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寻找走丢的舰娘 > 第两百三十七章 U47的提问环节
    布吕歇尔有什么打算?她是真的不懂还是假的不懂,苏顾不清楚。反正在他脱下外衣之后,布吕歇尔就离开。

    离开的原因不是因为他要脱衣服了,毕竟作为男性的他准备脱衣服洗澡,作为女性的布吕歇尔还在旁边,未免影响不好。

    虽然理论上面来说对于这样的事情,苏顾百分百欢迎。

    然而终究没有奇妙的展开,布吕歇尔离开的原因是因为看到了三个小潜艇走了进来。

    毕竟除开苏顾外,u47几个潜艇也在海里面玩耍了那么长的时间,当然也要用淡水再洗澡了。

    于是当u47拿着小泳圈过来的时候,立刻就看到了布吕歇尔和苏顾,随后用一副怀疑的眼神看向两人。苏顾瞪了眼u47,姑且不说什么都没有发生。明显知道自己的提督在洗澡,你们也跑进来,肯定是有些主意吧,而且你们来硬扯着u81过来干什么?

    不过和小女孩一起洗,苏顾倒是乐意,不过u47和u505还好,u81那个犯规的胸部实在不像是小女孩。然后就这样,布吕歇尔看向几个小女孩,随后带着潜艇们出去了。

    所有人都离开了,不久后躺在浴缸里面,苏顾拿着玩具小黄鸭捏了捏,随后放在水面,想到几个小潜艇,又想到布吕歇尔。

    第一次,有了混浴的机会,一边是身材丰满有肉的大姐姐,一边是可爱的小潜艇,两份喜悦相互重叠。这双重的喜悦又带来了更多更多的喜悦,本应已经得到了梦幻一般的幸福时光。然而,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这样惆帐了一下,一直到浴缸的热水到温水甚至慢慢到冷水。

    一直到感觉手指都发皱了,终于在这个时候浴室转过来敲门的声音,布吕歇尔的声音随后也响起来。

    “提督,衣服帮你放在外面了。”

    “嗯嗯。”

    听到那个声音,随后苏顾就从浴室里面出来,接着在竹篮里面找到衣服。

    布吕歇尔送过来的是一套普通的衣服,那是在宪兵队大院外面随意一家服装店买的,将这样一套衣服穿在身上勉强还算是合身。接着又穿上袜子和鞋子在地面跳了跳。

    随后他站在镜子面前用毛巾擦干头发,又用手指拨了拨头发,刚刚洗过澡感觉清爽和帅气了很多。

    这个时候u47在旁边说道:“臭美。”

    u47这样说了一句,不等苏顾用手握成拳头砸在她的脑袋上面,随后她们三个潜艇就咋咋呼呼跑进去浴室里面,不久后吵闹声传过来。

    洗完澡,苏顾回到客厅里面,随后在茶几上面拿了一把刀开始削梨。

    布吕歇尔看向苏顾,说道:“看起来挺合适。”那是她挑选的衣服。

    苏顾点头,说道:“是啊,挺合身。”

    “我的眼光当然准了。”

    又来了,我那个只是客气的赞美啊。

    苏顾削完梨,将一整条的梨皮在小宅面前晃了晃,说道:“小宅,你看水平怎么样?”

    “哦。”

    好无趣,居然没有惊讶的声音,随后苏顾将梨皮扔到垃圾桶里面,将梨吃完。

    随后就这样三个潜艇跑了出来,此时她们没有穿着泳衣了,而是换了一身普普通通的童装。u47和u505的头发还没有扎起来,此时随意披在后面。三个人三件连帽衣,分别是鳄鱼、恐龙和老虎。

    此时u47在客厅里面捣鼓了一下,说道:“呐呐,提督要不要到我们的房间里面看一下,我们有很多收藏品。”

    嗯嗯,小女孩的房间当然要去看看了。

    随后走到潜艇们的房间,那个房间里面除开三层的床铺,常用的东西基本都是三份。没有看到什么特别有特色的东西,不过最后倒是房间的角落发现一个大的水族箱。

    于是他走过去,看了看,咧了咧嘴,这水族箱里面养着些什么奇怪的海底动物。那个像是七鳃鳗一样的东西是什么,还有另外那个是鹦鹉螺吗?你们都是在养一些什么奇怪的玩意儿。

    “以前有很多的虾,不过全部都被吃掉了。”

    “这些鱼经常死,所以每隔一段时间我们就要去抓一些回来。”

    “布吕歇尔姐姐做鱼料理的时候,总是直接从我们的水族箱里面抓……”

    “提督,要玩一下吗?”

