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寻找走丢的舰娘 > 第两百零三章 王权没有永恒(九)(4000字)
    站在走廊外面,看到并排走过来的两个小姑娘,此时苏顾叫了一声,然后他看到紫石英和萤火虫抬起头来。

    她们的表情先是有些奇怪,然后蓦地露出一副委屈的表情。

    委屈的原因当然不是被痛打了一顿,萤火虫还好,紫石英偶尔会被打一顿屁股。毕竟她的话,因为太中二又往往还分不清楚场合,即便是乖巧的反击有时候也不得不动手。

    当然委屈的原因也不是因为吵架了,虽然大家打打闹闹,偶尔会吵架,但是不会真正打起来。而且只需要短短的时间,大家就能够和好,继续做好朋友。

    委屈的原因当然是因为明明应该得到称赞,因为自己把提督带过来了。毕竟提督虽然失踪了好长的时间,但是对于自己的提督还是有些想念。

    然而到最后没有得到称赞和羡慕,却变成了自己在说谎,那种感觉真是不亚于从天上到地面。窦娥冤,六月飞雪啦。

    此时萤火虫提着自己的小裙子冲到苏顾面前,另一边紫石英被落在后面,然后啪嗒摔在地面上。

    她抬起头,然后发现没有人过来扶她。因为苏顾已经伸手抱住了扑过来的萤火虫,实际上那么多天没有看到这个小姑娘,他也有些想念,所以蹭蹭脸好了。

    紫石英见到没有人扶自己,自己爬起来,随后她揉着脑门也跑了上去。

    此时萤火虫环住苏顾的脖子,说道:“提督。”

    “嗯。”

    “你跑到哪里去了?”

    紫石英有些羡慕地看着萤火虫,然后抱怨道:“提督跑到哪里去了,害得标枪她们都以为我是骗子,本淑女会是骗子吗?混球啦。”

    看着一脸气愤的紫石英,苏顾心想,我自己也没有办法,你这话应该对威尔士亲王说。随后倒是敷衍说道:“好好好,你是最高贵的淑女,谁也没有你厉害。”

    “那,提督,你和我们去解释清楚。”

    紫石英这样说着就要去拉苏顾的裤子,拉着去解释。

    “你现在和我们去跟她们说,我根本没有骗人。”对于小女孩来说,什么是最委屈的事情,那诬陷就是了。到如今这件事情已经是小女孩的阴影了,居然被嘲笑,说是在说谎。

    想到自己已经见过标枪和天后,于是苏顾说道:“她们都已经知道,我看见她们了,不过黑背豺还没有看见……作为补偿,我给你们做晚餐,天都已经这么黑了,刚刚好,你们还没有吃过晚餐。”

    做个饭,补偿好多个人,大概也就是苏顾做得出了。

    随后苏顾左右看了看,说道:“现在就有一个问题了,厨房在哪里?”

    厨房里面,苏顾翻着身边各种各样的箱子。

    “没有米吗?没有米就没有办法煮饭了。”

    对于反击来说,从来都是土豆和炸鱼的伺候,所以当苏顾打开冰箱找了好久,能够看得上的食材也就那些。

    “鸡蛋、鱼、虾,还有土豆和牛肉,这两个好,土豆炖牛肉,反正不管怎么做肯定比反击做的好吃些。”

    此时两个小女孩在厨房里面走过来走过去,苏顾则洗菜切菜。良久,想到反击一个在那里会不会有些无聊。于是和萤火虫说了反击的事情,小姑娘从厨房跑走,随后又跑回来,然后说,反击姐已经睡着了。

    既然睡着了那就再好不过了,不用担心反击一个人无聊。

    然而这个时候,突然听到一个声音。

    嗷呜~

    萤火虫小声说道:“那是黑背豺。”

    紫石英这个时候就来劲了,她大声喊道:“黑背豺,快进来,提督在这里。”

    就这样,接着门被推开,一个皮肤微黑的小女孩站在门口。她有着灰色的短发,短发上还戴着各种各样的饰品,就像是埃及国王、公主那样。此时听到紫石英的话,走进来,有些愣,看起来傻头傻脑的样子。

    苏顾还拿着锅,叫了一声:“黑背豺啊。”

    “指挥官、长官、司令官、提督……”此时的黑背豺像是许久没有看见主人的小狗一般,然后扑上来。

    “等等,等等,我拿着东西。”

    被可爱的小女孩扑倒,对于男人来说还是很喜欢的,但是姑娘啊。不要像是小狗一样在我的身上嗅嗅嗅,我又不是狗骨头。

    还有,别舔我的脸。

    “黑背豺。”

    重重点头:“嗯。”

    “提督。”

    “嗯。”

    好无趣的对答。

    绕着苏顾转圈子,然而抱着他的双腿,黑背豺说道:“提督跑到哪里去了?”

