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寻找走丢的舰娘 > 第两百零五章 无辜
    如果说有什么算是尴尬的事情,那么刚刚才在谈论着美女,除开自己不可能有别的男人。 然后就看到美女带着男人出现,这绝对算得上是一件,尤其是当自己正在跟朋友吹嘘的时候。

    此时刚刚还在谈论,没有人能够追求得了威尔士亲王,自己要去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但是立刻就看见对方挽着一个男人的手臂走过来。

    当自己的朋友谢文建拍自己肩膀的时候,窄门只能露出尴尬的笑容。刚刚的一番高谈阔论,现在就像是巴掌一般抽在脸上。

    这个时候谢文进说道:“他们可能只是在路上遇见了,然后顺路。”

    窄门不是小孩子,相反心思缜密,他说道:“遇见了?你认识那个人吗?你给了他请帖吗?”

    谢文进摇摇头说道:“不认识,也没有给过请帖。”

    “既然如此,那他肯定是作为威尔士亲王的男伴出现。如果不是男伴,威尔士亲王怎么可能穿着女装挽着他的手臂。而且一个舰娘也不会有除开自己提督外,真正要好的男性朋友。那个男人在这里是作为威尔士亲王的男伴和提督出现,不然威尔士亲王只会带着反击过来。”

    看着自己朋友脸上越来越难看的表情,谢文进想了想连忙说道:“就算是提督……大概是为了害怕麻烦,然后随便找了一个人冒充自己的提督。这种事情以前不是没有生,为了避免无休无止的追求,然后找一个人做挡箭牌。”

    窄门默不住声,随后谢文进继续说道:“小的时候我们上学,不就出现过这样的情况吗?为了避免人追求,班上的大美女随便找了一个人做挡箭牌冒充自己的男朋友。”

    “一开始大家也不太清楚,只想着那小子走了好运,但是毕业的时候立刻就看到他们分手,我们才想到居然会出现这样的事情。后来他们也没有在一起,然后这个事情就这样无疾而终。”

    听到自己朋友宽慰的话,窄门蹙起眉头来。这样的可能性并非没有,甚至这种说法才算是正常的情况,这样想着窄门的脸色倒是好了些。

    说起来也是,曾经的威尔士亲王,即便是参加宴会,也总是一身男装做男人打扮,然后带着穿着长裙的反击一起出现。

    宴会往往伴随着舞会,但是她在舞会上也就是和反击跳一支舞,然后就坐在旁边。这个时候不管怎么样的邀请都会得到拒绝,说是两个男人在跳舞像什么话。

    穿着男装就是男人?如果是谁把威尔士亲王看做是男人,恐怕那个人眼睛是瞎的。并非是恶意的咒骂,那样的爆炸般的身材,还能够看成是男人,那是真的完了吧。

    窄门心情稍微感到舒畅起来,他们沿着楼梯,从二楼阳台走到一楼的大厅。

    随后谢文进扯了扯自己的领带,拉了拉窄门,说道:“他们就要过来了,一起去打一个招呼吧。”

    这样说着,他们想要穿过大厅到门口去。

    一楼的大厅,此时站满了人。

    作为这次宴会的主人,谢文进交流广泛,附近镇守府的提督都被邀请过来。

    一般来说,靠近海边的县城肯定会有镇守府,甚至有些乡镇和重要的航线也有,所以此时被谢文进邀请,聚集到这里的提督有很多。

    既然提督多,而舰娘一向来是提督身边不可或缺的存在,此时舰娘也多。

    有身材高挑丰满的成熟女性,大抵是些战列舰、战列巡洋舰或者是航空母舰,毕竟作为提督不晒船那和咸鱼有什么区别?虽然一般的出击有些舍不得让这些舰娘出击,但是宴会总要带出来,这不消耗资源不是嘛。

    当然其中个子矮矮的少女和小女孩舰娘也有,带着这样小女孩的提督大多聚齐在一起抱团取暖。此时若是凑近他们,大抵能够听到这样的话。

    “前些天建造出高雄号重巡洋舰……”

    “我建造出了欧根亲王,欧根亲王号重巡洋舰算是金色五星舰娘……”

    “你们两个好欧……”

    “有的没的,每人一张名片都拿好。请问您今天要来点兔子吗?我们社团到这里来招人……”

    总而言之,此时整个宴会的众人显得泾渭分明。

    威尔士亲王穿着黛紫色的长裙搭配高跟鞋,头绾成髻,将修长的颈脖露出来,像是一只骄傲的天鹅。

    此时她挽着苏顾的手臂。

    虽然苏顾来到这里好多天,但是两人从来没有做这样亲密的动作,其实两个人都有些不适应。

    两人站在前面走着,走在后面的反击怀抱着威尔士亲王脱下来的冬衣,她总是习惯性扮演着作为女仆的角色,这一次她是穿着女仆装过来。

    苏顾对这里的人不熟悉,此时威尔士亲王介绍道:“那里最高的那个男人,角蜂镇守府的提督,成为提督已经有二十多年了。”

