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寻找走丢的舰娘 > 第两百五十六章 我的抗争
    深海旗舰,有着强大的火力和厚重的装甲,相当多的人认为她们具有智慧。

    事实上关于深海旗舰是否拥有智慧这一点,这些都是从一些照片和传言分析出来的。比如说是深海大和的泳装,比如说是深海提尔比茨手中拿着的书。毕竟没有人和深海旗舰近距离接触过,也没有沟通过,具体如何谁也不知道。

    深海大和,在过去的时候屡屡出现在人类的视线中,比起任何深海旗舰都要多一些。

    虽然也有击溃过深海大和的记录,然而当初的时候提督和舰娘集合了相当多的力量。毕竟拥有沉重装甲和强大火力的深海旗舰,这样的敌人不是仅仅凭借着人数就能够击败。而且就算是比拼数量,每次深海旗舰出现,身边都伴随着相当多的深海舰娘。

    纳尔逊以前的时候看到过深海大和,那个时候她还不是学院的教官,在舰娘的圈子里面还算是小辈,当时跟随在前辈后面向着深海大和发起进攻。

    不无意外,所有的进攻都被打退,亲眼看着被自己崇拜的前辈在敌人一炮之下进入大破,那种感觉实在不好形容。

    虽然现在的自己已经不是以前的自己,无论是经验还是装备,甚至比起当初的前辈都要更强。然而此时面对着深海大和,心中还是有着深深的忌惮。

    纳尔逊看到了深海大和,此时站在战场上面的大家理所当然也看到了深海大和。

    当深海大和出现,这边已经严阵以待。

    俾斯麦表情变得严肃,威尔士亲王也收敛起自己的笑容,反击拍了拍弗莱彻的脑袋,让后者退后。她们认得出来那是谁,也能够感受到其中强大的力量,那是强敌。

    唯独北宅抓了抓自己粉色的长发,此时说道:“那是谁?”

    俾斯麦说道:“那是深海大和号,是深海旗舰。”

    深海旗舰,深海大和,听起来就很厉害的样子。好像以前的时候见过,又好像没有见过,说起来海伦娜那一件泳装就是从深海大和那里抢过来的,那个深海大和是不是这个深海大和?不知道。

    北宅说道:“那我们现在这么办?”

    “还能这么办?不管是什么敌人,击沉她。”

    俾斯麦这样说着,欧根亲王说道:“深海旗舰从来不会一个人就出现,你看她似乎正在左右张望,那是在等待着自己的舰队吗?”

    北宅说道:“她的舰队不是被我们消灭了吗?她还在看什么啊。”

    这个时候,威尔士亲王也向着俾斯麦靠近。竞争归竞争,但是面对强敌的话,大家还是会携手。正如以前的时候一样,面对那些强大的深海舰娘,不管是谁都要抛弃矛盾,共进退。

    威尔士亲王脸色凝重,比起原来的敌人,视野里面那是棘手的深海旗舰,她说道:“那是深海大和。”

    “我知道。”

    虽然以前的时候也消灭过深海旗舰,但是深海旗舰的强大也都清楚。在战略上藐视敌人在战术上重视敌人,对于深海旗舰从来都不敢小视。

    “注意闪避,不要靠近敌人,她的力量很强。”

    所有人都相当的警惕,唯独北宅说道:“快点吧,打完就赶紧回家了……我先把那个深海驱逐舰击沉吧。”

    商量也商量不出什么好办法,出来那么长时间了,北宅有些想要休息了。反正不管是什么的敌人,将她击沉就好了。

    此时北宅操纵着自己舰装上面的炮台调转方向,随后朝着深海大和旁边的深海驱逐舰发射。炮弹在天空划过,此时周围的人还在为北宅的大胆行为感到惊讶。视线中,只见那枚炮弹在空中飞过,没有落到深海驱逐舰头上,也没有失误落在海中溅起水柱,只见那枚炮弹准确落在深海大和的身上。

    “你不是说要打深海驱逐舰,为什么打中了深海大和号。”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向着深海驱逐舰射击的,真的。”

    从那艘驱逐舰身上感受不到强大的力量,从样子来看,那个深海驱逐舰和普通的深海驱逐舰没有太大差别,实在没有特殊的地方。

    俾斯麦说道:“不管那些。”

    威尔士亲王说道:“不管她是深海大和也好,深海俾斯麦也好,深海提尔比茨也好,不管她是什么敌人,消灭她。萤火虫和紫石英,你们准备鱼雷,反击优先击沉那艘驱逐舰。”

    反击应了一声,再看向威尔士亲王,心想,你真不是有意这么说?深海俾斯麦和深海提尔比茨什么的。

    “先击沉那艘深海驱逐舰。”

    当这样的话说出来,早已蓄势待发地众人朝着深海驱逐舰打出炮弹和鱼雷。

    炮火在空中划出漂亮的弧线,朝着深海驱逐舰轰过去……

    所有的攻击在预备的时候的确瞄准了深海驱逐舰,然而这些攻击十之八九朝着深海大和的方向飞了过去,要不然尽数在深海驱逐舰的周围炸出一道道水柱,此时那艘深海驱逐舰根本就一动都没有动。

    “打不中啊。”

    “全部都被闪避了。”

    “北宅你的攻击怎么又打到深海大和上面了。”

    北宅叫屈:“好奇怪。”

    “误差还是说她根本就是幻想,为什么都打不中。”

    “我们冲上去吧。”

    “不行,深海大和很强。”

