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寻找走丢的舰娘 > 第两百一十六章 作为提督该做的事情(4000字)
    将威尔士亲王还有大家带回到镇守府,安排好一切的事情,日子就这样过下去了。?到如今,大家都安定下来。

    威尔士亲王现在大多数时候喜欢待在自己的房间里面,偶尔端着一杯红酒从窗户往外看。对于她来说找到提督,大家也有了自己的生活,那就算是任务完成了。

    黑背豺和柴犬撒切尔现在则是一个组合,拆家组合。

    紫石英照例中二,然后玩捉迷藏之类的游戏的时候,永远是扮鬼的那一个。

    反击现在是女仆担当,除开食堂她不得参与外,其它的地方都能够管一下……其实就算是现在,她也经常出入食堂,当然那个时候食客只有赤城。

    她虽然是女仆,实际上权力仅仅在列克星敦之下。当然在这样如同家庭般的镇守府里面谈权力大小,是一种比较傻的行为就是了。

    而且现在她有了个学徒,或者说是跟班或者助手都好,那个跟在她后面的人叫做弗莱彻。只不过虽然在女仆咖啡厅里面工作了好多天,弗莱彻到现在跟在反击后面做事,依然磕磕碰碰。扫地、修剪灌木、擦掉驱逐舰留在墙壁上面的涂鸦……每天要做的事情排得满满当当。

    站在高楼的走廊,苏顾说道:“你说反击是喜欢做女仆的工作,还是纯粹因为责任呢?”

    列克星敦看着提着小水桶带着弗莱彻穿过的反击,想了想说道:“大概是喜欢这份工作吧。”

    “不太理解,居然喜欢工作,我的以前的志向是混吃等死。”

    “俗人……以前的志向,那现在的志向呢?”

    苏顾叹了一口气,说道:“暂时先把大家都找到吧。”

    “不要用心理负担,现在比起以前镇守府已经很热闹了。”

    “我没有心理负担了。”

    一时间也没有多余的情报,就算是想要找到其余人,但是世界那么大。

    以前就想过要不要报纸,寻人启事。不过那个时候列克星敦说没用,以前的时候刚好没钱,不过到现在苏顾想要试一试。

    只是到下午坐在办公室里面看书的时候,苏顾才突然想到一件事情,就连自己都没有订报纸,自己的舰娘会看吗?这个时代终究没有太有效利于的科技。

    何况打广告,该在哪座城市、哪家报纸打广告?谈判该如何谈判?这些都是难题,最后想了想不了了之。花费太大,效果太小。

    这段时间因为齐柏林的过来,终究带来了很多有益的地方。镇守府里面现在建起了无线电台,虽然考虑过要不要装有线电话,不过到现在完全不现实,镇守府里面没有太大的必要。和外面沟通的话,电话线拉不出去,路途崎岖根本没有办法。

    因为齐柏林过来,另外一个好处就是对方的人脉很广。齐柏林认识太多的人,一般的提督见到她大抵要叫一声齐柏林教官。像是苏顾当初找上田浩,始终有些冒冒失失。这段时间在自己镇守府和别的镇守府打交道的时候,齐柏林起了很大的作用。

    而且,镇守府要和附近的公司打交道,毕竟这些事情总要有一个介绍人,不可能你冒冒失失就上去和人说,自己是哪里哪里的镇守府。

    不过有齐柏林这样的学院知名的教官在,对方对这边当然信任了,到现在镇守府可以承担一些为客船为轮船护卫的工作。

    坐在办公室里面,苏顾说道:“我还是不想驱逐舰们去做护卫的工作。”

    “虽然是驱逐舰,但是也是舰娘,而且圣胡安不是陪着她们一起出去吗?”

    “总是有一种感觉,感觉自己就像是人贩子,拐卖儿童来为自己工作,然后自己大鱼大肉。你知道吗?有些人贩子专门拐骗那些孩子,然后打断手打断脚,要他们出去乞讨,然后那些人贩子每天都会拿走那些乞讨回来的钱。”

    听到苏顾的话,列克星敦想了想蹙起眉头,说道:“你这么说,感觉好有负罪感的样子……不过她们好难得才有任务,而且我们给她们好吃好喝好穿,晚上还要给她们说故事哄她们睡觉。况且那些大公司的老板自己也不做事,我们只算是经纪人,要不然算是管理人员,做协调、沟通、管理的工作……啊啊,被你带到圈子里面去了,居然在一本正经想区别。什么人贩子啊,我们和人贩子根本不一样。”

    看到恍然大悟的列克星敦,苏顾露出笑容。

    列克星敦随后惆怅说道:“不过我反正是给你骗了。”

    “怎么说?”

