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寻找走丢的舰娘 > 第一百七十九章 驱狼吞虎
    俾斯麦站在房间里的镜子前面,理了理了自己银灰色的短发,此时才刚刚爬起床,她还穿着一身素白的睡衣。

    随后她就这样穿着睡衣,从衣柜里面翻出换洗好的黑色长衣长裤,黑色和蓝色的长衣长裤一直是她的喜好,从分崩离析的镇守府离开后罕有穿着裙装,到现在已经变得习惯。

    此时衣服还没有换好,一个声音传过来。

    “姐,你这个样子不行。”

    没有在意自己妹妹的话,俾斯麦抖了抖长衣长裤,以免等等穿在身上皱巴巴。

    “你这个样子提督绝对不会喜欢你的,你本来就是短发再穿上这样的衣服就和男人一样了,男人喜欢男人?”

    以外人来看穿着军装的俾斯麦无疑称得上帅气,但是真正比起男人来说,她脸部的线条过于柔和,无论是眉眼、琼鼻还是唇瓣过于女性化,除非离得很远,并且刻意忽略那即便是作为女性来说都可以称得上骄傲的胸部,或许可以说像是男人。

    然而一个人总是没有办法很好的评价自己,此时正准备穿着黑色长衣长裤的俾斯麦,听到自己妹妹的话,手中的动作突然有了停顿。

    一直以来精明强干的俾斯麦,第一次对于自己的形象有了一些怀疑。

    不知道自己的妹妹有什么高见,虽然都是一副不靠谱的样子,但是就像是以前一起战斗的时候,认真起来的北宅依然是强大的人。这样想着,她决定给北宅一个机会。

    此时房间里面没有其它人,毕竟才刚刚早上起床,欧根亲王和莱比锡现在也没有再一起住了。小宅是一个没自觉没耐心的小姑娘,这些天每个人的房间都去睡过了,今天记得是和撒切尔一起睡。

    小宅没有睡在这边,所以北宅就随意了一些,原本她窝在被子里面,此时把头伸出来。粉色的长发散乱也没有关系,反正这个时候看起来姐姐也不会说自己。

    北宅躺在床上,此时见到自己姐姐露出疑惑的表情,越发大胆和得意。虽然平时说话细声细气,但是现在再也不会了。

    前些天和萨拉托加在食堂说了那么久的话,萨拉托加反反复复说着,“不能让老姐一家独大,必须给她压力才能够想到自己这个妹妹的作用。俾斯麦正好,正好反差萌唉……”

    原本自己是觉得很麻烦,不想的。但是萨拉托加又说这是双赢,最后还许诺帮自己买本子,提供情节和素材,没有办法只能迫不得已了。

    此时北宅说道:“你看看萨拉托加,每天都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大冷天那么冷还穿得那么少,反正怎么凸显身材怎么来。脖子上面围着围巾,头上戴着饰品,怎么靓丽怎么来。”

    “你看列克星敦,在帮提督整理衣领唉,她们肯定发生了了不起的事情……”

    “不是说和列克星敦争什么,提督本来就是大家的,又不是她一个人的。她喜欢提督,姐姐你也不差啊。大家喜欢都是一样的,提督肯定知道的。既然喜欢是一样的,那么肯定是你不够漂亮。别瞪我。”

    “你以前的时候不是做了很多次旗舰,提督也是很喜欢你的。为什么提督现在喜欢和列克星敦在一起,肯定是因为列克星敦每天都把自己打扮得像是小妖精一样,你是男人婆。”

    “你老是穿着这样的衣服像是什么话,难看死了,你是女人啊,不知道人还以为有什么怪癖,每天打扮得像是老古板一样。去战场的时候,为了方便就穿着合体方便的衣服,军装啊或者什么的都好……但是平时呀,也老是穿着这样那怎么行。”

    “你看看提督以前要上课的时候穿着白色的提督服,但是平时周末都是随便穿一下就好了。换一身衣服,试着也穿一下别的衣服吧,换一个形象出现在提督身边不好吗?他一定会很喜欢的。”

    俾斯麦沉默了一下说道:“我也没有别的衣服。”

    “比如说开胸毛衣。”

    北宅这样说着,俾斯麦想起了那张照片,她瞪了北宅一眼。

    北宅缩缩头,随后再次说道:“就算不穿开胸毛衣,那你原来洗澡的时候穿的那件高领毛衣就好了,如果出门再穿一件大风衣什么的。”

    “要不然穿那件衬衣,白色的衬衣。”

    “冬天穿衬衣会被当成傻子的吧,太薄。”俾斯麦可不会彻底昏了头,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那就高领毛衣好了,决定了就是这一件。”

    这样说着北宅钻到被子里面咯咯笑起来,随后想到和萨拉托加说的事情,她从被子里面钻出来,已经一本正经。

    北宅说道:“对了,姐姐你知道那个习俗吗?”

    “什么习俗?”

    “提督不是要去找埃克塞特了,应该不会带你,那个啊,故乡告别的习俗……”北宅这样说着,开始解释。其实作为舰娘,哪有故乡。

    “我从来没有过来这边……”

    “我们的镇守府在西边,从这里过去很远很远。如果自己航行的话,要好多天的时间,有人陪着还好,若是一个人就糟糕透了。如果航行太久的时间,我还是喜欢做轮船……”

    “主人的镇守府在这边,没有想到……”

    海面上,视野里面已经能够看到城镇的轮廓,航行在海面上,反击号和埃克塞特说着话。

    此时埃克塞特说道:“我和提督在岛上遇见的,比起以前,他的性格好很多了,不过当说起一些什么事情的时候,还是能够看得出他恶劣的性格。你知道,我做这一行的,能够从只言片语里面推测出来……”

    反击说道:“就算是他性格恶劣,还是我的主人,还是我们的提督。”

    “不是说那种恶劣,比如说横行霸道、欺男霸女什么的,是说他喜欢看热闹,两个人打架,他喜欢在旁边看,而不是劝架……零零散散,反正是推测出来了,对不对说不定。”

    视野里面城镇的轮廓越来越清晰,不久后她们在码头边的沙滩上岸。

    大家一起走到街道上面,一身女仆装的反击向着路人问道:“你好你好,我可以问一下,这里的镇守府在什么地方?”

    一身女仆装的漂亮反击的问话让路人脸红心跳,此时路人受宠若惊一边说道:“这里的镇守府呀,可以从中学旁边的小路过去。要不然还可以从海边过去,从码头旁边的路就可以过去,现在那条路修缮了,甚至可以通车。”

    “谢谢。”

    路人红着脸支支吾吾半天说道:“你们什么关系呀?”

    “我们是他的舰娘。”这样说着,反击躬身离开,她已经迫不及待了。

    不久后,她们沿着小路找到了那座看起来很大,但是就像是荒废了一样的镇守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