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寻找走丢的舰娘 > 第两百五十九章 骗澡
    纳尔逊作为学院的教官,同时作为舰娘,她不惧怕炮火,已经先一步去通知目前还算是新人提督的苏顾。

    在以前的时候是提督,到现在是学院里面教导学生的老师,但是林笛依然只是普通人,在很多的时候没有办法挥舰娘那样的用处。不过各自有各自的作用,她的作用就是将田浩和高雄安排到当地县城的联合作战室。

    当她们过去的时候,作战室里面已经聚集了一些人。除开提督,其实还有学院的教官或者老师聚集在这里。

    随着越来越多的人过来,给人的压力也越来越大。

    越来越多的人,越来越多的信息也汇集了过来。一些很准确的信息谁也没有,不过因为人聚集在一起,猜测啊八卦啊,在没有准确的消息下来,乱七八糟很多说法都有。

    有人聚集在一起说话:“听说是深海的大舰队,有深海旗舰出现……”

    “深海大和吗?有些难办了。”

    “别这么说,危言耸听……舰娘总部会派人过来吧,就是不知道是谁?”

    “企业号还是密苏里吗?”

    “你们秀逗啊,舰娘总部主要还是看资历。单看舰装的话,不然我们的学院长厌战哪有资格做学院长,不管舰装再厉害,作为官员的话还是要头脑清晰……”

    “说起来头脑清晰的话,我以前在舰娘总部看到一个苏联号。苏联号,也是很厉害的战列舰,我看她拿着航空汽油和身边的人说嗨,同志,伏特加。所以说不管怎么厉害的战舰,头脑清晰才是最重要的事情。像是这种人,不能做高官。”

    这样的闲聊冲淡了一些紧张肃杀的气氛。

    作战室门口,林笛看着外面的雨幕,视线看向远处,隐隐约约依然能够看到火光。

    此时她的同事走过来,看到她说道:“怎么呢?担心纳尔逊?”

    “当然担心她了。”

    “她很厉害,学院里面排名最前面了。”

    “就是她太厉害了,害怕她一时兴起,想要冲上去。”

    “担心也没有用处。”

    “是啊。”

    对于纳尔逊,林笛是有些信不过。在学院的那么多教官里面,如果是学院的航空母舰教官齐柏林,那么办事绝对靠谱。如果是纳尔逊的话,说不定这个时候跟着舰队和深海大和打起来也说不定了。

    那里的舰娘算起来的确很强,但是不管是齐柏林、赤城还有约克城都没有办法夜战。

    站在门口想了很久,看着大雨打在树叶上面。视野中有一条狗在树下面躲雨,她没有爱心泛滥想要过去帮助。明明旁边就有屋檐,还要躲在树下面,傻狗,她这样想。

    不过自己啊,明明自己的事情都处理完毕了,还是在担心纳尔逊,傻瓜。

    随后看着树下的那条傻狗甩了甩猫,林笛和身边的人说道:“找一辆车给我,我过去看看……纳尔逊出有一段时间了,不知道为什么那边还有火光,而且看起来还是有来有回的样子。”

    纳尔逊走水路过去,这个时候作为普通人林笛走水路就有些危险了。

    县城到那里的镇守府有两条路,一般的情况来说,自然是水路方便得多。6路,那一条路实在有些颠婆、泥泞和狭窄。不过这个时候倒不是关注这一些的时候,深海战列舰的炮击再厉害也不会朝着那样的小路去。

    6路要安全得多,没有危险。

    到时候离得远远看一下,如果一切都好那就好,如果那个镇守府已经变成废墟了,那抱歉了,不去趟那摊浑水了。

    ……

    萨拉托加一个人提前离开了,此时因为深海大和沉没的关系,大雨变得越来越小了。那边现了什么事情,她不管,既然拿不到mp那自己就要做自己的事情。

    她做事一向来随心所欲了,就像是以前在学校读书的时候逃课,就像是平时做错了事情把黑锅交给姐姐。

    一身舰装,只把飞行甲板收起来,此时她一个人在海面上航行。她仰着头看着天空,在事情的最开始其实就有了想法,但是到后面因为许诺,想法都被忘记了。

    对啊,mp什么的无所谓,只要假摔一下就好了,一开始就是怎么想的吧。

    想一想,这一次出击很顺利,没有人受伤,但是有人受伤还是正理吧。而且,姐夫怎么看得出来我们受伤没有受伤呢?