    “只不过是把我建造出来,就要我认你做提督,给你做事。到现在还要给你做老婆,晚上还要给你玩弄。你还有好多婚舰,还有好多戒指没有下去……”

    听到这里,苏顾稍感羞愧。

    随后列克星敦说道:“但是有什么办法,谁叫我喜欢你啊。”

    苏顾还没有感动,准备找自己姐姐的萨拉托加在旁边大喊道:“好肉麻,姐姐你怎么变成这样了。”

    ……

    成为提督好长的时间,因为大家都在,也没有做太多的事情。

    不过这一段时间生的一件事情,终于让苏顾履行了自己作为提督的责任。

    镇守府偶尔会有出击任务,因为敌人都是一些驱逐舰,所以出击的事情大多数时候都是交给约克城。

    这一次出击由约克城带着沙利文出击,除开出击外,本意想要带沙利文看看春天的桃花。

    只是她们出击了一段时间,到太阳已经落山还没有回来,然后到最后只有沙利文一个人回来。

    心中有一种不安的感觉,苏顾问道:“沙利文,怎么了?约克城呢?”

    “那些人,那些人。”沙利文喘着气,此时想要说些什么,一下子表达不出来。她算是驱逐舰中很乖巧的孩子,也很努力的学习,但是描述的能力也不是太厉害,此时歪着头想了很久,说道:“那些人,那些人把约克城姐姐留住了,不给回来,要约克城姐姐赔钱……”

    赔钱?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约克城打坏了别人的东西?

    随后在沙利文的话中,苏顾倒是明白了事情的经过。

    具体算是怎么回事呢?从镇守府接到消息说有深海舰娘在海面上出现,随后这边指派约克城带着沙利文出击。

    出击的度虽然很快,但是不管怎么快,舰娘都属于被动的一方。

    到后面等到约克城过去,然后经历了一番战斗消灭深海驱逐舰的时候,村子已经有些地方受到的炮击。

    村子受到了深海舰娘的攻击,那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一般来说只要消灭了深海舰娘,出击的任务就算是完成了。

    然而当消灭敌人,约克城带着沙利文走进村子里面,一边想要看看春天盛开的桃花,另一边,消灭了深海舰娘,骚包般想要享受英雄般的待遇。只是到最后没有得到英雄般的对待,反而被骂了一顿。最后被一个房屋受到炮击的村民拦住了,非要约克城赔偿。

    但是深海舰娘造成是损失没有让一个舰娘赔偿的道理,不过那个村民显然赖皮,最后沙利文悄悄跑了回来。

    这个时候就需要苏顾出马了。虽然他总是笑话约克城,但是在这个时候不管不顾那就真的是混蛋了。

    不久后等到苏顾过去的时候,随后就看到了约克城坐在一边,在旁边围着一圈人,大的小的,男的女的,老的少的,全部都有。

    约克城在那里大声说道:“关我什么事情?我的出击度很快了。”

    “你再快一些,我的房子就不会受到攻击了。”

    此时说话的那个村民有着一张饱经风霜的脸,一副因为经常和海风海浪搏斗,虽然并不显得强壮但是肌肉精悍的身体。现在他站在旁边拦住约克城,不让人走。

    “你的房子是受到深海舰娘的攻击,又不是我打坏的。你被小偷偷了东西,还要警察赔给你吗?”

    “但是你把那个深海舰娘打沉了,而且你消灭了深海舰娘,会给你奖励吧,你拿了奖励当然要赔钱了。”

    约克城大怒:“让开,不然我打了人啊。”

    “你打啊……乡亲们看一下,舰娘要打人了。”

    她终究不会对普通人动手,约克城差点被气哭。

    看到这样的情况,苏顾大喊了一声约克城,随后看到约克城眼泪都差点流下来。

    这个时候苏顾表明自己是提督,接着就现自己立刻被人围观了,那个原本嚷着问约克城要钱的村民,也转而到自己的身边。

    “既然你是提督,那么你要赔钱吧,都是你的舰娘来得慢,所以我的房子被炸毁了。”

    “好啊,赔钱给你。”

    那个村民有些愣,约克城也有些愣,随后苏顾继续说道:“赔你一块钱给你买棒棒糖好不好?”

