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寻找走丢的舰娘 > 第两百一十四章 回家了……哦,齐柏林,你好
    萤火虫抱着苏顾的手臂,此时一边晃着一边说:“提督,提督,等回到镇守府让紫石英和我睡可以吗?”

    “你应该问她要不要和你睡,反正我是随便你们。”

    “那黑背豺呢?她也可以和我们一起住吗?”

    “随便。”

    “还有标枪……如果这么多人的话,到时候我们就要换一个房间了,现在的房间有些小了。”

    萤火虫已经有了属于自己的房间,不过那是双人间。

    和她在一个房间的是小宅,但是小宅是没有直觉的家伙,她时不时就会到自己的喵姐姐那里蹭觉,偶尔也跑到列克星敦那里。不过萤火虫没有那样的脸皮。

    如果哪天小宅去别人的房间蹭觉了,萤火虫都是自己一个人在睡在宿舍里面,所有总是有些寂寞。毕竟比起驱逐舰弗莱彻一家子,她们好多人睡在一起,每天都是热热闹闹,要说萤火虫不羡慕那不可能。此时好不容易找到以前驱逐舰的同伴,但是原来的房间又显得小了,所以无论如何要在自己的提督面前磨一下,磨出个大房间。

    苏顾当然没有意见,他伸手揉了揉萤火虫的脑袋,说道:“随便了,你们想要怎么样就怎么样。”

    这样说好了,随后萤火虫有些不安的背着手,说道:“那,提督,你原来说的故事……”

    苏顾看了看萤火虫,想了想,说道:“上回说到古尔丹夜刺军情……”

    随后就这样有一搭没一搭地敲着腿,苏顾一边构思着情节一边说着故事。

    此时月光从游艇的窗户照进船舱里面,游艇在海上摇晃,不久后游艇停下来。

    反击从驾驶室走出来,走到甲板将铁锚投到水里面,接着回到船舱,看了看夜晚的星空将窗户和窗帘关起来。

    接着她拍拍手,说道:“好了,你们准备睡觉了。”

    听到反击的话,虽然几个小女孩依然一脸期待地看着自己,苏顾还是说道:“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睡觉,你们都去睡觉。”

    事实上,从参加谢文进的宴会之后,接着就开始处理交接的事情,在那之后将原本的镇守府交出去。

    一个建造得如同是城堡一般的镇守府,交出去的时候苏顾也觉得可惜。毕竟那样一个镇守府占地不知道多少平方,以他的眼光来看不知道要值多少钱。虽然实际上这样无限接近海边的土地,如果没有镇守府在附近,住在那里的人随时都可能受到深海舰娘攻击,受到生命危险,所以这样的土地其实不值多少钱。

    镇守府所在的那个小岛原本是某个小国家的土地,最初的时候也是一片废墟般的镇守府。当初威尔士亲王在那里重建镇守府,事实上本身付出了很多的东西。不过本来就不是自己的镇守府,大家也没觉得自己在那里建设了就该属于自己。

    镇守府里面大多数东西都被留在了那里,如果有新的提督在那里就任,什么东西想要用就用,可以迅速作为安息的地方。

    到离开之前和附近的镇守府的提督说了一声,如果伦敦或者林仙过来的话,让她们去东方,在那里大家已经找到了提督,只是也不清楚留言什么时候能够用上。

    和来的时候不同,这次回去倒是没有坐客船。毕竟原本镇守府就有游艇,虽然路程比较远。

    而此时就是在离开镇守府的第三天。

    回去的路上,也没有太着急,需要披星戴月什么的。

    白天赶路,晚上还是要休息,如果天色不对,猜测有大风暴的话,还要停靠在附近城市的码头边,然后大家上岸住进旅馆。

    对于很多人来说,老大难的问题就是深海舰娘的袭击,但是对于苏顾一行人来说倒不是需要担心的事情,毕竟靠近沿海的地方往常不会出现太强大的深海,而船上的大家,嗯……还是有着足够的战斗力。

    此时晚上休息,到第二天起床,反击早已经驾驶着游艇航行了。

    一路上想着各种问题,比如说现在和列克星敦关系已经到了那样的地步,虽然依然没有住在一起。如果算婚舰的话,俾斯麦、萨拉托加、北宅都算,也不知道往后该如何。和威尔士亲王的关系进展到很好的地步,事实上什么时候就做了什么事情,也是水到渠成。总而言之,一个人那么多婚舰,这是相当难办的问题。