    “看见那个女人了吗?她也是提督,她的丈夫也是提督,不过她丈夫这次貌似没有过来……她旁边的那个女孩就是她的女儿,现在只是普通人,听说她现在想要把自己的女儿培养成一个提督,所以总是带在身边,但是她的丈夫却想要她作为普通人嫁人生子。”

    “站在桌子旁边的那个人是当地重要的政府官员,不知道怎么跑到这里来了。看起来很年轻吧,能够凭借着这个年纪爬到这样的位置,是个为了政绩向上爬,不择手段的人。人很厉害,博学多才,能言善辩。”

    此时两人说着话,随后看到两个穿着白色提督服的人走过来。

    “前面那一个提督叫做谢文进,主要管理着菲尼海峡附近的海域,手下的舰娘有一些,战斗力也很不错。我和他打过几次交道,这次就是他邀请我们过来。”

    “后面的那个人,名字我不太记得,外号叫做窄门。挺最麻烦的人,装模装样。”

    威尔士亲王简单的给苏顾介绍了两人的身份。

    随后苏顾就看见叫做窄门的提督率先走过来,然后挥了挥手臂,说道:“威尔士亲王,你过来了,也没有和我说一声。”

    “我过来有必要和你说吗?”她说话一向来不客气。

    窄门耸耸肩膀,自嘲笑了一下,随后转头看向站在威尔士亲王旁边的苏顾。

    此时心中虽然不安,但是想来,不过是威尔士亲王从外面随便找了个人来冒充提督。不过威尔士亲王大概不屑想这样的主意,所以他看向跟在后面,穿着一身女仆装反击,想必是反击的主意了。

    “你好啊。窄门,大家都叫我窄门。兄弟,以前没有见过,哪里毕业的啊?”他不喜欢太客套的交流,虽然外表严肃坚毅但是性子却跳脱,否则也做不出向自己教官告白的事情。

    对自来熟的人有些不适,不过苏顾还是说道:“川秀。”

    “我也是川秀毕业,纳尔逊教官的学生,那还真巧。”

    “齐柏林教官的学生。”

    “威尔士亲王的朋友?”

    “她的提督。”

    “威尔士亲王的提督?怎么认识的?”心中越的不安,所以有些话显得有些急躁。

    怎么和威尔士亲王认识的?其实苏顾也有些疑惑。不过他依稀记得,游戏中,自己的威尔士亲王是打捞起来的。

    那个画面还有点印象。威尔士亲王在游戏中是没有办法建造出来,但是当等级到达一定的程度,会送。然后眼看着差点就足够等级得到威尔士亲王,这个时候突然金光一闪。

    您一定十分惊讶吧,你我竟然在这种境况下相遇。但事物总是这样不可思议和无法预料。这是威尔士亲王登场的台词。

    眼看着游戏就会送,但是突然就捞到了,再加上这种意外贴切的台词,那种狗血的感觉,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所以现在记得清楚。

    苏顾说道:“算是打捞吧。”

    窄门撇了撇嘴,心想,果然是在假冒,建造还是打捞?想这么一个问题居然需要想那么久的时间。

    “打捞,兄弟真是够厉害,这么短的时间就打捞了起来。”

    “不,以前就认识了。”

    “贵庚?”

    查户口啊,这样想着苏顾报出一个数字。

    “真是年轻有为啊。”窄门这样笑起来,心中更加不信了。

    记得威尔士亲王和反击号,包括很多舰娘都是属于一个提督。你说新认识,那还有些可能性,你要说以前认识,以前就是威尔士亲王的提督,那么说,也就是很多舰娘的提督。

    并非没有好运气的提督,短短的时间就捞到那么多的舰娘。但是另外一点,威尔士亲王和反击都是那么厉害的舰娘,姑且就算是很早就建造打捞出来,想要培养威尔士亲王到如今这样强大地步,不知道要多少年的时间。那么年轻,怎么可能?

    “听说威尔士亲王以前是婚舰,你们是夫妻……看起来不怎么像。”

    从外人的角度上面来说,苏顾和威尔士亲王的确不像是夫妻的样子。

    心中已经打定了注意,窄门哈哈哈的笑了起来,转头看向威尔士亲王,说道:“威尔士亲王,你这位朋友真是有趣。”

    威尔士亲王原本和谢文进在旁边交流,听到窄门的话,转过头来,随后看向苏顾用质问的语气,说道:“你们说了些什么,我们怎么变成朋友了?我不算是你的婚舰了?”

    苏顾有些无辜。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