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寻找走丢的舰娘 > 第两百五十四章 无双
    弹药库是有极限的,不可能无休无止,装填也需要一定的时间,然而视野里面是漫漫的敌人。

    若是对付所有的敌人都用炮击的话,到最后或许会出现弹药不足,然而到最后的敌人才是最难对付的敌人。

    作为专业的教官,虽然在航空战的时候吃瘪了,屡不中,但是不得不齐柏林的眼光还是有独到的地方。她一下就点出了,接下来可能出现的情况。

    在舰娘没有出现之前,对抗深海舰娘的一直是那些庞大的钢铁战舰。但是和舰娘入渠最多一天就可以恢复不同,如果那些钢铁战舰受伤,消耗的资源姑且不,最主要是有可能进入船台几个月的时候,才能够保证战斗力,除非你有强的损管能力。

    那些钢铁战舰的战斗力,不仅仅是看战舰本身的能力,也看一个国家的后勤、补给还有工业实力。因为这些苛刻的能力,钢铁巨舰在对深海舰娘的战斗中完全没有优势。

    随后到舰娘的出现,钢铁战舰完全退出了对抗深海舰娘的舞台。

    和那些钢铁巨兽不同,舰娘修复起来简单,有很多战舰不敢做的时候她们敢做。

    想象一种画面,你看见那些巨大的排水量多的钢铁巨舰,朝着那些比她们远远得多的战舰撞过去……那无非就是出现船被大船轧成两截的画面。

    继承了战列舰之魂的舰娘比起继承了驱逐舰之魂的舰娘,她们拥有的力量要强得多。如果不炮击的话,仅仅凭借着肉搏,也可以击沉敌人,那种感觉也就是战列舰朝着驱逐舰撞过来,自己根本不会受伤,却可以将敌人击毁。

    此时战场上面到处都是炮火和水柱,偶尔能够看到深海驱逐舰被一炮弹击中,变成碎片,然后在海面上挣扎,然而沉没的命运还是不可改变。

    没有智慧如同野兽一般的驱逐舰冲在最前面,她们航最快。

    那些架起了舰装的深海战列舰在最后面,她们坐在那如同是钢铁海龙般的舰装上。随后钢铁海龙出“吱呀吱呀”的金属摩擦的声音张开大嘴,炮火就从嘴中的炮管轰然喷出来。

    这个时候的俾斯麦看着迎面航行过来的敌人,她抛弃了远程的炮火作战,为了节约弹药。

    得益于作为战列舰的沉重装甲,长久以来的战斗中鲜有败绩,她毫无畏惧。

    此时作为她对手的是深海重巡洋舰,银色短,红黑相间的缎带遮住左眼,简单的衣装将性感的下乳和平坦的腹露出来。双手戴着如同是海兽模样的拳套,后面的舰装如同是钢铁尾巴一样,尾巴的末梢是机枪和炮口。

    俾斯麦想要近战,然而深海重巡洋舰未必有和她一样的近战的想法。

    深海重巡洋舰看见俾斯麦,她抬起手就是一炮弹。炮弹从手中的海兽拳套里面喷出正中俾斯麦,然而若非击中弱点类似于弹药库,造成杀伤力强大的暴击攻击。此时的炮火在俾斯麦沉重的装甲面前,完全没有造成伤害。

    这个时候两人在海面迎面航行随后交错而过,俾斯麦在迎面而对的同时挥拳砸在深海重巡洋舰的脸上。

    即便是野兽对于危机感也格外的敏锐,眼看着俾斯麦一拳向着自己的脸上挥来,身为深海重巡洋舰伸出手去挡。她双手抓住挥来的拳头,随即一个转身试图将俾斯麦甩出去。

    然而战列舰的力量哪有那么简单,四两拨千斤,好歹还有四两的力气,好歹要会拨。深海重巡洋舰的挣扎完全无用,俾斯麦的一拳就让深海重巡洋舰的一条手臂,弯曲成一种怪异的形状。

    纤细的脚踩在水面,俾斯麦的右手带着庞大的力量再次击打了上来,此时一拳正在深海重巡洋舰的脸。

    收拳,航行,转向。

    俾斯麦再次朝着深海重巡洋舰前进,直接用肩膀撞击在深海重巡洋舰的身上,然后是肘击。对付深海舰娘,她从来不留手。一对一的战斗不会有任何的悬念,俾斯麦此时宛如天神下凡的姿态一般将敌人碾碎,那不是战斗几乎可以是凌辱了。

    俾斯麦轻而易举地击沉了一个敌人,约克城看得目瞪口呆。

    齐柏林道:“若是历史上,战舰之间还是存在着接舷战,然而至火炮的展,接舷战逐渐被废弃,胜利不再依靠水兵的肉搏,威力强大的火炮才是战舰赖以生存的武器。”

    “然而到现今舰娘的存在,舰娘依然保持了如同战舰一般强大的力量以及航,却没有如同战舰一般庞大的体型。而继承了战列舰之魂的舰娘在保持着强大力量和度的同时身形却大幅度的减少。”

    “炮火和鱼雷的度依然是那样,但是目标的体积却缩水了不知道多少倍,而炮火尽管能够瞄准却不能锁定。因为装填弹药的关系,又不能像是机枪那样以火力覆盖的方式攻击敌人,那么想要命中敌人还要造成伤害就艰难很多。这个时候也就是有了近身战,属于舰娘的近身战。”

