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寻找走丢的舰娘 > 第三百一十三章 不认识的人
    聚会没有那么快就结束,现在不过是晚八点罢了。

    提督之间的交流正热烈,该炫耀的人在炫耀,新人该请教的在请教。有人在闲聊,也有人在争执,观点不同那就吵起来,只是没有到有火气的时候。

    驱逐舰在大厅里面跑过去跑过去,也有文学少女一般的轻巡洋舰缩在角落里面看书,显得和聚会的气氛格格不入,她们本来就是被自己提督强拉过来的舰娘。角落里面有提督和舰娘相拥在一起,虽然只是个别现象,但是谁看过去要被塞一嘴的狗粮。

    印第安纳波利斯说起生在远方川秀的故事,有人聚集过来,然后说各自了解到的情节。听到这边的谈话,有提督感到有些疑惑,不过一大堆舰娘聚集在一起,作为男提督来说不适合走过去。他们听到了一句话,然后向身边的提督打听消息。

    姑且不说提督对于传言保持什么态度,轻蔑、嘲讽、嫉妒还是信任。传言生的地点是在远离这里,叫做川秀的城市。想要验证事情的真假,想要过去看看要花太多的时间,如果不是刚好顺路的话,实在没有那个必要。再如何厉害的传言也就当做是传言来听了,就和这么多年来乱七样,听听就算了。

    另一边,对于黎塞留来说,刚刚从朋友那里听到的名字实在有些冲击力。她脸色一度有些白,足足花了好几分钟的时候才恢复过来了。

    印第安纳波利斯则甩着自己的手腕,黎塞留是强大的战列舰,就力量来说比她们重巡洋舰要厉害得多。同样展开舰装的话,她的力量要弱好多,都不展开力量,也弱。

    她不知道黎塞留为什么激动,随后就听到黎塞留抱歉的声音,作为舰娘有着好脾气,心中嘟嚷抱怨了一声就算了,转眼忘记了。虽然她没有得过黎塞留帮助,但是舰娘之间互相帮助,毫,还开采珊瑚、污染环境,所以大海愤怒了,然后出现了深海舰娘报复人类。如果深海舰娘是这么出现,那么我们舰娘算是什么呢?”

    “人类有一夜白头的说法,你听说过布吕歇尔吗?就是重巡洋舰,那是谁家孩子呢?记得有一次她去了哪里,一个海峡。以前的时候叫做挪威峡湾吧,但是现在已经不叫那么一个名字了。听说她在那里站了一天的时间,有人找到她,现她整个人都变了一个样子。改造了,成长了,变强了,感觉好神奇。只是后来还有别的布吕歇尔过去,但是没有用处。”

    “你们见过信浓号吗?我听说信浓刚刚苏醒自带鱼雷,一个装甲航空母舰为什么会带鱼雷啊。”随后想到某些污的方面,她自己先笑了起来,笑得越来越灿烂,直到周围人都看向她,她才咳嗽两声冷静下来,但是脸蛋还是爬满了红晕。

    “你的鱼雷,你的鱼雷”

    这样说着,随后她注意到黎塞留少见的连一副倾听的表情都没有,她张开五指,伸手在黎塞留的眼前晃了晃。

    “黎塞留,黎塞留。”

    黎塞留身体一颤,这个时候才反应过来,说道:“你说得很好。”

    “我说得那点好了,你从刚才到现在都显得有些奇怪了,怎么了?”

    黎塞留站起来,说道:“没什么事,我出去走走,有些闷了。”

    “就是,我也有些闷。那些提督,还在这里抽烟,那么多女孩子……”这样说着,她已经看到黎塞留走开了。

    黎塞留走出了大厅,大厅里面吃着点心的驱逐舰沃克兰,她看着自己的黎塞留姐姐离开大厅,走了过去。

    “怎么呢?”

    黎塞留想要把自己知道的事情说出来,想了想还是算了,毕竟是不靠谱的事情。虽然已经算是很靠谱的事情了,但是如果没有真正见到人,有些事情还是不要说,反正早一点晚一点没有关系,不然所有人心都要乱掉了。

    “没什么。”

    沃克兰抿了抿嘴唇,她知道自己的姐姐有事情不想要说,一定不会告诉自己。

    “如果姐姐有什么事情一定要和我们说,我们会帮助姐姐的,已经不是小女孩了。”

    即便沃克兰这么说,哪有容易,就因为这样一句话,就认识到小女孩已经成长了。黎塞留朝着沃克兰摆手,自己无事,示意到里面去玩,本来这一次就是带着她们出来玩。

    “那我进去了啊。”