    这样说着u47直接从水族箱里面抓出一条鱼塞到苏顾的手中,此时苏顾看到自己手中五颜六色的蛇形鱼类,连忙甩开,接着就看到u47在笑。

    被戏弄了,苏顾有些郁闷地想。

    这样在潜艇们的房间里面转悠了一下,随后出来。

    苏顾坐在客厅沙发上面,又吃了一点水果,说了几句无关痛痒的话。随后他看到u47坐在自己的旁边捧着一本书,有些好奇地看向那本书的封面,封面上面的名字赫然是《十万个为什么》。记得自己小的时候就有一本这样的书,却没有想到在这里居然也有。

    不过这本书比起自己以前的书,既没有彩色的图画,整本书也要单薄很多,看起来那些名字也就是噱头的样子。

    苏顾问道:“你还看这种书?”

    u47说道:“当然了。”

    苏顾看到u47捧着书,已经看到了后面几页,随后说道:“居然看了那么多了?”

    “当然了。”

    “全部看完了?”

    “那我考你啊。”

    u47骄傲地笑了一下,把书塞到苏顾的手中,说道:“我都看完了,提督你提问吧,无论是什么样的问题,u47都能够答得出来。”

    “真的?”

    u47点头相当的果断,看起来就很自信的样子,说道:“真的。”

    苏顾拿着书,沉默了一下,随后说道:“基尔霍夫电流定律是什么?”

    “唉,啊,那个……”

    “电磁感应定律呢?”

    “唉……”

    “质心运动定理?”

    “……”

    “光速不变原理?”

    苏顾看到u47一脸的为难,事实上前面的定律自己倒是清楚,但是后面的定理和原理的内容自己也不知道,纯粹是因为以前记得,这个觉得很厉害就说出来。不过虽然自己不知道,但是并不妨碍他用来考u47,此时眼看着u47一个问题都答不出来,有些得意起来。

    随后苏顾将手中的书放到u47的手中,说道:“你根本什么都不懂嘛。”

    u47大喊说道:“那些东西,书上都没有。”

    “我又没有说要考书上的内容。”

    接着苏顾转头看向u81,又说道:“我也考考你,u81。”

    u81微微张嘴,有些吃惊的样子,她不知道为什么变成了自己。

    “妈妈的妈妈是谁?”

    虽然是舰娘,但是这些东西她也知道,u81回答:“是外婆。”

    “鬣狗和狮子谁更厉害?”

    “狮子吧。”

    苏顾摸了摸u81的脑袋,随后挑衅看了一眼u47,说道:“u81很聪明嘛。”

    u47顿时去扯苏顾的衣服,说道:“这种问题我也会。”

    苏顾咧咧嘴角,说道:“妈妈的爸爸的妹妹的女儿的老公你应该叫什么?”

    u47掰着手指算了一下,突然觉得有些乱。

    “哺乳期的科迪亚棕熊和科莫多龙谁更厉害,请说出为什么?科莫多龙依靠什么手段来杀敌?”

    u47一愣,这是什么和什么啊,科迪亚棕熊应该厉害一些吧,但是科莫多龙,龙耶,听起来就很厉害。而且杀敌是靠什么呢?不应该就是咬就好了,不然就是用爪子。

    苏顾看着u47还想着问题,懵懵懂懂的样子,说道:“这都答不出,唉,对你失望了,科莫多龙靠败血症啊……那我再问你一个简单一些的问题。一个七分熟的牛排和一个五分熟的牛排相遇了,可它们却没有打招呼,为什么?”

    u47抓了抓头发,也不懂耶。

    这个时候小宅在旁边说道:“因为它们不熟嘛。”小宅当然听过这样的冷笑话。

    随后苏顾又对u47说道:“这是最后一个问题……从前有两个人,一个叫我是猪,一个叫我不是猪,后来我不是猪死了,还剩下谁啊?”

    u47皱了皱眉头,陡然惊喜说道:“我是猪啊!”

    苏顾在笑。

    u47有些疑惑,又说了一句:“就是我是猪啊!”

    苏顾一本正经说道:“对了,你是猪啊。”

    听到这里,布吕歇尔在那里笑,小宅搂着u505也在笑,她反正到了捧腹的地步,俾斯麦看着窗外,笑声倒是没有,但是肩膀在耸动。

    听到大家的笑声,u47也明白了自己所说的话,随后脸蛋越来越红,眼眶也有了雾气。她做了一个鬼脸,顿时将自己手中的书砸在苏顾的身上,然后大声吼了一下,差点就要哭出来,说到底她也只是一个小女孩罢了。

    俾斯麦看向苏顾,一副你糟了的表情。

    小女孩哭起来,苏顾也有些难办。毕竟不管再如何搞笑,欺负一下小姑娘就算了,但是都把小姑娘弄哭来,此时在众人的眼中俨然变成了罪大恶极的人。

    俾斯麦不擅长安慰小姑娘,布吕歇尔也一副无能为力的表情,小宅是最没有良心的人,u47眼圈红红,她却笑得最起劲了。

    没有办法,只能自己出马。

    “u47。”苏顾这样叫了一声。

    u47没有理他,在闹别扭。

    “u47。”苏顾接着又叫了一声,还是没有理他。

    苏顾有些无奈,他也没有孩子,也没有照顾孩子的经历。往常也基本都没有弄哭驱逐舰的机会,相反是一个在镇守府人气极高的存在。此时对于小女孩或者说是幼女,一时之间也没有办法。

    “u47,说个笑话给你听……一只蚂蚁在路上看见一头大象,蚂蚁钻进土里,只有一只腿露在外面。小兔子看见不解的问,为什么把腿露在外面?蚂蚁说:嘘!别出声,老子绊他一跤!”

