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寻找走丢的舰娘 > 第一百九十三章 峰回路转
    虽然威尔士亲王的笑容越来越让人感到不安,然而终究没有什么高能展开。没有突然被扔出来的项圈和铁链,然后被威尔士亲王套在自己的脖子上面。然后牵着铁链,说些什么“提督,我们走”这样的话。毕竟自己是提督,被当做是狗一样拴起来,那就是琉璃神社或者i社的展开了,但是记得游戏绝对是纯爱收集类游戏吧。

    事实上也是,这么长的时间,算一下也遇见了那么多的舰娘,到现在没有一个做过什么过分的事情吧。不管是列克星敦、萨拉托加、北宅又或者是俾斯麦,虽然口口声声说要教训自己,但是从来都没有做过。

    那么说威尔士亲王估计也会是这个样子,也就是嘴巴厉害一些。毕竟就像是游戏中威尔士亲王的泳装大破立绘,其实威尔士亲王看起来也是挺软的,也就是因为那样,自己立刻就给了戒指。

    此时威尔士亲王放下自己手中的事情,带着苏顾到处参观,一路上多数时候都在沉默,不过偶尔也会说两句,只是说来说去也就是一些关于过去的事情。这些东西苏顾在客船的时候就听反击说过好多次,但是他不至于那么没有眼色,说这些东西自己都听过了。

    城堡的外面依然是瓢泼般的大雨,从走廊看出去,视野都变得模糊起来。

    原本还想要去看看别的几个驱逐舰,听说标枪啊、黑背豺啊、天后啊什么的都在这里,也不知道她们是什么样子。反正小宅是超可爱,西格斯比也很漂亮,弗莱彻可爱,驱逐舰大抵都很可爱吧。

    不过比起立绘来,标枪她们终究比自己的弗莱彻级的几个驱逐舰等等要难看一些。只是想一想,自己的朋友牧诚的弗莱彻级旧三小也很可爱,想必可爱不可爱不能看游戏里面的立绘,这里终究是现实。

    “进来的时候没有看到驱逐舰,她们都到那里去了?”

    “不知道,不过这段时间没有远征,大概是在镇守府里面玩吧。或者在宿舍,或者在风车那里。”

    不久后两人在走廊里面走着,迎面走过来反击。此时因为穿过大雨的关系,反击一身都变得湿漉漉的,衣服和发丝贴在皮肤上面,意外有些诱惑。此时她微笑着说道:“热水已经准备好了。”

    威尔士亲王用手指穿过长发,此时看到许久没有回来的反击也没有什么表情,似乎对方长久以来从来都没有离开过,此时她说道:“那就先送到我的房间里面。”

    此时苏顾心想,热水不是为自己准备的吗?居然占了我的。不过想必威尔士亲王大概是不清楚那是为自己准备的热水,那么没有关系。

    当然至于更多的事情,比如说是一起洗什么的,只能想一下罢了。就算是威尔士亲王真要那么做,自己也会拒绝。有些事情,他还真没有那么放得开。

    随后这样的一行人中又多了一个反击。

    不久后威尔士亲王把大家带到一个房间。

    房间不大,装修简约,有几排的书柜,里面整整齐齐放着很多的书。一张书桌,上面放着一沓文件还有一块镇纸,在书桌上面还有一盆圆圆的仙人球和一盏台灯。更远处的地方摆放着一张床,有天蓝色的床单、被子和荷叶边枕头。

    威尔士亲王说道:“你看看这个房间。”

    这是书房还是客房?为自己准备的房间吗?此时威尔士亲王和反击站在原地说话,苏顾四处转了转。

    有一个卫生间,在外面看了看也没有推门进去,他没有那么多的讲究。靠近床边有一扇窗户,推开窗户,然而外面依然只有一片雨幕看不到太多的东西。不过从模模糊糊的轮廓里面大抵能够看到半个镇守府,还能看到海。真是络,看书也是一天闲逛也是一天。

    此时漫无目的在房间逛着,随后坐在书桌后面,拿起文件翻了翻又放下去。随后打开抽屉,在里面看到一些蜡烛。心中咯噔了一下,然而拿起蜡烛,心想只是普通的蜡烛吧,记得滴蜡应该要低温蜡烛。但是都有台灯了要蜡烛干嘛?

    随后继续到处看着,看开衣柜,衣柜并非是空着的,作为客房来说怎么会有这么多衣服?

    翻了翻,里面似乎全部都是女式的衣服,燕尾裙、鱼尾裙、无袖连衣裙、有着灯笼袖和蕾丝边的连衣裙、衬衣、长衫、风衣,各种类型的衣服都有,大尺码的内衣也放着,但是里面甚至没有一件女仆装。

    此时有一种不好的想法升起来,这些是威尔士亲王的衣服,这里是威尔士亲王的房间,并非是客房。

    到此时苏顾突然发现一个让人很为难的问题,如果这里是威尔士亲王的房间,那么接下来,自己应该扮演着什么角色呢?如果威尔士亲王不在这里住还好,但是住在的地方的话,自己该怎么办?

    这间房间里面甚至连沙发都没有,自己要睡在哪里?床上还是地面?

    睡在地面那不就是变成狗了,睡在床上把持不住怎么办?当做无事发生还是直接上垒?但是威尔士亲王不是像是列克星敦那样生活了很久时间的人,就算是威尔士亲王不在意,但是自己真要做了,那就真是用下半身思考的人渣了。

    而且,最要的事情就是,离家出走的丈夫才回家就动手动脚,依照威尔士亲王的性格,自己要做什么,被打断手脚也说不定。

    此时苏顾想到了以前听田浩说的故事,叫做畸恋的故事,真是有些难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