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寻找走丢的舰娘 > 第两百零二章 王权没有永恒(八)
    苏顾蹲在房间里的壁炉前面,捣鼓了一下,说道:“这个壁炉应该怎么用?”

    “壁炉从来没有用过吗?这样啊……”

    在反击的指点下,添柴添火,不久后苏顾总算是在壁炉里面升起了炉火。

    此时反击披着大衣坐在壁炉边宽大的椅子上面,原本披在身上的那件衣服早就还给了苏顾。

    虽然一再表示身体健康,但是反击有着女仆固执的一面,怎么能够让自己的主人受寒?只要有了机会就重新找了一件衣服披上。

    反击不舒服。

    虽然苏顾以前从来没有见过舰娘生病的场面,但是既然遇到了,那么当然要承担起作为提督的责任来。所以一开始就在反击的指点下,将对方带到这里来。

    此时的这个房间看起不错,地上铺着一张大熊的毛皮,墙壁上面还挂着驯鹿头做成的标本。

    反击说道:“这些东西都是从这个镇守府的仓库里面翻出来的,应该是别人说给原来这里的提督的吧。标本也是,那张熊皮也是,觉得好看,我们就把这些搬出来了。”

    壁炉生起火,苏顾蹲在旁边搓手。

    “以前不舒服的时候就会到这里来,生个火很暖和。虽然不舒服,但是也不需要吃药,反正静静地坐着,到时候自然而然就好了。对于我们舰娘来说,不会因为什么风寒生病,不会感冒不会发烧也不会破伤风,反正把我们当做是机器来看就好了。”

    苏顾说道:“把舰娘当做是机械来看,那不就变成人工少女了。”

    随着苏顾这样的话,自怨自艾的气氛立刻被驱散了。

    只是听到苏顾的话,反击抿抿嘴,她顺手拿起放在旁边的热茶,笑着说道:“你再说,我就被泼你了啊。”

    若是对陌生的舰娘来说,苏顾这话已经很过分了,不过苏顾和反击已经很熟悉了,那也就没有关系。偶尔说笑,反击也会说他是废物提督,说是婚了那么多舰娘,以后肯定会变成女性慰问用品。

    反击是个乖巧的女仆,有时候说话也容易羞涩,但是也有着少女活泼的性子。此时没有穿着女仆装,一本正经的女仆言论少了很多。

    只是说归说,反击只是做做动作,随后她捧着茶,将双腿都卷缩在宽大的椅子上面。接着歪着头,说道:“把你塞到壁炉里面烤了啊。”

    壁炉里面的火焰熊熊燃烧,那是因为添柴过多的关系。

    脱掉的外衣没有穿起来,搬着小板凳坐在壁炉边,苏顾看着燃烧的火焰,说道:“以前小的时候也总是喜欢烧火,烧炭火取暖最好。小的时候,有时候回乡下,乡下都是用那种灶台。用灶台煮饭,用灶台炒菜。然后吃完饭,就从灶台里面把炭火拔出去,大家就围着灶台说话。”

    “舒舒服服的,就是烤火的话,火气大了一些。这样烤火还可以烤糍粑,糍粑你吃过,用糯米舂起来。糍粑不算,最爽的事情就是晚上的时候就把红薯埋在灰里面,到第二天从灰里面把红薯扒拉出来,那是真好吃。”

    苏顾回忆着小时候的事情,反击说道:“主人现在想吃的话,每天也可以吃,肯定有很多舰娘想要为你烤红薯吧。”

    “只是说一下吧,就算是烤红薯,其实现在不怎么想吃了,那不过是回忆罢了……话说就算是吃,谁会帮我烤,估计多数时候是我帮她们烤红薯。”

    看着自己这个混吃等死的主人,反击故作诧异的表情:“主人还会做事?”

    “别编排人,早和你说过了,在镇守府的时候是大家轮着做饭,我做的时间还多一些,毕竟手艺好。”

    反击捧着热茶,朝着热茶吹了一口气,说道:“手艺真的好吗?不过我的水平倒是挺烂。”

    “是挺烂的水平。”这完全是真心实意的话。

    然而真心实意的话也不能乱说,反击说道:“讨打啊……又没有看见你做饭。”

    “我做也没有什么关系,主要是要你们给我机会。”

    “不过,主人是提督吧,怎么能够做这种事情?”就算此时大大方方说话,反击也是有着自己的坚持,毕竟女仆之魂深埋在心中。

    苏顾当然不理解反击对于女仆的坚持,他随意说道:“那就当我是管家、执事不就好了。”

    “不过主人还是提督啊……”似乎想到什么,反击说道:“哈,你这么努力想要再婚多少舰娘?”

    “你不要用过去的眼光来看我,我这个人很忠诚的。”

    反击用怀疑的视线看向苏顾,说道:“忠诚吗?忠诚十八岁的漂亮姑娘吧。”

    “又被你发现了。”

    听到这样的俏皮话,反击开始笑。

    苏顾继续说道:“说真话,在遇到小宅前,可是有普通人喜欢我的,不过我把持住了。”

    “喝醉了的人都会说自己没有醉,说假话的人就会说自己是说真话……而且,人类结婚听说都要彩礼吧,主人给得出彩礼钱吗?”