    “一直都在你们亲王姐姐那里。”

    这样说着,苏顾想了想,一只手拿着锅,一只手伸出手揉了揉黑背豺的脑袋。若是面对普通人,当然不会做出这样的动作来,不过既然是自己的舰娘,表现得太冷漠不好,况且驱逐舰真是太棒了。

    此时黑背豺眨着眼睛,那种感觉就像是小狗。

    然后黑背豺突然张大嘴,发出“嗷呜~”的声音,然后咬在苏顾的手掌上面。

    甩手。

    “干嘛……怎么呢?”

    “突然好想这样叫一声,咬一下,高兴。”这样说着黑背豺松开嘴。

    苏顾看着黑背豺,这个小姑娘真的和标枪还有天后算是姐妹吗?这个样子真是看不出来。不过标枪和天后都改造过了,唯独黑背豺还没有,记得游戏中黑背豺改造后的立绘,看起来就成熟多了。所以……真好,黑背豺还没有改造,不然怎么会给你摸头,还给你挠下巴。

    不久后,每人捧着饭菜回到原来的房间里面。此时因为壁炉生起火,周围的窗户和门都关得死死的的,整个房间都暖烘烘的。反击倒是真和萤火虫所说的,此时已经在壁炉边睡着了。

    在房间里面唯一的桌子上面放下饭菜。

    这个时候,紫石英在反击的旁边走过来走过去,然后看了看反击,说了一声:“睡着了。”

    “反击姐在睡觉啊,我摸她的脸蛋,怎么样……好有意思,胸口软绵绵的。”

    苏顾看着,心想,你这是在作死。不过这小姑娘貌似也是什么事情都敢做。甚至是在历史上面,正如历史中的“紫石英号事件”,被土炮和榴弹给打得落花流水,这也标志着英国等列强对中国“炮舰外交”的结束,不过终究不能把舰娘和历史中的战舰化作等号。

    然后一个声音突然响起来。

    “紫石英,你真的敢啊。”

    反击醒过来了,事实上早就醒过来了,只是在闭着眼睛养神。不舒服也就是那么一段时间,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对于舰娘来说从来没有这样的说法。

    此时身体感到舒服了,反击站起来,看了眼瑟瑟发抖的紫石英,想要起来承担起作为女仆的责任,然而苏顾朝着她摆摆手。

    “海鲜大杂烩,尝尝我的手艺……嗯,那个勺子,萤火虫她们先吃了。”

    各种各样的菜肴放在旁边,虽然有些已经被动过了,反击拿着放在旁边的勺子在菜里面挖了一勺,随后送进嘴中,眯笑说道:“提督的手艺不错。”

    此时苏顾有些骄傲的说道:“我的手艺一直都很好。”

    菜肴是准备好了,虽然几个小女孩早已经品尝过,不过肯定没有吃饱。苏顾想要招呼大家一起吃,才想到标枪和天后还没有过来了。黑背豺自告奋勇去叫标枪和天后,不久后,标枪和天后过来。

    天后说道:“提督居然在这里。”

    苏顾应了一声,对于这个腹黑病娇的姑娘,他是有些怕了啊。

    房间里面并没有正正经经的餐桌,说起来根本就是一场不像话的晚餐。

    此时一边吃,然后大家说一些话。

    标枪说道:“以前的时候,伦敦偶尔会回来看一下,不过这次,已经好长都没有回来了。记得上次回来时候说是给大家露一手,吃了饭,大家都不舒服。不是肚子痛啊,舰娘就算是吃了什么也不会肚子痛,但是难吃。不过想到伦敦,学习了好久还是那种水平,真是心里面难受。但是不好打击,她已经很努力了。”

    天后说道:“林仙姐走的时候,天还没有那么冷。说起来,她们姐妹……曙光女神号早早就改了名字叫做重庆,现在应该跟着逸仙号在一起吧。可惜逸仙没有跟我们在一起,她的手艺是真好。”

    “等夏天的时候,提督要带我们去游泳啊。游泳啊,其实也不是太会,如果不开舰装的话,感觉就要沉到水里面去。如果我学会了游戏,到时候就算是被深海舰娘击沉了我也会游上来。”

    苏顾说道:“别说那种话,没有人会沉。”

    “主人,你别信,标枪怎么可能不会游泳。”

    “提督不想和我们游泳?泳装哦,不想看吗?”

    老实说,想看。

    “我可以为大家缝纫泳装,提督,你喜欢什么样的泳装?”

    天后,我已经不会再上当了。

    “萤火虫说你有一个镇守府,在很远的地方,提督你要回去吗?大家一起过去也没有关系吗……到那里我可以养一只猫吗?”

