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寻找走丢的舰娘 > 第三百一十四章 做了决定
    落地摆钟的摆锤发出哒哒的声音,周围的时间像是禁止了一般。

    圣女贞德早已经洗过澡,肩膀上面搭了一块毛巾,微湿的金色长发落在毛巾上面。

    “想一想我们以前找到过很多叫做苏顾的人,有开面馆的老板有渔民。也有开旅馆,找到的原因,因为那家旅馆的招牌叫做苏顾旅馆。还有一个是学校的学生,只是高中生。其实一开始就知道那不是我们想要找的人,但是还是想要亲眼看看。不过要说谁最接近,那个叫做苏顾的提督肯定最接近了,甚至就是了,除非真的有那么巧合的事情。”

    “只是我们原来就有镇守府,提督回来的话为什么会在别的地方?我们走掉了,很多人都走掉了,现在镇守府说不定荒废掉了吧,不奇怪。如果想要重建镇守府需要花太大的精力,在乘坐游艇回来的时候,我问过陈香绽一些东西。如果是新人提督的话,只要毕业就有镇守府,如果想要得到一个镇守府,从学院学习毕业算是捷径。”

    “我听见她们在说,过去那个镇守府拜访的人,你看见俾斯麦,他看见了列克星敦。这些都是主力舰,很少能够遇见,新人拥有这些舰娘,一般都会让人觉得撒谎了。但是我们的镇守府,镇守府里面很多人。有人过来拜访,又不是阅兵,没有必要拉着一个个舰娘出现,看见谁看不见谁都不奇怪。”

    “你记得以前的时候,听到的那个传言吗?白头发的舰娘佣兵俾斯麦。那个俾斯麦很强大,所以我们怀疑是不是我们镇守府的俾斯麦,不过一直都没有机会遇到。最近半年的时间,关于那个俾斯麦的传言彻底消失了,因为再也没有人看见她了。有人说她不做佣兵了,有人觉得只是虚假的传言,随着时间逐渐让人淡忘,根本就没有这个人。现在来看,或许有另外一种解释。”

    “如果那个真是我们认识的俾斯麦,那个真是我们的提督,她遇到了提督,自然不会再做舰娘佣兵了,一切都能够解释清楚了。”

    黎塞留把自己在聚会上面听到的传言说给圣女贞德听,又一点点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虽然口口声说不信那是自己的提督,心中自然有自己的想法,只是害怕现在的信誓旦旦转眼变成镜花水月。

    黎塞留准备继续说,陡然看到絮库夫站在客厅的门口。

    絮库夫洗完澡,换了一身睡裙穿着拖鞋,站在客厅的门边。她大波浪般的长发因为湿透的关系,如同海藻一般,她扶着门框看着两个相顾无言的大人。

    一时间觉得气氛有些怪异,絮库夫显得有些怯生生,说道:“黎塞留姐姐,我洗好了。”

    黎塞留不知道自己刚刚的话是不是让小姑娘听见了,她露出一个笑容说道:“我知道了,你先去睡吧。”

    “那个……”

    她心中咯噔一下,又冷静问道:“怎么呢?”

    “我想要喝水。”

    心中舒了一口气,说道:“那喝吧。”

    絮库夫捧着杯子咕噜噜喝着水,周围没有声音,她左右看了看,明明聚会很开心,但是为什么现在气氛显得有些凝重。

    她喝完水,没敢发问,一边往回走一边回头。

    圣女贞德说道:“睡觉前把头发擦干一些,不然就在房间里面看看书再睡,不然容易感冒。”

    事实上,舰娘根本不会感冒。而且,即便头发湿透睡觉,也不会出现像是普通人常说的长大后容易头痛的情况。只是舰娘尽管和普通人不同,但是很多的习惯依然跟着人类学了十成十。或许有这样一部分原因,舰娘不想让自己显得独立特行。

    絮库夫离开,黎塞留和圣女贞德继续着原本的话题。

    “川秀在离开这里很远的地方,怎么过去呢?”

