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寻找走丢的舰娘 > 第两百零七章 闲谈
    苏顾不是太喜欢宴会,尤其是在其中一大堆陌生人的情况下。威尔士亲王也是同样的性格,对于宴会和层出不穷的邀请嗤之以鼻。

    此时舞会开始,气氛正热烈,威尔士亲王从灯火迷离的大厅里面离开,苏顾也跟着出来。

    谢文进的镇守府高出海平面,就像是大部分镇守府的格局,镇守府居住的地方高过海平面有数米。此时的大厅外面是一个大平台,种着树,摆放着长椅,平台的边缘建了栏杆。

    眺望着海面,威尔士亲王双腿离开栏杆半米,双手搭在栏杆上面,酥胸、部构成诱人的线条。

    此时两个人站在外面,少有的在说话,毕竟在镇守府的时候,各种各样的小女孩黏着苏顾的身边,无暇他顾。

    此时和威尔士亲王聊天,其实聊天大部分都是一些琐琐碎碎的事情。不管是作为提督还是普通人,不可能每天都有大事发生在身边,生活不过是很多的小事凑在一起。和威尔士亲王说起最初的时候在一座小县城工作,说起在废弃的镇守府遇到小宅,这些事情其实很多都已经说过了。

    听完苏顾的话,威尔士亲王说了一会儿伦敦号和林仙号的故事,随后苏顾又说起列克星敦的故事。

    难得在这里看见了那么多的舰娘,想起自己的镇守府,从那里离开也没有细细算过有多久的时间了,倒是有些想她们。

    “列克星敦做过很多的工作,从财务到文员。我找到她的时候是在桂城,那座叫做桂城的城市,在那里种满了桂花树。到十月的时候,所有的桂花一起开的话,整条街都都是桂花的香味。那是一座很有特色的城市,也是一座旅游城市。有机会的话,我们可以一起去。”

    “因为那是在内陆了,在那里很多人都不知道舰娘的事情。即便知道,也就仅限于那些经常读报纸的人,多是一些老干部。列克星敦,嗯,她那个时候还有一个名字,叫做沈芸。有很多人追求她,我去的时候刚好遇见一个……怎么说,那个时候列克星敦准备去辞职,我也跟着过去了。那个公司的老板也在那里,他也是列克星敦的追求者。他问我,在那里干什么?我说等列克星敦,然后他就一直和我说话。他说自己和列克星敦很熟,怎么样怎么样,是好朋友,吧啦吧啦的说了好多,以后说不定会成为夫妻,还说要帮我介绍工作。”

    “然后小宅啊,小宅觉得烦了,然后她就在那里对我说,爸,妈什么时候出来。那个时候我看见那个老板的脸都白掉了。到列克星敦出来,小宅叫她妈,我不知道她们为什么那么心有灵犀,然后列克星敦抱着小宅,就和我说,孩子他爸啊,什么什么的,那个场面特别……特别恶搞。”

    “萨拉托加在中学上学,特别乱来。不知道你清不清楚,她在不熟悉的人面前喜欢板着脸,冷山美人一样。一般来说,冷山美人不是都应该是那一种很厉害的人,比如说成绩很厉害,而且一般来说都是那种刻板讲规矩的人。但是萨拉托加啊,她却喜欢逃课,成绩也不好,还说自己喜欢姐夫,反正特别不搭。估计她们学校的学生信仰都崩塌了。”

    此时苏顾和威尔士亲王说着话。窄门和谢文进已经走到苏顾和威尔士亲王不远的地方,谢文进对这里熟悉,随后走到视线良好又容易被忽略的地方,在这里甚至能够听到隐隐约约的声音。

    谢文进说道:“做这样的事情,好不好?”

    “我还是不相信,他们的关系是夫妻,那个叫做苏顾的人太年轻了。”

    “但是偷听……万一是很*的事情呢?感觉我们挺下作。”

    “如果*,我们就走吧,能够说些*,说明他们的关系很亲密。偷听的关系是,嗯,我看见他们的样子不是很亲密,甚至我觉得反击才是他的婚舰。真的没有办法接受这样的事情……威尔士亲王突然有了提督。嗯,不然你回去吧,我是真的不想就这样放弃了。”

    随后窄门抬起手,小声说道:“发誓不会说出去。”

    “但是你我听到了。”

    沉默了好久,窄门说道:“对不起了。”

    随后他们两个人闭上嘴,侧耳倾听。

    对于是不是有人在自己附近,没有关注没有在意,说完萨拉托加的事情,苏顾向威尔士亲王问道:“俾斯麦啊,听她们说你和俾斯麦有矛盾。”

    “没有什么矛盾,算不上矛盾,只是那个时候北宅太没有自觉,说了她几句,俾斯麦护着妹妹罢了。”

