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寻找走丢的舰娘 > 第两百四十四章 错过了,没机会了
    俾斯麦的怀抱让人感到心跳,她的手臂环过胳膊落到胸前,另外后背柔软的触感也传过来,让人心猿意马。? ?

    苏顾也不知道此时反转过去会怎么样?会是一场鱼水之欢或者是俾斯麦拂袖而去,总而言之不敢有任何动作。

    事实上到现在他还记得跟着俾斯麦锻炼的经过,被教训了无数遍。俾斯麦往常的形象是冷漠严肃风,虽然知道对方的内心大概是软猫的那一种类型,但是谁又知道真正到那个时候会是软猫还是老虎。

    不过苏顾到现在依然记得,北宅调笑自己姐姐,然后被俾斯麦痛揍了一顿的画面。虽然自己是提督又是普通人,俾斯麦的痛揍当然不会了。不过如果自己现在被俾斯麦现自己还醒着,其中的后果真不知道。

    俾斯麦对自己的感情,苏顾能够感受到,但是回应的话绝对不是现在。虽然依照俾斯麦的性格,自己想要做什么她不会反对,但是事实上,自己真不是那种推土机的性格。

    被俾斯麦抱着,当然很温暖了。只是这样睁着眼睛睡觉,身体僵硬不敢有什么动作,害怕被俾斯麦现自己还醒着。

    “提督啊提督……”

    “俾斯麦希望永远陪在你的身边……”

    俾斯麦的声音让人心动,只是就苏顾本人来说很难描述对俾斯麦的想法。

    对于俾斯麦的相貌和身材当然是喜欢,俾斯麦相貌精致、漂亮而英气,还有着高挑如同衣服架子一般的身材。

    就性格来说,每个人有自己的特色,列克星敦的温婉、赤城端庄还有吃货属性、萨拉托加在外人面前冷若冰霜但是在自己面前欢乐跳脱。俾斯麦的性格,记得当初在学院和教官纳尔逊切磋,随后当俾斯麦站出来的时候,那个时候就喜欢上了。

    苏顾这样想着,俾斯麦的声音又传过来。

    “俾斯麦不擅长说话,但是还是喜欢要听提督说……”

    这样,苏顾感觉到俾斯麦的手掌突然放到自己的脸上,随后手指在嘴唇上划过。

    “提督的嘴唇……”

    这下连苏顾都有些惊讶了,没有想到往日里面威风凛凛的俾斯麦,居然有着这样的内心。

    到此时苏顾是很认真地想了想要不要回应,毕竟比起列克星敦,俾斯麦同样是婚舰。

    此时只要自己回应一下大概就能够水到渠成,这样想着,然而还没有等他挣扎一下下定决定,俾斯麦松开他了。

    这样松开了,背后柔软的触感也消失不见,细微的挪动的声音出现,随后就能够感受到俾斯麦已经退到了墙壁边。

    虽然是提督和婚舰的关系,但是有些事情,一开始没有水到渠成的生,到后面也就越来越难了。此时有些失落的想,俾斯麦这是过时不候吗?

    ……

    总而言之等到苏顾第二天醒过来,才从被子里面坐起来,立刻就现自己的身边空荡荡的,俾斯麦早已经起床了。

    俾斯麦手臂的力度和胸前的丰满依然记得,果然好喜欢对方那隐藏的感情表现出来,那真是太可爱。

    想一想到底要不要和北宅做一笔交易,来两张俾斯麦的私密照。不过转念一想,北宅压根就是猪队友。

    苏顾甩了甩头,让心中的杂念消失,心想不能在这样下去了。

    他坐在床边,从床边的椅子上面把昨晚挂在椅背的衣服穿在身上,穿着衣服走出房间,回头看了一眼,有些患得患失。

    从房间里面出来,在旁边的卫生间洗漱了一下,布吕歇尔在那里放着毛巾、水杯和新的牙刷。就这样洗漱完毕,站在镜子面前,在头上面抹了一些水,然后用梳子把翘起来的头整得服帖。

    从卫生间出来,走下楼,小女孩已经全部都起来了。虽然小宅她现在还是一副郁郁不振的样子,毕竟往常在镇守府的时候,她比较喜欢睡懒觉。每一次都要人专门叫醒她,不过好在她没有起床气。

