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寻找走丢的舰娘 > 第两百六十二章 还有好多事
    林笛有些委屈,的确是有些委屈了。明明说好了,有着足以称得上是灾难性的深海大舰队出现,所以那个时候就算是自己都舍弃了在学院里面安逸的生活,承担起作为老师的责任,只为了在这次大灾难的时候不至于大家都受到伤害。

    自己开着车过来,一路在泥泞的小路上颠簸,盘山路就连护栏都没有,只能小心翼翼贴在山边行驶。作为一名女性,女性耶,而且是身材姣好相貌秀丽的女性,为了这样的事情在拼搏,说一声勇士都不为过。

    翻山越岭,最后还要翻越铁门,到头来居然看到你们在吃饭。一个个洗完澡打扮得漂漂亮亮,在吃自助餐,在开宴会。这个时候只是想要说,我有一句mmp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林笛在委屈,此时看到她气喘吁吁的样子,纳尔逊没心没肺吃着通心面,问道:“你怎么过来了?”

    “因为我傻呀……”是啊,傻,也就是担心着某个人某些人。

    镇守府里面突然跑过来一个人,食堂里面的大家都有些意外,戴着白色厨师帽的圣胡安拿着汤匙,刚好看到走进来的林笛,说道:“那是谁啊?”

    苏顾原本在和圣胡安就接下来该做什么菜在商量,此时转过头,看见一个人正在和纳尔逊说话,一只手拍在后者旁边的桌子上面。

    那是根本想不到的人,几秒钟之后才想起来,那也是当初在学院里面的老师,虽然和自己没有太多的交集。

    苏顾说道:“林笛,我们学院的老师……我过去看看,你随便弄点什么都可以,炭烤秋刀鱼,对了,皮蛋也可以了。”

    这样说着苏顾走过去,看到林笛接着打招呼,说道:“林笛老师,你怎么过来了?”

    又是这个问题,林笛用恶狠狠的视线盯着苏顾,能够做得出公费旅游这种事情,她本来就不是什么正经的老师,毫无作为老师的形象。

    不管对方的眼神,得益于二十多年的教育,不管什么人、不管过来办什么事情,反正只要自己吃着饭,理所当然打招呼,苏顾说道:“一起吃点吧。”

    林笛拨了拨刘海,抽了抽鼻子,咬牙说道:“吃。”

    还真不客气啊,于是苏顾和反击说道:“拿碗筷过来……”

    不久后林笛接过碗筷,径直在纳尔逊的身边坐下来。

    “我家驱逐舰要百眼巨人号帮忙看着,我就出来了……你说,倒是什么怎么回事?”

    “事情是这样的……”纳尔逊也没有卖关子,把自己知道的事情说了出来。毕竟大家都是很熟悉的人,也没有必要遮遮掩掩,虽然就算是不熟悉,也没有遮遮掩掩的必要。

    时不时点点头,随后林笛看向穿着睡衣,我行我素的北宅。接着又看了看列克星敦,穿着女仆装的反击在到处游走,埃克塞特在提督和舰娘的圈子里面也算得上是名人了,毕竟为很多的提督和舰娘开导过。

    林笛盯着萨拉托加,此时和纳尔逊说道:“俾斯麦、威尔士亲王、欧根亲王还有列克星敦,那个金色头发的姑娘你说是航空母舰萨拉托加号……”

    虽然自己也搞不清楚具体的情况,纳尔逊点头说道:“是啊。”

    林笛将手中的饼干掰断,说道:“我做了三年的提督,只有驱逐舰,然后到学院做提督……mmp。”

    与此同时,萨拉托加拉着苏顾的手,小声说道:“为什么又跑了一个人过来?那个是谁?”

    “林笛,我们原来川秀学院的老师,至于为什么过来,你问我,我怎么知道?”

    “她一直在盯着我,看起来心怀不轨的样子……”

    “别乱说,盯着你干嘛……”嗯,貌似的确在盯着萨拉托加。

    ……

    纳尔逊和林笛都是因为深海大舰队的事情过来,纳尔逊和林笛搞不懂为什么深海大舰队就这样败了,对于苏顾来说,他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得好,接下来只能够含含糊糊的结束了话题。

    招呼着大家吃好喝好,食堂的角落,苏顾看到赤城吧啦吧啦消灭着自己面前的食物,俨然一副战斗得意样子。

    在赤城的旁边,自己新的舰娘,叫做岚的小小驱逐舰目瞪口呆地看着赤城,一副幻想破坏、偶像坍塌的表情。

    此时苏顾坐到岚的身边,说道:“你真的有以前的记忆?”

    虽然听说深海舰娘苏醒的时候,会带着过去的记忆,比如说是在大海上面无穷无尽的徘徊,比如说是肆无忌怠的攻击。然而和大家不同,岚的记忆明显要清晰得多。

    岚说道:“有一点,模模糊糊的记忆。”

    “那你记得一些什么事情?”