    “还是坐船吧。”

    “大家一起去,还是一个人过去。大家一起的话,如果不是我们的提督,那么白白花费了许多时间和精力。如果一个人过去,来来回回要花太长的时间。反正我们肯定要过去一趟……”

    黎塞留说完自己先沉默,如果作为舰娘听到自己提督的消息,真能够很理智,当初的时候,整个镇守府也不会为了寻找提督,把所有的资源都消耗了干净。如果真的懂得冷静,镇守府原本那么多资源,哪里有可能消耗干净,省一些能够用到天荒地老了吧。已经有了提督的舰娘,如果不是对自己的提督彻底失望了,哪个能够安安然然生活。没有提督的生活,不管做什么都一样。

    黎塞留叹了一口气,说道:“在哪里生活不是生活,在这边生活一样,在川秀生活也一样。一起去吧,如果不是的话,那么就当做旅游了。只是那么多人过去,如果不是,真的感觉很糟糕了。不能让小女孩知道这件事情,就告诉她们我们准备去旅游吧。”

    “算了,再说吧,晚上好好想一下吧。”

    黎塞留往浴室里面走,天已经很晚了,事情不急在这一刻。总而言之,看来一个晚上都没有办法好好睡觉了

    ……

    到第二天,黎塞留坐在餐桌边,她双手支在桌上揉着眼睛。

    昨天在床上碾转反侧,无论怎么样都睡不找,睡不着爬起来拉亮灯想要看书,然而一个字没有办法看进去,到最后磨磨蹭蹭到半夜的时候才睡着。

    黎塞留显得有些精神不好,圣女贞德好得多,她已经开始准备早饭。放在餐桌上面的是一些很简单的蔬菜沙拉,还有昨天采购回来的羊角面包和牛奶。

    空想呼呼大睡了一整夜,已经恢复了精神,只是头发凌乱,一点小公主形象都没有。

    黎塞留勉强笑了一下,说道:“空想,你昨天调皮了一整天,晚上没有洗澡,邋邋遢遢。”

    小女孩对洗澡没有太多兴趣,她还没有到对自己形象太计较的年纪,空想说道:“我等等还要晨跑……”

    她一边说一边伸手想要那面包,黎塞留呵斥:“洗了手再碰!”

    圣女贞德在餐桌上面放下煎蛋,沃克兰和絮库夫早就起床了,等到空想起来,这个时候才开饭。黎塞留不讲究食不言寝不语,不过沃克兰和絮库夫都是安静的小姑娘,唯独空想元气满满,只是她现在的战斗对象是羊角面包。

    早餐吃到一半,黎塞留对着几个小女孩,说道:“我们在这里待了好长的时间了吧,你们想要旅游吗?到世界各地看看。”

    “想想想。”空想腮帮子鼓起来,食物还没有咽下去。

    “那你们想要去哪里呢?”

    “我想看瀑布……”

    黎塞留只是象征性问一下,她说道:“我们去川秀。”

    空想咬着铁叉子,说道:“那是哪里?”

    “川秀,一座很繁荣的城市。”

    旅游,不管去哪里,小姑娘都同意。

    黎塞留和圣女贞德互相看了一眼,又说道:“等等我去陈香绽的镇守府。”

    她早上起来的时候和圣女贞德沟通过了,做了决定不会轻易更改,但是这些时间受到对方许多帮助,还是要说一声。

    空想听到黎塞留的话,说道:“我也去。”

    “随便你。”

    “那我吃完了。”得到肯定的答案,空想哗啦啦吃完面包,一口气喝干净牛奶,将杯子按在桌面。空想伸手一擦嘴角的奶渍,她跑到门口,招手,说道:“我先走了啊。”

    ……

    陈香绽的镇守府不算是很大,荒废的仓库和楼房有很多。

    黎塞留找到她们的时候是在仓库里面,她看见陈香绽和新奥尔良两个人,对着一大堆的钢铁指指点点。她有些疑惑,昨天听新奥尔良说,想要让自己的提督建造出一个昆西号,这是真的要建造了吗?

    陈香绽看见黎塞留,说道:“吃过了吗?”

