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寻找走丢的舰娘 > 第两百五十三章 战车(4000字)
    每个人有每个人的生活,欧洲提督的身边莺莺燕燕,非洲提督也有欧洲提督体验不到的东西,那就是提督与舰娘之间只属于各自的忠贞不渝的爱情。

    田浩作为提督很多年,但是在无数次的建造中没有建造出舰娘。在无数次的出击也没有捞到舰娘,哪怕只是一个驱逐舰。

    正如当初学院里面,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流行的那首歌,“一人我饮酒醉,七八个高雄陪我睡……”虽然他没有七八个高雄,但是还是有一个高雄作为婚舰,勉强算合适。

    下午的时候在码头遇到了后辈苏顾,于是把从自己的各种渠道得到的消息说了出来。作为提督虽然生活无忧,但是也有遇到危险的时候,如果说危险,那么深海舰娘的袭击绝对算得上。这个方面,他还是很照顾后辈。

    此时到处都是雨,并非是春日绵连的细雨,是大雨,大雨哗啦啦落下来。

    在这个有着园林风格的镇守府,雨水从屋檐滴落变成帘子一般。他坐在镇守府的长椅上,膝盖上面放着盘子,里面是中午的时候剩下来的寿司,此时当做是点心来吃。

    “下起雨来了,看来几天后真的可能有深海的舰队出现。”

    “这个季节有这样大雨很不正常。”高雄将黑色的长发绾起来绾成高高的发髻,发髻上插着几个钗子,每动一下钗子上面的坠饰就跟着动一下,有一种异样的魅力。

    “已经很久没有遇到这样的情况了……”她的话音刚落,陡然看到雨幕里面出现两个人影。

    这种不正常的大雨,即便是住在县城里面的普通人也会战战兢兢躲在家里面。甚至有些人已经躲到了地下室里面,点着烛火吃着晚餐,害怕什么时候炮火就落在了自己的头上。港口城市占据着海运交通便利的优势,也随时承担着深海舰娘在某个时候带来的恐惧中。

    此时雨幕中两个人影越走越近,为首的人有着橘色的长发,此时发丝湿哒哒的贴在脸上。

    那个人一路走过来没有一点狼狈的样子,龙行虎步。这个时候田浩认出了那个人,毕竟他当初也是从川秀的学院毕业,此时一眼就认得出来,那是学院里面的战列舰教官纳尔逊。

    随后雨幕中另外一个人也走了过来,穿着白色的制服,全身都被雨水打湿。此时姣好的身材露出,那是叫做林笛的学院老师。

    前段时间说是出来有事,实际上是带着自己的舰娘出来旅游,听说已经回学院了。没有想到出现在这里,这次出来,她那总是跟在自己身边的小小驱逐舰意外地没有跟着。

    纳尔逊开门见山,说道:“田浩提督,征调你的舰娘,组成联合舰队。”

    田浩说道:“干什么?”

    “你也听到了一点风声吧,但是不准确……实际上,深海的大舰队已经出现了,甚至已经出发了。”

    林笛说道:“我负责联系各地的镇守府,将附近所有的舰队联合起来。”

    田浩说道:“深海的大舰队,具体是什么?”

    “比如说深海大和号怎么样?”

    听到这一个回答,田浩深吸了一口气,随后倒是踟蹰道:“如果是深海大和的话,我的高雄过去也没有任何用处,就算是附近镇守府所有的舰娘都联合起来也没有办法。”

    “光是凭借着我们很难,不过这种特殊的情况,我们学院的教官也都会出现。而且我们已经和舰娘总部联系了,她们应该会派人过来。但是我们不可能就这样等着,我们首先需要联合起来。”

    纳尔逊说完摆摆手又说道:“好了好了,我们不会让你的高雄面对深海大和的,毕竟她只是重巡洋舰,只是需要她清理牵扯其余的深海舰娘。”

    被人轻视,如果换做是小年轻早就涨红着脸解释了。事实上田浩虽然性格夸张甚至带着猥琐,但是在战术分析的能力上面够强,也足够冷静,仅仅凭借着一个高雄就成为一方提督,在能力方面他没有任何问题。

    也知道自己的教官纳尔逊说话不太看场合,田浩伸手覆盖到自己婚舰高雄的手掌上,说道:“那好吧。”

    他转头看向高雄:“注意安全。”说完,随后他眨眼睛,他们心有灵犀。眨眼睛的动作,那个意思是如果真的到必要的时候,就算是撤退也没有关系,就算是做逃兵,大不了到时候两个人躲到哪里去。

