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寻找走丢的舰娘 > 第一百八十六章 反击的套路你不懂(3000字)
    “我们第一次遇到了难题,毕竟那个时候我们才突然发现,我们对这个世界真的缺少很多的认知,当初的镇守府真的就像是象牙塔和理想乡一般。”

    “建立一座镇守府或许容易,对于舰娘来说也就是生活的地方,不需要大型的机械也不需要大工厂作为后勤,甚至也没有庞大的管理压力。舰娘毕竟不像是真正的战舰那般,一艘驱逐舰就需要上百人,一艘大型的航空母舰甚至需要上千人工作。也正是因为这样,对抗深海舰娘的主力才会变成舰娘,也是因为那庞大的后勤压力。”

    “自从你的失踪,大家一起出击,镇守府的资源如同是挥霍一般消失不见。那个时候对于资源没有太多的概念,等到我们真正得到了镇守府,才发现事情并非像是以前那样。我也不知道以前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资源,到我们建立镇守府,才发现想要得到资源实在艰难了一些,很艰难。我和威尔士亲王不敢受伤,一点都不敢。”

    “没有资源不知道该怎么去找到资源,后来向那些在海上偶尔遇见的舰娘询问。那个时候才是知道,当你击败深海舰娘,你可以根据你的战果向舰娘总部申请。而且一个镇守府每个月还会有补给。”

    “可是像是我们这样的镇守府却没有资源补给,即便是击沉了深海舰娘也不能拿着战果向舰娘总部给申请。”

    “想要向舰娘总部要求补给,以及战果的申请,一个镇守府必须要有作为人类作为提督才行。但是找不到你,我和威尔士亲王不想要任何人进到镇守府来,至始至终艰难的运营着镇守府。”

    关于这一点,苏顾倒是清楚,一个正式的镇守府必须要有人类作为提督。不管一个镇守府有多强,如果只有舰娘的话,都绝对不会算做正式的镇守府。

    这是人类政府和舰娘总部之间的约定,也是保证人类在这一次对深海舰娘的战争的重要性,不能让舰娘脱离了人类。毕竟即便是国与国之间都有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的说法,何况是在对待舰娘的问题上面。

    不可能对舰娘完完全全的信任,作为人类也做不到孤军奋斗,人类提供后勤和舒适的生活,舰娘对抗深海舰娘,这是一种相互依靠的行为。正如权利和义务之间的关系。

    当然,对于一个镇守府,人类社会会提供很多东西,也会给予很多的特权。但是相应的也必须镇压一片海域,消极怠工。一来作为舰娘很少会有这样的想法,最多也就是像是北宅那样的懒惰。二来若是只享受权利不承担义务,也有宪兵来保证一个镇守府最低的限度要求。

    “我们需要一个人作为我们的舰娘,但是你不见了。”

    “缺少了提督的镇守府总是很艰难,一旦和人类发生了什么矛盾总是没有办法很好的处理。和舰娘不同,一般人,人心复杂,各种各样的问题都有。比如说是迷信的、邪恶的、狡猾的,作为舰娘虽然能够看穿他们是不是有恶意,但是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反正他们就一副死皮赖脸的样子,舰娘和人类沟通总是占据着劣势。”

    反击低声说道:“我们缺少了一个人,我们缺少了一个提督。”

    没有经过学院的培训,在很多问题上面,没有旧例遵循的话,很容易在对人类的问题上面出错。作为提督,在学院的学习就是学习如何去处理各种的问题。一个提督保证镇守府没有来自外界的干扰,而让舰娘不至于分心,这也是提督在一个镇守府扮演的角色。

    年纪轻轻没有学习也没有培训就建立了镇守府,那样的镇守府根基根本不稳,就像是高楼大厦缺少了地基根本不行。甚至到现在,就算是那些下放出去的提督,每隔一段时间也会到学院学习。

    此时反击双手放在双腿上面,随后她看了看听得用心的苏顾,又看了看埃克塞特和紫石英,抿了抿嘴唇。

    “我们是在教堂里面遇见了埃克塞特,才知道你们居然在这里。”

    反击低着头继续说道:“你知道为什么我们要去那里呢?因为紫石英。”

    埃克塞特工作的地方是哪里?她的工作性质到底是什么?苏顾清清楚楚。

    记得当时遇见埃克塞特,那个时候真是感到超尴尬,才把自己心中的想法说出来,到后来居然就遇到了……不过那些都是过去式了,现在有一个问题就是,埃克塞特那里是为了那些陷入迷惑困境的舰娘和提督服务的。

    苏顾此时把目光看向紫石英,因为萤火虫老早从反击的膝枕上下来,此时紫石英那个中二的小姑娘正用一只手搂住萤火虫的脖子。这样勒着吵闹着,直到萤火虫大呼小叫起来才松开了,接着两个人船舱里面打闹起来。不管如何,这么一个欢乐中二的姑娘居然有需要去找埃克塞特的理由?

