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寻找走丢的舰娘 > 第两百四十三章 禽兽不如
    小宅已经跑去睡觉了,和u47叽叽喳喳说着话跑上了楼梯,她们的房间在二楼。 ? 玩闹了半天的时间到现在还没有洗澡,不过这里不是镇守府,有些事情做起来麻烦,这种天气就算了。希佩尔海军上将和布吕歇尔也跑去睡觉了,她们作为宪兵,明天还有工作。

    把自己和俾斯麦安排在一个房间,事实上苏顾看见了她们脸上的笑意。不过本来就是提督的婚舰,有什么笑意和不笑意,安排在一个房间,在她们看来估计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苏顾在卫生间洗手洗脚,随后回到房间,房间里面没有看到俾斯麦。

    另一边,俾斯麦坐在楼梯的台阶上面,走廊的灯也被熄灭,她现在也感觉有些为难。不过只是坐了一下,俾斯麦随后就看到布吕歇尔。

    布吕歇尔穿着睡衣,红色的长分成两束放在身前,看见俾斯麦有些意外,说道:“俾斯麦你怎么坐在这里?”

    俾斯麦站起来说道:“坐一下就进去了。”

    在布吕歇尔的视线中走进客房里面,俾斯麦看到自己的提督也脱掉了最外面的衣服。

    与此同时苏顾也看到俾斯麦,于是叫了一声:“俾斯麦。”

    “嗯。”

    “你睡里面还是睡外面?”

    “随便了。”

    “那你睡里面吧。”

    “也行。”

    这样说着,俾斯麦解开衣服的第一颗扣子,到露出里面精致的锁骨,随后停了下来。

    努力让脸色平静,俾斯麦想要解开最外面的衣服。布吕歇尔没有提供睡衣,她想到自己的外套里面也没有穿太多的衣服,手指放在扣子上面,沉默了一下,说道:“提督,关灯吧。”

    随着灯熄灭,房间里面只是淡淡的月光,俾斯麦解开外衣,立刻就露出里面黑色的胸罩和内裤,精致的锁骨、平坦的小腹还有匀称的大腿。这样脱下衣服,俾斯麦爬到床上睡到里面。

    此时看到俾斯麦睡到最里面,苏顾也坐在桌边脱下自己的衣服爬到床上。

    平时都是正面朝上睡,此时倒是侧着睡觉,苏顾碾转反侧一下,听到俾斯麦的声音。

    “已经很晚了。”外面听得到海浪声,哗啦啦。

    “是啊,有些吵。”

    “小宅和u47她们睡……”只穿着内衣的俾斯麦完全没有一点威武的气质。

    “大概会很闹腾。”

    俾斯麦睡在床铺的最里面,虽然说床够大,事实上布吕歇尔的床铺足够在两个人中间再睡一个小宅。床够大,被子也够大,此时两个人盖着,苏顾睡在旁边,俾斯麦睡在最里面,中间显得空荡荡。

    这样无声了一会儿,俾斯麦说道:“提督,北宅总是喜欢跑到你的房间里面去吧。”

    “差不多吧。”

    “她喜欢躲在你的房间里面看本子吧。”

    北宅喜欢到自己房间里面看本子,这倒是事实,虽然她一再强调,让苏顾不要在自己的姐姐面前说起这件事情,不过苏顾才是把北宅给卖掉了。

    “是啊。”

    “那你也看吗?”

    “不看。”

    这样沉默了一下,随后俾斯麦扯了扯被子,说道:“好虚伪的话。”

    这句话,作为舰娘来说不需要用那种看透人心的能力,只要需要想一想一起生活了那么长的时间里面自己提督的表现,这句话就能够说出来了。

    苏顾说道:“我平时就这么没有节操吗?把我和北宅相比。”

    “差不多吧。”

    苏顾把手从被子里面伸出来,心想平时和俾斯麦在一起很少说话。

    当初在镇守府,自己是提督,镇守府那么多人,若是一个个聊天那不知道要多少时间,通常是等到有人来找自己聊天。这次出来算是单独相处,但是和小宅在一起,大多数时候又是在照顾小宅。

    俾斯麦突然说道:“像是我这样的人很男人婆吧。”

    “没有啊,最多就是女汉子。”

    “什么是女汉子什么是男人婆,有的时候弄不懂你到底在说一些什么?”

    苏顾说道:“长得好看的是女汉子,长得难看才是男人婆。俾斯麦,很漂亮啊。”

    苏顾的赞美让俾斯麦沉默了好久,随后俾斯麦说道:“说真的,你和列克星敦做过什么了吗?”

    “额?”

    “过,妹妹北宅也和我说过,她听萨拉托加说的。”

    小宅还好,她总是能够撞到列克星敦,毕竟她大多数时候都在自己的房间。萨拉托加到底怎么知道这样的事情呢?想一想小姨子一向来跳脱,被她现也没有什么好奇怪。不过此时就连俾斯麦都知道了,大概整个镇守府就没有人不知道吧。只是奇怪为什么俾斯麦问这样的问题。

    这个时候也不好否认,也不便否认,苏顾说道:“算是吧。”

    “是因为她是太太吗?”