    林笛说道:“我会联系所有人,记得叫做苏顾的提督也在附近。他在首当其中的位置,齐柏林和赤城也都在那里,虽然她们两个很强,但是不足以应付那样的深海舰娘。”

    这样说着,林笛扯了扯自己的衣服,以免因为湿透紧贴着肌肤,将身材和胸型都凸显出来。

    正如很多人都叫她不靠谱的老师,在必要的时候她也能够豁得出去。学院在得到消息,紧急制定了计划,她性格果决,凭借着普通人就敢在这个时候游走在各地。

    “高雄我们带走了,田浩,你也要和我们走。等等我会去苏顾的镇守府,走山路过去……太远了,走水路吧,游艇借我了。”

    这样说着话,陡然在空中看见火光。

    “那边的方向……”

    田浩说道:“那边的方向就是苏顾的镇守府,他们……”

    “那里打起来了,看火光,战列舰的数量不少。”

    “我去那里,让她们撤退。”

    纳尔逊按住林笛的肩膀,摇头说道:“你不行,你留在这里将大家联合起来,顺带通知地方的政府,让普通人该躲进掩体就躲进掩体,该去防空洞就去防空洞,有地下室的暂时躲在地下室。这是少见的情况,没有办法。这不是凭借数量就可以简单消灭的敌人,要有攻坚力量,否则就连深海大和的护甲都没有办法击穿。”

    两个人对视一眼,没有多计较,这个时候不是退让或者意气用事的时候。

    纳尔逊再次走进雨幕中,林笛朝着拿伞和毛巾过来的高雄示意不用了。

    ……

    另一边,航空母舰的开幕洗地消灭了一部分的深海舰娘,但是残存的深海舰娘依然不在少数。航空母舰的时间结束了,不管是战斗机还是轰炸机都需要返航了,接下来补充弹药燃料以便在炮击战斗发挥作用。

    俾斯麦双脚踩在海面,海面荡起波纹,不科学地稳稳地将她托在海面。

    此时她舰装上面的炮台朝着深海舰娘转向,脑海中各种讯息结合在一起,炮管微微抬起构成一个角度。随后俾斯麦一挥手,炮弹从漆黑的炮口中飞出,与此同时强烈的后坐力将她整个人向后推,身后溅起浪花。

    炮击战想要直接命中敌人显然很难,若是真正的战舰不知道要多少发炮弹才能够击中敌人,即便是打出了跨射,事实上命中率也别想有太高。如果敌人是舰娘,因为目标太小的关系,甚至比起命中战舰还是艰难。

    然而此时一连串的炮弹朝着敌人飞了过去,炮弹准确的命中了高速前进的敌人。烟雾升了起来,接着又是一连串炮击的声音。爆炸声,火焰燃烧起来,待到大雨落下来,原本位置上面的深海驱逐舰已经看不到影子。

    俾斯麦一马当先消灭了敌人,接着是北宅的炮击,她身上的舰装和自己的姐姐差不多。虽然平时懒懒散散,但是此时也有锐利的视线露出来。若是苏顾在这里,大抵能够想象一只大熊猫大叫,熊人族永不为奴。

    黑白涂装的舰装在许久的时间都没有展露出来,此时总算显露出狰狞。不过北宅不比她的姐姐有着旗舰杀手一般的能力,她的命中显然要差一些。

    这里也不像是游戏中一炮基本命中,毕竟那只是一种表现方式,否则不过开了两炮,就能够从白天到黑夜吗?相比于自己的姐姐,北宅的炮火轰出来。一下,两下,持续不断的轰出,不知道是第几发才将一个深海轻巡洋舰掀翻。

    欧根亲王去了自己姐姐希佩尔海军上将那边,很快就回来了,这才赶得上这样的战斗。许久以来她总算是有机会,护卫在自己的俾斯麦姐姐的身边。

    她的舰装有着两块如同是盾牌一样的装甲,加之苏顾原本为她搭配的装备就是中型装甲,此时的她俨然就像是海上的堡垒一般。

    在炮火中前进,随时注意着可能出现的攻击。陡然看到飞来的炮火,她航行到俾斯麦的前面,双手支起装甲,炮火轰击在她的装甲上面。

    嗤炮火在盾牌上弹开。

    摇晃

    炮火没有给她带来什么伤害,无非就是一点擦伤。

    为自己的姐姐俾斯麦挡住了炮火,蓝发的少女欧根亲王露出欣慰的笑容。然而作为被保护者,俾斯麦一脸冷漠。

    北宅看到欧根亲王的动作,她虽然懒懒散散,但是什么东西都懂,此时撇撇嘴,说道:“那枚炮弹根本打不中,欧根亲王你去挡什么啊。而且就算是打中了,驱逐舰的攻击对姐姐也完全没有伤害,就算是插伤都不会有,姐姐的装甲那么厚……”

