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寻找走丢的舰娘 > 第两百零九章 准备离开
    关于自己和威尔士亲王说话,被人偷听的事情不太清楚,不过本来也不是什么大事,对于隔墙有耳根本就没有那么在意。

    随后到反击拍完照,苏顾牵着威尔士亲王的手回去的时候,宴会已经到了快结束的时候。甚至一些镇守府离得比较远的提督已经带着自己的舰娘离开了。

    当然也有一部分提督喝得比较嗨,对于他们来说,镇守府里面已经安排好了一切,即便晚一天的时间回去也没有关系。反正在这里也足够的房间供大家休息。

    从外面回来的时候,原本那个弹钢琴的少女已经看不到了,也不知道那是舰娘还是普通的钢琴师。长桌上面的食物一部分已经没有再补充了,酒水也少了很多,的确到了宴会快结束的时候。

    虽然是宴会,一般来说总会促成某些事情。比如说演习,比如说联合舰队。

    宴会的时候苏顾并非没有接到演习邀请,毕竟大家听说现在威尔士亲王的提督是普通人,那么作为普通人的提督,想必容易打交道,不过演习的邀请全部都被苏顾拒绝了。

    宴会上什么事情都没有促成。唯一的好处就是和威尔士亲王的关系,算是向前走了一大步,只是可惜是在外面,没有在众人面前秀恩爱的机会。

    回到大厅的时候看到了谢文进和窄门,打了一声招呼,两人看过来。随后苏顾说了一声,转身准备离开,突然被窄门叫住。对方抿了抿嘴想要说一些什么,最后还是没有说话,只是露出歉意的笑容。

    总而言之搞得苏顾有些莫名其妙。

    宴会就这样无疾而终,没有出现什么意外的事情,不过没有意外才是正常。

    不久后回到镇守府,到第二天苏顾和威尔士亲王说起一起回去的事情。毕竟出来那么长的时间,列克星敦她们也等待了很长的时间,有些想念她们。

    此时威尔士亲王站在房间外面的阳台上,说道:“和你回去,然后看你那一大堆婚舰的白眼吗?”

    苏顾说道:“什么叫看人白眼,大家都很好,你们不是一起生活了那么长的时间……而且,真看人白眼,我会保护你的。”

    “把自己的命运托付给他人?只有自己才是最可靠的吧。”

    “什么叫做他人……”苏顾沉默了一下,随后笑起来说道,“你老公也算是他人吗?说好会一起走一辈子吧。”

    听到这样的话,威尔士亲王笑了一下,说道:“那随便你了。”

    关于离开,需要的处理的事情有很多。

    比如说是伦敦号和林仙号,离开了目前一直没有回来。此时如果现在大家都走掉了,到时候她们回来找不到人会很着急吧。

    但是大家都留在这里也不合适,独独留下谁也不合适。

    说起来,伦敦号虽然一早就离开了,但是和这边一直都有联系,偶尔会回来。

    事实上,伦敦很早就离开了,后来都是通过留下信件或者交待附近的人,才能够找到这里。想一想,那么到现在大家离开,当然也要留下信件,到时候伦敦或者林仙回来能够找得到。

    信要留,也要和附近镇守府的提督说一声,大家都去了哪里,到时候伦敦她们问起来,也知道。总之双重保险。

    一般来说,离开了镇守府,算是辞掉了作为提督的职位,有很多后续的事情要交接,不能随便一了百了就走人。

    不过威尔士亲王的镇守府,本来就是不在舰娘总部备案的镇守府,过来或者离开也不需要做太多的事情。但是有些事情还是要通知别人一下,毕竟在这里这么长的时间,威尔士亲王也得到过很多人的帮助,离开的时候至少要说一些什么,至少说一些感谢的话。

    ……

    窄门一直在谢文进的镇守府住了几天的时间。

    想起几天前看过的画面,谢文进看着远处的海面,说道:“要不要调查他一下?”

    有些失落的靠在阳台边,窄门说道:“调查,你怎么调查……何况人家也没有做什么坏事。”

    作为提督,虽然不可能是个完人,但是一般不会抱着恶意去做伤害人的事情。

    随后谢文进笑了笑,说道:“他既然和我们都出自川秀的海军学院,他是齐柏林教官的学生。有机会回去的话,我们也找齐柏林教官问一下,这年头怎么出了这么厉害的新人?”

    窄门点头。

    ……

    威尔士亲王的房间,威尔士亲王坐在桌子后面,苏顾则靠在窗口。

    “窄门也帮助过你吧,一码归一码,要不要专门去感谢一下?”

    “不去了,没有欠着他什么。”

    “嗯……而且,我想,不然我带着你去,有一种炫耀的感觉”

    随后苏顾说道:“说起来也没有想到,挺巧的,他在学院的教官居然是纳尔逊。既然是纳尔逊,那么估计他的舰娘应该是战列舰或者是战列巡洋舰了。说起纳尔逊,我以前还和她切磋过一次,虽然一直都是被打,不过最后俾斯麦替我出头……你那种眼神有些吓人,不算事,只是普通的切磋,只不过是技巧被碾压了。纳尔逊,我也上过她的课,她除开直性子,其实人还是不错”

    威尔士亲王说道:“你以前在学院的时候是齐柏林的学生?”她听苏顾说起过。

    “齐柏林,你认识吗?”

    “没有。”

    那你还说。

    苏顾说道:“我通过考试成为了提督,这一次我的初始舰是约克城号航空母舰。既然是航空母舰,所以我的教官主要是齐柏林号,她应该也算是很厉害的航空母舰,不过,怎么说……她被赤城给调教了,哈哈。赤城啊,你应该清楚的,我们的赤城,她成为了学院的教官,唯独可惜加贺号不在。”

    “齐柏林啊,记得后来俾斯麦也和我说过,她和学院的教官齐柏林很熟悉……以前我不知道,为什么齐柏林突然成为我的指导老师。要知道一般来说就算是新人提督,也没有必要需要齐柏林这样的教官出马帮忙。后来想一想,大概和赤城、俾斯麦都有点关系。”

    “虽然成为了我的指导老师,不过等我到镇守府的时候,齐柏林还是没有来,貌似是要交接一些事情。”

    “我出来这么久了,算一下时间,齐柏林大概到我们镇守府了。她过来的话,我不在那里,也不知道会不会出现什么问题?”

    苏顾这样说着,心想,齐柏林啊,齐柏林不知道在干一些什么?她如果到自己的镇守府的话,看到大家应该是一种什么表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