    反击号低着头,说道:“自从萤火虫失踪,威尔士亲王很多时候把自己关在房间里面。你知道的,当一个舰娘陷入迷惑和自责的时候,很多时候就是一个舰娘坠入深海的开头……”

    “紫石英为什么去?她是怎么想的呢?因为自己的关系导致萤火虫失踪,然后又导致威尔士亲王陷入自责。又因为你的离开,威尔士亲王的确陷入迷惑中。当紫石英看到威尔士亲王总是紧闭着房门,害怕威尔士亲王会坠入深海,所以每一天都感到惴惴不安。”

    舰娘拥有一切美好的品质。相对应的深海舰娘就是一些迷失了自我的舰娘,她们代表着仇恨、绝望、愤怒还有很多的邪恶的东西。当一个舰娘经历了背叛,经历了欺骗,有一天当她对这个世界感到绝望也就会堕落或者说是沉没变成深海舰娘。

    一身女仆装的反击将双腿收到凳子上面,随后用双手抱着蜷缩着双腿,将自己的头枕着膝盖上看着苏顾,说道:“提督,你知道吗?缺少一个提督对一个镇守府有多大的危害。如果你在威尔士亲王不会陷入迷惑,如果你在紫石英也不会这样。”

    “提督,你知道吗?缺少一个提督很多舰娘都会很容易陷入迷惑和困境,因为你是旗帜和信仰。”

    “提督,你知道吗?我们的镇守府真的缺少你不行。”

    “提督,你会的吧,你会来我们镇守府的吧。大家想你,威尔士亲王想你,想你想得不得了,因为你说不定真的会坠入深海。”

    反击说完盯着苏顾。

    苏顾看着反击依然微笑乖巧的样子,微微低头,随后坚定说道:“会的,会去的。”

    这个时候坐在旁边的埃克塞特看了眼反击号,接着又看了看苏顾。

    此时她看着苏顾心想,威尔士亲王的确是想你,想到把你拴在身边……

    不过不管怎么样?如果你想要单独去见威尔士亲王还是算了吧,就算是不让俾斯麦陪着,至少要让列克星敦陪着。

    你别看反击乖乖巧巧的样子,那也是有着三大禁忌,你一个,威尔士亲王一个,还是就是她的姐姐声望号算是一个。

    当苏顾看到阳光变成橘黄色,游艇停在自己的镇守府的码头上的时候,时间已经到了夕阳。

    从游艇上面下来,随后他站在码头上面邀请田浩参观自己的镇守府。比起对方那乱糟糟各种各样风格夹杂在一起如同是大杂烩一般的镇守府,自己设计的格局,苏顾还是颇有自信。

    苏顾当然是诚心诚意邀请,然而此时看着反击、埃克塞特等人一个个下船,田浩却死活都不愿意下船了。

    “天色已经很远晚了,我不能再参观你的镇守府了,高雄还等着我,如果回去太晚了,她会打断我的腿的。”

    “怎么可能打你?你是妻管严吗?”

    “怎么可能,我像是妻管严吗?我这么有威严,说一不二。我拒绝当然是因为天色太晚了。”

    田浩看了看天色,捏着下巴思考良久终究还是拒绝了。

    他觉得自己现在看到列克星敦就伤心,看到圣胡安就流泪,再想到对方的初始舰是约克城。就在眼前的是一身女仆装的反击和粉色长发的埃克塞特,加上萤火虫和紫石英,他觉得自己需要安慰。

    所以到现在就冷酷拒绝了丑恶的欧洲人的邀请。

    “走了,不送。”

    就这样田浩摆摆手示意苏顾停下来,也不用邀请也不用送。随后他开着游艇向着自己的镇守府前进,游艇向着夕阳在前进,在平静的大海上留下一条浪花。

    良久身心俱疲的他回到自己的镇守府,看到高雄,随后扑上去。

    “我果然还是不行,每次看到那些欧洲人后辈就觉得伤心。”

    “我果然还是不行,除开你之外一直以来都造不出舰娘。”

    黑发美人高雄像是对待孩子一般将自己的提督抱起来,温柔说道:“就算是你一个舰娘也造不出来也没有关系,我会把所有的事情都做完的……而且,不管未来怎么,至少在你的身后有人爱着你。”

    “谢谢你,高雄。”这样说着,田浩在对方的胸口蹭了蹭。

    随后他又说道:“但是说真的,我以前看见一个轻巡洋舰海伦娜号,那胸部的规模是真的厉害。好喜欢,喜欢死了,比起你的厉害多了。“

    然后就这样,当田浩感受到原本抚摸着自己后背的手停止了,接着他抬头,只看见一脸阴沉的高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