    “吃过了。”

    “那么快,又是随随便便吃了一些吧,我昨天看见圣女贞德号买了好多面包……其实我觉得我们两家可以合起来,一起开火,你们也不用那么麻烦准备早餐了。别计较,理所应当嘛,毕竟还要多多仰仗着你,如果遇到深海主力舰我的镇守府可没有办法。”

    黎塞留露出一个微笑,没有给答案。陈香绽知道黎塞留的敏感心,不想随便就得到帮助,她也没有继续说。她望着仓库里面的资源,说道:“黎塞留,你来看看,你觉得应该用怎么样的资源,才能够建造出昆西呢?”

    “我不知道。”

    不会随便就建造了,从仓库走出来,陈香绽看着镇守府里面的园子,她捏着下巴,说道:“想一想还是要玄学一些,我们镇守府的园子里面种了好多树,园里有树,那就是困字了,困境。在建造之前,我要把这里所有的树都挖掉。”

    新奥尔良在旁边笑着说道:“迷信。”

    “建造,再谨慎再小心都不为过,万一呢?”

    新奥尔良点头点头,想了想又说道:“但是以后总要种树呀,不然还能放一些什么?”

    陈香绽说道:“黎塞留,你应该懂很多吧,有什么意见吗?”

    黎塞留带着刺剑穿着贴身制服的话,是英气的骑士。如果戴上贝雷帽穿一件衬衣配包臀裙,又是都市丽人。长发挽成发髻,穿一条鱼尾裙和高跟鞋,戴上黑纱,又变成了贵妇。单论品位和时尚的话,黎塞留可不差,很多东西都能够提出意见,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

    黎塞留说道:“建造完再种树吧,反正你们不缺钱。”

    陈香绽的镇守府经营好长的时间,作为一名提督,基本没有差钱的说法。当然不差钱是不差钱,想要和那些真正的大富豪比还是想多了。只是舰娘总部有一份工资,和地方政府有联系,还能够拿到工资,外快又有很多。树挖掉了,再种好了,真不缺那点钱。

    当然,黎塞留知道那不过是开玩笑话罢了。

    陈香绽摊手,说道:“我可没钱。呵呵,反正先求神拜佛一次再说了,只是想一想我那么虔诚,没有建造出昆西,万一建造出主力舰了……那感觉更好。”

    穿过镇守府的庭院,刺耳的铃声响起来,黎塞留知道那是这里早餐的时间。

    “黎塞留,一起吃点吧。”

    “不用。”

    “你过来其实有事吧。”

    黎塞留理了理自己的长发,看向天空,看向太阳升起的方向,她说道:“嗯,我们要出去一次了。”

    “你们终于想要旅游吗?旅游的话,可以把我们镇守府那艘蓝色的游艇开出去,反正我们还有一艘。你也该到处玩玩了,感觉你以前的生活就像是苦修一样,还真当你是红衣主教黎塞留啊……准备去几天呢?”

    “还不清楚吧,只是,如果一切顺利的话,大概再也不会回来了。”

    陈香绽的声音一下子停顿下来,她转过头看向黎塞留,说道:“为什么想要离开了,我有做得不对的地方吗?”

    “没有,你很照顾我们。”

    年轻的时候外出留学,精通多门语言,陈香绽本来就天资聪颖,一瞬间想到了昨天晚上的事情。黎塞留她们那些舰娘聚集在一起,她们说的那些事情,她也听过了,她又想起黎塞留在游艇上面问起了川秀的事情。

    “你们去川秀?”

    “嗯。”

    “你以前的时候和我说过,你有提督。我想起来了,那个名字,好像就是叫那个名字,苏顾。只是你想清楚了,天底下叫做苏顾的人何其多,包括叫做陈香绽这个名字一样有不少。”

    “俾斯麦、列克星敦、萨拉托加,还是提督,应该不会有什么错了。”

    “也是啊。嗯,啊,那个,找到提督是好事情呀。”

    陈香绽左手不断摆弄着右手手腕上面的手表,心情稍微有一些不舒服。她也知道自己的想法不对,但是很多事情不是知道不对,就能够忍住。

    陈香绽低头,心想,自己本来就是和黎塞留不想干的人,哪有什么挽留的权力。沿着镇守府里面的走廊走了几步,说道:“恭喜你了……能够给我说一下你们的故事吗?你以前总是不愿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