    齐柏林这样着,她总算是有了作为教官的威严。

    当俾斯麦将敌人碾成碎片,和俾斯麦不同,威尔士亲王的敌人只是一个深海轻巡洋舰。

    早在原本的战斗中,威尔士亲王就因为一炮弹将眼罩毁掉,眼罩毁掉,露出的眼睛如同是燃烧的火焰。她原本盘在两侧的头也因为战斗散乱开,一头金色的长在海风中飞舞。她没有狼狈,相反更多的是英气。

    和俾斯麦一样,她轻而易举的击败深海轻巡洋舰,然而此时轻巡洋舰挣扎在海面还没有沉没。

    深海轻巡洋舰在海面上航行,试图逃跑,威尔士亲王追上去。

    战斗太讲究实在有些不美,既然对方负隅顽抗,也就不在乎更多。

    此时威尔士亲王伸出手抓住深海轻巡洋舰的手臂使劲向后曳,而身为战列舰,她的力量比起敌人不知道要强大多少,即便此时轻巡洋舰试图航行却被硬生生的拉住动弹不得。

    抓住了敌人的手臂,紧接着威尔士亲王借助高航行的度,陡然双脚站稳。此时她的另一只手随即也抓上去,双手同时抓在对方的手腕上,随后整个人一个旋转,以双脚为圆心,借助航行的加度,敌人顿时如同是布娃娃一样被甩到天空。

    随后在天空转了一圈,威尔士亲王突然力把人从空中拉下来,摔到水中。

    以外人的角度来看这样的战斗过于狠厉,然而对方是深海舰娘。

    将敌人摔倒水中,威尔士亲王在对方摔到水中后,她松开了手。

    接着等到深海轻巡洋舰挣扎着向前面游的时候,她立刻抓住对方的脚裸向后面拉。

    再游再拉。

    第二次拉住敌人的大腿。

    第三次扯住敌人后颈的衣服,如同是猫儿戏弄老鼠一样,放人离开,等到对方想要走的时候又抓住。

    到最后威尔士亲王伸出手,拎起敌人的脖子将人整个提在空中。

    深海轻巡洋舰依然在反抗,威尔士亲王完全没有理睬敌人,看着对方双手放在掐住颈脖的自己的手掌上,不断用力试图掰开那一根根纤细却坚如钢铁的手指。

    深海轻巡洋舰的双腿在空中乱踢,然而在踢到威尔士亲王身上之前,立刻被威尔士亲王舰装的装甲挡住,毫无作用。

    威尔士亲王冷笑一下,紧接着身后庞大的舰装上炮台缓缓转动,对准了手中的人。

    数秒之后炮管震动,甚至因为后坐力摇晃,随后炽热的火球喷出,那是足够令人窒息的强大力量……

    消灭了一个深海轻巡洋舰,威尔士亲王摆摆手,反击此时航行到威尔士亲王的身边。

    “压抑太久了吗?”

    威尔士亲王转头看向反击,笑了一下。

    反击继续道:“也要注意下,大家都看着,不定到时候会给主人听,你不想吓着他吧。”

    “他?吓住又怎么样?”

    “我明明看见了,那天他给了带了红酒,你很高兴。有时候该出手就出手,提督挺怂。”

    威尔士亲王轻笑一下,转头想看萤火虫和紫石英,两个女孩被吓着了,此时连忙摇头示意不会。

    威尔士亲王道:“他谁拿了vp,就满足一个要求……呵呵。”那是有些残忍的笑容。

    在远处约克城正在和齐柏林话,她一头短在海风中舞动,胸口的丝带还有裙摆在风中摇摆。此时看到了威尔士亲王的战斗画面,有些庆幸自己从来都没有惹过对方。

    约克城道:“我还是觉得我们航空母舰的战斗优雅一些,她们太暴力了……”

    暴力?什么是暴力?

    一身女仆装的弗莱彻射了鱼雷,她航行到反击旁边,道:“反击姐。”

    反击道:“怎么呢?”对于这个同样修习女仆之道的驱逐舰,她还是还有爱。

    弗莱彻道:“俾斯麦和威尔士亲王好厉害……”

    “是啊,她们很厉害……只是如果你见过我姐姐,我姐姐声望号,你大概会更惊讶……姐姐是我一直追寻的背影,但是比起她,我还有很多不足。”

    在弗莱彻的注视一下,反击伸出手,竖起大拇指,以大拇指为准星,目标是一个深海战列舰。

    她抬起手中的大枪,道:“你看好了,就是她了。”

    远处的深海战列舰似乎注意到了这边,那条钢铁海龙朝着反击嘶吼,嘴中的炮管对准了反击。

    抬枪、瞄准、炮弹喷出,炮弹带着火光以划过抛物线准确命中了那条钢铁海龙,烟雾散去,那条钢铁海龙已经没了脑袋。

    反击收好大枪,朝着弗莱彻笑了笑,道:“怎么样?”

    俾斯麦的一拳正中敌人,能够将敌人的舰装击碎。

    威尔士亲王的战斗有些像是虐杀。

    反击喜欢用大枪对准敌人的脸部,然后扣响扳机。

    俾斯麦和威尔士亲王如同是竞争一般消灭着敌人,反击也完全不落下风。至于北宅……她在打酱油,虽然只是看起来在打酱油,她懒懒散散的表情太具有欺诈性。

    将一艘深海战列巡洋舰击沉,北宅问欧根亲王:“我们什么时候回去,我想休息了。”

    正面撞击、跨射、火力覆盖、偶尔从阴影中出现的鱼雷,不甘只有战列舰表演,舰载机从空中俯冲投下炸药。

    看到战场这一切,约克城想到了自己的提督喜欢看的漫画,不是本子是漫画。

    有一天在路边遇到他,他也介绍自己看,是割草漫画。此时的画面,不就如同是割草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