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寻找走丢的舰娘 > 第两百四十一章 你是希尔薇还是希佩尔
    吃完晚饭,说了一些话,不久后就结束了。

    布吕歇尔收拾着餐桌,大家则各自做着各自的事情。

    既然来到了这边,苏顾暂时也不着急回去,不然显得太匆匆忙忙了,反正布吕歇尔很早前就说过这边也有客房。

    事实上关于镇守府方面,以前的时候也谈论过,像是这样出来,容易遇到意外的事情。

    如果没有当天就赶回去,也不用在意,那估计是遇到了一些要紧的事情。就像是以前的时候,帮忙北宅收拾房间,却遇到俾斯麦意外回来,然后在那里耽搁一天的时间。

    除非和预定的时间相差实在太多,不然都不需要在意安全问题,而且,自己也绝对不会再突然离开。

    此时苏顾坐在屋外的长椅上面,看着在屋外的吊床上面玩耍的几个小女孩,在那里俾斯麦正在个小女孩推吊床,以便吊床摇晃起来。

    俾斯麦只是严肃不喜欢说话,如果有人向着她请求帮助,她甚至可以什么都不会问就会答应下来。当然如果是北宅那种请求,让俾斯麦当做自己的本子模特的时候,俾斯麦只会痛打自己的妹妹一顿。

    此时苏顾看着俾斯麦手上越来越大的动作,突然有些担心坐在吊床上面的小女孩什么时候会摔下来。

    他刚想要让俾斯麦动作轻一些,然后就发现希佩尔海军上将看着自己。

    苏顾有些疑惑地左右看了看,发现自己身边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

    随后他就看到希佩尔海军上将走过来,站在自己的身边,说道:“提督找到俾斯麦是在什么时候呢?”

    “在我实习之后先找到了莱比锡和北宅,然后就遇到了俾斯麦和欧歌亲王……大概几个月前。”只是吃饭的时间,当然没有办法把所有的事情都说出来。

    “列克星敦做秘书舰吗?”

    “在所有人里面,应该就是她最合适吧。”

    唯能力而不是亲疏,列克星敦做秘书舰合适,没毛病呀。

    “俾斯麦连旗舰都没得做吗?”

    苏顾沉默了一下说道:“不只是她,谁都没得旗舰做,因为我们那边根本没有利害的敌人,出击的时候基本都是一个人,目前都是让约克城出击。我和你说过了,那是我新建造出来的舰娘,航空母舰,她最需要锻炼。”不如说是她最死皮赖脸的要求出击,战斗狂。

    像是舒了一口气,希佩尔海军上将说道:“那就好。”

    苏顾说道:“什么那就好……不然你以为我专门雪藏舰娘,如果是那样的话,我带俾斯麦出来做什么?”

    “既然这样那当然没有关系,一开始主要是觉得提督和俾斯麦看起来不是很亲密的样子。”

    “为什么这么说?”

    “很明显就能够看得出来嘛,俾斯麦像是副官和秘书一样,但是不像是一个妻子的样子,记得俾斯麦是提督的婚舰吧。”

    “俾斯麦是我的婚舰啊。”这样的话,最开始总是不好意思,到现在已经觉得有些平常了。

    苏顾看了一眼俾斯麦,也就是当初在游戏中给了的戒指。如果不是游戏的话,苏顾觉得自己的性格,如果再加上俾斯麦的性格,在这里绝对不会给戒指了。

    正如俾斯麦,按她那一个性格。

    这次两人出来,完全没有给苏顾像是陪着列克星敦或者是萨拉托加逛街那种如同是约会一般的感觉。和俾斯麦出来,就像是朋友一样,说得更夸张一些,像是陪着下属出来一样。

    不管俾斯麦想要买什么东西,如果不是苏顾发现了开口,俾斯麦绝对不会主动开口说自己想要一些什么。就像是买衣服,基本都是他开口叫买,然后才买了。

    所以说要自己和俾斯麦看起来很亲密,这显然是不可能的事情。

    希佩尔海军上将说道:“提督,知道那件事情吗?”

    “什么事情?”

