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寻找走丢的舰娘 > 第两百四十九章 这个数量很少嘛,无需担心
    深海的大舰队,以旗舰为组成的庞大舰队,会裹挟着零零散散的深海舰娘向着某处起攻击。??这样的舰队每一次出现的时候,都伴随着腥风血雨,无数可歌可泣的故事就在其中出现。

    这里是现实的世界,对于苏顾来说,毕竟因为游戏来到这边,总是会下意识用游戏的角度来看待问题。

    如果说攻略活动地图,在这里大抵算得上是在镇压深海旗舰。虽然在这个世界上,这么多年来,这样的攻势几乎从来都没有成功过。其中一部分原因是因为深海旗舰实在过于强大,另一部分的原因,那就是没有提督舍得让自己的舰娘冒险。

    深海的大舰队的袭击大抵可以想象成游戏中的防御活动,虽然现在这里算是一个世界,不是一个游戏,两者化成等号不对,但是作为参考还是没有问题。

    这样一路想着,苏顾有些心不在焉地回到镇守府。一路有些担心,但是害怕其实也没有什么,毕竟自己已经拥有那么多舰娘,若是自己的镇守府都会被毁掉,那想必整个世界都要完蛋吧

    回到镇守府,在靠在办公室的时候看见齐柏林和赤城坐在走廊边,她们正在说话。听到脚步声,她们转过头,看到苏顾和萨拉托加走过。齐柏林看了一眼接着继续说话,赤城看见苏顾微笑了起来。

    “狐狸精。”萨拉托加小声嘟嚷。

    苏顾听见了,随后瞟了自己的小姨子一眼,心想,你也好意思说人家是狐狸精啊。

    想起在县城的时候遇到田浩的事情,苏顾说道:“对了,我去问问齐柏林。”

    相处了那么久,到现在对于齐柏林的称呼已经从齐柏林教官变成了齐柏林。齐柏林作为教官生活了好长的时间,比起镇守府里面任何人都要长,就算是列克星敦在很多方面强于齐柏林,但是在这个世界生活的经验方面也是不如对方。

    “那我去找姐姐去了。”萨拉托加这样说着随后就走开了。

    苏顾也没有在意萨拉托加,走到齐柏林和赤城两个人前面,说道:“齐柏林刚好你在这里啊,有一件事情要和你说一下。”

    “怎么呢?”

    “我们在县城港口的时候遇到了田浩,他说这段时间可能说有深海舰娘出现……”

    “他说?我都不知道……”齐柏林这样说着,随后声音停顿下来,当初在学院的时候,她自然可是说得上消息灵通,但是现在这里,的确很多事情都不知道。

    这样想了想,齐柏林说道:“他说了一些什么东西?”

    随后就这样,苏顾把自己所知道的事情说了出来。

    不久后,齐柏林听完苏顾所说的话,随后开始沉默。

    齐柏林沉默着,苏顾就在原地等着,这个时候小宅走过来。

    小宅在走廊挥手,喊道:“提督。”

    苏顾朝着小宅摆摆头,将手指放在嘴唇中间示意嘘声。

    小宅有些疑惑的走到苏顾的面前,看向齐柏林。对于齐柏林她也熟悉,是一个老是喜欢叫自己去学习的麻烦阿姨。不过好意还是不好意她还是分得清楚,虽然嫌弃麻烦,但是也不觉得怎么样,还是觉得齐柏林是一个好人。

    想了一会儿,齐柏林抬起头,说道:“这种时候说不准,以前的时候有过这样的情况,遇到深海旗舰袭击的情况,但是也有虚惊一场的时候……不然这样吧,明天我回川秀一样,到学院里面问一下我的同事就可以了,那边有准确的资料。”

    “那也好。”毕竟准确的消息最重要,不然太折腾了一下。齐柏林的航不错,足足有三十多节,从这里到川秀的话也要不了多少时间。田浩的好意收到了,但是很明显学院方面的消息准确一些。

