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寻找走丢的舰娘 > 第三百一十七章 五月六月
    黎塞留在做什么?千里之外的事情,对于苏顾来说当然不清楚了。虽然因为原本牧诚过来的关系,考虑过大概会有自己的舰娘得到自己的消息,或许会有一天会自己回来。但是世界那么大,消息传递需要一些时间,事情要慢慢发酵。反正这不是苏顾考虑的事情,现在他只是想要好好休息一下。

    好好休息一下,单纯的好好休息一下,即便是小宅都不想搂着睡,只想要一个人在床上滚来滚去,然后睡到大白天。毕竟小宅醒过来,总是会在床上拱来拱去,很难消停。

    这些天苏顾的生活就是睡觉,起床吃饭,然后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面看看书,再看看漫画。

    随着回归镇守府的舰娘越来越多,需要苏顾插手的事情越来越少了。要说苏顾能力当然有,什么事情都能够处理,勉强算是万金油。但是要和舰娘比较,未必就会更出色。

    列克星敦擅长处理各种文件,其实不如说她什么都擅长一些。

    反击不消说,她是一个人就能够支撑起整个镇守府的存在。她还有别人都没有的优点,她能够从早做到晚不感觉累,反而觉得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并且深感荣幸。反击,无限战斗力的女仆。

    小女仆弗莱彻渐渐出师了,吃早餐的时候,看到她扯着自己的裙子,一副利索干练的模样。

    偶尔苏顾会和萨拉托加坐在镇守府的一颗玉兰树下面说话。

    “姐夫,你看,赤城又坐在那里,她的身边总是放着一杯清茶,一杯茶喝一整天,她这样都不无聊吗?”

    “海伦娜总是戴着戒指,有什么好炫耀,我也有,你看你看……你也不说她一下。”

    苏顾错愕,这种事情为什么要说呢?海伦娜戴着戒指表示喜欢自己,那是值得高兴的事情。原本像是你们这样一直都不习惯带着戒指就罢了,她每天都戴着,突然摘下来才让人感到忧心,是不是自己哪里做错了。

    “圣胡安看起来像是亚特兰大她们的姐姐,明明她才是最小的妹妹。”

    “不是说深海旗舰有智慧,深海大和号被我们这样痛打了一顿,居然没有来报复。那天打得有些不过瘾,一下子就到晚上了,舰载机在晚上视线不好,如果大白天过来就好了。“

    这样说着,萨拉托加自己咯咯笑了起来,她朝着苏顾说道:“你以前的时候答应了大家,谁拿了mvp,谁就可以向你提一个要求,无论什么要求都可以。北宅明明拿了mvp,虽然是我让她的,你什么都没有答应她。”

    苏顾说道:“那不是她没有向我提要求。”

    北宅完全是被自己姐姐俾斯麦拖上战场,莫名其妙得到了一个mvp,只是她自己不知道苏顾的许诺。事后包括她的姐姐俾斯麦在内,也没有任何人和她提起过,然后就这样拖下来了。

    “我发现你和威尔士亲王的关系好了许多,你们以前出去的时候做了什么?背着姐姐在偷情吧。”

    什么鬼偷情,威尔士亲王也是鄙人的婚舰好不好。

    说着,萨拉托加拉苏顾的手,“偷情,刺激呗。我们偷情好不好?”

    萨拉托加嘴巴厉害,苏顾相当清楚这一点。

    四月过去到五月,天气变得炎热起来。如果瓜皮扔在垃圾桶里面,不丢掉的话,已经会出现小小的果蝇还是毛蠓了。好在镇守府里面有女仆反击存在,这点完全不需要担心,她会随时清理垃圾。垃圾场则建在远离镇守府的山边。

    天气变得炎热,苏顾被萨拉托加鬼鬼祟祟叫住了,萨拉托加打开门缝,露出一个头。

    “姐夫姐夫,你过来。”

    苏顾进到房间里面一看,首先看到了少女性感的大腿还有小腹,这当然不是因为少女脱光光的关系,萨拉托加穿着白色比基尼,一只手扶着草帽。

    “那是你姐姐的比基尼吧。”

    萨拉托加点头。

    “你好意思点头,你这样做总有一天会出事。”