    “是啊,你不是宪兵所以有些事情不清楚。”

    希佩尔海军上将继续说道:“舰娘从钢铁中诞生,如同是幻想一般的生命,即便是受伤了也不需要像是人类那样……比如说是生病了要吃药,骨折了要修养,伤筋动骨一百天。但是舰娘,就算是伤害了只需要入渠就好了。入渠只是一种说法,也就是洗澡,为什么要洗澡。如果有好心情,有感情,舰娘就算是受伤也能够很快的恢复。这就是为什么都要入渠,因为泡澡舒服啊。”

    “如果要舰娘有好心情还有另外一种方法,也就是给戒指了。给了戒指,和提督的羁绊加深,就算是受伤,那种想要快速回复陪在提督的身边或者是为提督而战斗的心情,能够让舰娘更快的恢复……”

    关于这一点苏顾倒是点点头,毕竟当初在游戏中就有这样的机制,给了戒指能够让修理的时间减半。此时当游戏变成了现实,很多东西就需要另外一种方法解释了。

    当然婚舰也不是随便给戒指就可以了,那样太取巧了一些。

    除开戒指,除开舰娘的满好感,虽然好感方面,舰娘容易喜欢提督,但是也不是随随便便就可以了,而在这其中一颗真心尤其重要。如果仅仅是抱着想要修理减半的想法,那大抵会被舰娘拒绝了,因为她们能够看透人心。

    舰娘也有自己的坚持,这样虚伪的婚姻,不要。

    当然也有没有节操的类型的舰娘,比如说是小胖子南达科他号这样的舰娘。甚至有苏联号,虽然苏顾不认识,但是也听说过了。如果好感到了,你不给她戒指,她给你戒指。

    希佩尔海军上将说道:“以前我们宪兵队接到过一起案例,有些特殊。提督向舰娘求婚,舰娘答应了,然后他们就结婚了,不过最后结局是那个舰娘打了提督一顿。提督知道为什么吗?”

    “不知道。”

    “结婚了是结婚了,舰娘也不是小女孩,是成年的舰娘,什么都懂。他们结婚了很长的时间,什么事情都没有做。不要说亲吻,牵手都没有过。那个舰娘一度怀疑自己是不是被骗婚了,等了好长的时间还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然后啊,然后那个舰娘把提督打了一顿。舰娘打提督,罪大恶极,我们宪兵队知道了这种事情,过去调解,然后才发现居然是这样的乌龙事情。”

    苏顾呆了一下,想着希佩尔海军上将,说道:“你到底想要说一些什么事情?”

    “俾斯麦是你的婚舰,但是你们就像是朋友或者是上司和下属……”希佩尔海军上将拍了拍苏顾的肩膀,随后又说道:“一开始我还因为你在骗婚。”

    这样说完,苏顾有些莫名其妙,骗婚,什么骗婚?

    他看了一眼俾斯麦,俾斯麦也看向他。

    骗婚?骗婚?

    苏顾突然醒悟过来,自己和俾斯麦,给了戒指,什么都没有做,就像是朋友一样,这不就是骗婚的感觉吗?

    苏顾看向希佩尔海军上将,嘴角抽了抽,说道:“你想法也太多了一些,一开始我还以为你是皮条客啊。”

    希佩尔海军上将说道:“你们本来就是夫妻,还用拉……我们只是俾斯麦的娘家人。”

    “你们不都是我的舰娘码?还分娘家人?”

    希佩尔海军上将笑了笑,说道:“也是啊。”

    随后苏顾说道:“看不出你挺照顾人,用心,说起来我还以为你应该更狂气一些……”

    “狂气,什么狂气?”

    布吕歇尔这个时候走出来,她一边用毛巾擦着手一边说道:“世界本身就是弱肉强食,没有什么对错可言。”

    “那么,就让我们在战斗中体会虐杀的快感吧。”

    “品尝弱小的苦头吧。”

    “让我们蹂躏敌人。”

    布吕歇尔笑了起来,小酒窝出现在脸颊:“姐姐平时都是这个样子,只不过不敢提督面前这样……”

    希佩尔海军上将顿时拍了拍长椅的扶手站起来,说道:“既然提督想要看看狂气是什么样子,那就给提督看看。”

    这样说完,她的脸色一瞬间变得狰狞起来,露出那种大反派一般的笑容。苏顾很明显看到,刚刚从吊床上面下来的小宅被希佩尔海军上将的笑容吓了一跳。

    随后就看到希佩尔海军上将朝着布吕歇尔走过去,舰装斩舰刀出现在她的手上,冰冷的语气一字一顿:“布吕歇尔。”

    布吕歇尔连忙往屋里面跑,说道:“姐,提督就在那里,在那里,你这个样子很恐怖……”

    随后希佩尔海军上将狰狞的表情收敛起来,又变成了苏顾往常看到的那个希佩尔海军上将。只是虽然现在又变成了很普通的职场女性的样子,但是刚刚那一幕没有办法忘怀,果然狂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