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寻找走丢的舰娘 > 第两百四十章 姑娘想法不要太多
    “萤火虫还好吗?”

    当希佩尔海军上将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苏顾立刻就露出了古怪的眼神,心想你们果然有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

    似乎发现了苏顾古怪的眼神,希佩尔海军上将大为不满说道:“我就是这么问了一句,提督这个眼神是什么意思?”虽然只是相遇了短短的时间,却像是很熟悉一样,这就是提督和舰娘。

    苏顾还没有表明自己的态度,布吕歇尔在旁边说道:“姐姐的舰装上面还有萤火虫的挂饰,她们相爱相杀……”

    布吕歇尔还没有说完,紧接着就被希佩尔海军上将伸手敲了敲脑袋。

    随后希佩尔海军上将又说道:“欧根亲王现在和你们在一起吧?”

    “是啊,她现在主要管着厨房……毕竟总不能让反击进厨房吧。”

    即便反击知耻而后勇,努力学习着厨艺,但是有些事情不是靠努力就可以了。不得不说她真没有太多厨艺方面的天赋,满脑子都是土豆和炸鱼的僵化思维。

    “这样啊……”随后希佩尔海军上将和俾斯麦说话。

    “欧根亲王麻烦你照顾了。”毕竟希佩尔海军上将是好姐姐。

    “没有的事。”

    “她不太亲近我们,总是跟在你的身边。”

    “应该说是麻烦她了,需要她照顾我。”

    “她跟在你的身边可以学习很多的东西。”

    俾斯麦将叉子放在碟子上面,说道:“我能够教她一些什么,相反是她一直在保护我。”

    希佩尔海军上将没有继续客气过去、客气过去,说道:“也是,她的身上全部都是装甲。”

    这样说着两个人同时看向苏顾,苏顾正用筷子夹着蔬菜沙拉,此时停下手来。

    苏顾想了想自己的重巡洋舰,重巡洋舰里面唯一有战斗力的也就是威奇塔号了,而且最有正义。虽然昆西也被练满级了,不过那只是一个添头,毕竟是ovo嘛,大爱。

    另外,希佩尔海军上将的舰装是毫无意外的斩舰刀,游戏中的技能叫做伪装奇袭,其实也就是驱逐舰杀手类似的作用。

    布吕歇尔的舰装不知道应该说是斩舰刀还是长戟,技能……迷之自信。

    欧歌亲王的舰装毫无疑问是盾,又因为她的技能阿古斯之盾,肯定是搭配全身的中型护甲,然后为大船护航。

    我这完全没有做错,所以你们都看我做什么?

    不过其实苏顾也知道,游戏归游戏,把欧根亲王定义成保姆的角色有些过分。但是就算现实,那个蓝发少女就是喜欢这样的工作啊,比如说是陪在自己的俾斯麦姐姐的身边,作为护盾出现。

    两人看了看苏顾,倒是没有多评价,随后又开始说话。

    “北宅也和你们在一起吧。”

    “你还是不要说她了。”俾斯麦对于自己那个妹妹无可奈何,尤其是现在有了提督的庇护,那是真的无法无天了。

    要说苏顾也没有办法,毕竟那么可爱的北宅一脸委屈的找到你,你还能够拒绝吗?全身有肉有料,你想要做什么也毫无防备,喜欢躲在你的房间睡觉以及看本子,还会和你讨论剧情,那可是最好不过了。

    “列克星敦现在是秘书舰?俾斯麦做着什么呢?舰队旗舰?”

    “我现在无所事事。”

    俾斯麦不擅长作为教官,毕竟现在有擅长这个方面的齐柏林。镇守府里面的战列舰,基本都是满级的战舰,真的不需要俾斯麦来教导。出击绝对不会上俾斯麦,那消耗太大,最多就让约克城出击,刚好她需要锻炼。此时又并非是游戏,苏顾对驱逐舰没有什么要求,大多数的时候她们也就是上文化课,无需学习。俾斯麦暂时还真没有太大的用武之地。

    希佩尔海军上将没有在这个问题上面深究,说道:“莱比锡也在吗?我一直觉得她其实挺适合做宪兵。”

    这回苏顾说道:“她的性格,估计你给钱给她,她就放过你了。”

    “那……提督给你她薪水了吗?”