    良久,反击说道:“我看那艘驱逐舰叫做雪风。”

    众人沉默,俾斯麦举起手,大喊:“调转方向,目标深海大和。”

    与此同时,受到如此多的攻击,深海大和被激怒了,她朝着俾斯麦航行,炮台上面的炮管缓缓抬起来。

    那是深海大和,继承了大和号战列舰之魂的深海舰娘。战列舰大和号原本就是大战舰,在旧历史当中就是相当强大的战列舰,不管是俾斯麦号还是威尔士亲王号,都没有办法和对方比拟。

    “她航行过来了,深海旗舰,大家小心了,阻止她。”

    俾斯麦、北宅、威尔士亲王还有反击一齐朝着敌人攻击,有命中也有未命中。几人里面不管是谁都是有着镇守府第一线的实力,原本的那些深海战列舰只是吃了一发炮弹,就差不多沉没了,然而面前的深海大和号在如此多的攻击下面似乎没有受到什么伤害。

    欧根亲王说道:“她在发怒。”

    威尔士亲王说道:“所有人,十五度瞄准,预备,一、二、三!发射。”

    火力全开,轰轰轰。

    俾斯麦冷静说道:“她转向了。”

    装弹,炮台旋转,瞄准敌人,轰轰轰。

    “她看到了紫石英,紫石英闪开。”

    紫石英有着发愣,随后开始跑,一边跑一边大叫道:“为什么又是我啊。”

    “所有人准备”

    轰轰轰。

    “她的舰装开裂了,攻击有效……注意闪避攻击,她开始似乎很生气了。”

    “注意闪避,注意闪避。”

    “弗莱彻,你不要再向那个深海雪风发射鱼雷了,没用。”

    轰轰轰。

    “她舰装上面的炮台似乎弯掉了,她好像在错愕。”

    这次倒是没有炮弹,迎接深海大和的是萤火虫、紫石英和弗莱彻的鱼雷。

    紫石英大喊:“她又盯着我了,唉,不要啊。”

    欧根亲王站到紫石英旁边,说道:“放心,有我在。”

    “敌进我退……”

    “我们那么多人,她只有一个,感觉好像在欺负人……”

    “欧根亲王不要说了,不要留情,所有的攻击打上去。”

    另一边,在看到深海大和的时候,纳尔逊立刻就冲了上去。约克城也想要冲上去,不过被齐柏林拉住了,因为作为航空母舰,冲上去也没有用处。

    纳尔逊冲上去,航行到一半的距离,想要和俾斯麦她们沟通。

    轰轰轰听到这个声音,然后她看到了众人朝着深海大和攻击。

    你们不要激怒深海大和。

    趁着她的舰队不在,你们赶紧走啊。

    你们的攻击别想击穿深海大和的装甲。

    纳尔逊心中这样想着,想要大喊,张开嘴,海风灌进嘴中。

    距离越来越近,到这个时候纳尔逊才注意到众人身上的舰装。

    俾斯麦的全套装备,那些都是mk6。此时心想,不知道整个学院加起来能不能凑得齐这样一身,应该还是没有问题,厌战学院长的装备就很好。

    那个粉色头发的姑娘,是谁?舰装从来都没有见过,不过像是提尔比茨,又不像的样子。

    在旁边是穿着骑士装的金发女性,一只眼睛像是燃烧的火焰,像是深海旗舰。

    另外穿着女仆装的是谁,装备比起所有人的装备还有华丽。

    纳尔逊越来越近,战场上面的形式看得越来越清楚。此时形式看得越来越清楚,航行的速度就越来越慢,表情由焦急变成错愕。

    此时纳尔逊看到了,在她们的前面,那强大无比的深海旗舰,深海大和号。

    在曾经出现的时候,她所带来的压迫力让十几个城市喘不过气来。二十多镇守府组建起来的联合舰队,因为绝对多数舰娘的炮火都没有办法击穿她的护甲,战斗才开始几乎所有人都笼罩在了阴霾中。

    虽然距离很远,纳尔逊此时陡然看到深海大和鸭子坐一般坐在海面上。她银色的长发散乱,一身舰装毁掉了一半,钢铁巨兽头颅一样的舰装毁掉了一半的牙齿,炮管扭曲折弯,表情似乎有些委屈……委屈的表情居然出现在深海旗舰上面?

    那个深海大和看向了自己,那个表情,那个表情似乎是在求助。开什么玩笑,深海旗舰向自己求助吗?简直乱来啊。

    纳尔逊看向站成一排的俾斯麦几个人,又看了看深海大和。

    这个时候她莫名的想起当初在学院的时候,那些学生排练了一个节目。节目是为了告诉所有人,告诉所有人永远不要放弃。

    记得那个节日,说的是一个舰娘在一大群深海舰娘面前抗争,凭借着一个人在一大群深海舰娘里面周旋,永不放弃、永不屈服的故事。

    那个节目有一段台词很经典,那一段台词到现在还记得。

    你是要当一辈子懦夫;

    还是要当英雄,哪怕只有几分钟。

    纳尔逊莫名觉得此次的画面和那个时候有些相像。

    这样想着,她看到那个深海驱逐舰站了出来。她也认得,那个深海驱逐舰,那是深海雪风,她张开双手挡在了深海大和的前面。

    此时纳尔逊想到了那段台词后面的话。

    你需要的不仅仅是勇气;

    来自心底的革命呐喊,只为惊醒少数人。

    炮弹带着火光在天空划过,炮弹在深海雪风的头顶飞过,然后炮弹准确的命中了深海大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