    黎塞留站在外面,聚会不会因为她出来了就停歇了,依然在照常开始。

    她看到了穿着洋装和高跟鞋,走路别别扭扭的山城号。

    她看到了印第安纳波利斯正在和人猜拳。

    有一个提督看到了自己,那个提督,记得以前想要送自己一套大别墅。虽然对方说不用自己付出什么,但是没有要,自己带着大家在废弃的小教堂一点点建设起来的房子很好。

    海边有着小小的驱逐舰提着竹篮,已经过了复活节了吧。记得那天彩蛋做了好多,空想戴了好多天兔子耳朵的箍。旁边有轻巡洋舰在放孔明灯,挺好看。

    呼啸的声音响起来,有人点了烟花。

    一个小女孩拿着一根棍子,那是冲天炮吧,她正朝着另外一个小女孩挥舞。

    黎塞留在外面待了半个小时候的时间,再次走进大厅里面,她开始主动和人打招呼。

    新奥尔良捧着碟子跑过来,说道:你“吃烤全羊吗?自己去切。”

    不久后,聚会在这样的情况下面结束。

    ……

    “黎塞留,感觉很不错吧,以前邀请你,你都不来。”

    坐在游艇里面,陈香绽这样说着。黎塞留抱着空想,她已经睡着了,她皮了一天的时间,早就想要休息了,反倒现在是絮库夫和沃克兰还有一点精神。

    “挺好。”

    “那以后多多参加。”

    黎塞留说道:“嗯,那个……我问下,川秀学院是什么样的地方?”她从未在外边居住过。

    陈香绽说道:“海军学院有一些,川秀那所很出名,不过我不在那边上学。我原本在这边留学,后来莫名其妙参加了提督的考试,考上了,然后就当上了提督,我是在这边的海军学院。当然最重要的原因是因为家里面有婚约,我做了提督可以赖掉。其实男方不错,知道我不愿意,后来退婚了,现在两家人关系不错。唉,扯远了。”

    “现在的地理环境和旧世界已经不一样了,旧世界的科技和文明很达,但是在一场大战还是天灾下,反正大家还在研究,整个文明毁灭掉了,虽然还是有很多东西继承了下来。川秀在东方,东方靠南的一座小岛上面……”

    陈香绽把自己知道的事情说出来,黎塞留不断点头。

    “总之那边的提督很逊。”这句是政治正确。

    不久后,下船,告别。黎塞留背着空想回去,她的另一只手牵着絮库夫。家里面还亮着灯,走进客厅看到圣女贞德带着一副黑框眼镜。

    圣女贞德看到大家回来,她摘下眼镜,说道:“试着带了一下,感觉挺漂亮。”那只是平光镜,舰娘里面除开胡德,少有近视,戴眼镜明显是为了审美。

    随后她露出笑容,说道:“你们回来了。”

    “絮库夫和沃克兰你们洗澡准备睡觉吧。”黎塞留这样说了一句,她把空想放回空想自己的房间里面,空想睡得很死,就没有吵醒她了。

    小女孩都走开,黎塞留看向圣女贞德,欲言又止。

    她心神恍惚看向客厅角落,那有一个雪橇。这里冬天寒冷总是会下雪,下好大。空想想要和沃尔兰一起跑步,沃克兰不愿意,空想便把缰绳套到自己的身上,说着“我是驯鹿,我是驯鹿好不好,我拉着你玩”这样的话,都说舰娘有着各自的脾气,空想的脾气真是够怪。雪橇旁边,絮库夫好多玩具放在那里,可以说建一个小小水上乐园都可以了。有充气大鲸鱼,还有帆板。

    黎塞留坐在客厅的椅子上面,回忆起宴会上面听到的传言。别人觉得荒谬,那并不稀奇,毕竟依靠一个镇守府就击退了深海旗舰。但是,如果是那个人的镇守府,那么一切都有可能。

    只是这些时间来,叫做那个名字的人听得也不少了,然而没有一个是自己想要见到的人。然而把所有的消息汇总起来,也就是有一个答案,只会是那个人。以前苦苦追寻的东西突然出现,总是觉得有些荒唐的感觉。

    黎塞留想着怎么开口,圣女贞德说道:“今天的聚会怎么样?”

    “挺好玩的。”

    “那不错啊。”

    黎塞留有些心不在焉:“嗯,圣女贞德啊。”

    “怎么呢?”

    “你记得我们提督的名字吧。”

    “嗯,叫做苏顾吧。为什么问起这个了?”

    “我在宴会上面,听到一个提督名字就叫做这一个。”

    “苏顾,那么巧合。”

    圣女贞德笑了起来,一直以来叫做苏顾的人找到了很多。

    “那个叫做苏顾的提督,他的舰娘有很多,白头的俾斯麦,还有列克星敦和萨拉托加等等,凭借着一个镇守府击退了深海大和号,而且他还只是一个新人。”

    圣女贞德倒了一杯茶想要给黎塞留醒酒,听到黎塞留的话,停下来。

    “不可能是我们的提督吧。”

    黎塞留将茶水喝完,说道:“我也觉得不是。”

    不希望就没有失望。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