    “嗯,没有。”

    “也就你是提督,不然抓你了。”

    苏顾干笑。

    此时吃饭到一半,布吕歇尔突然说道:“提督,要红酒吗?”饭桌原本没有准备。

    看到布吕歇尔站起来,苏顾连忙说道:“不用了。”

    其实他不喜欢喝酒,不管是白酒还是红酒,一般来说除开是推不过的情况,他烟酒都不沾。

    随后想了想,他又说道:“你问问俾斯麦吧。”

    俾斯麦摆手。

    布吕歇尔重新坐下来,说道:“那到时候回去的话,要带走一些吗?这是都是别人送给我们的。”

    苏顾想了想,说道:“那我两瓶吧。”

    “那好……不过,如果是带给威尔士亲王的就算了,那可是敌人。”

    关于镇守府的事情,苏顾都给布吕歇尔说过了,大家的事情都提过了一些。比如说是列克星敦,她现在是秘书舰。比如说是北宅,她现在是镇守府的蛀虫。又比如说是弗莱彻现在跟着反击在做女仆。威尔士亲王的事情,布吕歇尔当然知道。

    德舰和英舰,天然的敌人嘛。

    此时听到布吕歇尔的话,苏顾一愣,他这还真是考虑给威尔士亲王带的红酒。

    威尔士亲王原来从自己的镇守府里面带了很多的东西过来,其中她的大部分行李就是红酒了。到现在她其实每天没有什么事情,毕竟镇守府那么多人,大部分人都没有什么事情。既然无所事事,那就喝酒咯,到现在红酒给她喝得差不多了。

    不过此时苏顾错愕的表情还没有消失,布吕歇尔又说道:“说笑的,现在已经不是敌人了是同伴。尽管带走也没有关系,全部带走……就是不知道她喝着我们的酒有什么表情?”

    苏顾看了看布吕歇尔,你这是真好意还是真腹黑?不过随后他就被布吕歇尔的正义和笑容吸引,心想应该是真好意。布吕歇尔还腹黑,那就真刷新三观了。

    布吕歇尔一脸笑意,苏顾想要说话,突然听到小宅的声音。

    “提督,我要那个。”

    小宅坐在苏顾的旁边,此时扯了扯苏顾的衣服,接着指着饭桌的角落。那里有一道菜,离得好远。她只是小女孩,个子矮矮小胳膊小腿,根本够不着。

    于是苏顾帮她夹了菜。

    苏顾替小宅夹了菜,随后筷子点着另外一道菜,说道:“这个要不要?”

    小宅点头。

    希佩尔海军上将说道:“提督,很宠着小宅嘛。”

    苏顾握着筷子点在自己碗里面,有些不知廉耻地说道:“舰娘当然是用来宠的。”

    听到这话,布吕歇尔说道:“那我也要一个。”

    苏顾说道:“好啊,我帮你夹一个。”

    希佩尔海军上将说道:“布吕歇尔你不要跟着凑热闹。”

    “为什么啊,我也想要体验一下被提督夹菜的感觉。”

    面对没自觉的妹妹,希佩尔海军上将无奈说道:“那随你了。”

    就这样希佩尔海军上将看到给布吕歇尔夹菜的苏顾,随后她又看到一脸沉默的俾斯麦。

    她作为宪兵队队长好长时间,目光敏锐。此时她突然发现面前的画面,有些不对的样子。

    明明俾斯麦才是婚舰,提督的身边坐着小宅和u47,俾斯麦反而坐在很远的地方,看起来她倒像是这里面最无关的人。刚刚和俾斯麦聊天,听说她现在在镇守府无所事事。俾斯麦那么厉害的舰娘,居然无所事事,难道说是他们夫妻不和或者是……

    希佩尔海军上将蓦地想到了作为宪兵队队长,以前的时候了解到的一个案例。她看了看苏顾,又看了看俾斯麦,看得两个人都有些莫名其妙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