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寻找走丢的舰娘 > 第一百七十七章 你要失去本妹妹了
    清晨的光线洒进房间里面,列克星敦在被子里面卷缩着腿,属于女子的光洁手臂从被子里面伸出来。随后手指摸索到床边的睡衣,那是昨晚的时候自己褪下来的,想到昨晚的大胆事情,她的脸色陡然红起来。

    列克星敦从来没有睡懒觉的习惯,此时想要爬起床,将被子掀开小半边,随后看见自己身边熟睡的男子,不由自主将动作的幅度收小,毕竟现在已经不是一个人睡的时候了。

    为了不惊动身边的人缓缓地爬起床,列克星敦站在床边捡起睡衣。只是想到昨天自己的举动,到现在感到有些羞耻,但是也露出幸福的笑容。第一次做这样的事情,比起水交融,感情上面的升华更重要一些。

    此时她惦着脚在地上走动,在悉悉索索的声音中将自己的睡衣穿起来。陡然想到自己昨晚借口有事独自出来,想到自己的妹妹萨拉托加一直在等着自己。加加,也不知道现在会是什么反应?

    痛骂自己一顿?肯定不会,但是一定会被怨念的眼神盯半天的时间。

    萨拉托加大概会猜到一些什么,不过俾斯麦和北宅应该不清楚,不知道万一被发现了,她们会有什么想法呢?不过想一想也根本不需要在意,本来在原本的镇守府,自己就算是第一婚舰,现在就算是做了,又有什么了不起的,理所当然。

    此时环视周围,自己的提督睡在床上,侧着躺在床上。想到昨天夜晚的举动,脸色又红了起来,他大概的确很累了。

    就这样,列克星敦穿上自己的睡衣,随后拿起床头桌上面的怀表。那是圣胡安送给自己提督的怀表,看着上面的指针指向六的方向,现在还是清晨。随后将怀表合起来,陡然想到怀表欠了一些东西,那就是自己的照片。

    列克星敦穿上睡衣穿上毛拖鞋,小心翼翼地推开房门,从门缝中往外看,走廊外面一个人都没有。

    哈,这样最好了,这是突然升起的想法。

    有些事情已经做了,关于自己和提督的关系反而不在意了,到现在自己在提督的房间里面夜不归宿的事情,突然不想要人知道。

    平时起床最早的是欧根亲王,这位少女意外有着想要保护众人的一面。视线看过去,属于欧根亲王的那个房间,门依然紧闭着。

    这样想来昨天的事情看来没人知道,只是想是这么想,其实她也知道很难瞒过人,但是说到底,这不就是鸵鸟心思。

    一直以来都担心着自己和提督的事情,不过也是,从秋天的时候相遇,到现在过完新年,已经快到了除夕。一直以来虽然都生活在一起,但是提督恭谨守礼,若是一般的朋友也就罢了,但是自己算是对方的婚舰,那关系自然不能就这样了。

    有时候在想,自己是不是被讨厌了,不然为什么那么长的时间没有动作。而且萨拉托加都和他一起逛街了,比起自己的妹妹,虽然温婉温柔什么的,但是比起妹妹依然像是呆头鹅。

    但是不管如何,这一切的想法都结束了。从现在开始,他需要承担起提督和丈夫的责任。只是想一想作为提督的责任其实不是太重要,镇守府的事情自己一个人就可以全部做完,那么提督也就是要承担好作为丈夫的责任就够了。

    走廊里面没有人,快速地穿过走廊走到自己的房间。

    快速开门,关门,自己的妹妹萨拉托加还睡着。

    那就好。

    不然到现在若是自己妹妹问起来,会有些尴尬的。

    随后列克星敦站在房间里面脱下睡衣,想要换上内衣,这个时候想到还是先洗一个澡比较好一些。不久后将自己的身体洗干净,穿上连裤袜,然后换上裙装。接着坐在梳妆台前面,将湿漉漉的长发揽到一侧,然后用毛巾擦着。

    长发当然没有办法一下子擦干,只能够用毛巾一遍遍擦着。

    此时她只是心想,等等还要再回去吧,提督还没有醒过来,有些东西要收拾一下了。小宅总是喜欢在早上的时候去敲提督的门,有些东西让小女孩看到不行。俾斯麦她们应该也快要醒过来了,那么……

    这样想着,列克星敦突然听到一个声音,全身僵硬起来。

    “姐!”萨拉托加的声音突然冒出来。

    “姐,你昨天去哪里了?”

    镇定镇定,心中这样告诉自己,此时想要像是往常一样板着脸,但是脸上的笑容没有办法收敛起来。列克星敦说道:“找提督有事情商量,天太晚了,就没有回来,免得吵醒你。”

    少女露出怀疑的表情,说道:“你们在一起睡觉了?”

    若是说没有,肯定不信的吧,自己的妹妹在某些方面总是格外的敏锐。列克星敦露出一副无所谓的表情,说道:“是啊,睡在一起。”

    萨拉托加从被子里面探出手,随后精致的锁骨露出来,揉了揉自己因为昨夜碾转反侧而凌乱的长发,说道:“做了吗?”

    “什么做了没做,你别瞎想。”

    “什么啊,没瞎想。”

    列克星敦也不接话茬,随后微笑说着:“你今天想要吃一些什么早餐?”

    “今天早餐应该是提督准备吧。”

    此时镇守府里面没有多少人,即便是一个人准备早餐也来得及,赤城和俾斯麦是不擅长这些的,约克城倒是想要做,但是自从她打碎好多次碗,做出数次黑暗料理后,再也没有人对她有要求了。小孩子倒是想干,但是她们只能添乱。

    “偶尔帮他的忙也没有关系,想吃什么,面包牛奶还是豆浆油条。”

    虽然偶尔会到附近的县城和小镇补给,但是现在镇守府算是才开局,百废待兴。食堂暂时没有办法走上正轨,想要吃一些什么东西,也就这一些了。

    然而萨拉托加只是撇撇嘴,说道:“都不想吃,我想睡觉。”

    “还睡?你昨天没有睡好吗?看起来很重的眼袋。”

    “不是眼袋是卧蚕。”

    这样说完,随后萨拉托加一下子钻进被子里面。

    她哼了一声,却是心想,骗人,看见你那笑容我就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平时总是担心过来担心过去,总是觉得自己哪里没有做好。因为是第一婚舰,也总是被人叫做太太,比起任何人压力都大,但是今天却看到笑容了。

    棋失一招,被姐姐抢先了,平时看起来一本正经,到头来还不是这个样子。

    而且。

    而且。

    我在门口听了半宿墙角,骗谁啊,现在连自己的妹妹都骗了。以前口口声声说不能夜袭,老是说女孩子要有自己矜持,到头来是谁在夜袭呢?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哼,偷腥猫。

    眼泪在眼眶打转起来了。