    苏顾不清楚萨拉托加早已翻车过好多回了。

    时间从五月接近六月,现在镇守府里面的姑娘已经都换成单衣,裙摆和发丝在风中摆动,香肩露出来,夏天真好。

    希佩尔海军上将和布吕歇尔终于回来了,她们总算是完成了对m计划的培训计划。希佩尔海军上将和布吕歇尔回来,其中最高兴当然是欧根亲王了,她离奇一整天没有待在俾斯麦的身边。

    “m计划已经成为了很出色的宪兵队队长了,早已经不是以前那个m计划了,公正廉明急公好义。”

    公正廉明急公好义,这是给舰娘用的词语吗?想到前段时间m计划跑到镇守府里面发出撕心裂肺的痛斥,苏顾忧心忡忡,说道:“她以后不会给我穿小鞋?”

    “如果她敢的话,那最好。”

    希佩尔海军上将的脸上露出一丝冷笑,那种笑容苏顾见过很多次,俨然就是曾经看过的电视和电影上面,那些大反派的脸上最常见的笑容,阴测测的笑容。苏顾大概能够想象m计划的生活有多少心酸了,根本不是培养成功,应该是调教成功吧。

    两人回来最好了,m计划有多少心酸苏顾管不了。他站在仓库旁边和希佩尔海军上将说话。镇守府里面人来人往,希佩尔海军上将看见了萤火虫,她向着萤火虫招手,萤火虫哼了一声走开了。

    希佩尔海军上将不忿,她走上去将萤火虫抱了起来。

    她们推推嚷嚷,然后苏顾看到萤火虫双手捧着希佩尔海军上将的脑袋,然后撞了上去,顿时砰的声音响起来。希佩尔海军上将摸着自己的额头,萤火虫从希佩尔海军上将的手上跳下来,然后志得意满离开,一路还哼着小曲。

    苏顾看到这一幕,所以说你们这是什么关系。

    时间过去几天,一个少女走进镇守府,苏顾认得。那是脸上有心形纹身,嘴巴一刻都不能停下来,砧板身材的巨像号。她是川秀海军学院的职工,只是职工还算不得教官。

    她这个过来找到的人不是苏顾反而是齐柏林。

    “齐柏林教官,你不是这里的指导老师嘛,怎么现在还没有回到学院呢?这个镇守府已经不需要你指导了,现在变得很强大了。”

    齐柏林一阵错愕,当初自己离开的时候,虽然说是指导老师,其实根本就是不准备回去了,大家都知道。现在来说算是这家镇守府的舰娘,当然和苏顾的关系,目前来说好感度应该不超过十,她待在赤城和俾斯麦身边才感到安心。况且因为希佩尔海军上将回来,这么多德舰在一起,她对于学院什么的已经忘记掉了。

    “谁叫你来的。”

    “厌战学院长。”

    厌战是想要碰碰运气,看看能不能把自己叫回去吗?那就给出答案吧。

    齐柏林说道:“那个老太婆!”

    不久后,巨像号坐在镇守府门口的台阶上,苏顾坐在她旁边,听见她在哭。她抱着自己蜷缩的双腿呜咽,然后趴在苏顾的肩膀上面抽泣。

    “齐柏林教官在凶我,她在凶我。”

    苏顾听到巨像号的话,心想,齐柏林谁都凶,自己也被凶过好多次。他想起过去的学院生活,当初在学院的时候就有很多人被齐柏林教训过了,齐柏林一直有着凶残的名头。虽然其中有多少是主动挑衅,然后享受高跟鞋和教鞭的亲密接触就不知道了。

    虽然自己当初在游戏中对于捞出齐柏林没有太大兴趣,但是不得不承认这里的齐柏林有些过分性感了。拿着教鞭,穿着西装和包臀裙的齐柏林。如果再给苏顾一次机会的话,只要能够捞到建造出来的舰娘,所有的我都要,姑且算是他的邪恶心思。

    巨像号说道:“她本来就是学院的教官,只是这里的指导老师。”

    人家只是找一个理由离开学院,不能当真。

    巨像号原本一个欢乐的姑娘哭得梨花带雨,只是苏顾安慰不好,不安慰也不好。

    一个漂亮的少女在你身边哭,这实在有些影响不好了,但是毕竟不是自己的舰娘。巨像穿得又有些少了,穿着吊带衣,把整个肩膀都露出了出来。虽然有一点尤其需要担心,巨像居然穿着一件系带学生背心。你是轻型航空母舰,不是驱逐舰,这样下去你要被维内托超过了。

    不管是不是自己的舰娘,漂亮的少女在哭泣,理所当然都需要安慰。不好安慰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萨拉托加站在旁边,镇守府里面有任何事情发生别想要瞒过我们的小姨子。

    苏顾眼看着巨像哭得快要抽过去了的样子,说道:“你要不要吃巧克力?”

