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寻找走丢的舰娘 > 第一百八十八章 船呀,晃呀,去远方(4000字)
    距离除夕大概还有两天,这是从川秀乘船离开后的好多天,苏顾掰着手指算出来的日子。

    虽然在大家面前说自己对于除夕根本不在意,说实话其实还是有些在意。以前在镇守府的时候就听说附近的县城会举办除夕晚会,到现在自然没得看。原本在镇守府的时候专门去买了烟花,到现在也没有办法看烟花。

    此时大家所乘坐的客船是一艘大船,买船票的时候花掉了不少的钱,考虑了一下最后买的是二等船舱。

    在船上的日子除开和反击聊天或者是调戏小女孩也无所事事。

    每天吃过饭在甲板看海,苏顾偶尔也会和人聊天。听说在客船上面有着大人物,因为在护卫的舰娘里面甚至有着战列舰存在,而不是像是一般的客船仅仅有着轻巡洋舰和驱逐舰作为护卫。

    然后下午的时候看到那个护卫客船的战列舰舰娘,那是个金发的姑娘,反击没有在身边,比起自己,反击熟悉当初镇守府里面的所有人。当时苏顾就特意走上去在对方面前晃了晃,虽然不会做出搔首弄姿动作,但是刻意在对方的面前走了好几遍。

    好吧,被无视了,果然不可能那么容易遇到自己的舰娘。

    晚上的时候听反击说,她说那个战列舰是内华达号。

    苏顾表示看起来根本不像内华达,因为那个舰娘看起来很文静的样子,内华达显然不是那样的性格。随后想了想,不能把自己当初游戏里面了解的情况直接硬套到这个世界上面。

    虽然到目前为止,自己遇见的属于自己的舰娘倒是和游戏中的相似,当然立绘和现实没有办法判断到底像不像。不过主观方面,不管是相貌还是性格方面还是和自己的想象中的形象差不多。列克星敦温婉,赤城端庄,北宅是个宅女,俾斯麦是女汉子。

    不过在学院中也了解过,这个世界那么多舰娘,每个舰娘其实有着自己的相貌和性格。

    苏顾记得以前的时候自己也问过在学院里面的那些同学,当一个提督想要从钢铁中唤醒舰娘,首先就能够看到钢铁中沉睡的那一段历史,那段历史也就像是电影一般。

    舰娘从钢铁的记忆和历史当中苏醒。就算是建造出同一种型号的舰娘,若是看到差不多的历史,那么建造出来的舰娘性格和相貌相似,若是看见的是不一样,那么性格就会有些差异。当然昆西肯定是笨蛋,这是绝对不会改变的事实,神保佑着昆西。

    于是有时候在想,重巡洋舰新奥尔良号会不会出现无头的情况,毕竟在历史当中新奥尔良号没了舰首变成了无头骑士。不过想一想那个画面着实有些惊悚了一些。

    在客船上面无聊,原本也没有想到带些书上来,和反击聊天偶尔和客船的乘客聊天,很多时候也会这样那样想着各种各样的事情来打发时间。

    比如说,以后遇见属于自己的舰娘该怎么办?该抱着怎么样的态度?要强硬一些还是温柔一些?

    聊天、晒太阳、偶尔会到客船最下层的赌场看一眼,但是绝对不会参与。一路上客船一路上走走停停,很多人上上下下。第七天的时候也闹出过一些问题。

    客船在中途停靠的第二天,似乎有人将一把手枪带到了船上来,后来被查出来了,整艘船都弄得沸沸扬扬、人心惶惶。那一段时间苏顾被反击关在房间里面,禁止出去。在对待安全的问题上面,反击也是有着自己的坚持,即便对象是自己的提督和主人。

    接下来的一天里面苏顾好说歹说,就算是行刺也不会找上自己这样的人,要也是对付船上面的大人物,自己的性格也不会随便乱挑衅人。好不容易被放出来,下午的时候倒是看见了客船上那个所谓的大人物。对方看起来是一个提督,一副老帅哥的模样。一个厉害的总督?苏顾想着要不要去凑凑近乎,然后才发现自己根本走不到对方的面前。

    夜晚的时候,和反击一起猜测船上的大人物到底是谁?

