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寻找走丢的舰娘 > 第三百一十一章 决定参与
    山崖上的海风比起山下更大,将人的长向一边吹起,就连说话声也小了许多。?? ? 往海面看,海浪拍打在山下的礁石溅起无数泡沫,远处看到一艘艘货船,有一种一切尽收眼底的感觉。海风的呜咽声,海浪的滔滔声,同样有汽笛声从远处传过来。

    新奥尔良站在山崖上面,她看着山崖上面生长的很多花,漂漂亮亮。

    “我以前的时候经常过来拍照。最开始的时候是提督带我过来,我记得那边那个时候还有一块大岩石。提督说那是三生石,三生石啊,前生、今生、来生。提督和我说,我和她相遇是命中注定的事情,缘定三生。”

    “她是人类,我是舰娘,两个人都是女孩子,哪里来缘定三生,被她骗了好长的时间。后来有一次,深海舰娘的炮击打在山崖上面,那块石头掉下去了。我和提督说,我们缘分尽了,她还打我。”

    “就是你上次救了我,后来看到提督跑到这个山崖上,找了找。最后捡了一块石头回去,说是碎掉的三生石,只是那块石头谁知道是不是。不过那一次之后,我们就再也不信那些政府提供的情报,不是说他们有意坑我们,只是说他们的情报好不准确。”

    新奥尔良说起自己的事情,黎塞留看向把宽檐帽背在身后的绿色短少女。她和对方认识很长的时间,可以说居住在这里,得到了对方很多的帮助。因为这样,交流同样有很多,对方之间的感情看在眼中。

    黎塞留说道:“你们的感情真好。”

    提督和舰娘之间的感情,很少会差。新奥尔良说道:“黎塞留那么漂亮,你和提督,你们的感情怎么样呢?”

    黎塞留很少说起以前的事情,对于女性来说,八卦是很重要的事情。有些事情直直白白去问,又显得有些不好,现在难得有契机。

    刺剑消失在手中,那是舰装,正如华盛顿的落樱神斧,不是用来砍樱桃树,专门用来砍深海舰娘,那不是凡俗的武器。黎塞留说道:“我?我过去在镇守府只是很普通的一员罢了,要说一起经过的事情,也没有什么好说的故事。”

    没有改造没有成长的机会,通过演习的确是变得很厉害了,但是从来没有出击。比起列克星敦、海伦娜,和自己提督的对话少得可怜。没有像是一些舰娘一样,塞满了雷达当做是驻防编队,已经是万幸中的万幸。

    看到黎塞留不想要在这个问题上面继续说下来,新奥尔良善解人意,抿抿嘴唇说道:“我这次过来的目的,是我们提督想要邀请你参加聚会。隔壁镇守府的提督高伟正建造出来战列舰,还邀请大家参加宴会,提督恨得牙痒痒,想要叫你过去,充一下门面。黎塞留啊,级战列舰,你往那里一站,足够吓得他们说不出话来。”

    “我又不是你们提督的舰娘,大家都认识,我去有什么用处?”

    黎塞在这里,很多人都知道。但是要说和谁最亲近,那么就是陈香绽了。如果说谁能够捞得出黎塞留,那么肯定也是陈香绽。

    然而黎塞留已经表明有提督,那么想要捞起黎塞留,谁又知道是什么时候的事情。姑且不把话说满,不说肯定的话,那就是很大几率一辈子都没有可能。所谓的捞船,不过是想一下罢了,事实上陈香绽也没有想要去自讨没趣。虽然没有办法作为提督,但是好朋友还是能做,同样能够让黎塞留帮忙,算是陈香绽镇守府一大战斗力。

    新奥尔良在风中歪了歪头,心想,别的不强求,聚会没有关系吧,不是为难的事情。往常就算了,但是现在她有任务,新奥尔良说道:“你没有兴趣,但是空想她们应该有兴趣吧,还有沃克兰呢,不然还有絮库夫。”

    对付大人最好的办法当然是用小孩子了,大人很多事情可以克制,但是如果小孩喜欢的话,大人不要强求小女孩。正如自己提督,平时不喜欢买东西,但是和驱逐舰出门的话,每一次都是大包小包买好多。

    新奥尔良说到空想她们,黎塞留苦笑一下,自己不在意,小女孩却不能不管,空想她们大概是喜欢聚会这样的事情吧。

    “再说吧。”

    ……

    在悬崖边吹了半天的风,黎塞留回到自己居住的地方。

    她才回去就看着空想捧着脸坐在门前的台阶上,明明今天才换了衣服,现在又变得灰头土脸。以前的时候被提督叫做小公主,胆识哪里有半点公主的模样,调皮捣蛋,犯事了还毫无羞愧。

    新奥尔良的话的确是提醒了她,自己作为战士可以,但是论照顾小女孩,自己真没有那方面的天赋。小女孩喜欢什么东西,即便买玩具,只想得到衣服、食物和布偶。小女孩想要做什么,同样完全都不知道。

    很多人说红衣主教黎塞留,自己当然不是什么红衣主教。非要说的话,唯独别人说骑士黎塞留,这点倒是稍微认同。

    “你又跑到哪里调皮去了,弄得那么脏。”

    空想捂着额头,她惨兮兮说道:“刚刚不小心摔倒了。”

    “你每天要摔多少回才可以?”