    “要。”眼圈红红,眼泪还在眼眶里面打转,巨像还是点头。

    不久看着巨像捧着一整块巧克力,苏顾心想,这些新苏醒的舰娘这么好骗?再想一想,大概是因为自己对于面前的少女没有想法的原因,没有打算捞起对方。

    没有想法,一开始对你就没有警惕心,也就容易信任了。

    巨像的巧克力没有吃完,齐柏林和赤城走了过来。

    齐柏林说道:“以前就答应了学院长偶尔会回去授课,过几天我们就要回川秀了。还有你,学院长想要请你回去,教大家如同诱拐那些舰娘。你看看你一个新人提督,到现在已经好多舰娘了,学院长觉得你很有天赋。”

    苏顾说道:“我那么正经,从来不诱骗。”

    他说完,然后就看到像是仓鼠一样捧着巧克力的巨像号。巨像看了看苏顾,又看了看齐柏林,表情有些怯生生,想要放下手中的巧克力,又有些舍不得。她说道:“我还能吃吗?”

    齐柏林唉声叹气,“你吃吧。”所以说现在这些新苏醒的舰娘,怎么性格都这样,欠调教。现在学院里面谁主管教育新人,百眼巨人么,她性格不行。

    虽然齐柏林不肯回去,但是答应回去授课,巨像号觉得自己的任务完成了小半。她哪里知道厌战一开始的目的就是这个。她说道:“那你们快点来哦,那我回去了。”

    苏顾客气说道:“你不留在这里吃饭吗?”

    “真的吗?可以吗?那好那好。”

    拜托,我只是客气一下。不过巨像号的性格很可爱,男人不欢迎住在镇守府,但是漂亮的舰娘当然无限欢迎了。

    食堂里面,赤城主动坐在苏顾的对面。

    “我准备回学校了。”

    “嗯。”

    “你也要和我们一起去吧。”

    “为何?”

    “回学院省亲。”

    苏顾看到赤城伸出一只手来,随后开始陷入沉默里面。心想,你这个意思是说,我要回学院了,手上没有一枚戒指不行吗?

    自从给了海伦娜戒指,这个问题反反复复出现。所以说这种事情一旦开头,那么就没完没了了。只是真要说的话,海伦娜因为游戏中被反反复复骚扰,所以给了戒指。

    海伦娜是过去,那么赤城就是现在。

    赤城对自己的付出绝对不比任何人要少,正如当初进入学院,笔试面试,想来一路都有赤城照拂。当然凭借着自己的能力,苏顾觉得没有问题,只是到现在来说,很多事情已经扯不清楚了。赤城跟着自己离开了,学院里面的一切都放弃了,甚至还帮忙拐来一个齐柏林,这些都是情谊。

    只是说好赤城你是端庄仕女呢?苏顾想起起面试的时候,赤城让自己说的那些话,什么情话啊,情歌啊。面试时候的事情,到现在被提起,苏顾都感到有些尴尬。他又想起以前的时候和赤城的亲吻,赤城应该属于敢爱敢恨类型吧,还是不清楚。

    然而一旦给戒指,海伦娜给了,赤城再给了,那么反击呢?别的姑娘你可以说没有提供太大的帮助,但是反击帮助巨大,甚至可以说是比起列克星敦的作用都更大。虽然这些事情不是单单比拼谁的作用大,然而反击毋庸置疑漂亮又可爱,尤其为主人着想。

    苏顾往列克星敦看过去,又想这种事情要问列克星敦,难道这事情要所有婚舰开会一次,自己的婚舰肯定不乐意吧。

    况且给戒指不是应该很神圣吗,给戒指,然后发誓只爱一个人。只是自己已经好多的婚舰,又给了海伦娜,好麻烦的事情。

    苏顾看向赤城的手掌,暗示?明示?明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