    “深海旗舰一般不出动……”

    “很多时候以讹传讹,你不用担心。”

    苏顾说道:“我没担心。”

    这个时候说着话,在苏顾的视野中,干燥的水泥地面出现了小小的斑点,接着斑点越来越多。

    此时小宅在走廊里面伸出手,雨点打在她的手掌中间,然后四溅开来,她开始跳起来。

    “下雨了。”

    雨丝变成雨点,雨点越来越大,春日的细雨变成了夏日的暴雨。雨点越来越密,大雨变成雨幕。海风吹过来,听得到一阵阵哗啦啦的声音,现在变成了瓢泼大雨。草叶在雨中弯下来腰,大树的树叶被打下来无数。

    从前面走过来,穿着一身女仆装的弗莱彻一边走一边看着雨。此时心想,下雨了,明天打扫起来要好麻烦了。这样想着,随后她开始在走廊里面跑起来。

    苏顾看着弗莱彻跑过,有些疑惑地问道:“你怎么了?”

    “下雨了要收衣服,还要把大家房间里面的窗户关起来。”

    我们在商量着深海舰娘的事情,你居然就为了衣服和窗户这样的事情跑起来,搞得大家一惊一乍,一点危机感都没有。

    弗莱彻跑掉,苏顾看着天空,说道:“都说深海舰娘的出现往往伴随着大风大雨,刚刚还在说着深海舰娘的事情,就下起雨来了,不得不怀疑……侦查一下吧。”

    苏顾转过头看向赤城,赤城点点头,她握着自己的长弓,从箭袋里面取出一支箭矢搭在弓弦上面。

    温柔娴静如同是端庄的仕女,又或者是待在厨房如同是吃货。最初在学院里面是绝对的女神,刀枪入库许久的时间,此时搭弓射箭才展现出她威严的一面,赤城如若是战场女武神一般。

    赤城瞄准了天空的方向,松开弓弦。箭矢破开雨幕,在半空的时候化作一架舰载机。

    那架舰载机飞跃高楼、飞跃整个镇守府、飞跃云层,如同是航模一般的舰载机没有在风雨中飘摇,坚定的划过天空,不久后变成黑点,黑点越来越小。

    苏顾往四处看了看,弗莱彻的三个妹妹结伴走过镇守府两栋楼之间的走廊,圣胡安在自己的房间里面推开窗户看向雨幕。列克星敦从远处有些焦急的走过来,她的后面跟着萨拉托加,看来萨拉托加和她说过今天生的事情了。

    赤城面沉如水,说道:“现深海舰娘……”

    苏顾一颗心提了起来,随后赤城却微笑了起来,说道:“不过挺弱的样子。”

    齐柏林舒了一口气,望向苏顾,说道:“所以说,你们都从哪里听来那些以讹传讹的消息……”既然赤城都说了挺弱,心想,那么估计也就是几艘深海驱逐舰和深海轻巡洋舰吧。

    苏顾一瞬间想了很多的事情,比如说,田浩性格总是那样,一件事情总是说得夸张。也是,在谈论事情的居然还有心情说深海赤城、加贺的大白腿,说了那么多关于深海旗舰的事情,弄得自己还以为可能遇到很厉害的敌人。

    不过还是有些不放心,苏顾又问了一遍:“真的不强?”

    “不强。数量不多,无非也就是几十艘深海驱逐舰……深海战列舰、战列巡洋舰、航空母舰这样的深海舰娘,无非也就是十几的样子。而且她们都分散开了。”

    十几艘深海大船,听起来的确是很多,不过大部分的深海舰娘甚至连自己舰娘的装甲都未必能够击穿,而且她们还都分散了。原本还以为是如同潮水一般涌上来的深海舰娘,看来是自己想多了。

    苏顾和赤城这样说着,齐柏林看向两个人说道:“等等,你们在说一些什么,这个数量算少?”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