    大概看不出来吧,只要我不把舰装展开的话。

    一个人离开,萨拉托加把航已经开到最大,心想起码要比姐姐她们回来的时候要提前一些吧。

    早知道就随便留一个深海驱逐舰或者什么了,都怪一下玩得太嗨了。

    一只手捏着自己另外一只手的小拇指,萨拉托加摇摇头。不过假摔也不好操作,而且就算是留了深海驱逐舰,那就不是假摔是真摔了,周围那么多人看着,操作的难度也很大。

    想来想去,有些头痛,管那么多干什么啊,就要到镇守府了。

    不久后萨拉托加一个人航行到镇守府,站在镇守府里面的花圃边。她徘徊了一下,随后扑倒在地面。接着她在地上坐下来,心想,我反正是摔到了,要姐夫帮我放洗澡水了。对,我一个人先回去的话,一定能够叫他帮忙了。

    对了,再把衣服扯坏一些……嗯嗯,这样就像得多了。

    头早就因为大雨的关系变得湿漉漉,此时又因为粘着树叶和沾了泥水的关系变得有些凌乱和狼狈,衣服也坏了一些。只是……她现在的样子不像是在战斗中受伤,单纯的只是在哪里摔倒了。

    若是空想在这里,大抵会嘲笑,你只会骗澡,根本不会假摔。

    ……

    大雨落下来,敲打在树叶上面出哗哗的声音。苏顾站在办公室的窗户边,视线想要穿过大雨看向海面。然而在密密的雨幕中,作为普通人的他可见的视距不过也就是几米远,勉强能够看到窗户外面在风中摇晃的树枝。

    办公室里面,粉色短,穿着连帽衣、绿色小裙子、长筒袜和小靴子的小宅和u47在一张纸上面画满了方格,随后她们各自拿着一支铅笔,然后就在纸上面玩起了五子棋。你一下我一下,随着u47说着“我走错了”这样的话,她想要用橡皮擦擦掉自己刚刚在纸上填上的圆圈,小宅伸出手拍在纸上。

    随后小宅说道:“u47,不能悔棋……你好菜,就输了,现在到u5o5了。”

    这样的游戏,小宅玩得最多,当初和苏顾住在一起的时候就常常玩,毕竟往常无聊,此时她理所当然比起u47要厉害一些了。

    u5o5笑着推开u47,随后向着小宅起挑战,不过她信心是很足,但是还是很快就失败了。

    连战连捷,小宅看向苏顾,那个才是真正的五子棋大魔王,她说道:“提督,你来玩。”

    苏顾在窗户边转过头,说道:“我玩?你们的姐姐在外面战斗,你们在这里玩五子棋,也太没有良心了。”

    小宅反驳:“以前的时候大家出击,你还不是做自己的事情,现在居然说我们……”

    以前?那毕竟是游戏,只要没有大破进击就绝对不会出事。但是现在不同,这里是一个世界,虽然对于大家能不能击败深海舰娘还是很有信心,但是还是害怕会出现意外,毕竟大家到现在都有了感情。

    苏顾在担心,但是小宅却完全没有在担心,又说道:“喵姐姐绝对不会输的啦。”

    你对你的喵姐姐还真是有信心啊。

    但是不管如何,苏顾也不至于和小宅那么没心没肺去玩五子棋。他看着雨幕,也不管有用没用。接着,这个时候突然现被谁扯了一下裤腿,低下头,然后他就看到抱着自己小狼的u,u说道:“提督,让我们出去吧,我们去看看。”

    俾斯麦当初没有带着潜艇出去,为的就是担心潜艇遇到危险。虽然她们不惧怕深海战列舰这样的大船,但是惧怕那些深海驱逐舰这样的反潜船。因为皮薄的关系,如果真的被深投弹攻击了,说不定一下就沉没了。

    比起没心没肺的小宅,担忧扯着自己的u是真的太棒了。苏顾伸手揉了揉u的脑袋,安慰说道:“我没有担心。”

    苏顾话音刚落,小宅指向苏顾说道:“提督真没有良心。”

