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寻找走丢的舰娘 > 第两百三十八章 一个问题
    由布吕歇尔提议去看看希佩尔海军上将,同行的人有苏顾和俾斯麦。

    小宅和潜艇们在家里面玩着,她们对于宪兵队的事情没有兴趣。正如原本u81都搞不懂她的布吕歇尔姐姐,到底在做一些什么事情,因为她们根本不关注。

    此时几个人随便吃了一些午饭,布吕歇尔也没有给中午没有回家的姐姐带午饭,用她的话来说就是,姐姐工作的时候根本不会停下来吃饭。

    几个人穿过宪兵队的大院,路过的时候又看到了m计划,此时她坐在远处走廊到院子的台阶上面,脚上踩着自己的舰装滑板晃了晃去。她看到苏顾一行人,随后又低下头。苏顾有一种感觉,自己被深深地看了一眼。

    不过就算是这样,苏顾也没有想要刻意去打招呼,毕竟那又不是自己的舰娘。

    大家走上台阶,走过走廊,随后往三层楼走。

    扶着水泥扶手上去,一个“啊啊啊”的声音响起来,然后苏顾就看到一个小女孩坐在扶手上面滑下来。

    “那是谁?”

    “被提督带过来的驱逐舰,她们的提督在开会,但是驱逐舰待不住。”

    “什么型号啊?”

    “晓号。”

    晓号?那不是六驱,也是内裤小队,但是看起来好普通的样子。

    晓号只是插曲,楼梯上,布吕歇尔说道:“一楼是我们的办公室,二楼是审讯室,到了三楼就是礼堂了,不过就是几个房间拼凑到一起。开会的时候用到礼堂,虽然没有多少提督,其实就算是普通的房间也可以,不过在礼堂里面开会已经变成了一种习惯。有时候大家都做到第一排,后面空荡荡,感觉很奇妙。”

    这样说着,随后几个人走到三楼。

    随后走到礼堂外面的窗户边,窗帘没有拉起来,穿过窗户就能够看到希佩尔海军上将。

    她穿着一身合体的宪兵服搭配黑色的长靴,她绿色的头发挽起来,戴着平光眼镜一副成熟知性的模样。

    苏顾一时间觉得没有办法想象,这个就是希佩尔海军上将号。不过也经过了那么长时间的锻炼,不管是怎么样的人都能够得到改变。他也知道不能随便用游戏中的眼光来看待自己的舰娘,因为她们现在是活生生的舰娘。

    此时希佩尔海军上将站在讲台上面说话,声音中气十足,即便是在外面也听得到。

    “请不要随意对驱逐舰出手,我们宪兵队已经得到过了很多次汇报,说是你们在公共场合行为不检……”

    “很多事情不要做,不能插手政府方面的事情,这是一直以来都说好的……”

    “还有你,你低着头看什么,你的脚那么好看吗?尤其是你,不要像是传销一样的宣传你那个社团。”

    那个被希佩尔点名的提督抬起头,说道:“我宣传社团又没有违法。”怎么可能如此轻易就屈服了,“请问您今天要来点兔子吗?”社团社员绝对不容易屈服。

    礼堂外面,布吕歇尔说道:“他就是刚刚那个晓号的提督。”

    “他宣传什么社团?”

    “请问您今天要来点兔子吗?”

    “这个社团很有名吗?”苏顾也听过。

    “是啊。”

    “那他们的镇守府全部都是驱逐舰吗?”

    “如果那样倒好,但是他们只是萝莉控,其实镇守府里面也有很厉害的舰娘。”

    布吕歇尔到处看了看,接着指向一个人,说道:“你看到那个人了吗?叫做姜六,他也是社团社员,是个为了潜艇不择手段的人。你别看他正正经经的样子,只有他的秘书舰才是正正经经,就是现在坐在他旁边的圣胡安号。虽然是不太厉害的舰娘,不过他很喜欢。他的舰娘里面还有声望号,虽然比起我们的声望号,应该是战士和战神的区别吧,但是也很厉害了。”

    “他最变态,我记得以前的时候去过他的镇守府,倒不是因为他猥亵萝莉什么的。嗯……主要是听人说,他镇守府里面总是传出来奇怪的声音。还以为是什么捆绑啊,滴蜡啊,那可是很恶劣的事情,这种事情我们宪兵队当然要管了。后来潜行到他的镇守府,然后啊……才发现居然是他被自己的舰娘吊起来打,说是把所有的资源浪费完了。而做这些都是为了建造出一个潜艇,他还说自己是有坚持的人。人渣。”

    苏顾定睛看过去,那不是原来和自己说话的提督吗?跟着他旁边的舰娘原来也是圣胡安号。

    布吕歇尔说道:“你看见坐在他右边的提督了吗?”

    “他也是?”

    “不是,只是他也是大建的失败者,他的镇守府已经入不敷出了,他还想要建造。她的秘书舰私下和我们联系,要我们一定要教训他一下,甚至就算是把资源管制起来都好。”

    “那你们同意了吗?”

    “当然没有同意,她当我们宪兵队是什么啊。”

    苏顾没有说话,稍微理解不了,按道理不是应该答应吗?

    布吕歇尔又说道:“你别看姐姐那个样子,她戴的眼镜是平光眼镜。她现在虽然说得很激愤,但是越激愤,表示她越没有在意。如果她心平气和地和你说话了,那个时候你才要小心了。”

    苏顾和布吕歇尔说着话,礼堂里面希佩尔海军上将正说道:“不管如何,你们的资源要控制一些,我本来不应该管这些事情,但是看到舰娘大破受伤却得不到修复,很心痛。记住了,你们每建造一次,就有一个战列舰得不到修理……”

    这个时候一个提督举手,说道:“队长,我没有战列舰啊,只有驱逐舰。”

    听到这话,希佩尔海军上将揉了揉额头,还真是啊,不是每个镇守府都有战列舰。

    “那……”她摇摇头刚想要开口,陡然看到窗户外自己的妹妹布吕歇尔站在那里,旁边还站着俾斯麦。原本想要说的话被打断。

    俾斯麦怎么站在这里?

    她揉了揉眼睛,随后看到自己那个不知道离开了多久的提督,这回真的有些错愕了。

    与此同时,苏顾看到希佩尔海军上将看到自己,他招了招手,然而那边没有回应。

    “没有看到吗?”

    布吕歇尔说道:“不想和你说话吧。”

    随后苏顾就听到希佩尔海军上将点了一个提督的名字,问道:“知道我为什么把你叫过来吗?嗯,现在问你一个问题。”

    “嗯。”

    希佩尔海军上将说道:“你觉得那些抛弃舰娘远走高飞的提督,如果被抓住该怎么处理?”

    “我以前遇见过一个案例,一个提督原本有一个很大的镇守府,发展也很不错。虽然作为提督偶尔会失踪,但是每天总会出现。后来他突然失踪了,没有留下任何讯息,他有好多的婚舰,也有很多喜欢她的舰娘。他离开了,一时间镇守府闹得沸沸扬扬。庞大的资源都被消耗了,依然没有找到他的人,而镇守府的舰娘也天各一方……”

    “根据宪兵的条例,这样的抛弃行为是不允许的。如果发现了这样的人,你觉得应该怎么处理呢?”

    此时苏顾听到这个问题,虽然希佩尔海军上将是对别人提问,不过他很清楚希佩尔海军上将所说的到底是何人。苦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