    “最多一次啦。”随后空想又小心翼翼伸出一根指头,说道:“大不了两次……”

    “以前就是这样,六个人出去,就你一个人能摔,亏他能够忍受你。”

    空想吐了吐舌尖,说道:“提督什么的,卖卖萌就可以了……可是他都不见了。”

    听到空想又说起提督,以免小女孩陷入伤心的回忆中,黎塞留说道:“你的圣女贞德姐姐已经在抱怨,你为什么一直都摔倒。”

    又是说教,空想脚步飞快想要跑开,说道:“刚刚新奥尔良姐姐找你,遇见了吗……我有点事情啦。”

    空想想要跑开,随后被黎塞留一只手拎了起来。

    “圣女贞德她们出去了还没有回来吗?”

    黎塞留向大厅里面看去,现在由圣女贞德管理着家里面的事情。毕竟自己或许在战斗上面,还是可以算得上厉害,但是涉及到柴米油盐这样的东西就不擅长了。

    想到圣女贞德,黎塞留有些内疚。她记得以前的时候,圣女贞德还喜欢一手持着旗帜,一手拿着长剑,口中说着“吾主,请与我一同,让温暖之光洒遍大地,延伸到世界的最尽头”这样的话。

    “红莲之火委以此身歼除邪魔”,以前的时候口口声声自由和正义,到现在这样的词语,已经再也没有说出来了。旗帜长剑在手的英气骑士再也看不见,包着头巾,围着围裙,一只手挽着竹篮的法兰西农妇圣女贞德,现在有一个。

    黎塞留拎着空想,说道:“别想着跑出去了,进去吧。你一整天到底做了一些什么事情?”

    “我数一下啦,跑步,还有跑步,扯了基阿特的脸就跑……”

    基阿特是陈香绽家的驱逐舰,现在是空想她们的朋友。

    没消停的空想,这样想着,黎塞留将空想放到地上。

    圣女贞德是在下午回来,跟着她一起出去的两个小女孩,驱逐舰沃克兰抱着一个大纸袋,纸袋里面装满了法式长棍面包。絮库夫提着两个袋子,里面看起来似乎是衣服。早上的时候圣女贞德带着两个小女孩出去,空想没有去,因为她一大早就跑掉了,谁也追不上她。

    黎塞留说道:“陈香绽和新奥尔良她们邀请我们去参加聚会。”

    圣女贞德将手中的袋子放在茶几上面,一件件从里面将采购回来的东西取出来,回过头说道:“这是好事情。”

    “你知道,我不想去。”

    “不去就不去。”

    “我主要是在想,我们不在意,但是空想她们想要玩一下吧。以前的时候在镇守府里面那么多人陪着她们,现在只有她们几个人。就算是上学也是你在教她们,她们都没有机会认识别的朋友。附近镇守府认识几个同样是驱逐舰的朋友,但是海上危险,好难才遇到两回……”

    圣女贞德戴好新买回来的袖笼,摩拳擦掌准备做晚饭,她说道:“我是不懂,提督是失踪了,但是大家都待在镇守府里面应该没有问题。反正去哪里不是去,但是大家还是都走掉了,不然就没有那么多问题了。”

    “自从提督离开,分崩离析已经必不可免了。”黎塞留比圣女贞德看得更透,“没有了提督,大家偶尔遇到矛盾,没有提督在调解,别人调解没有任何用处。除开提督,即便是列克星敦,不是所有人都认同她。”

    圣女贞德想起什么,她从自己带回来的袋子里面拿出一袋水果,说道:“又说到过去的事情去了……”

    空想在客厅里面跑过来跑过去,然后钩到了什么东西,她看着自己的丝袜破开大洞,鬼鬼祟祟想要走开。

    絮库夫从袋子里面翻出来好几件衣服,有裙子,有睡衣,随后她穿着新衣服站在镜子面前。以前的时候扎着两个麻花辫,还是土妹子。自从换过一身漂亮的泳装之后,换了大波浪的型,总算在提督那里得到了很多优待,然后可爱淳朴的土妹子已经不见了。

    黎塞留说道:“这次我们聚会去不去呢?”

    圣女贞德说道:“既然她们想要去的话,那么我们去吧。”

    “还有两天。”

    “我记得你有一套红色的礼服。”

    黎塞留英气而帅气,但是从来不排斥浪漫,只是浪漫的对象不见了。

    “随便穿一身就好了,主要是带她们小孩子去玩一下吧,你也一起去吧。”

    “我就不去了。”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