    苏顾说道:“这样啊……说起俾斯麦啊,你建立了镇守府,俾斯麦却成为了舰娘佣兵,找到她的时候,她已经变成了传奇佣兵了。有一个特别厉害的名字,叫做黑色幽灵。但是她完全不黑啊,头发是银灰色的,皮肤也很好,白皙光滑,穿着军装的时候特别帅气。嗯,大概是因为总是穿着黑色军装,所以被人叫做黑色幽灵。”

    “列克星敦私底下和我说俾斯麦的时候,有时候叫她猫,其实也差不多。有一张照片,不过那张照片我拿不到,拿得到的话可以给你看,穿着开胸毛衣的俾斯麦,就算是看照片,但是就像是猫儿一样。”

    悄悄蹲在旁边,隐隐约约听到几个词语,谢文进低声和窄门说道:“他们在说俾斯麦的事情?”

    窄门点点头。

    谢文进用惊讶的语气说道:“没有听错吧,那个男人,他居然还有俾斯麦作为自己的舰娘……又有威尔士亲王又有俾斯麦,简直乱来了吧。不会是吹牛吧,但是和自己吹牛,那有什么意思?看起来威尔士亲王也认识那个俾斯麦。”

    威尔士亲王的性子他们其实也知道,况且舰娘的性格根据舰种大概能够判断得出来,世界上面那么多舰娘,貌似除开南达科他号就没有喜欢吹牛的舰娘。

    窄门小声说道:“俾斯麦?什么俾斯麦,世界上面能够有几个俾斯麦。”

    “说起来黑色幽灵,我知道,那是一个传奇舰娘佣兵。关于她的传言,听说一炮就能够将敌人的旗舰击沉。以前总是在全世界游荡,在这边有过几次任务的经历,所以听说了,据说这段时间都没有出现过了。如果说传奇佣兵俾斯麦和威尔士亲王是朋友,那可信,她们能力相当。虽然俾斯麦和威尔士亲王一般不对付,但是切磋一下,惺惺相惜也并非没有可能。”

    谢文进这样说着,随后窄门也说道:“那个俾斯麦我也听说了,在全世界旅行是为了找某些东西,以前大家不是太清楚找什么?到现在难道是在找人?找自己的提督,找那个男人,找到了,所以没有再出现了,稍微荒唐了一些。”

    这样说着两个人对视了一眼。

    另一边苏顾和威尔士亲王继续在说话。

    “话说北宅你知道吗?欠着莱比锡的薪水不发,居然给人家本子,简直是乱来……想一想,貌似我现在也没有给莱比锡薪水,好像是半斤八两的样子。”

    “北宅成天到晚就知道看本子,还没有直觉。能坐着绝不站着,能躺着绝对不坐着,反正是怎么舒服怎么来了。不知道睡过多少人的膝枕,我的、列克星敦的、萨拉托加的、俾斯麦的。甚至把小宅当做是枕头,那个场面特别搞笑。小宅被她压在身下面,一直在挣扎,最后还是无力反抗。北宅平时不会欺负别人,但是就是喜欢欺负小宅。”

    苏顾这样说着,笑起来,威尔士亲王也抿着嘴笑。

    他们不远的地方,谢文进说道:“小宅是谁?从来没有听说过。”

    “我也不知道小宅是谁,不过北宅肯定是战列舰提尔比茨号。”

    提尔比茨,那是北宅俾斯麦的妹妹,这个大家当然是知道的。但是就算是提尔比茨,数一数这个世界上面有几个提尔比茨。

    说起提尔比茨的时候,那个男人居然还在苦笑,真是混蛋啊,不知道好,一个畜生。

    一般来说,不管是哪个镇守府建造出北宅,不知道每天多,捧着手心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那可是北宅,战列舰提尔比茨号。

    海风刮起来,威尔士亲王看着苏顾,随后说道:“以前的时候还和胡德她们有,胡德号是我的前辈,我一直很尊敬她。反击和声望以前一直都有通信,不过我们碾转各地,后来反击寄信给声望突然就石沉大海了,貌似是那个地址没有人了。后来我们也没有收到信,想了想,刚好两边都搬家,谁也找不到谁,就这样断开了。听说胡德开了大公司,开公司的话大概不会以舰娘的身份出现,也不会叫胡德和声望了。”

    “世界那么大,她们开的公司也不是那种真正的超级公司,只要提起来无论是谁都知道的超级公司。大概只是在当地的市里面有名,虽然就算是这样,应该也很有钱。那么多城市,想要找到她们,应该也不是很容易的事情。”

    对于胡德和声望的事情,苏顾听列克星敦说过,此时说道:“我得到的消息大概要比你们新一些,列克星敦和我说,胡德开的公司很大,她好像是听光荣号说的,光荣号,就是那个战列巡洋舰,她们以前遇见过一次……”

    “光荣号,我当然知道了。”

    听到苏顾和威尔士亲王隐隐约约的对话,胡德、声望、光荣,谢文进看着苏顾,低声说道:“那个畜生,海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