    苏顾说道:“我觉得应该是提督吧,就算不是,要不然就是政府的高官或者是元首。不过他身边的保镖都是女孩子,肯定是提督了,说不定是总督。”

    总督比起提督等级要更高一级,不过就算是总督,大多时候不代表着实力,只是荣耀,就像是军衔一样。

    提督就像是军阀,手下的舰娘就是手中的兵,谁手下的舰娘厉害谁的话语权就大,从来不是靠着军衔来决定。一个总督说不定只是一个老资格的老咸鱼。

    苏顾又说道:“不过他看起来很嚣张的样子,我们想要走过去看看都被她的保镖拦了下来。”

    反击说道:“她们那个水平,包括那个护卫客船的战列舰,所以人一起上都没有问题,她们都不一定能够轰开自己的护甲。主人您说一句,反击会为您战斗。”

    苏顾说道:“随便说说……话说如果暴击的话,就算是你肯定会受到大伤害吧。”

    反击说道:“只要主人您在身边,反击就会变得很厉害,越近越厉害,如果远了就不行了。”

    “为什么会越近越厉害?”

    “因为想要保护你,你远了就觉得无所谓了。”

    苏顾想了想,越近越厉害,这不是和当初游戏中反击号的技能一样了。离得出征点越近数据的加成就越高,原本游戏的技能居然通过这一种形式表现了出来。只是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和反击的技能几乎相反的声望,那不是离自己越近能力就越差,声望的技能和反击截然相反。

    苏顾说道:“那声望应该离我越近能力越差吧。”

    反击说道:“姐姐肯定会担心您,在您的身边可能施展不开手脚,毕竟她是女仆长嘛,主人的安全当然是最重要的事情,姐姐也是有弱点的。”

    “是吗?”

    这样说了一会儿话,苏顾打开门走到外面的走廊上面想要吹吹风。走出来没有多就是,他就看到那个老帅哥的模样的提督站在下层甲板,对方身边跟着女孩子。

    “十八新娘八十郎,苍苍白发对红妆。鸳鸯被里成双夜,一树梨花压海棠。”

    这样轻声念了一句话,苏顾听到一声咳嗽,随后他就发现反击跟在自己后面,苏顾突然感到有些尴尬。

    反击倒是无所谓说道:“随着心态的变化,就算是舰娘也会变老的,相由心生,舰娘真正贯彻了这一点。”

    就算是舰娘,如果陪伴着自己的提督一起生活下去,随着心境的变化,就算是舰娘相貌也会变成苍老。不过就算是苍老,一个舰娘起码也有四十美妇的样子。

    苏顾点点头,随后又耸耸肩膀,心想,舰娘这样的生命实在是太可爱,寄托了美好记忆而诞生的精灵。

    前往西方的路上,还不知道要在船上待多少的时间。随着越来越靠近西方,客船在各种各样的城市停靠,船上金发碧眼的人倒是越来越多,他们操着各式各样的口音和语言。

    就是这样,早上的时候苏顾带着萤火虫和紫石英去吃饭,回来的时候就看到有人在向反击搭讪。虽然穿着女仆装但是反击依然是那么漂亮的姑娘,以往苏顾就在身边还没有人不识趣凑上来,没想到短短时间就有人搭讪。

    当然最后的结果,搭讪不了了之了。

    反击说道:“我都和他说了,我是主人的贴身女仆,他还是不依不饶的。很麻烦很秀逗,给我送花给我念诗。”

    “送花、念诗,挺浪漫的呀,怎么变成秀逗了?”

    “莫名其妙的做一些自以为是的浪漫,当然很秀逗了。”

    中午吃过午餐,路过甲板的时候苏顾看到卖花的花童,想了想踟蹰了好半天买了一束花。回到船舱的时候把花送给反击,把送递给反击的时候苏顾觉得自己也秀逗了。

    反击拿着花,问道:“您怎么想着送花给我?”