    苏顾立刻捏了捏拳头,说道:“我看你是欠收拾了。”

    小宅故意做出抱头蹲防的样子,大喊:“提督打人了。”

    这样一番对话,倒是冲淡了担忧的气氛,苏顾随后从窗户边走开,相信自己的舰娘。

    这个时候又有声音出现。

    “真的,提督,不要紧,大家肯定没事。”这个是西格斯比的声音。

    西格斯比、沙利文和撒切尔也待在这里,她们的姐姐弗莱彻出去了,所以没有人照顾她们,于是到这里来了。

    相比于苏顾,她们对于自己姐姐也没有什么担心。以前的时候就出击过很多次,最初的时候的确很担心,虽然也有大破回来的时候,但是从来没有听到镇守府的大家有谁沉没了。没有经历过身边朋友的沉没了,对于沉没的感觉也就没有,况且这一次出去还有那么多人一起,她们毫不担心。

    “提督真的不需要担心的啦,必要的时候大家会撤退。”

    没有想到被小姑娘给安慰了,苏顾说道:“我知道。”

    “你看起来就很焦急的样子。”

    “那怎么才算是不焦急?”

    西格斯比摸了摸自己的脸蛋,说道:“提督,大家来玩真心话大冒险吧。”

    这个小姑娘最多鬼点子,苏顾果断拒绝了。

    “不玩就不玩。”

    西格斯比扯了扯苏顾的袖子,说道:“提督,蹲下来蹲下来。”

    随后苏顾微微弯下腰,西格斯比凑到他的耳朵边,伸出两只手罩住他的耳朵,吹了一口气,说道:“会焦急等待自己的舰娘回来的提督最帅了。”

    苏顾看着微笑的小美女胚子驱逐舰西格斯比,她有着冰蓝色头,头上戴着漂亮的蕾丝箍。他摸了摸自己的耳朵,心想,这个小姑娘真是太厉害了,小狐狸精,若是长大了那还得了。

    办公室是在一栋综合性的大楼里面,二楼,圣胡安、莱比锡和埃克塞特站在宿舍外面的走廊。她们看着雨幕,相比于苏顾她们在大雨中的视野要好得多。她们也没有在担心,因为舰娘了解舰娘,她们才知道俾斯麦和大家到底有多么强大。

    穿着褐色的风衣,像是怕冷的样子。其实这些天不算冷,不过穿着风衣的关系是因为风衣够贵。此时莱比锡说道:“消灭这样的深海舰队,我们镇守府可以拿一大笔钱吧。”

    圣胡安说道:“你老是想着钱,埃克塞特你要给莱比锡咨询一下了。”

    埃克塞特没有穿着修女装,手臂伸出来想要接屋檐落下来的雨点,说道:“给钱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她不是圣母,相反三观很正,什么是对什么是错分得很清楚。

    莱比锡看向粉的圣胡安,说道:“你才是奇怪,钱都不想要……听说你以前的时候遇到提督,还了他一大笔钱,辛辛苦苦赚来的钱居然给人,果然是想要包养提督了吧。”

    三个人都是镇守府最普通的舰娘,没有存在谁害怕谁的道理。圣胡安抿起嘴,说道:“我想要扯烂你的嘴了,葛朗台莱比锡。”

    这样说着话,她们陡然看到雨幕中走出来一个人,那是有些狼狈的萨拉托加。

    萨拉托加一只手横着,托着胸部抓住另外一只手,那个样子像是手臂受伤一样。事实上,除开泥水和撕裂的衣服,她一切都好,皮肤很光滑,完全没有半点擦伤。

    此时萨拉托加也看到几个人,抬起头说道:“提督在哪里?”

    “在办公室里面吧。”

    “哦。”

    圣胡安问道:“她们呢?”

    “在后面。”

    随后办公室里面,苏顾看到了少女萨拉托加,连忙问道:“你怎么了?”

    “摔到了。”的确是摔到了,自己可没有说过是在战斗中受伤了,剩下的事情你自己一个人慢慢脑补吧。

    “你姐姐她们呢?”

    “我们胜利了,她们没什么事情,我只是提前赶回来了……姐夫,帮我放洗澡水,我想要洗澡。”

    “那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