    苏顾继续大声说道:“你怎么和小孩子一样,幼稚,无赖。”

    此时苏顾毫无畏惧,强者怯懦,挥刀向更强者,弱者怯懦,却挥刀向更弱者。好吧,他并非是什么无所畏惧的强者,主要是因为舰娘在身边。

    苏顾朝着对方说道:“你不敢朝着那些深海舰娘泄,不敢和她们去战斗,反而把仇恨向着帮助自己的人,是因为知道舰娘不敢打你吗?”

    那个村民继续说道:“你们那么慢,凭什么那么慢。”反反复复在叨叨。

    苏顾说道:“凭什么这么慢?凭什么这么慢?谁知道你这里有深海舰娘。我们又不能守在这里,你当是一村一警啊。”

    “我房子,我房子花了很多钱才砌起来,都是你们度那么慢,明明可以快点的,快一点就可以了。”

    那个村民说完,随后旁边也有村民在说:“他房子被深海舰娘炸塌,真的很惨。你们那么厉害,他只是一个可怜人……”

    苏顾大吼道:“你求神拜佛还要烧香供奉,还要苹果、烧鸡和猪头,你们倒是凭什么要求我们帮你们啊。你事先给了我们什么东西吗?我们吃了你家米吗?还是说你们给我们交税了吗?作为提督,任务是消灭深海舰娘,不是守在你家门口啊。”

    “是啊,房子塌了,很委屈啊,很受伤啊。但是造成这样的情况到底是谁,你想清楚了吗?是那些怪物,是那些深海舰娘,不是来帮助你的人。你委屈不委屈,关我什么事情,好心好意来帮你却只收到指责。还是说你觉得,我那么苦,你受一点指责算什么啊?赔钱算什么?”

    “但是你委屈了凭什么要所有人都来将就你啊,你以为你是谁啊,太阳要围着你转啊,所有人要围着你转啊。”

    那个村民说道:“我们去告宪兵……”对于居住在海边的人来说,对于舰娘的事情还是比较了解。

    苏顾怒吼道:“去告啊,告啊。毛病,去上访啊,一路上访到舰娘总部去啊,嘚瑟。”

    “约克城,踢他。”

    虽然这样说,当然最后还是没有踢,只是把旁边一颗大树踢断了。

    随后苏顾带着约克城强行离开,此时也没有人再敢拦着,走的时候朝着所有人竖中指。

    他可不管外人多可怜,作为一个提督先要做的是保护好自己的舰娘,这也是当初在学院的时候学的东西。从来不指望所有人都是好人,相反舰娘基本都是天真善良的姑娘。舰娘一个人很难,所以很多时候需要提督,在这种受人指责的时候,将由提督站出来为舰娘遮风挡雨。

    不久后回到镇守府,把这件事情说出来。

    齐柏林说道:“所以说,这就是作为提督的责任,舰娘不能够随便对普通人出手,当舰娘受了委屈,至少自己的提督要去维护。我们学院建立的目的,也就是告诉所有提督自己该做什么事情,做提督不是满腔热血就可以了。”

    苏顾说道:“不知道别人是怎么处理这些情况,反正这些事情最麻烦了。以前选镇守府的时候,我就不想选附近的村民很无赖的那种,没有想到这边也有。”

    “什么样的人都有,你别这么说,好人还是多……”

    “我知道,不过就是这种人最烦,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粥。”

    不管怎样,作为提督总算是表现了一把。

    不过比起这些,后续也带来了一些影响。晚上的时候看到约克城,似乎约克城对自己尊敬了很多。另一方面,经过沙利文的宣传,苏顾在驱逐舰里面俨然人气非常高,虽然一直以来都很高就是了。

    乱七八糟的事情处理着,日子过去了几天的时间。

    在早上的时候拜访了一家镇守府,想要了解一下有没有人知道一些流浪舰娘的消息,没有得到有用的消息。

    晚上回来,在食堂吃饭的时候说起鱼瑾的事情,那是自己以前遇见的提督。

    以前对方就提过,如果自己得到了镇守府就联系她,大家协商可以组成联合编队。苏顾虽然不需要联合编队,现在制约自己的只有资源。不过那个帅气的女提督,到现在依然有很深的印象,跟自己说了很多关于提督和镇守府的事情,不至于让人两眼捉瞎,给了很大的帮助。

    随便说了些话,到后来决定去拜访鱼瑾一下。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