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寻找走丢的舰娘 > 第两百三十二章 布吕歇尔的宪兵工作
    宪兵队大院,潜艇已经要被人拐走了,但是宪兵队大楼里面的人还毫不知情。?? ??

    此时红的女性坐在办公室里面。她穿着白色的宪兵服,宪兵服的腰身很窄,毕竟舰娘大多纤细。此时为了舰娘而设计的宪兵服被她穿在身上,制服绷紧,所以胸口鼓鼓,从上向下数的第二颗扣子已经有些摇摇欲坠的样子,那是生命不能承受之重,当然,那只是贫乳的生命。

    此时的办公室里面,前些天刚刚刮完腻子,窗帘大开,显得一片光明。

    她拿着一沓文件放在桌子上面,在她对面是一个戴着类似于大盖帽的提督帽,看起来三十多岁,脸上有一道伤疤的提督。

    “我和你说,已经有很多份举报信送到我们宪兵队这里来了。”

    宪兵队的作用是维系人类社会和提督之间的联系,毕竟提督虽然不允许插手人类社会之间的事情,但是总是会和人类社会打交道。提督也只是普通人,很多时候或多或少,在很多问题上面也有出漏子。

    被人挑衅也会激怒,在路上被人偷窃也会痛打那些小偷。因为有些镇守府除开舰娘和提督,基本不会有什么普通人,如果真的有小偷跑到镇守府,也会被偷窃。面对这样的小偷怎么办呢?痛打一顿扔出去,和警察交代一下,然后有人来收拾。有的时候下手狠了,也有人不忿,举报信扔到宪兵队,说你恃强凌弱。

    镇守府也会和一些公司或者什么人做交易,做护卫的工作,也就是远征。有的人说你以私废公,海域的深海舰娘都不处理不镇压,反而去做远征的事情。虽然事实上,一个镇守府只能够做到,先得到报告,然后再去镇压。不过有些人不理解,就希望你的舰娘随时随地在海面上巡逻。

    总而言之乱七八糟的问题总有一些,作为宪兵也要去审核。宪兵队嘛,既是信访办也是纪检。

    红的女性捧着一大文件放在桌面,与此同时坐在她对面的提督拿起文件翻了几页。

    这些文件上面的内容全部都是关于他的,只是看了两眼他就把文件放下,随后说道:“无稽之谈,你们收到报告的时候至少要审核一下啊,大姐,布吕歇尔。”

    红的女性虽然身材丰满,但是相貌也就是二十左右,而且舰娘也实在没有考虑年龄的必要。有些舰娘才苏醒就二十多的相貌,有些舰娘活了好多年还是一个小女孩。不过不管怎么样,对一个年轻姑娘叫出“大姐”这样的词语,也是一种很要命的事情。

    不过这个提督敢这样的原因是因为对方好说话,叫做布吕歇尔的舰娘比起她的姐姐性格要温柔得多。

    “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两个地方同时出现深海舰娘,我的队伍只能够同时镇压一个地方的深海舰娘。说是我偏心,我又没有办法变出一个编队来。反正,我去了哪一边,另外一边都会投诉我……“

    布吕歇尔说道:“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的心思,你们收了那个村庄的钱吧……”

    “镇压深海舰娘这是我们必须要做的事情,我们不会做出收钱的事情。”

    “那么应该是那个村子对你们态度好一些,要不然经常给你们送一些土特产之类。”

    “土特产之类的我们收,但是钱不收。而且你不是知道嘛,这种事情说出来就不好了,我就是看另外那个村子不爽啊……”

    居然就这样在宪兵面前直言不讳,红的布吕歇尔有些泄气,自己就这么没有威严吗?

    不过这样事情也是常有,就算是提督也做不到绝对的公平。

    舰娘总部对于这些事情算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水至清则无鱼、人至察则无徒,只要作为提督在大方面能够把事情办好,不至于堕落到给了钱才镇压深海舰娘,只要事情不是做得太过分,像是这种选择题,舰娘总部给了提督做选择题的空间。

    当然任何事情都有一个度,只要没有过这个度,宪兵也不会管。

    这个事情告一段落,随后布吕歇尔从桌面上抽出一份文件,说道:“这一份……”

    “这个啊,事情是这样……”

    ……

    此时布吕歇尔把相当多的一部分文件点了一下,对面的提督做出解释,随后她在文件堆里面又翻出一份,说道:“那么这一份你又该怎么解释呢?”

    “什么事情啊?”

    “你公开宣扬驱逐舰真是太棒了,公共场合行为不检。”

    “我宣扬的原因还不是因为没有潜艇吗?”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

    布吕歇尔叹了一口气,良久摆手,说道:“算了算了。”

    原本想要人离开,陡然想到什么,布吕歇尔说道:“对了,说起来差点忘记了,这里有份报告,说是很早以前珊瑚湾就出现了深海舰娘,你为什么一直没有处理?”

    “老姐啊,那是深海战列舰,我还不敢拿我舰娘的命去送死,正在和人商量组成联合舰队。”舰娘是一个提督最重要的存在,身份和感情上可能是同事、妻子、妹妹或者女儿,如果一次出击可能会给舰娘造成不可挽回的伤害,相当一部分提督绝不会拿着自己舰娘去开玩笑。这一点布吕歇尔还是很清楚。

    思考了片刻,想到让舰娘送死也是宪兵队不允许的行为,因为宪兵队同样是也为了保护舰娘而存在。

    布吕歇尔说道:“如果是这种问题,可以申请援兵,甚至可以和我说,我能够轻松击败深海战列舰。

    “唉,真的,姐啊……你只是重巡洋舰,还想要和战列舰打?自信了一些吧。”听了布吕歇尔的话,那个提督站起来这样抱怨了一下。此时文件都处理得差不多了,这样说着他站起来,“我去你姐那里了,那边在开会吧,不和你说了……”

    “不要说我姐,宪兵队里面不讲究这些,我和她是上下级关系。”

    那个提督摆摆手,才走出办公室走到走廊,他立刻和原本站在外面的自己的舰娘抱怨:“布吕歇尔什么都好,身材很好,性格也很好,就是有些迷之自信了。她只是重巡洋舰,也想要和战列舰打吗?有一次听说她去挑战深海战列舰,被打得惨兮兮,后来还是她们的潜艇出手。迷之自信的布吕歇尔。”

    另一边布吕歇尔隐隐约约听到那个提督的话,她喝了一口水,心想,什么叫做迷之自信,自己本来就很强,强。

    这样心想着,不久后她走出办公室,随后看到了m计划。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