    “倒不是因为这一个。”

    “那到底是因为什么?”

    “不好说……”难道要说是因为她主动,然后自己觉得再不做一些什么就罪大恶极了。而且,毕竟自己也是正常的男人,千娇百媚的太太投怀送抱还不接受,大概真的就要去协和医院了。

    “和威尔士亲王做过了吗?”

    “为什么问这个?”

    “很奇怪的问题吗?威尔士亲王是我的敌人啊。”

    “什么敌人啊,不是应该是同伴。”

    “是同伴也是敌人啊。”

    苏顾说道:“没有啊,什么都没有生。”

    “她不是你的婚舰吗?”

    苏顾没头没脑说了一声:“你还是婚舰啊……额,婚舰的原因只是因为兄弟做不成了。”没有人会想要和泳装威尔士亲王做兄弟。

    “什么意思?兄弟?”

    “威尔士亲王是大哥啊。”

    “我不知道你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了,乱七八糟……和北宅说话一样,听不懂。”

    “还好。”

    “要不要改变一下自己,镇守府里面好像都……”

    对于镇守府里面的大家来说,严肃军人风的俾斯麦真不是好亲近的姐姐,当然这里面除开欧根亲王和小宅。

    “不要想太多的东西,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风格。虽然大家不喜欢找你说话,而且你一说话大家都有些害怕,但是如果出了什么事情第一时间还是想到你。帅气、英气,不喜欢说话,但是需要的时候会顶在第一线,这才是俾斯麦。很漂亮很帅气。”

    俾斯麦抿抿嘴唇,良久说道:“嗯,那睡吧。”

    黑暗中,左右无话,此时随着俾斯麦说了一声睡吧,随后房间里面两个人就安静下来。

    两个人是安静了,只是这座位于宪兵队大院的深处靠近海边的房子,此时听得到涛涛的海浪声。夜里不断的海浪拍打的声音容易让人睡不到,在里面的人就包括俾斯麦。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的时间,一直沉默了好长的时间,俾斯麦轻声说了一句:“提督,睡了吗?”

    没有得到回复。

    俾斯麦蜷缩着腿,想起从自己妹妹那里收缴来的本子,那些本子虽然说是烧掉了,事实上自己也看过一些,本子上面的情节也了解了一些。按照本子上面来说,现在应该是什么情节?提督把自己搂住,手掌放在胸部……

    还是说就像是另外那种剧情。

    我就碰碰绝对不做什么……

    我就抱抱绝对不做什么……

    手就放在上面,不会揉……

    如果真的这样做,那自己该怎么办?不允许?但是自己是婚舰,说不过去。允许的话,做这样的事情,感觉提督像是一个禽兽。

    想了想,比起提督,想这种问题的自己更像是禽兽。俾斯麦转过头,她看向苏顾的后背。

    一直以为是很坚强和强大的人,到此时感到有些害怕,心想自己原来也不过如此。想到当初自己妹妹给自己拍的照片,那上面是穿着开胸毛衣的自己。当初拿到照片,想要立刻就烧掉,到后来居然鬼使神差的收了起来,其实内心对于这样的照片没有厌恶。

    和提督认识应该说是多少时间了?很长很长的时间了吧。其实到现在她关于过去那些记忆有些模糊了。仅有的记忆里面,在妹妹之后到镇守府,参加演习一路成长。参加了代号女武神行动的大战,大战结束后得到了提督给予的戒指,那就是成为提督婚舰的开始。

    虽然有人说,那枚戒指本应该给驱逐舰凌波号。一直认为那是荒唐的话,给了就是给了,没给就是没给,不是把凌波的戒指给了自己,而是没有把戒指给凌波,提督本来就不止一枚戒指。

    事实上一直到提督离开前,记忆都很模糊。然后到很久以后再次遇见提督,那个时候才感觉清晰的看清楚了提督的相貌。

    现在的提督,相比于以前脾气好了很多,也不是说改变,变成了另外一个人,而是应该说是少了很多的功利心,做事没有那么焦急了。这样的提督谈不上多好,肯定不算坏,不过虽然是很普通的人,就是喜欢……喜欢,那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

    这样想着,俾斯麦又叫了一声:“提督。”

    还是没有得到回话。

    俾斯麦伸手推了推苏顾的肩膀,等了好久没有反应,说道:“提督,抱你一下,好吗?”

    睡着了吧,这样想着,俾斯麦靠近过去,抱住苏顾。

    她当然做不到不像是北宅那样,做什么都显得无所谓的样子。比如说是毫无防备地跑到提督的房间然后钻进被子,好像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这样抱一下已经是做得最勇敢的事情,在某些方面她真的没什么胆量。

    夜色如墨,只有清冷的月光透过窗帘照进房间里面。在这个客房里面,苏顾陡然在黑暗中睁开眼睛,感受到有力的怀抱,一动不敢动。眼睛在黑暗中睁开,他看了看天花板,随后看着周围,梳妆台,衣柜,书桌,放在窗台的盆栽。

    唉,俾斯麦,我本来迷迷糊糊,这下好,全醒了。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