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寻找走丢的舰娘 > 第三百一十六章 四月五月
    客船在海上航行,这艘客船从西方往东方航行,这是第十三天。?

    黎塞留站在甲板上面,她戴着宽檐帽,黑纱遮住脸庞,这是这几天才有的装扮。圣女贞德把长扎成麻花辫,然后盘在头顶。她的脸上刻意化妆,看起来有些雀斑,没有原本那样瞩目。

    这样的打扮是为了避免过于频繁的搭讪,毕竟不管是黎塞留还是圣女贞德,从相貌来说比起普通人出彩太多。又因为她们的身边没有男性陪伴,虽然害羞的人只敢远远注视,但是热情的人已经上来打招呼了。

    大多数时候都待在船舱上面,但是偶尔还是会外出一趟。一艘客船搭载太多的客人,什么样乱七八糟的的人都能够遇见。她们这样打扮一下,麻烦的事情顿时少了许多。

    黎塞留站在甲板上看向海面,海面上有一个作为客船护卫的舰娘,对方一边航行一边摊开手放飞了一架舰载机。舰载机在空中盘旋然后飞向蓝天,那显然是侦察机,这样的航行中索敌最重要。避开深海见舰娘,保护客船,这是最重要的事情。

    带着黑手套的双手五指交叉,黎塞留说道:“那个舰娘看起来是轻巡洋舰加拉蒂亚号,不知道是在帮镇守府进行着远征的工作,还是流浪的舰娘。”如果是镇守府和客船所在公司有合作关系,那么就是远征。如果不是,那么就是流浪舰娘。

    “我只看得出是轻巡洋舰。”圣女贞德比起黎塞留还是要差一些。

    黎塞留转身,一只手放在甲板的扶手上面,说道:“多看看就认得了,说起来你还记得我们怎么走到西方去了?”

    “刚刚离开镇守府,那个时候对于外面的世界没有多大印象。如果单单说旧世界的历史的话,那边的土地才是自己的祖国。提督在的时候,当然待在镇守府里面,既然提督不见了,所以想要过去看看吧……记得就是这样的理由吧。”

    阳光、海风,圣女贞德在甲板上面张开手:“只是到了这边,才现没有一点家乡的感觉,我们只是舰娘不是战舰,这里也不是过去,没有我们的祖国。”

    甲板上面很多人,圣女贞德看见一个走过的身影,说道:“那件旗袍看起来不错。”

    “旗袍?”黎塞留很少看到这样的衣服,倒是记得沙恩霍斯特号有一件,还记得那件旗袍的分叉开得好高,那是提督送给沙恩霍斯特的衣服。

    圣女贞德又说了一句:“旗袍很看身材。”

    黎塞留看向那个穿着旗袍的水桶般的背影,失笑。

    中午的时候她们回到船舱,看到几个小女孩都待在船舱里面。六人间的船舱,黎塞留五个人买了六张船票,所以大家一起独占了一个船舱。空想被严令禁止在客船上面乱跑,现在她跪在床上,趴在窗户边,往外面看。

    黎塞留说了一声:“空想,不要把头伸出去。”

    空想回过头,看到黎塞留,说道:“那个舰娘姐姐,我在和她说话。”空想口中的人是客船的护卫,舰娘本来就好说话,再加上空想这样的小公主和人打招呼,当然能够回应了。

    客船在大海上面航行,几个人里面感觉最闷的就是空想了。她没有办法到处跑,一身精力没处消耗。空想不听劝,黎塞留也没有办法,少女不再乱跑已经很克制了,不能要求再高。

    黎塞留坐在床边,她和圣女贞德说道:“我们这次的目的地是川秀。可惜传言到这边,已经不知道几次了,能够知道名字已经是侥幸的事情,具体镇守府的地址在哪里谁也不清楚。等我们到了川秀再去川秀的海军学院,既然他是从那边毕业,肯定能够找到线索。”

    沃克兰听到声音,惊讶问道:“我们要去找谁?什么镇守府?”

    黎塞留一下子反应过来,说道:“朋友。”

    在客船上面待了好多天,实在有些无聊了,导致一下子没有话题好说,无怪黎塞留在小女孩面前失言。

    原本上船的时候没有想到带一些能够消磨时间的东西,毕竟两个大人都不擅长指定计划。上船不久后黎塞留倒是和小商人买了一副牌,只是两人都不会玩牌,后来变成了小女孩的玩具。空想拿着扑克,想要给絮库夫和沃克兰表演魔术,实际上她哪里懂,转眼就被现了。一副好好的牌,不用一个下午就少了好多张。

    黎塞留靠在床边呆了一下,下午的时候圣女贞德带了几本书回来。

    “问人借的,就是那个戴着一副眼镜,脸蛋圆圆,剪着可爱西瓜头的姑娘。她在外面留学,这次准备回家,带来好多书。”

    黎塞留拿起一本书,本来以为是名著,翻开来现只是普通的言情,不过插画很精美。简单读了两句,文字不算优美,情节还没有办法评价,但是用来消磨时间应该够了。

    言情,黎塞留以前的时候没有看过,翻看半天有一种新奇的体验。

    随后的几天黎塞留闷在船舱里面,她的还没有看完,客船已经在一处码头靠岸。

    不久后,敲门声响起来,打开门,是那个借书来的姑娘。

    “我要下船了。”

    黎塞留把书还给对方,道了谢,随后有些郁闷在想,结局还没有看完,虽然知道结局肯定是男女主人公幸福美好的生活在一起。

    客船将要在码头停靠半天的时间,船舱里面空想将地图打开,举起来,视线在地图上面转过转过去,终于定格在一处,说道:“嗯,那个我们现在在哪里呢?”

    客船刚刚才停靠岸,还有广播。黎塞留早已把客船航行的路线记了下来,她伸手在地图上面敲了敲,说道:“这里,我们在这里,距离川秀,大概还有几天。”

    空想瘫倒在床上,说道:“我们为什么要到那么远的地方,好麻烦,好无聊。”

    ……

    另一边,虽然不是真正击沉了深海旗舰,击退深海旗舰的意义一样重大,苏顾得到了一枚勋章,现在挂在办公室里面。军衔同样提了一级,可惜军衔实际没有太大的意义,就是好听一些。毕竟谁舰娘多,谁的镇守府才强大,军衔对权力没有提升。

    对于苏顾来说,因为击退深海旗舰带来的一系列事情,总算是彻底结束了。前来拜访的人没了,镇守府渐渐归于平静,就像以前的时候一样。

    这些天总算是能够好好休息了,他一直磨蹭到中午的时候才起床。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