    欧根有些尴尬的笑了一下,看到同伴受到攻击,不管队友是不是能够闪避,不管能不能给人带去伤害,反正总是下意识就去挡了。

    北宅说道:“你总是那个样子,以前就是那样,现在还是那样。你的毛病要改一些啦,你要给提督骂啦。”

    俾斯麦航行在最前面,却没有脱离队伍,听到北宅的话,冷声说道:“你毛病那么多,就不要说欧根亲王了。回去就把你的本子全部都烧掉了……注意一起转向,敌人上来了。”

    威尔士亲王有着一直到肘关节的装甲护手,还有一直到膝盖的护腿。她全身的舰装都是漆黑的颜色,正如当初露出来的时候,很多人怀疑她是深海舰娘。和俾斯麦的舰装不同,她的舰装像是战车一样,坐在舰装上面,她如同是国王。不过比起国王这样的称呼,或者说是黑暗大魔王更相像一些。

    红酒杯在战斗之前就被她捏碎了,比起俾斯麦,她的舰装要弱一些,就连身上搭载的装备也要弱一些。然而比起俾斯麦,她也有自己出色的地方。

    雷雨中,她向前方伸手,舰装两侧的炮台缓慢坚定的转向。作为旗舰,她比起任何人更擅长如何命中敌人。雨点早就将她的一头金发打湿,她在风雨中打了一个响指,炮火轰鸣而出

    如果说这个舰队里面,谁的装备最好,那么反击的装备最好。最优秀的超长炮、mk6、九一式穿甲弹,然而这是她在自己主人的指挥下,除开丹麦海峡海战外第一次出击。

    她穿着黑白相间的女仆装,厚重的装甲在她的右侧,然后是小小的炮台,大烟囱则背在身后。要说她的炮台安装在舰装哪个位置,和所有人不同,她的炮台在她手上的大枪上。那一把大枪几乎比她整个人都要更高一些,她双手抱着大枪,金色和蓝色的眸子眨了眨,现在她是战斗女仆反击。

    离得自己的主人越近她就越强,主人和镇守府都在身后。

    现在,反击,无敌。

    火炮轰鸣,炮火交错,天空有舰载机,也有火光划过,水下有鱼雷,鱼雷后面冒出无数泡沫在前进。

    萤火虫发射了几发鱼雷,她伸手指着前面的深海舰娘,大声说道:“我要撞那个重巡洋舰。”

    她的话音刚落,威尔士亲王冰冷的声音出现:“萤火虫,你自己给我待在后面,不能冲上去,除非你想死的话。”

    威尔士亲王还是很有威严,萤火虫顿时就不说了,只能嘟囔着:“现在鱼雷根本打不中,等到晚上才好一些,干脆撞她们就好了。”

    萤火虫在嘟囔,紫石英更是在嘟囔,她抱怨道:“我明明都待在最后面了,为什么那些多深海舰娘都朝着我攻击啊,不管是炮击、舰载机还是鱼雷……啊啊,差点就没有闪开,居然攻击高贵的淑女,我诅咒你们”

    这个时候一枚炮弹在砸在她的身后,波浪向四面推开,巨大的水柱升起来,紫石英立刻抱住头,她不是没有意识的战舰,只是一个有些中二的小姑娘,会害怕。

    齐柏林参加过很多的战斗,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战斗。

    舰载机制空,开幕洗地。

    黑色幽灵的俾斯麦的炮击,她的确是旗舰杀手。

    一直懒懒散散的北宅也露出了狰狞的一面。

    威尔士亲王优秀的指挥能力,让整个队伍都得到了提升。

    被自己的学生苏顾叫做全能女仆,总是给自己打气说要超过姐姐,做菜的能力强大到了极限。此时看到她,让人想起,“战斗女仆”和“威风凛凛”两个词语。

    约克城没有见过大家同时出击的场面,她喃喃说道:“炮击战就是这样吗?你打过来我打过去,和我们航空母舰的战斗不一样。”

    齐柏林说道:“不只是这样,舰娘的攻击不仅仅是炮击战。你知道那些强大的国家开着那些巨大的渔政船,朝着别的国家那些小小的渔船碾过去是什么样的画面吗……接下来,那你就好好看吧。”海底熔岩说4000字啊,很努力写战斗了,求月票,求各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