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寻找走丢的舰娘 > 第两百三十五章 什么最重要?
    第两百三十五章 什么最重要?

    布吕歇尔已经先一步离开,此时走在走廊里面的是俾斯麦和计划,计划摇头晃脑看着周围的墙壁。

    天花板上面有一个蜘蛛网没有处理,墙壁上面不知道被谁画了涂鸦,走廊边的盆栽种着多肉植物,好像好久都没有浇水了。

    啊

    计划抓了抓头发,尽管想要把自己的思维转移出去,但是还是感觉好尴尬。不过虽然有些尴尬,但是得知对方是俾斯麦后,她也没有想要如同原来那样直接逃走,就算是俾斯麦不会拦着她。

    与此同时俾斯麦看着计划,她对于计划其实也没有恶感。

    这样走了两步,两个人都没有说话,良久俾斯麦开口说道:“计划?”

    计划点头。

    俾斯麦说道:“以前从来都没有听过这个型号的舰娘。”当初在镇守府的时候没有听过,到后来在全世界为了任务旅行也从来没有听过,看起来是稀有的舰娘。

    计划背着手说道:“只是计划舰啦,没有名字。”

    没有舰名的舰娘其实就是一批计划舰,虽然没有在过去的战斗中各种各样的记忆保留下来。但是当初的设计研究人员和工人,对于这样的还没有下水的战舰同样倾注了心血了记忆。正如设计研究人员希望船只将来建造完成会变得厉害,工人看着船台上面的船只,也认为这是自己创造的孩子。大家抱着期望,虽然到最后依然没有完工没有下水,但是也会有着各种各样的记忆寄托停留在钢铁上面,这才有计划舰的出现。

    此时听到计划有些失落的声音,俾斯麦说道:“我以前认识一个舰娘,算起来和你差不多,不过比你好一点的是她有了舰名,叫做狮号。那是一个很厉害的人……”

    “不用这样说啦,我没觉得怎么样,计划舰就计划舰,计划就计划。”

    俾斯麦沉默,随后说道:“那我多事了。”

    她对于那些对自己提督抱着恶意的人,当然冷眼相向。但是对于同样属于德系的舰娘,她的态度一直很好。也正因为这样,在镇守府里面,从来没有德舰把北宅当做是老大。普遍认为俾斯麦是大姐,在很多时候,不苟言笑的俾斯麦才是最靠得住的人。

    俾斯麦说道:“我们和这里的人都认识,不知道希佩尔海军上将和你说过了没有。”

    “她什么都没有和我说,而且我来这里也没有多久的时间。”

    “她、布吕歇尔包括三个潜艇都是我们提督的舰娘,所以根本不是捞不捞的事情,本来就是了。”

    “他明明那么年轻。”

    “年轻不代表阅历不够,就算是年轻……”

    这样说着,俾斯麦想起以前的事情。自己的提督貌似一天到晚什么事情都没有做,无非也就是指指点点一下,此时就算是想要说一些他的丰功伟绩也说不出。

    如果出击稍微不注意大破,还会被臭骂,他还骚扰海伦娜,想一想,貌似没有优点可以说。虽然现在是挺好了……对了,如果非要说的话,绝对不会让舰娘陷入危险算是最大的优点吧。

    想了想,良久,俾斯麦说道:“他挺温柔。”

    “哪个提督不温柔啊,虽然也有铁血的提督,但是大部分提督对待舰娘都是柔情满满。”

    “那挺帅啊。”

    计划看向俾斯麦,不知道为什么一副军人风的俾斯麦突然说出这样的话来,感觉好不搭的样子。她自认为看过俾斯麦的提督的长相,其实也就是那样了,扔在人堆里面不是怎么认得出。非要说,帅其实也算得上,主要是没有特色吧。但是相比于舰娘的美貌,除非那个男人帅得惊天动地才称得上是帅吧,不然和舰娘一比还是普通。

    都说有了提督的舰娘,总是喜欢把自己的提督当做很帅气的人,现在来看就算是俾斯麦也不例外。

    计划说道:“你说找提督有什么意义,不过是白白找了一个人来束缚自己。没有提督,舰娘可以到处自由自在,想做一些什么事情就做一些什么事情,无忧无虑。但是有了提督,就感觉像是卖身了一样。就像是u81,平时不管是谁都不给抱,因为胸部的原因觉得害羞,但是就是给她的提督抱了。我想就算是给她戒指都会接受,但是她明明是那么小的幼女。”