    这样说了一个笑话,u47还是板着脸,苏顾想了想觉得还是要贴近生活一些,随后他又说道:“有一天,驱逐舰维内托和战列舰黎塞留去看电影,黎塞留正好坐到维内托前面,维内托被挡了,看不到电影。过了一会儿,维内托实在忍不住了,坐到了黎塞留前面,然后回头对她说,你现在知道被挡的滋味了吧!”

    u47没有笑,布吕歇尔听到了,却是拍了拍苏顾的肩膀,说道:“你这么编排维内托,如果被她知道了,怕是要用咖啡泼你一身。”

    u47抬起头说道:“维内托姐姐是战列舰啊。”

    这样的笑话都不理解吗?看来看小女孩就是小女孩,不过总算是开口说话了,接下来倒是很好的解决。随后苏顾搂住u47,又说了几句话。不得不说,孩子的脸六月的天,u47很快就高兴了起来。

    把u47安慰好,随后苏顾在房间里面看了看,看到了一面锦旗,上面写着,优秀宪兵。

    苏顾有些好笑,问道:“你们还有锦旗啊……”

    “当然了。”

    苏顾说道:“风格好不对……话说你们宪兵平时到底在做一些什么工作?”

    虽然在学院的时候就知道宪兵到底是在做什么事情,工作中扮演着什么角色。但是具体涉及到什么事情,毕竟他是好提督,根本就没有和宪兵打交道的机会。此时既然自己的舰娘从事着宪兵的工作,那当然要问一下了。

    “也就是处理一些提督啊,犯错的提督。”

    “不是都说提督有坚持的,一般不会犯错。”

    苏顾这样说着,虽然自己想大概也知道为什么?比如说是人心易变。不过聊天嘛,你把所有的事情都说完了,还让人怎么说啊。

    布吕歇尔说道:“什么样的人没有啊,你还不是一样,抛弃了大家就离开了……一般的提督,虽然说学院最开始的时候只招收那些有坚持的人。但是人类嘛,喜新厌旧、膨胀的权力欲望、人心易变,总会慢慢改变一个人。如果人变了,一个提督就没有办法再建造出新的舰娘,也没有办法得到新舰娘的认可。但是不管不怎么说,原来的舰娘只要你不是太过分,都会不离不弃的跟在身边。”

    “想要惩罚一个提督,别的事情倒是好办一些,但是很多时候即便自己的提督做错了,舰娘都会维护着自己的提督。就算我们是宪兵队,也不能随便就审判某个提督,我们也是讲究证据的,但是有的时候作为受害人,舰娘也不会举报提督,这种事情最麻烦。”

    “有些提督就是欠收拾,明明舰娘已经付出了真心,但是作为提督却视而不见,反而自以为是……”这样说了一句,布吕歇尔朝着苏顾笑了一下,说道:“提督,我不是在说你啊。”

    你这样加了一句,很明显就是在说我啊,不然有那个必要刻意强调吗?

    不过苏顾没有反驳也没有去承认,以前那都是游戏,但是至少现在自己绝对不会再犯那样的错误了。

    陆陆续续介绍了一些事情,布吕歇尔说道:“具体的事情怎么说,有些到处跑……嗯,如果你那么想要知道,那么我们先去姐姐那里看看吧。”

    “她不是应该在开会吗?”

    苏顾也知道,作为宪兵队队长的希佩尔海军上将号叫来附近过来的提督在开会,这里从中途退出的鱼瑾那里听来的。毕竟开始的时候,一起说了很多的话。不管相不相信苏顾的话,反正当苏顾提起了希佩尔海军上将的事情,鱼瑾就把自己所知道的事情都说了出来。

    “她是在开会啊,我也不想打搅她……本来还想给她一个惊喜,不过算了,她那个老处女的样子。尤其是现在成为了宪兵队队长,总是板着一张脸,就算是看到了提督应该也不会怎么样。她们在礼堂里面开会,我们就站在外面看看就好了,不要紧,不会打扰她。”

    “而且,你既然想要知道我们在做一些什么,那就去看看吧。”

    本来不想打搅她们的工作,苏顾还没有那种,想要舰娘打断工作也要来迎接自己的想法。

    既然不会打扰那就好,随后他点点头:“说道,我们过去看看你姐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