    说起来,到现在找到威尔士亲王,很多事情又被迫停下来,也没有多余的情报,到现在比较能够期待的也就是加贺、伦敦、林仙还有约克。只是可惜在这边这么长的时间,也没有能够得到比较好的情报,关于以前镇守府的大家的情报。

    不过从得到镇守府一直都没有做什么事情,接下来大概也该承担一下作为提督的责任了。

    到驾驶着游艇前往回家的路,第四天的时候。

    苏顾说道:“我的镇守府是比不上你们,那个时候反击还说你们的镇守府是在废墟中重建的镇守府,我还以为很烂,没有那么好……算起来,我的还比较烂一些。”

    “如果不好意思和列克星敦说,有什么想要做的事情,想要的东西,就和我说。先和你们说,想要什么就说,不然我未必时刻关注得到你们。”

    “可惜现在是冬天……其实也算是春天了。虽然有太阳,还是有些冷,不然想要试一下,用游艇拉着滑板冲浪怎么样?”

    不久后到下午,萤火虫在船舱里面找到一份世界地图,虽然不甚详细就是了。

    萤火虫待在他的身边,苏顾指着地图上面某个角落,说道:“这是桂城,种着很多的桂花树……嗯,我找找……我们现在的镇守府应该是这里,挑选这里的原因是……我查过了问过了,这里的气候很好,春天不太潮。夏天,嗯,夏天大概还是比较热,不过旁边都是海,不用怕热……而且到川秀没有多远的路,川秀是大城市……”

    苏顾说着,想一下,当初选择镇守府还都是向着如何舒适和便利的方向出发,自己还真是享乐主义者。

    不久后,苏顾收起地图,随后说着:“说起来一直以来没有遇到深海舰娘……”这样说着,他想起自己这算是立了lag吗?

    虽然立了lag,然而到接下来的第二天为止都没有遇到深海舰娘。

    不过到第三天的时候,遇到了深海。那是从此时担当护卫和侦测的标枪那里得到了消息,敌人是深海重巡洋舰和深海驱逐舰。

    接着游艇在海岸边停靠,由威尔士亲王带着反击出马。

    船舱里面一场无聊的牌局下来,当紫石英的脸上被贴满了写着“笨蛋”的纸条,然后威尔士亲王就回来,敲了敲舱门示意要继续出发了。

    苏顾穿过船舱的窗户看到了远处的小黑点。

    反击说道:“那是附近镇守府的舰娘,被威尔士亲王的炮击吓到了。”

    威尔士亲王说道:“反击,你的话太多了。”

    游艇在海上航行,颠颠簸簸,经过了好多天的时间,苏顾总算是看到了熟悉的风景。

    此时他站在游艇的甲板上面,看到镇守府越来越清晰的轮廓。

    随后他走到船舱里面招呼着大家准备了,不久后,游艇在反击的操作下停在码头,到现在这艘游艇穿过了半个世界。

    苏顾在码头上没有看到镇守府里面大家,随后他站在游艇旁边,招呼着大家从游艇上面下来。

    萤火虫从甲板跳下船,看着远处说道:“那个是谁?”

    苏顾顺着萤火虫的声音看向镇守府长长的楼梯,在那里坐着一个人,那是有些陌生的人影,坐在那里有些惆怅的样子。

    似乎发现了这边,随后站起来,走过来。

    随着人影越来越接近,苏顾才发现那是齐柏林。

    原本就猜测齐柏林也该过来了,果然自己猜测没有错,只是对方为什么坐在镇守府外面?

    齐柏林和苏顾算是很熟了,此时看着从游艇上面下来的几个人,视线在威尔士亲王的眼罩上面停留了片刻,说道:“你去哪里了?”

    “我说西边,你信不信?”

    齐柏林又看向此时招呼大家将行李从游艇上面拿下来的反击,迟疑说道:“你后面的那些是舰娘?”

    “算是吧,这些是以前就认识的,我的舰娘。”

    随后苏顾示意大家,一个个点过去,说道:“介绍一下,战列舰威尔士亲王号,嗯,也是我的婚舰。战列巡洋舰反击号,女仆担当。驱逐舰天后……”

    这样将大家的身份都介绍了一遍,苏顾随后问道:“齐柏林教官来了有一段时间吗?”

    “不要叫我教官。”

    “怎么呢?”

    齐柏林看了看威尔士亲王又看了看反击,随后回忆起当初在学院的时候初见苏顾的模样。带着约克城在课堂里面听课,被点名,有些问题答不上来,然后被自己批评,那个时候还是一副老实孩子的模样。但是到现在,额……

    齐柏林说道:“我没有你这个学生,不要叫我教官。”

    苏顾摸摸头,莫名其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