    “看你挺喜欢的样子。”

    反击低头说道:“谢谢。”

    然后到第二天,原本向反击搭讪的那个人又找上来,不得不说那的确是挺帅气的人。他叽里呱啦说了一大通话,苏顾摆摆手表示自己听不懂。

    随后对方脸上露出焦急的神色,接着就从一大口袋里面倒出好多的金币,金币金光闪闪亮瞎人的眼睛。

    不过他的话苏顾还是听不懂,反击脸色古怪翻译:“他说,他想要用这些钱向您买我的自由。”

    苏顾看着反击说道:“你一直都有自由吧。”

    那个人还在叽里呱啦地说着。

    苏顾说道:“让他走。”目光示意反击翻译。

    那个人还在叽里呱啦地说着。

    苏顾蹙起眉头说道:“让他滚。”

    反击翻译回去。

    那个人突然就神色一变,金币也没有收起来,接着扔过来一个手套。

    苏顾倒是知道扔手套是什么意思,那是决斗的意思。然而那个手套在空中被反击接住了,毕竟是向着自己姐姐那般的完美女仆在努力的反击,毕竟是向列克星敦誓言,就算是一只苍蝇也别想接近自己的主人的反击。不过是区区手套罢了。

    此时对方眼看着自己扔出来的手套被反击接住,一时间场面有些尴尬,那个男子脸色涨红,最后乱七八糟说了一大通,反击也说了几句,最后那个男子就走了,临走的时候当然没有忘记把自己的金币收走。

    “莫名其地跑过来,还要决斗……不过你们最后到底说了一些什么?”

    反击板着脸说道:“他说要通过决斗来决定我的归属,说我被你胁迫了,要我不要怕,他的家里开着大公司认识人。然后我骂了他,让他滚,如果他继续纠缠不休那我就要动手了。”

    苏顾说道:“自以为是的富二代。”

    然后从那之后苏顾就发现每当自己和对方相遇,那个人都对着自己怒目而视。

    苏顾说道:“你看,又用那种眼神看我了……现在又看着你了,大概觉得你是无可救药的堕落女仆。不过他要和我决斗来决定你的归宿,简直乱来,你本来就是我的舰娘,想要通过决斗决定你的归宿,他是在空手套白狼吗?而且你想要做什么事情,不是由我来决定,也不是由他来决定,是由你来决定。他提出这种决斗的时候就是不尊重人了。”

    反击笑了一下说道:“我可是您的贴身女仆,想要做什么那当然由您来决定,就算是上刀山火海。”

    苏顾看着反击,随后低下头说道:“那就待在我身边吧。”

    自己舰娘的想法,他大概也猜得出一些,那就是得到自己的认可。

    不久后苏顾带着反击回到船舱,随后看到紫石英站在床上,两层的床铺,紫石英站着上面一层,此时站得老高了。

    她看着苏顾大声说道:“你跑到哪里去了,你总算是知道回来了,作为我的骑士你怎么能离开淑女呢?”

    这些天里面,紫石英已经和苏顾混得很熟悉了。苏顾本身的性格就很随意,即便是小姑娘中二了一些,也不会板着脸呵斥,而是会陪着玩。这些天,苏顾已经有了很多的身份,勇者啊、骑士啊、大恶魔大魔王啊。

    苏顾抬起头说道:“紫石英,你穿着裙子居然连裤子都不穿。”

    紫石英一愣,随后大声反驳:“穿了,我穿了安全裤。”

    “为什么我看不到。”

    然后小姑娘立刻就掀开自己的裙子,把自己白色的安全裤露出来,大声说道:“我穿了,你看你看。”

    萤火虫在旁边笑,反击也在旁边笑,苏顾爆笑了起来用手捶床铺。随着紫石英涨红着脸,然后苏顾就被紫石英打了一下。

    紫石英眼圈红红,苏顾安慰了一下。

    四个人一个船舱,不久后开始睡觉,苏顾趴在枕头上面。

    “紫石英,你知道吗?对于里世界的人来说,黑夜才是一天的开始,你的眼睛里面封印着强大的力量,你现在应该……”

    长夜漫漫,无心睡眠,愿修燕好……不对,愿调戏小萝莉为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