    “就像是那个提督鱼瑾啊,就是你看见的那个。她的婚舰是驱逐舰白雪号,她明明是女性,舰娘也是女性,这种婚姻不是很奇怪吗?百合花。为什么舰娘会接受这种事情,很奇怪不是吗?就是因为是提督就可以。”

    “你看布吕歇尔那么兴奋的出去,到底是因为什么,还不是因为他是提督吗?失踪了那么长的时间,突然出来了,她就上去投怀送抱了,明明这种事情普通人都会生气吧。”

    俾斯麦看了看计划,心想这么缺心眼的姑娘怎么说得出这种话来,正想要说话。

    计划突然笑了起来,眉飞色舞地说道:“我也可以叫你姐姐吧,俾斯麦姐姐。不如你离开你的提督,我们啊,还有布吕歇尔、希佩尔海军上将,再加上潜艇们,大家一起组成一个镇守府不好吗?不然在哪里工作都好。反正给他留了一个,那个叫做小宅的驱逐舰就好了……”

    真是什么话都敢说,正大光明的劝一个舰娘离开自己提督边,而且大家认识才几分钟。俾斯麦说道:“那个叫做小宅的舰娘,不是驱逐舰,是战列舰提尔比茨号。”

    “唉,啊!你们被一锅端了吗?”

    俾斯麦看向计划,心想,你还真是不会说话。

    ……

    另一边,一开始和苏顾说话的那个提督,此时他站在三层楼外面的走廊看向大院里面。随后他看到布吕歇尔走出来,红发的姑娘他当然认得。

    平时看起来元气满满的样子,和她的姐姐完全是不一样的风格,如果说在宪兵队办事的时候遇见谁最好,当然是布吕歇尔了。

    平时在大院里面喜欢挥舞着铁锚,路过的时候听得到“啊啊啊”的声音。有一次看见她坐在自己的铁锚上,然后和别人解释,自己的铁锚不是尖的是平的铁锚,不会顶着屁股,然后非要别人也坐上去。工作的时候正经,平时也是有些搞笑。

    总的来说,布吕歇尔是个很有意思的姑娘,元气满满的样子。不过就算是元气满满,但是对待那些想要捞走自己妹妹的提督,以前也是看过她挥舞着铁锚驱赶那些提督。平时喜欢做的事情是让潜艇坐到铁锚上面去,总而言之是个很疼爱妹妹的姐姐。

    这样想着,他对自己身边的舰娘说道:“你觉得现在布吕歇尔会怎么处理那个人?”

    “怎么处理?搂上去吧,然后骑上去。”

    唉,自己的舰娘说一些什么东西。然后他也看到了那个红发的姑娘抱住了那个人,然后按倒在地上。

    ……

    “提督,快看,布吕歇尔姐姐过来了……”

    随着u505的声音出现,苏顾转过头就看到一个红发的女性走过来,想必就是布吕歇尔了。不过他和自己的舰娘已经相遇了很多次,到此时再看到布吕歇尔,也没有什么意外或者是尴尬之类的情绪。

    “提督。”

    “提督。”

    苏顾说道:“好久不见,布吕歇尔,我回来了。”

    “是啊。”走过来,这样说着,布吕歇尔扑上去。

    “提督,想你啊。”

    听到布吕歇尔的声音,苏顾想起布吕歇尔。得益于优秀和可爱的立绘,虽然只是练到改造的等级就没有再管了,但是他当然是把布吕歇尔当做秘书舰放置到满好感了。

    不过关于对方的性格,他也不太清楚,以前觉得应该是害羞类型,后来听潜艇说了那么多的故事,又感觉是人妻型,现在来看不知道是什么类型了。

    此时因为布吕歇尔扑上来,他被压在地上。感受到对方胸前的丰满,一时间原本想的东西都忘掉了,到此时只是想起以前听过的那一句话,脑子是个好东西,但是我只要奶……我只要正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