对待赤城,自己是后援,学院里面还有一个加强连的粉丝团。

    “教官那么强,就这样回去相夫教子了,总觉得有些惋惜。”

    又是一记暴栗,“深海旗舰的事情,你因为是谁起到关键作用?而且,结婚了,不是就相夫教子了,你以为赤城教官是普通人啊。”

    短的女提督抱头,回头瞪那个敲打自己脑袋的提督,对方作势还要打,她抱怨道:“笨笨笨,都是你老在敲我的头。”

    他们两人青梅竹马,以前两家人就计划着等两人长大就结婚,只是两个人都成为了提督,现在天各一方,未来实不好说。说起来男女双方的家长都求神拜佛,希望两人都只有驱逐舰,只有驱逐舰的话,两人才会互相吸引,而不是爱上自己的舰娘。当然,这是后话了。

    赤城教官结婚的消息在人群中传播开来,有人表示要砍死那个骗走大家赤城教官的提督。有人表示婚礼呢婚礼呢,没有婚礼没有请帖不包红包。

    人群中赤城说道:“他这次过来了,大家可以找他的麻烦。”

    高兴、惋惜,人生百态,各种各样的情绪出现在在场的提督身上。

    “戳死他。”

    “打海豹的话要用棍子。”

    “这是涂了剧毒的利刃……”

    有人小声说:“他们看起来好欢乐。”

    事实上这里除开一些老提督,学院里面的新人提督也有。尽管接下来赤城和齐柏林要教授的主要课程,不是为他们服务,但是只要在旁边听,同样受益匪浅。他们站在人群外面,没有和那些老提督凑在一起,也没有在起哄,在小声议论。

    另一边,金扎成单马尾的轻型航空母舰博格号正在和巨像号说话,她们一个是新人提督的舰娘,一个是学院的教职工。她们能够如此和谐,盖因作为教职工的巨像没有半点架子,又性格开朗。若是知道的人知道她是学院的教职工,不知道的人以为是哪个新人提督才唤醒的舰娘,总之她现在俨然成为了学院吉祥物一般的存在。

    巨像说道:“全靠我把齐柏林教官和赤城教官叫回来。”她浑然忘记了谁在哭哭啼啼,说有人凶自己。

    “怎么说?”

    “当然是花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来阐述道理。先是表明学院对她们的帮助,从没有亏待她们,然后再说学院现在遇到困难,需要她们帮助。总而言之,讲道理摆事实,深入浅出……喂喂,你有再听吗?”

    博格听见前面的人群出一阵喊杀声,她说道:“前面生了什么事情?”

    “我去看看。”

    巨像穿过人群,到了最前面,没有看到任何异样。她毫不客气拉了拉身边一个提督,问道:“刚刚生了一阵喊声,到底是什么回事?”

    那名提督看了看面前比自己要矮一个头又身材瘦弱的巨像号,巨像才苏醒进到学院没有多久的时间,那名提督又许久没有回来,以为是哪个提督的舰娘,他没有介意,说道:“赤城教官结婚了,大家要杀了那个该死的男人。”

    “我早就知道了。”她显然早不知道。

    再次从人群中钻出去,巨像和等在那里的博格说道:“只是说赤城教官结婚了。”

    博格差点跳了起来,她记得以前的时候,自己的赤城教官从来没有和任何提督有过一点亲密的表现。况且就算是被谁捞走了,但是要结婚的话哪里有那么快。自己也很喜欢自己的提督,相处近一年了,但是要结婚的话,总是觉得还差一点什么。

    “你知道那个提督是谁吗?”

    巨像一拍胸口,轻而易举摸到了良心,她说道:“我当然认识了,我和你说……”

    巨像和博格说了自己了解的事情,其中有多少添油加醋,除开本人,没人清楚。博格有些惋惜厉害的赤城教官居然早早嫁人,不过比起惋惜,她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她一直到一个穿着提督服的男子身边,小声叫道:“提督。”

    前面没有反应,她又叫了一声:“提督。”

    那边才反应过来,说道:“怎么呢?”

    “赤城教官结婚了。”

    “我知道。”

    博格张嘴想要说一些什么,她知道自己的提督喜欢赤城教官。虽然外人不清楚,但是她知道,毕竟那是自己的提督。听到赤城教官结婚的消息,他大概会很伤心吧,但是再伤心不能破坏别人的感情,这是不能容忍的事情。

    “那个……”

    “没事没事,早就知道有那么一天了。赤城提督我还认识,你也见过,以前一次吃过饭,很多次。”

    博格可爱的歪头,单马尾碰到自己的肩膀。

    “苏顾,初始舰是约克城的那个家伙。你别这么看我,没事没事,我们闪了闪了。”

    “提督。”

    “出去吃吧,我们去吃火锅,巨像,晚上一起吃饭。”

    巨像号点点头,正如当初在苏顾的镇守府,她不知道客气为何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