    小宅迷迷糊糊,但是她的身边几个潜艇倒是精神满满,此时很明显看得出来,小宅是被潜艇吵起来的。

    此时大清早潜艇们已经到处吵开了,u47和u5o5各自拿着用书本卷起来的棍子打过来打过去。u81搂着自己的小狼,到现在苏顾依然分不出清楚那一条小狼叫哪一个名字。

    在客厅里面看到俾斯麦,她依然是那一副表情,严肃又不苟言笑的军人模样。此时看着窗外,但是窗外什么东西都没有。

    苏顾打了一声招呼:“俾斯麦,早上好。”

    俾斯麦回过头点点头,说道:提督,早上好。“

    一本正经的样子,让人没有办法想象昨天夜晚有那样的动作。想一想,俾斯麦和她妹妹北宅的性格差距太大,若是北宅处在那样的环境,大抵会抱着你,然后说什么“抱一下就抱一下,反正是提督,反正是婚舰”,往常软得可以的北宅反而不太知道害羞。

    此时和俾斯麦打完招呼,听到布吕歇尔的招呼声。

    布吕歇尔带着头巾穿着围裙,俨然就像是某种不点描述的电影里面的家政女仆。她身材本来就有肉,不是那种骨感美女。此时她握着毛巾将一盘披萨端了出来,比起她手上的披萨,作为本人来说更秀色可餐一些。

    还真是没有现,布吕歇尔太可爱。

    这样想了想,随后苏顾嗤笑一下,自己还真是贪心的男人。

    不过苏顾毕竟也是久经沙场,镇守府里面大大小小都是或漂亮或可爱的姑娘。若是把持不住自己,到现在大抵连门都没有办法出了。

    布吕歇尔将披萨端上来,随后把一杯杯的牛奶也端上桌子。

    披萨、三明治、荷包蛋还有牛奶,这就是一天的早餐。

    希佩尔海军上将到现在才从自己的房间里面出来,不过她的样子不是才起床的样子,很显然是早就起床,洗漱完毕,然后再回到房间。

    随后在餐桌上面,吃到一半苏顾说起自己今天就要回镇守府了。

    希佩尔海军上将说道:“我们就没有办法陪着提督回去了,还有很多的事情,不过有空的话就会回去,不然要等到我们卸任。”

    虽然是舰娘,但是也相当负责任,不可能就这样随便抛下自己的工作。

    苏顾说道:“没有关系,其实你们回去也没有什么事情……不如说是你们在这里工作,对我帮助更大。”这是安慰话,大家团团圆圆最好。

    “总要回去……话说提督那边的宪兵队我认识,如果提督犯事了可以找我,不过最好还是不要犯事。”

    “我不会犯事的,我可是遵纪守法的人。”

    苏顾这样说着,周围传来叹息声。死萝莉控提督,没有一个是无辜的。

    布吕歇尔说道:“说起来,提督真的这么快就准备回去了吗?不准备在这里玩几天的时间?而且,可以给你尝尝我的手艺,比如说是满汉全席,比如说是法式大餐,焗蜗牛、鹅肝……”

    苏顾看着布吕歇尔,心想,你牛皮吹大了一些吧。随后倒是说道:“这里有什么景点吗?”

    “嗯,海鲜、椰子还有冲浪,别的没了。”

    “你说的这些东西在我那里也有,而且我那里的环境绝对比你这里好。”

    “因为我们有工厂嘛,你那里是贫穷的地方。”

    苏顾将手中的披萨全部都送进嘴中,随后说道:“还是要回去,已经出来了一天的时间,再不过去就过分了……就算到时候过来,也要和大家说一声。”

    “很顾家的样子嘛。”

    “是了,当然。”

    希佩尔海军上将说道:“你们回去了,有一点事情提督一定要记住。”

    “什么?”

    “和我们那个抛弃姐姐的欧根亲王说一声,就说我们在这里,看她有什么表现?”

    你们就这么计较自己的妹妹?苏顾看着希佩尔海军上将用餐刀将自己碟子里面的荷包蛋切开,欧根亲王,自求多福……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