    “我记得大和姐姐很照顾我们……”

    深海旗舰也知道照顾人吗?苏顾是不信的。

    “那具体是一些什么事情?”

    “不记得……不过我知道大和姐在哪里?如果你们想要见大和姐姐的话,我可以给你们带路。”

    不管是游戏还是现实,中途岛、赤城、大和、真带路党岚,没毛病啊。

    ……

    晚宴其实没有持续太久的时间,吃完饭,接着俾斯麦和威尔士亲王她们要去补充资源。列克星敦和萨拉托加也去了,唯独就是反击不着急,用她的话来说就是,等等我还有很多事情。

    仓库暂时由莱比锡管理着,其实谁管理都可以,毕竟也就是那么大镇守府,莱比锡想要做事那就给她做了。平时对仓库看管得很严,然而这次俾斯麦是大姐头。对于威尔士亲王,莱比锡更不敢说什么,这次她再也没有往日里面磨磨蹭蹭的动作。

    此时晚宴结束,纳尔逊和林笛也表示要离开,比较事情都已经结束了,目前来说至少在把所有的事情处理清楚,很多提督还等在那里。

    “在这里住吧。”

    “我开了车过来了。”

    “好不容易过来一趟,明天再走吧。”

    林笛毫不犹豫地说道:“假惺惺的客气。”

    苏顾必须承认就是假惺惺的客气,毕竟两个人都不是熟人,随后他笑了一下没有再说了。

    她们想要离开,此时不用林笛再爬铁门了,反击找来了钥匙,接着她们坐车离开。

    “下次过来玩啊……”

    苏顾将人送走,随后他就看到莱比锡一脸肉痛的表情走过来。

    苏顾问道:“俾斯麦她们都补充好了燃料和弹药了吗?”

    “还差一点,而且反击都没有补充。”

    苏顾表情一顿,说道:“额,也就是说我省啊省,省了那么长时间的资源都不够她们所有人补充一次弹药燃料?”

    苏顾呲呲牙,心想不能吧,难怪以前实习的时候,自己前辈陈南说,你就算是建造出一个战列舰来,你也养不起。那个时候不在意,到现在才明白,你说区区战列舰,这也太能吃了吧。

    莱比锡说道:“列克星敦她们虽然拿到了制空,但是舰载机总会损坏一些,所以铝材的补充……”

    “我知道。”这样说着苏顾转过头来,朝着镇守府的门口走去。

    “她们呢?”

    反击说道:“她们已经走啊。提督有什么事情吗?”

    “反击,准备炮击,把她们留下来……”我说,我们做了这样的大事,说是拯救了无数财产也不为过吧,所以说,资源报销的事情,大家先谈好了再走啊。

    ……

    炮击当然不可能炮击,夜色里面,林笛打开汽车车灯,车辆穿行在山路里。

    林笛说道:“你说他到底是什么人?”

    就剩下两个人了,这样的情况有一些话才好说。要说当初的时候赤城跟着对方走了,如果是捞船厉害一些的人,捞走赤城林笛也并不意外。齐柏林跟着走,大概可以猜测那是赤城的关系。

    想了想,林笛又说道:“那个俾斯麦,以前的时候就看见跟在他的身边。我看见过几次,一开始我还以为会是谁,没有想到居然是俾斯麦。”俾斯麦以前的时候让苏顾去锻炼,她自然也在那里,只要有心的人自然知道两个人是同行。

    至于俾斯麦的身份,那边问起来,苏顾这边当然不会隐瞒,大家是什么舰娘也都说了。当然更秘密一些的问题,哪里捞的,什么时候建造出来。又不是查户口,其实不管是林笛还是纳尔逊都是知道道理的人,自然也不会多问那么多。

    “俾斯麦就算了,他还有列克星敦和萨拉托加……”

    纳尔逊说道:“俾斯麦和列克星敦这些年出现了几个,但是你不知道,我看见了她们的装备,那个才是夸张,大概只有厌战学院长才能够比得上,勉强比得上……我们永远十七岁的学院长,已经出现了很长的时间,甚至参与过当初把舰娘、提督和政府分割开来那样的大事。这么多年积累下来,拥有那样的装备不稀奇。但是那些人也有那么好的装备,那就有点过分了。”

    林笛又说道:“你记得约克城的舰载机吗?”以前的时候,约克城和皇家方舟的演习,林笛也去看过。

    她们这样说着话,汽车在山路上面抖了一下,一个红包掉出来。

    纳尔逊将红包捡起来,她也知道汽车里面放一个红包,是为了图一个吉利。

    纳尔逊说道:“想不到……”

    林笛也说道:“我也想不到,她们怎么那么厉害,和舰娘总部有点关系吧。”

    纳尔逊呆了一下,说道:“我是说,红包里面的钱掉出来了,想不到,里面只有六块钱。”

    林笛叹了一口气。

    “你啊……话说,舰娘总部的人要过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