    “有些地方要彩礼,有些地方不要彩礼,还要女方给钱,比如说三哥那里,那是个神奇的国家。”

    “还是我们舰娘好吧,就是一枚戒指就搞定了。主人就是用戒指婚了多少姐妹?”

    反击这样说着,苏顾倒是想到了过去的阴影。

    能够得到那么多人的喜欢,除开好远,完全不是因为自己的能力。不是能言善辩会哄女孩子,也不是长得帅气让人合不拢腿。能够得到那么多人的喜欢,其实完全是因为运气了,完全是因为穿越。

    也正是因为这样,最初的时候这如同是自己的心理阴影一般。虽然总是喜欢说吃软饭吃软饭,其实还是想要得到认可,所以一直来在努力。

    不过后来想一想,那些含着金汤匙出生的人还不是一样,长得帅气,家里面有钱,受到良好的教育,天资聪明。甚至有些人天生有天赋,专注,过目不忘,就像是小时候有些人不学习成绩依然很好,这个世界啊,本来就是不公平。

    姑且自己也算是不公平中的一员,虽然还是没有那么心安理得就是了。以前想过很多东西,现在倒是没有那么多想法。

    苏顾说道:“哪里光要戒指就可以了,不是还要好感度一百吗?”

    反击笑起来,说道:“那你觉得威尔士亲王现在对你有多少好感?”

    虽然很想自信说出两百好感这样的话,不过想了想貌似没有办法判断。

    反击白了苏顾一样,随后说道:“谁要你胡乱就失踪……话说,主人还记得我刚到的事情吗?你还记得以前的事情吗?”

    “嗯。”

    “刚到镇守府的时候,那个时候刚刚看到声望姐姐,真是潇洒帅气。姐姐一直很厉害,真是很憧憬,想要努力配得上她,但是总是不行。原本想要努力,但是那个时候你一直把我丢着吧,无情无义啊。等到后来一直没有攻略的任务的时候,你才是让我出去演习。演习啊演习。”

    “声望姐姐是真厉害,无论什么样的任务,她都能够潇洒完成。好羡慕,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有那样的实力,不过我始终比不上姐姐就是了。听说她现在陪着胡德。”

    “胡德啊,虽然是前辈,甚至是威尔士亲王的前辈,但是有时候也迷迷糊糊。她养着两只猫,叫做生姜和鱼饼,是生姜还是鱼饼来的,她把猫塞到自己胸里面,真是不靠谱的前辈。”

    “她啊,现在虽然开了大公司,但是我觉得做事情的一定是声望姐姐啦,她是优秀的女仆长。胡德,图章董事长啦。”

    对于你姐姐声望号,还是真有自信,不舒服的时候说起来都是一副憧憬的样子。

    苏顾说道:“你应该配置了超厉害的装备吧,不差了啊。”

    反击做出夸张的表情,说道:“还好意思说啊,得到了那么厉害的装备,但是完全就没有出击过。来来回回老是在那里战斗,丹麦海峡海战。到现在我都能够背下那个流程了,单横阵,然后驱逐舰反潜……”

    “老是那样的战斗,我都不知道为什么那么多战斗。”

    游戏换做是现实,那当然显得有些莫名其妙了。不过好在大家都没有纠结过去的事情,就像是列克星敦所说的,过去的都过去的,等待大家的都是未来。

    这样想着,苏顾看了看天空,今天发生了好多的事情。

    从跟着标枪逃跑,到大家一起在灯塔上面烧烤。然后去找天后,再到处理文件和反击练习跳舞,又到现在在聊天。

    此时从窗户看出去,天色已经完全黑了。

    苏顾说道:“那作为道歉,我给你准备晚餐好了,尝尝我的手艺。”

    反击说道:“那好啊。”

    就这样待到苏顾走出房间。

    房间里面反击捧着自己的脸,让主人为自己准备晚餐,真是不知羞耻的小女仆。还让主人服侍了那么长的时间,天底下哪有那么糟糕的女仆。果然距离姐姐那样的出色女仆长,还有很长的一段的距离。

    不过这样的主人,越发想要努力成长起来。希望身体也好起来,至少要能够为主人战斗。

    反击将原本捧着的热茶放在旁边,此时这个身子都笼罩在大衣里面,双手抱住曲起来的双腿。

    有些无聊的人说什么好感度,到结婚要一百的好感,而没结婚最多就是一百的好感,那是上限。只是感情哪里能够用数据来衡量,不过说法很有意思啊。原本想要给好感加一,但是又不肯给戒指,反正好感就这个样子了咯,不加了。

    这样想着,反击笑起来。

    另一边,苏顾从房间里面走出来。此时心想,到今天,从标枪开始,然后到天后,现在就差黑背豺还没有认识了,那么待到把所有的人都认识了,才算是这座镇守府的提督吧。

    这样想着,沿着走廊走了两步,他看到了萤火虫和紫石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