    “我是最伟大的淑女……”

    “紫石英,你不要说话,中二病,敲你的脑袋……还有,那只虾留给我。”

    “我要给小宅带礼物,我答应了她,还有撒切尔,算一下还有好多人啊,好难搞啊。”

    不久后,吃完饭,反击开始收拾桌子,天后在旁边为大家倒红茶。

    接着反击端着收拾好的碗筷、叉子勺子出去,随后回来的时候,她已经换回了原本的女仆装,然后带了一副国际象棋回来。

    标枪和紫石英玩着国际象棋。

    “我的兵当然可以斜着走。”标枪一副理所当然的口气。

    “那我也走。”

    “你犯规了……白棋不能走,只有黑棋才可以了。”

    苏顾叹气,哪有这种玩法。

    “哈,紫石英,你输了,现在脱一件衣服。”

    脱衣游戏啊,那是真好,不过小萝莉的话还是穿着衣服比较可爱一些。

    此时反击坐在苏顾的身边,说道:“大家吵吵闹闹的。”

    “其实很好啊。”苏顾这样说着,看向周围的人。

    就像是在自己的镇守府,列克星敦、萨拉托加、北宅……其实大家有着各种爱好,平时也很难在一起。说起镇守府的规矩,当初的时候自己就立下了规矩,至少吃饭的时候大家要聚在一起。不然你吃你的,我吃我的,那么冷冷清清根本就不像是一个镇守府。

    此时苏顾看向在所有人里面被欺负的紫石英,其中首恶是标枪。又看向吵吵闹闹的黑背豺,没有改造的黑背豺个子矮矮却喜欢晃荡。

    吵吵闹闹不久后结束了,随后几个小姑娘背着手站在苏顾的面前。

    “提督,给我们讲故事听吧,我听萤火虫说了好多,你以前给小宅说过很多吧。”

    “好吧,那么你们想要听什么故事?”

    接着苏顾开始给几个小姑娘讲故事。

    “换一个,换一个。”

    不得不说现在的小姑娘是越来越难办了,像是丑小鸭、木偶奇遇记这样的童话故事已经不敢兴趣了。当初的小宅就是这样,原本说童话还听,到后来就要听魔改版的童话了,要不然就是黑暗版的童话。总而言之,再也不像是当初那样好对付了。

    苏顾想一想,一些真正适合小姑娘的故事,诸如巴拉拉小魔仙之类的自己才没看过,还有什么古拉娜黑暗之神这样的话根本说不出口。彩虹小马倒是看到一些,但是没有动画,光是口头说,完全不魔性啊。

    那么对于自己来说,记得比较清楚的故事是什么?

    良久,苏顾咳嗽一下,说道:“那是一个叫做奥格瑞玛的地方……”

    合理性和逻辑性全部都被丢掉了。

    “萨尔拿着霜之哀伤,大声说道,加尔鲁什,现在你已经众叛亲离了,你的统治结束了……”

    “……霜之哀伤砸在血吼上,只见血吼碎了一地,那一把沾染了无数敌人鲜血的巨斧已经变成了一地的碎片……”

    “周围一片黑暗,此时只听见加尔鲁什轻声说道,父亲,一切都结束了吗?”

    “站在他旁边是格罗姆,那是他的父亲。格罗姆蹲下去抚过加尔鲁什的双眼,说道,一切都已经结束了,我的孩子,王权没有永恒。”

    此时乱七八糟说着故事,你说为什么地狱咆哮会出现在加尔鲁什面前,嗯,因为这是魔改版。

    不过魔改版的故事,苏顾自己也不知道好坏,良久倒是黑背豺一脸坚定,说道:“我绝对不会背叛提督,黑背豺会消灭所有的敌人。”大眼睛睁着,眨呀眨,那是渴望抚摸的表情。

    “我也是,我会听提督的话。”那是萤火虫说的。

    “还是我,本淑女是最强大的存在。”不用说,这是紫石英。

    天后号正在和标枪翻花绳,到底有没有听进去那不知道,倒是标枪听到这里也跟着起哄。

    “不管提督做了什么事情,本小姐都会追随提督,就算是以全世界为敌都没有关系。”

    苏顾耸耸肩膀说道:“还全世界,全世界你也打不过,就说威尔士亲王吧。”

    标枪一拍桌子,大声说道:“就算是威尔士亲王也不行,提督的官比较大嘛。”

    苏顾躺在摇椅上面,椅子晃呀晃,此时有一下没一下的拍着抱在怀中的黑背豺的背。

    虽然小女孩的话不值得信任,但是听起来很爽嘛。

    “反击,你还没有表态。”

    “嗯,我支持提督。”

    果然自己才是提督嘛,对,这座镇守府的一切都是属于我的了。

    王权没有永恒,威尔士亲王,你的统治结束了,现在我才是这个镇守府的提督。海底熔岩说我是真不知道什么算水?什么算不水?我又没有粘贴数据凑字数,这是日常文啊,还是说小船不配描写???反正啊,这章4000字,求月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