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寻找走丢的舰娘 > 第一百七十八章 教唆犯
    从得到镇守府的这么多天来,作为提督来说依然没有任何事情,还是没有在自己海域出现深海舰娘,想要大展手脚都没办法。毕竟深海舰娘的出现也没有过于频繁,否则海边早就没有办法住人了,事实上现在很多人把深海舰娘当做是天灾的一种。

    没有遇到深海舰娘让人失落,当然这种想法若是让人知道,对于一个提督来说居然希望深海舰娘出现,无论如何总是有一种医生希望生意兴隆的感觉,这对也不对。

    不过昨天才和列克星敦将关系提升了一步,这让人感到舒心,说到底自己还就是凡人的心态,和喜欢的人发现了亲密的关系,值得高兴好多天。

    此时苏顾坐在办公室里面。

    “过些天,让圣胡安……不,还是等哪天我自己出去跑一趟吧。年货要买一些,还要买一些红包,到时候要给小孩子压岁钱。小宅、萤火虫、沙利文、西格斯比还有撒切尔,五个人。”

    随后苏顾又说道:“想一想,弗莱彻算是小孩子还是算是大人,她看起来根本不像是小学生驱逐舰……不过,按照我们家乡那里的习俗,没有结过婚就不算是大人,都应该有压岁钱,那么圣胡安、莱比锡……大家都应该有。”

    列克星敦说道:“圣胡安,她们都还好,懂分寸。但是小孩子,就算是你喜欢她们,也不能乱给钱,每天多少零花钱就多少零花钱。”

    “压岁钱是特殊的。而且说起来,有钱她们也没有地方花,到时候在镇守府开一个商店吧。”

    这样说着,苏顾想起这么小半年的时间其实没有做太多的事情,若是自己只是一个普通的提督,这样磨磨蹭蹭地生活下去也很好。但是自己背负着寻找原本镇守府的大家的责任,那就显得有些拖沓了,但是奈何没有足够的情报。

    此时他坐在办公桌后面,从窗户看出去,那是属于自己,足足有着自己记忆中初中大小的镇守府。想当初自己初中时候,那个小小的师范附属中学有着几百号人。而自己同样大小的镇守府,这里不过是区区十多个人。此时整个镇守府看起来空旷得很。

    苏顾说道:“说起来,新年后要到处转转了。等大家都齐了,一定就会很热闹。”

    列克星敦说道:“阿拉斯加和关岛喜欢摇滚音乐,找到她们。想一想,如果不管的话她们能够摇滚一整天,热闹一整天”

    列克星敦这样说了一句,苏顾想象着游戏中的人物出现在现实中的情况。

    按照游戏里面的情况来说,六驱,也就是第六驱逐队,晓响雷电是内裤小队。不知道她们是不是真的穿着内裤到处跑,而不会感到羞耻。

    z系列的驱逐舰似乎也是不穿裤子的一伙,即便是改造后变成了少女,似乎也没有穿着裤子。如果到时候找到她们也是那样,那就……真是好期待。

    还有空想,空想小公主,想一想就觉得一定会很可爱,那么改造后的空想,到底算是小女孩还是算是少女呢?想一想可能出现的话,喜欢假摔的空想。

    “我摔倒了,要亲亲才能够起来”,想一下这样的画面就足够期待。

    拉菲也是自己最喜欢的驱逐舰,也不知道会是什么样子?

    昆西,外号叫昆西除草机,估计很容易被教唆起来,做各种各样的笨蛋事情,反正她是笨蛋,无所谓了。不过她的姐姐新奥尔良号肯定会很照顾她,照顾自己的妹妹。不过昆西,ovo,想着就有意思。

    胡德真的在胸部里面塞了猫咪了吗?可怜的猫。想一想胡德走着走着,突然大家发现她的胸部在动,那么场面一定特别精彩。

    这样想着,苏顾说道:“新年的时候埃克塞特没有过来,除夕的时候一定要邀请她。只是我寄信给她了,她没有过来,原来她也说要等自己的姐姐约克号回来才过来。不知道,要不要邀请。”

    列克星敦瞥了苏顾一眼,说到:“你真是不懂女人心,她说什么你就信什么吗?虽然是舰娘,但是也是女性,女性啊,最喜欢的事情就是口是心非。你再去邀请她,不然我和你去邀请她。难道看到埃克塞特一个人孤零零地待在一个小岛上。”

    哪有你说的那么夸张,孤零零?虽然很想说这么一句,但是苏顾还是不反驳。

    此时他想了想说道:“那过两天去找埃克塞特吧。”

    他到现在对于自己的作为提督的身份和心态已经摆好了,毕竟经历了那么长的时间,感受到了那么多感情,也不会真如当初一般把一切都看作是游戏数据。

    “埃克塞特之后还有威尔士亲王。加贺可能会给赤城写信,赤城已经让人留意到时候给她的信件,明年还有很多的事情。”

    接着又是一整天无所事事,下午的时候到食堂吃饭,大家都聚在一起。苏顾清了清嗓子,想要说话。

    这个时候才走出座位,列克星敦为他整理了一下衣领,这是以往罕见的亲昵表现,到现在变得理所当然。此时她容光泛发的姿态即便是连俾斯麦都能够看得出来,姿态和气质较之前些天已经大变样了。

    苏顾理所当然地接受列克星敦的动作,随后宣布了自己过些天要去找埃克塞特的事情。

    苏顾把自己想要去找埃克塞特的事情宣布完毕,回到座位。

    萨拉托加坐到他旁边,说道:“姐夫,你和姐姐昨天晚上做了什么?”

    苏顾看向萨拉托加,少女来问自己,那肯定是列克星敦没有对她说,所以自己也不会说。毕竟这种事情只能意会,不能言传。而且,真和萨拉托加说,指不定会有什么幺蛾子。

    另一边对于自己的提督拒绝回答自己的问题,萨拉托加有些愤愤不平。少女用叉子分切着鸡蛋,一副发泄的表情。

    哼,姐姐不说,你也不说。

    虽然这样的事情其实早就知道了,但是还是想要听他们说出来。

    此时萨拉托加环顾四周,赤城是端庄仕女,撒切尔和沙利文到处打打闹闹,小宅正认认真真从菜里面挑出不喜欢吃的东西,接着被俾斯麦看了一眼,然后老老实实吃起来……

    不久后,萨拉托加想了想,接着她拿着自己的碗坐到北宅旁边,随后两个人旁若无人地耳语起来。

    “我跟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